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无上绝天神 > 第七章:离去潜修(上)

第七章:离去潜修(上)


男孩感受着体内的那股实实在在从丹田之处传来的尚且微薄的内力心中不禁大喜。随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汗,紧闭的双眼缓缓睁开,只见他那双好似黑色琉璃一般通透深邃的眼眸里有一种难以压抑的狂喜就快要像决堤的洪水一样从眼睛里喷涌而出。

少年满怀期待和激动地起身抬起头对皇帝说到:“父皇,您看到了吗?我成功了!我现在是万朝星历史上的第一天才,是远超当年神皇的第一天才!您说我是不是很厉害?”

男孩向皇帝炫耀着自己的成果,一双可爱童真的眼睛里闪烁着一种渴望父亲认可与夸奖的光芒。

而皇帝那深邃的眼睛中却有着一种痛苦的挣扎。面对自己的亲生骨肉而且还是自己的独子,这六年以来皇帝对于这个自己的唯一的孩子可谓是宠爱万分,就差把他捧在手心里怕他受到哪怕半点的委屈和伤害。

现在面对自己的孩子年纪尚小就能有如此成就恐怕整个天下没有人会比他这个做父亲的更加感到高兴和自豪的了,而这种时候夸奖和认可的话语恐怕不自觉地就脱口而出。但是就在刚刚在男孩修炼的时候皇帝突然发觉自己对于孩子也许太过于宠溺了。虽然能有这样的成就已经是一件很让人值得高兴的事,但现在对这个心智还未成熟的孩子予以如此夸奖的话恐怕会让他越来越骄傲自大,这对于一个本该成为天下瞩目的新星来说是致命的。

当新星开始崛起闪耀之时,就会带来一场席卷整个王朝的巨大纷争,那个时候就算皇宫之中也不再安全。其实皇帝也知道等孩子长大了总有一天他会离开的,但是像现在这种必须要分离的时刻,皇帝从来没有想过。虽然不愿意去直面这个问题,但此时此刻他必须做出抉择。

男孩看着自己的父皇,脸上露出可爱纯真的笑容。皇帝看在眼里,心中的那股不舍愈发浓烈,但是身为父亲的责任让他知道他现在应该怎么做。

皇帝转过身强迫自己不去看男孩就怕心里舍不得之后让孩子从自己的身边离开。他深吸一口气心中一恨,假装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冰冷的说道:“就这一点小成就还值得挂齿?这最基本的修炼门槛人人都能迈过,连这也要如此激动亏你还是天龙王朝的太子,我看就是街上的买菜小童都比你稳重。像你这般稍有一点小成就就欣喜若狂的人恐怕一辈子也成为不了神皇一辈子也超越不了神皇!我看我真是平常太惯着你了,让你现在连基本的谦虚都不会了。我看你最近还是好好地待在这东宫里静修,想想自己是否有一颗修炼的心,是否真的有资格成为一个合格的修练者。我看待在这皇宫之中你真是毫无长进,过段时间我就让你出宫去拜师潜修,从今往后没有我的诏令不准回宫!”

男孩听完皇帝的说的话后原本的热情被瞬间扔到了冰冷的谷底。在这一刻男孩眼中的父皇突然变得好奇怪好陌生。而一番话更是让长这么大都没受过委屈的太子殿下知道了委屈的滋味。泪水在男孩的眼眶里打转,心里好像堵着一块大石头一样沉闷的难受,小嘴巴撅了起来好像在极力忍住不哭出来,小手向前伸出想要抓住皇帝的衣角让他转过身来再看看自己。男孩不相信父皇会这么对待自己,他相信这只是父皇跟自己开的一个玩笑,下一刻父皇就会转过身来夸奖自己,男孩坚信父皇一定会的,一定是这样的。

但是有的时候美好的东西也许只存在于我们的幻想当中。

当男孩的小手就快要拉住父皇的衣角的时候,父皇的身影就像露水见了晨曦一样随风消散了。

男孩看到自己最后的幻想也破灭了的时候,内心的压抑再也忍不住了。只听见男孩“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男孩哭的伤心委屈,但却没有人来安慰他,好像这天地之间的人都像以前的那个父皇一样消失不见了,只留下他一个人独自哭泣。

也许成长就是要我们独自去面对一些事情,哪怕这些事情是令人感到孤独和伤心的。

在皇宫后院之中有着一处面积颇大,供皇室成员平日休闲游赏的皇家园林。这园林之中可谓是苍松翠绿、百花争艳、茂林修竹,在其中独自观赏散心感受着园林带来的静谧宜人却又没有冷清凄寂。

在那园林之中还有一片湖泊名叫四海湖,在那四海湖中养着各种各样的好看的鱼,鱼儿在那湖中的荷叶间穿梭嬉戏给了这片园林不少生气。

在那片湖泊的湖心有着一座八角亭名叫定海亭,在那定海亭的周围有着碧波和翠荷的衬托,倒是显得这座定海亭也成为了园中一道清雅秀丽的风景。

园中的这亭和这湖合在一起表达天龙皇室威定四海之意,而这亭中的修竹和湖池中的鱼儿则是影射出一种“亭栽栖凤竹,池养化龙鱼”的帝王之气。

将威严大气和婉约秀丽融合在同一个园林之中,真是有一种夺天地之造化的神来之笔。

而此时此刻的湖心亭当中正坐着一位身着黑衣的看上去大约三十多岁的男子。这男子一袭黑衣朴实无华,整个身上朴素的没有一丝华贵之气,要是单看衣着甚至还要怀疑一下皇宫内的皇家园林什么时候能让一个平民百姓进来做客了。

