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废柴修仙录 > 22天羽宝剑

22天羽宝剑


牛霸天一看二狗看向大黄,脸上也是露出一阵蔑视的神情,他就不信一只狗能找到什么。

大黄一看王越看它,立刻来了精神,左看看,右嗅嗅,对着牛霸天就是用鼻子一阵试探!然后就在这密室里寻找,那牛霸天还是低估了大黄的能力,只见大黄在密室里转悠了一半天,然后在一面石墙前停止了脚步!然后冲着二狗“呜呜!”叫了几声!

  那牛天霸顿时大汗淋漓!脸色苍白!双腿颤抖,一边扇着自己的耳光,扑通一声就跪在了二狗的面前!

“小的该死,小的不该隐瞒!小的不该有私心!马帮主马少侠,你大人大量,饶了小的一命吧!”牛霸天一边抽着自己的耳光,一边说道。

  “把这墙壁的机关打开吧!我到要看看你将什么宝贝藏在里边!再跟我玩花样,你就可以去死了!”二狗恶狠狠的说道。

  那牛天霸也不敢多言,生怕王越一气之下杀了自己!心里却懊悔万分!这次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碰到这么个煞星!自己派到聚财阁附近打探消息的也他妈的是几个傻逼,给自己这么个情报!自己好好的帮主不做,去招惹来一个新帮主,自己给他当小弟!自己真是世界上最大的傻子!

  那牛天霸心里骂,但是没有办法只能颤抖着将墙上的一块墙壁给按了一下,那个地方竟然是活动的,然后牛天霸一推墙壁,一阵“咯吱!”声响起,那墙壁竟然旋转打开了!石壁后边是一个夹层!空间不是很大只有三丈方圆,在壁灯的照射下,空间里的东西一览无余,全部都是黄金,堆积在地板上,估计得有十万两都不止!而在最后边却是一个大铜箱子,不知道里边会是什么贵重物品了,看到这么多黄金,那张广昌和李四水也是惊掉了下巴,他们作为运河帮的小头目,竟然不知道自己的帮会会有这么多财富呢!

  黄金虽然贵重,但是二狗根本不看黄金,直接来到那箱子旁边,二狗知道这里边一定有值钱的东西,反正应该比这无数的黄金还要贵重,但是又不知道里边有没有机关暗器,万一有机关暗器毒箭之类的,那自己的小命就丢在这里了,这个箱子还是让牛霸天给打开的好。

“箱子里是什么,快点打开看一下!敢耍滑头,今天就死在这里吧!”二狗对牛霸天说道。

“好的,马帮主!”牛霸天拉哒着脸说道。

  牛天霸慢吞吞的来到箱子旁边,箱子很大,藏到里边三个人都很富余,牛霸天不情愿拿出钥匙将那大箱子给打开了!箱子打开了,却没有飞剑射出,而是无数的光彩从箱子里射出来,顿时整个房间里都金碧辉煌起来!下了二狗和大黄一大跳!

  那牛天霸打开箱子,站在箱子边上侯着,眼睛也是躲避着箱子里面的七彩光芒!

  二狗走上前,向箱子里一看!里边却是一箱子珠宝翡翠玉石,那夜明珠都有鸡蛋大小,每一件都是无价之宝,这些东西也让二狗花了眼,但是二狗的眼睛却看向那珠宝下边的一把长剑,这把长剑的剑鞘制作非常精美,整体用坚硬的乌木制作,剑鞘中间镶嵌着放出七彩光芒的是两块宝石!这块宝石有鸽子蛋大小,一看就价值连城,两块宝石之间还有一个金属牌,上边刻有“天羽”两个字!都是篆书,很是古朴!看样子这宝剑的名字就叫“天羽”了,关键是那两块宝石!发出的光芒都是七彩色的,一看就不是凡物!

  二狗一把抄起宝剑,拿在手里端详起来,那牛霸天看到二狗拿起宝剑,老脸顿时变色!

“马帮主,这宝剑你可千万不要动,弄不好的话,我们这些人都得没命的!”牛霸天小声说道。

“不要故弄玄虚,快点从实招来!”二狗说道。

  “马帮主!这些东西可是见不得人的东西!这是修仙者的物品!只要出现在世面上,必然引起江湖的腥风血雨!”牛霸天看了看张广昌还有李四水说道!

  “不要卖关子!实话实说就行了!这里就我们四个人,谁传出去,谁先死!”二狗不耐烦的说道。

  “好的少侠,我知道的一定言无不尽!几年前的一天,我们帮的弟兄们在一百三十里外的渡口执行任务!有个腾云驾雾的神仙,腾云驾雾的飞到渡口就掉落在地上!我们开始吓了一跳!只能远远的观察!过了很久他也没有反应!我们有几个大胆的靠近看了看!原来他受了致命的伤!可能是被其他的神仙给伤害的!他应该也是拼了命才逃出来的,但是可惜,元气大伤丢了性命,渡口的弟兄们就将他给埋葬在几里外的小山上!他随身携带的这柄宝剑就给留下了!最后就到了我的手上了!”牛霸天说道。

