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天容海色本澄清 > 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四章


山谷随着骷髅的降落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杨净:“他们身上怎么发光?”

伸手不见五指的空间中,临仙的弟子如同明灯,悬浮在夜空中。杨净也瞥见,陈月那罩袍下,隐隐光辉。

“正义岂能被黑暗吞没。”柳色新道。

“那你怎么不发光?”

“你不也没有?”

“你也是修仙派,我是魔。”

这时候,陈月幽幽来了一句:“你两当真不怕……”

他觉得这两人有时未免太临危不惧。

“何方妖魔,报上名来!”

兰芽一声呵斥,原本的回音也被这浓墨黑暗吞噬。

那骷髅咯吱咯吱的扭头,看向飞蛾般大小的兰芽。

“呵呵呵呵……”

骷髅嘴里发出男女混杂的笑声,浑厚无比,让人不寒而栗。一只尖利的骨爪朝兰芽袭来,兰芽一个向上空翻,掌中挥出一道红光,击中那手,星火四溅。

一声怒吼,骷髅挥臂抬腿,置人如蝼蚁般践踏。

眼见上空局势不利,下面三人登空加入战斗。

众人的法术打到骷髅身上,如同蛋击石,毫无威慑。

杨净道:“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技巧都是雕虫小技。我们得合力使出真绝招。”

这句话落到陈月耳中,传声兰芽。“师傅,天罗地网。”

“给我掩护,需要时间启动!”

一片漆黑之中,沉浸在周天的兰芽全身光芒暗淡,渐渐越来越亮。骷髅察觉到什么,朝着他这边过来。一个又一个弟子挡在他前面,骷髅不费吹灰之力杀出一条血路。弟子如同一只只殒命的鸟,直直坠落在黑暗里。

在那指骨刺向之际,一股力将它往后拉。

扭头一看,是杨净用法化出一条绳网,套住了那只手。

兰芽猛的一睁眼,顿时金光四射,照亮整个洞谷。

一张巨大的法阵从天而降,骷髅脚下的法阵将它牢牢禁锢。

兰芽道:“还有气力的弟子列阵!”

天罗地网乃天地法器,需要耗费大量灵力才得以维持。幸存的弟子就地打坐,不断向法阵输送灵力。

那骷髅被压的弯腰,身体快要对折。忽然,骷髅膨胀起来。

“不好!”陈月惊呼。

下一秒,红光大作,骷髅爆炸。爆炸的力量将列阵的人震得口吐鲜血,直直倒下。

看着眼前这一幕,兰芽痛彻心扉,心想哪怕今日粉身碎骨,也要将弟子们带出去!

白虹从兰芽的天灵盖穿出,接着如扇子般打开,地动山摇,石块从谷壁滚落,砸到骷髅的白骨上,粉身碎骨。

那扇形白虹化作把把锃亮白剑,直冲云霄,破了洞口的封印。

这一大动作,兰芽是元气大伤,倒地之前,看着柳色新:“将我弟子们带出去……”

爆炸的白骨聚拢,化成一团黑气,黑气中走出身着红嫁衣骷髅。

陈月抱起他的师傅,正欲送出谷外,红袖口伸出细长骨指,轻轻一点,洞口之上落下一只巨大的骨爪,朝陈月袭来。陈月一闪,在洞口偏下的一块凸起的石块上站稳脚跟。

杨净道:“画峨,你现在怎么出现了?我还没有找到答案。”

“呵呵呵——醉翁之意不在酒啊~我想要的答案,不是道理,更不是轻如羽毛的几句言语。我追寻的答案,不过是一个过程而已。”

“过程?我不太懂你的意思。”

“当日我并未取你小指,而是下了咒。若是你动情,它便会长出来,但你所爱之人便会变得龌龊丑陋。小指出现,我便知,答案有了。”

“既然有了答案,为何要伤害无辜。我觉得你不是坏人。”

“坏人?哈哈,我是坏人吗?这些修仙的,不知道夺了多少兽灵的元丹和法器。我也只不过把他们当做练就我肉身的灵丹而已。一千多年了,我终于可以长出绝世无双的容貌。”

“诅咒的解是什么?”

“无解,除非你不爱他。”

陈月心中一动,咬紧了牙关。

“但是啊……”画峨笑得花枝乱颤,“你就会死!”

原来陈月变成这样,都是因为画峨的诅咒。杨净曾经也是嫉恶如仇的人,如今更是被点起怒火,周身爆发强大的力量,与画峨对抗。

“十年修为岂能与我千年抗衡,不自量力!”、

柳色新与陈月投身作战,三方围住画峨。

画峨往后退,刚刚那只骷髅爪出现,朝三人冲去。

三人对付一只爪子还是绰绰有余。突然,那手掌的五根指骨分离开,画峨利于掌骨之上,操控者指骨。

三对五,鞭长莫及。

陈月腹背受敌,杨净借力跃到他那,将他的背部守住。那指骨势不可挡,能贯穿二人肠腹。

柳色新正对付一根指骨,看到二人进退维谷,大喊一声:“小心背后!”