但是仔细看那男子倒是十分英俊,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王者的霸气,虽然他身着朴素但却掩盖不了他身上的冷峻威严。就此对于他的身份恐怕也不言而喻了。不过令人感到奇怪的是这个身为一个庞大王朝的君王却在这个湖心亭之中拿起酒杯自斟自饮。

皇帝独自饮着酒呆呆的望着亭外湖中的荷花,他那深邃双眼中流露着一种化不开的愁思。也许没有人知道皇帝的心中在想些什么,整个天下此时此刻好像就只有清风陪伴着他,只有那一杯接着一杯的黄酒能听见他无言的心声。

也许成人的世界总是背负着太多太多,心中想要说的话可能只有说给自己听,也可能只有那酒才是对自己一直不离不弃的老友,在那些寂静无人的时刻也只有自己最懂“酒入愁肠心做痛”的感觉。

不知道什么时候那湖心亭之中又多出来一个人,他就是静静地站在那个喝着酒望着湖面出神的皇帝身后。也许他是毫无征兆突然出现的,也许他就是一直站在那个地方从来没有离开过。湖心亭的两个人之间有着一种和谐而又诡异的安静。

这种安静不知道持续了多长时间之后被皇帝身后的男子率先开口给打破了。

“你这酒要喝到什么时候?认识你这么多年以来我很清楚你是一个不喜欢喝酒的人,回想起来你上次喝了这么多酒的时候还是你和我妹妹大喜的时候吧?最近妹妹总是来找我念叨你好像有什么很重的心事,但又憋在心里不跟她说,所以老是要我来看看。今天正好将最近的军务处理完,偷得半日清闲就想来看看你,我倒是从来没有怀疑过妹妹说的话,但是也没想到你的心事这么重,倒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杨雄,你最近到底是怎么了?”男子质问的话语中带着些关心和气愤,甚至面对当朝皇帝直呼帝名,要是旁边有人看到如此情形恐怕会吓得冷汗直冒。

不过面对男子如此大不敬的话语皇帝却并没有介意,同时对于那毫无征兆就出现的男子也并没有感到意外,恐怕是因为对于同为地阶的修仙者来说谁也逃不过谁的感知吧。

皇帝仰头将酒杯中剩下的酒一饮而尽,随即转过身来对那男子说到:“穹天兄!难得你这大忙人今日有时间来聚一聚,我倒是也不敢怠慢啊,来来来!快坐快坐!正好咱们兄弟俩此刻能看着这美景喝着小酒一起谈天闲侃。”

此时男子眼中的皇帝身上没有半点皇帝的架子,也看不出之前流露的愁思,反而就像那街市之中的兄弟一般邀约饮酒谈天甚至还面带笑容。

不过男子也知道身为帝王很少会将内心的情感流于表面,那些真情早已经被深埋心底,而这种极少将自己的心事与别人分享的人是孤独的。也许这种孤独会让他变得更加强大,但也会让他变得更加脆弱。只不过一般人看不到这种脆弱罢了。

不过身为帝王也不是对所有的人都隐藏自己的内心,也有那些极少数的人能被他真情相待。

对于天龙王朝的皇帝杨雄来说这其中就包括自己的爱人同时也是身为皇后郭染雯、自己唯一的孩子同时也是身为太子的杨楚璃、当然还有眼前的这个自己的结拜兄弟同时也是皇后的亲哥哥,身为统领着整个天龙王朝军队的太尉郭穹天。

这个郭穹天虽说是身居整个天龙王朝一人之下亿万人之上的显赫要职,但他的年龄却和皇帝相仿。而且要是描述这郭穹天长什么样恐怕就是用剑眉星目、仪表堂堂、气宇轩昂这三个词来形容他的外貌气质。

虽然他与杨雄都是属于相貌十分英俊的男子,但是他们的气质却是不尽相同。

在杨雄的身上有的是一种帝王的那种威压天下的霸气,而郭穹天却有一种横贯八方的杀气与豪情。两者的气质让对手见了胆寒,但在自己的亲人面前却从不显露。

所以在这亭中一位帝王与一位太尉的聚会并没有使气氛显得压抑,反而两人就像是这平常百姓间的兄弟一样没有半点的隔阂。

看着郭穹天坐下,杨雄正想伸手去拿那酒壶为他倒酒,没想到就在手指快要触摸到壶柄的瞬间,那桌上的酒壶却被郭穹天一把抄走并仰起头将壶中的酒喝了个精光。

郭穹天把喝完的酒壶放在桌上,将嘴角的酒随手擦去后大笑道:“好酒!杨兄请我喝的果然都是好酒!不过我想咱们好久没有一聚了,还是先谈谈天再喝酒也不迟!”

(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