  “他随身携带的物品就是这宝剑,这宝剑一出鞘,就是一团红光,剑刃是玉石材质的,却能削铁如泥!但我们也不敢将它拿出来展示!怕引起别的帮派的眼红!关键是他这个剑鞘的金属牌上镌刻着“天羽”二字,这把剑很可能是传说中的修仙门派天羽宗的!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他们这修仙者吹口气都能带走几百人的!”牛霸天说道。

天羽宗,这个名字很是熟悉,那李飞云和李红红不就是去天羽宗修炼去了吗,反正这个天羽宗因为李飞云的原因,在二狗的心目中已经没有好印象了,

  二狗拿起那把宝剑放在手里仔细端详,剑鞘看似很硬乌木的,仔细一看并不是乌木,确是非金非木,而是乌黑色的玉质!剑柄是淡红色的玉质!二狗直接抽出长剑,只见一团红光将整个密室都映衬成火红之色,二狗手握剑柄,却觉自己的丹田处一股力量被这宝剑经过胸膛和手臂给抽到剑柄里去了!

  这股子抽力吓得二狗一把将宝剑扔到墙角!那宝剑直接穿破石壁没入到剑柄了!二狗不管那长剑,先迅速试了一下身体有没有不适的反应!好在自己的身体除了丹田处有点空虚之外也没有其他的反应!

  牛天霸见二狗受到惊吓也是一脸无辜的表情!好像是二狗要抽的剑,跟他没有关系一样,但是牛天霸也是反应比较机智的,马上拍了拍二狗的肩头,以示安慰!

“马帮主!我们之前也抽出宝剑研究了!虽然剑刃也是发着红光,并没有发出这么强红光的现象!你将宝剑抽出就发出红光可是比我们强一百倍呢!这一定是宝剑遇到主人了!红光大盛,大吉大利啊!但是这剑自己在房间里看看就好了,可千万不要在外边用啊!”牛霸天满脸堆笑的说道。

  二狗也不管那宝剑了,又拿起那剑鞘,用手抚摸了一下剑鞘上边的两颗宝石!宝石的七彩光芒顿时暗淡了许多!二狗却觉得一股力道从宝石迅速钻入自己的体内,然后聚集到丹田处!丹田那刚才的空虚感又迅速消失了,丹田竟然变得无比充盈起来!

  二狗立刻停止抚摸那剑鞘上的两颗宝石了!若有所思起来,端详了半天剑鞘上的宝石!看来那宝剑是吸取自己的力量!这剑鞘上的宝石是给自己充足力量的。

  二狗仔细看了看那剑鞘!又走到墙角去将那宝剑从石壁里抽出来,石壁上一个剑刃形状的孔洞,那剑刃却一点也没有损伤,还是发着红光,二狗将宝剑放到剑鞘里!然后将宝剑别在腰上!这“天羽”宝剑就被二狗据为己有了。

  “你跟我不讲实话,一定还有什么宝贝藏着,没有告诉我!我现在想卸了你一条胳膊,警告你一下,你觉得如何呢?”二狗一脸怒火对牛天霸说道!

  牛天霸立刻下跪,磕头如捣蒜,他没想到,今天这个狠砺的少年也是一个填不满的坑呢!

“马爷爷,我再也不敢了!你现在问我啥,我也有问必答!如果有半点隐瞒爹死妈烂,下辈子做狗!你看行吗”牛霸天哀求着说道。

“还有啥宝贝快点告诉我!如果你不说实话!以后让我知道了,你就只有死路一条了,你可明白?”二狗威胁道。

  “小的真的没有宝贝了……”牛霸天立刻在地上,诅咒发誓起来。

  二狗反正也不相信他!看了看大黄!大黄会意,朝二狗摇了摇尾巴!然后就在密室的四周寻找起来,但是寻找了一会,也再也没有新的发现了!

  二狗让趴在地上的牛天霸起来,然后四个人退出这金库的石室!将金库的门关上后,四个人回到牛霸天居住的院落,这里大部分都是牛霸天的女人居住的房间,这牛霸天竟然有十多个压寨夫人,他倒是会享受,二狗和大黄围着那些女人的房子转了一圈,那些女人也是大惊大叫,都被牛霸天给喊住了,大黄倒是在这些女人房间里搜寻出一些细软,但是都不太多,这个院落里除了牛霸天的女人住,还有粮库,柴房,厨房等,厨房里腊肉得有几百斤,特别是那墙角旮旯里种植着新鲜蔬菜,这样的话,如果遇到危险,将那那通道里的石门放下来,这个院落连同那金库所在的院子就是一个封闭空间了,在这院子里住个一年半载应该不成问题,这院落看样子就是生活区了,看样子这牛霸天的金银财宝都在那密室里了!

  在这院子里转了一圈后,天已经快亮了,二狗已经大体知道了这运河帮的财富情况,就和三人回到大厅,看到那一百多人还被狗狗们给看在哪里呢!