千钧一发之际,从杨净胸口泵出一团火,将二人裹住。前后指骨触火成灰。

陈月感觉被一股温暖包住,再一睁眼,是熊熊火焰和灰色的烟尘。

“杨净。”

“没事了。对不起,是我害你变成这样。”

陈月不知如何作答,这鬼简直致自己于进退维谷。他当然想要自己恢复从前容貌,可就算杨净不死,他也不想让她不爱自己……

“真的对不起,我没有办法了。”

背后传来抽泣,陈月转过身,第一次看见眼前这个人流泪。

杨净满心愧疚,一心觉得是自己造成今天这个局面的。原以为陈月逃离了秦云云,他会有一个好下场,可如今,又是将他推入绝望。

她懂得陈月,所以能体会陈月此时的心情,更加悲痛,恨不得一切的悲剧发生在自己身上。

“不怪你。”

“我怕,要是我一直爱你怎么办……”

陈月一愣。他阅人无数,却一直猜不到杨净的想法。柳叔总是说她脑洞清奇,陈月也认同。不爱一个人如此简单,她却怕……哪有人怕自己不会爱一个人?

用情至深的人。有情有义的人。

柳叔说的对啊,自己何其有幸。

陈月伸出手,替杨净擦掉眼泪,笑了笑:“何其有幸,你能一直爱我。”

柳色新喊道:“小妮子,你那火借我用用啊!”

杨净捞起陈月的斗篷,擦了擦鼻涕,自己抹了一把眼泪,去帮柳色新了。

陈月和画峨:“……”

“小妮子,你的火呢?”

“嗯?怎么没了?”

“快召唤啊!”

柳色新对着杨净吹了吹,杨净道:“我又不是木柴!”

见杨净无法起火,画峨加大攻势,一只指骨将柳色新插于地面,不能动弹。

“柳叔!”

“无碍,我有金刚不坏之身,你快去解决那鬼新娘!”

杨净与陈月合斗画峨,两根指骨从中作梗,无法近她身。

“你比我厉害,你对付画峨,我来吸引那两骨头。”

陈月使出万灭法,蓄势之间,画峨道:“你确定要来对付我吗?”

此时的杨净被两只指骨挑起,从高处丢下。画峨身后的黑气中飞出一根根骨头,与那二指又拼成一张骷髅手冲着杨净身体而去。陈月见之,再一看那盖头下的脸骨,竟然看见一张肉脸对自己笑。那笑阴森至极。

陈月往杨净那头飞去,眼见来不及,将贴于自己胸膛的杨净推向地面。

头痛欲裂间,杨净半睁着眼,看见陈月的身体被一根白骨刺透……

“陈月!”

世界陡然安静,杨净凄然的声音响彻整个崖谷。那巨大的骷髅手插进陈月的身体,一握,那肉体四分五裂,化为黑色的蝴蝶,在一束晨曦中轻轻落下,落地尘埃。

“陈月……陈月……”

身体如同被禁锢,杨净寸步难移。她缓缓抬起颤抖的手臂,想要抓住那黑色的蝴蝶。眼里一片死灰,泪咽无声。“扑通”一声,她跪在一片金色雾霭中。

一只黑色的蝴蝶在她的脸颊停留,不过瞬间,也化为烟尘。

“自古人人称颂的凄美爱恋,人神还是人鬼,都逃不过好皮囊。没有哪个话本里,写那公子小姐面目丑陋。佳人配关爱,我们这些百拙千丑的人,想要得到爱,如同海底捞月,甚至被人耻笑。我从不相信,这世间能有不在乎容貌的爱。你倒是让我诧异。真是令我想不到,当日你见他的时,第一反应竟是怕他难受,处处为他着想。我以为,你只是有些高义薄云而已。若日日对着那张脸,定会情爱皆散,心生憎恶。呵。”

画峨笑了笑,那笑里不知包含了多少情感。

“你倒是爱他,这么样了还是爱,不减反增。真是感天动地啊!可有什么用呢,我们都全心全意爱过别人,可笑啊!可悲啊!没有一个人真心爱过自己,就是因为一副爹娘都嫌弃的皮囊!嗯呵呵呵哈哈哈……”画峨肩膀抖个不停,凤冠上的宝石互相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

“若是这世间人如你一般,我们也得以安息。可惜,江河之水倒流都不会发生。你那么情深义重,那他呢?若是你面目全非,他会如你一般对你吗?”

“我理解你。”一直沉默的杨净开口,声音略微沙哑。“但你太看轻自己了。被爱纵然美好,但去爱也是尤其珍贵。被爱艰难,去爱又何其容易。不是每个人都有爱的能力,你秉承无与伦比的珍宝,何必要苦苦在意别人的给予。就像你家财万贯,还在意他人给你钱财?当你去爱一个人的时候,不同样美好吗......”

“哪一个爱的同时不希望被爱,没有得到爱,就会得到痛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