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无上绝天神 > 第四章:命运的交会

第四章:命运的交会


“哗!”一道空间裂缝在破碎的空间附近突然显现,隐见有三道人影从中走出,仔细看去是两个身穿黑袍的中年男子和一位身着白衣的长须老者。

从撕裂的空间走出的三人看到面前的情形都是陷入了沉默,在短暂的寂静之后一位面上有着一道深深刀疤的男子率先打破了沉默说道:“神皇呢?他居然还活着?我们根据神皇印的引领来到这里后追踪气息怎么就消失了?那个十魔将呢?我们来到这里就只有这个破碎的空间?”刀疤男的语气中带有着一些着急的烦躁情绪,连珠炮似的问话不难看出刀疤男想要知道这些问题答案的迫切心情。

刀疤男连续的发问也道出了另外两人的心声,当然这也是那两个人想要知道的问题,所以这些问题在这里注定是无人解答的。反而有另一个眉宇之间有着些许儒雅之气,穿着一身带有些文人气息的黑色云纹长袍的中年男子说道:“也许这些问题我们现在可以放一放,目前找到神皇才是最主要的事情,你的这些问题等找到神皇自然会迎刃而解!”

儒雅文士对于事情脉络核心的感知很是敏感,他没有去关注和思考刀疤男的那么多问题,而是意识到问题的最主要的核心所在,通过这个点去解决所有问题。

旁边的白衣老者表示赞同的点点头,随即又叹了口气说道:“我猜神皇早已去到万朝星了,只是不知道具体的方位,就算我们三个有原阶的实力想要找到神皇的难度也不小。”

听完老者的话,文士和刀疤男也是陷入了沉默。明明就在这个马上就能和昔日的老友重聚,一切真相马上就要揭开的令人期待的时刻,仅存的线索又中断了,想到如此期待的热情就被瞬间浇灭同时感到万分沮丧和压抑。

白衣老者看着他们陷入沉思的神情劝道:“刚才走的匆忙就咱三来了,咱现在先回去叫上黑皇他们六个来从长计议。到时候咱九个发下众神令号召整个神域和万朝星的强者一起寻找,我相信应该很快就会有新的消息和线索了。”

“唉!”为今之计也只有如此了!”刀疤男和文士带着些许的不甘无奈的点点头。三人撕裂空间离去,带走了自己的不甘,留下了空间的宁静。

不久之前的大战虽然让神皇成功逃脱并且还运用巧计让十魔将身负重伤,但是如此这般对于神力的消耗却是巨大的。

身为没有宿主或躯壳的灵魂体是脆弱的,他们本没有神力,但需要神力来抵御外界的能量从而不使自己的灵魂消散,这时就需要消耗灵魂力量来制造神力。虽然灵魂力量可以恢复,但是之前为了逃脱那九死一生的劫难已经极度透支他自己的灵魂力量,现在消耗的灵魂力量已经远大于自身的恢复力。正因如此他现在已经没有多余的灵魂力量来制造神力来抵御外界的能量了。

达到虚阶及以上的超脱天地束缚的顶尖强者就可以让灵魂离体,所以即使面对突发的意外导致自己的肉身被毁,只要自己的灵魂没有受损就有重生的希望。但是一旦灵魂被毁就是再强大的修炼者也将万劫不复。

所以现在摆在神皇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条是提前给自己找一块风水上佳的墓地然后再躺进去的等死之路,另一条是寻找一副匹配的躯体或者找一人当宿主并附身在他的体内的求生之路。

第一条等死之路神皇是肯定不会选择的,要不然之前面对十魔将这一劫的时候也不会逃走求生了。

而第二条路的求生之路也不是那么好走的,首先就是世界之大但是要找一副与自己灵魂匹配的身躯难度极大,其次如果选择炼制一副躯体则需要不少的时间和大量神力与天才地宝,这些都是现在的神皇所难以奢望的苛刻条件。

而若是选择附身于别人,那么选择一位好宿主是关键核心。首先就是要找的宿主有足够的能力或者天赋前景能做到温养他的灵魂,其次就是实力强大的人不好附身,甚至可能会被对方将自己抹杀。

总的来说一位刚出生的婴儿是附身的首选,不过前提是他要有足够的天赋前景,有了强大的未来才有可能温养自己的灵魂甚至帮助自己炼制躯体从而使自己复活。所以虽然天底下一天出生的婴儿有很多,但是不是每一个婴儿都具有极高的天赋,而这种天才乃是可遇不可求的。