  “让厨子给做饭吃!我和狗狗们饿了!”二狗对牛霸天说道。

  “快去让伙房做饭!大鱼大肉都给整上,速度要快!如果上菜慢了!重重责罚!”牛霸天不敢怠慢,立刻喊道。

  那人群里有三个肥头大耳的汉子点头称是,看样子他们就是运河帮的厨子了,只见他们三个一溜烟跑去做饭了,当几个厨子去准备饭菜去了,二狗坐在虎皮宝座上等着吃饭!牛天霸和两个小头目大气也不敢喘一下,小心的陪在二狗身边!

过了半个时辰,饭菜就上来!大鱼大肉满满的一大桌子!美酒也给二狗倒上了满满一大碗!二狗看了看大黄,大黄摇着尾巴先跑到各种菜上边闻了一遍!然后在离二狗不远处的煮牛肉的盘子跟前呜呜叫了几声!

  二狗心里就明白了,一定是这牛肉有问题的,要不然大黄也不会对着这牛肉叫的,二狗脸色立刻板了起来,这些人看样子还是没给他们镇住呢,还给我搞小动作!

“谁做的牛肉!把厨子给我叫来!”二狗生气的说道。

  人群中有一个壮汉立刻起身就要去叫厨子!

  “你就不用去了!你给我在这里老实的待着吧!”二狗对那壮汉说道。

  那壮汉脸立刻白了!汗如雨下,颤抖了起来,没想到他那二百斤的大体格子,竟然也会颤抖。

“他们都不知道谁做的饭!我知道,我去吧!”壮汉说道。

  “你给我老实待在这里,不知道就将厨子全部叫来!我一个一个审问!牛天霸你去将厨子全部叫过来!”二狗知道这个壮汉一定是有问题,就如此说道。

  牛天霸应了声,一路小跑去叫厨子去了!过了片刻三个肥头大耳的伙夫被牛天霸带到大厅!

  “谁做的牛肉,过来吃点!”二狗指着牛肉对三人说道。

  那三个伙夫看了看那颤抖的壮汉!然后咕咚都跪下了!磕头如捣蒜,看样子是丑事被揭穿了,直接都崩溃了。

“这可都是孙伙夫长的注意!我们都是从犯啊!”一个伙夫直接指着那颤抖的大汉说道。

  “孙伙夫长!你在牛肉里放了什么!过来吃点吧!”二狗对颤抖的大汉说道。

 “啊!” 那孙伙夫长看了看牛天霸一眼,然后怒吼一声,拿起一个凳子就扔向二狗!

  那孙伙夫长平日里也就是做饭,看是一身肉,却没有什么力气,扔个凳子都轻飘飘的,二狗一脚将他扔过来的凳子给踢飞了!那大黄一个飞身,就像一道黄芒一样飞向那个孙伙夫长!然后大黄接触到孙伙夫长的脖子一下就落地了!那孙伙夫长没来得及闪躲,然后肥头一歪掉到背后,吊在脖子上只有一点皮连接着,血就像喷泉一样往上喷!很是恐怖!

  二狗心里怒气还是没有出来,“嗖!”的一声抽出长剑,快步上前将跪着的三个伙夫一剑一个!好歹给他们留了个全尸!二狗没敢用刚得到的红光宝剑,而是用普通的长剑!生怕那宝剑吸自己的内力!

  “你得给我个交代!没有你的指使!我想他们也不会在菜里下毒的”二狗回头用剑指着牛霸天说道。

  “马爷爷这都是我们早就设计好的!不是针对你的!无论是谁来对我们帮派不利!这些厨子都会下毒的!”牛霸天立刻哭丧着脸说道。

  “你既然知道这个事情!你为什么不提前让他们停止呢!你一定是存有侥幸心理!万一把我给毒死了,你又可以当帮主了,是不是啊!”二狗反问道。

  牛天霸也是大汗淋漓!被王越说出了实情!也没话说了!只能“扑通”一声跪在哪里磕头饶命了!

  二狗心里盘算着还不能杀他,杀了他这一百多人还是不好指挥呢!便走过去一剑将牛天霸的一只耳朵给割了下来!冒出的鲜血将半边脸都给染红了!疼的牛天霸就像杀猪一样嚎叫起来。

“祖宗饶命!祖宗饶命啊!我再也不敢了!”牛霸天嚎叫着说道。

  “我现在是给你长长记性!再有对我的不利行为!掉下来的就是你的狗头了!你可明白吗!”二狗说道。

  “小的再也不敢了!以后一切都按爷爷你的意思办事!有半点二心,爹死妈烂的!”牛霸天一边磕头,一边诅咒发誓。

  二狗听到牛天霸在那里诅咒就生气,这种小人说话跟放屁一样!听他诅咒发誓,还不如听狗放个屁呢!

  二狗越听越气!一剑又将牛天霸另外一个耳朵给剁了下来!那牛天霸又是一阵鬼哭狼嚎!

  “我不想听你说话!我只想看你办事!这是你的最后一次机会了!你可明白吗?”二狗说道

  “爷爷,我明白了!我再也没有二心了……”牛霸天匍匐在地上,双手抱住耳朵根子,嚎叫着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