虽然寻找一个天赋极高的刚出生的婴儿,而且还没有强者守护在他的身边这种情况极难遇到,但是神皇现在除了赌上一把去碰一下这个运气以外没有其他的求生办法了。

神皇自己在心中也非常明白这一点,他身怀望气术可以看人气息境界,强弱虚实,能看清人的一举一动,能判断出人的下一步动作,甚至修练至最高境界还能窥探天机知晓命运,当然就是看一个人的天赋高低肯定也不在话下。

所以神皇进入万朝星之后就贴着低空以极快的速度翻越了无数的山川河流与森林大海。掠过数不清的国家和城镇看过不知道多少刚出生的婴儿但都让他暗自摇头。

当然神皇走过的这些路程之中不仅仅只有那些刚刚呱呱落地的小生命,更多看到的是自神魔大战两千多年后的万朝星的样子。

一路过来除了那些被魔气笼罩的一半星球外,那另一半的星球还是和两千多年前没有太多的变化。有些国家国泰民安人民安居乐业刚出生的婴孩多半不会哭闹因为他们是幸福的,而有些国家战乱频发人民民不聊生刚出生的婴孩多半是哭号的因为他们前路迷茫。

不仅如此还有许许多多的故事出现在不同的地方,也许把它们编纂起来会变成一部永远也写不完的小说,只是可惜神皇没有时间让他驻足翻阅。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飞过了多少山河,眼见着自己的灵魂体逐渐消散变得越来越透明,神皇的心中也逐渐被绝望的情绪所笼罩。就在他准备放弃闭目等死的时候,他突然看见前面不远处有一束由十种色光组成的光柱屹立于天地之间,而这十种色光中又以金光为盛。

这种光柱只有学会望气术的修炼者方才能看到的,不然就算是实力超强也只能模糊的感知,但却不能如此具象化。看这光柱的大小和颜色一种难以置信的震惊出现在了神皇的心头。

“天阶九级天赋?”即使对于自己的望气术十分有自信的神皇此刻也不得不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因为灵魂力量消耗过大而眼花了。

当神皇仔细地反复确认了几次都证明自己没有看错之后,对于这种惊喜神皇自己心中的绝望瞬间被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欣喜若狂。

在这万朝星之上的修炼天赋从低到高一共有四大阶别:凡阶、地阶、海阶、天阶。这四大级别之中每个阶别又从低到高分一到九级。不同阶别的天赋甚至是级别都影响着日后的修炼前程,更值得一提的是它们在修炼初期都有着自己不同的天赋跳阶程度,总而言之就是在日后的修炼一途中越高的天赋带来的好处就会越大。

不难想象阶别越高的天赋出现的几率就会越低,而就是在万朝星难以计数的岁月长河里天阶天赋的修炼者都是少之又少的。而神皇本人就身怀天阶七级天赋,在神皇的印象当中能和他天赋等级相同甚至能超过他的人不超过双手之数。而这些人当中他见过天赋最高的人正是天阶九级天赋,而那人到现在神皇对他的印象从来都是四个字:深不可测。

要是往常面对这种级别的天赋再次现世,就是神皇恐怕都得惊叹好一阵子,但是就在这生死一线间的危急存亡之际神皇也来不及多想,动用神力将自己隐藏的同时飞速地朝光柱的方向飞去。随着距离的拉近神皇发现光柱是从一国皇宫的皇后寝宫凤仪宫传出来的。

“哦?这婴孩还是一位皇子?不知道是哪个王朝有此福分?”神皇自言自语道。

能出现如此天纵之才的王朝一般不会是名不见经传的。所以神皇在掠过皇城正门的时候刻意瞥了一下城头的牌匾,当他看到大气而又威严的龙城二字的时候,一股难以言明的五味杂陈在他的心里化开了。一声轻叹是他回忆往事内容的影射。

神皇搜索了凤仪宫的每一个房间,最后在一个房间的窗外停了下来,因为他看见房间内有一位身着龙袍的皇帝怀抱着一个婴孩,而那十色光柱正是由那个婴孩的身上发出。

神皇见状大喜过望,毫不犹豫地向那个婴孩冲过去并附身在他的体内。

“嗯?”那位身着龙袍的皇帝突然感觉刚刚窗外有所异动,随即走向窗边用精神力仔细探查,但他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怎么了相公?”一道温婉而细腻的女声把皇帝的注意力拉回。

皇帝转过身来微微一笑道:“天冷了少开点窗小心着凉,寒风可不会因为你的美丽而放过你。”说着他随手将窗户关上。

屋内传出皇帝与一女子的笑语,但是皇帝心中的一丝异样的感觉却不曾消失。

(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