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秦狩张岩 > 第一章 江东十八骑

第一章 江东十八骑


  “山子,去看看那家伙醒了没,别真的断了气,就不好交代了”

  “得嘞,头儿”

  听得屋外的谈话,秦狩赶紧闭上眼,继续装作一副昏迷不醒的样子。

  门吱呀一声被打开,匪气十足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没有往里走,只是站在门口看了一眼,看到床上一动不动的人儿,这才走到床边,用手指在秦狩鼻前探了探,感受到丝丝鼻息,发出一声嗤笑,就转身走出去又将门关上了。

  “头儿,放心,没死咧,还在昏睡”

  “嗯,这就行,等明天对方来收货,这票咱就算是完成了”

  感觉到门外的人都已经走远后,秦狩缓缓地睁开眼,艰难地挪动身子,

  “嘶——“,不动还好,这一动,立马疼得他龇牙咧嘴,不要不要的。

  身上的伤太重了,好不容易找个舒服点的姿势,衣衫上本已干透发黑的血迹,又再次变得鲜红起来。

  秦狩脸色阴沉,他知道这次自己是被阴了。

  “人善被人欺的法则,在哪里都一样啊”

  穿越重生二十载,秦狩一直过着很小心翼翼的生活,他努力地掩饰自己,不让自己表现出跟同龄人不一样的地方。

  二十年的磨合,也已经让他从一开始的抵触慢慢开始融入这个世界,唯一没有变化的,就是他那双长有双瞳的眼睛。

  秦狩的父亲是平阳城的一名缉捕,也算是个官二代,因此,秦狩的这二十年倒也过得滋润。

  他也臆想过会有什么金手指,老爷爷什么的,事实上,除了每次他释放出双瞳时,能在脑海里看到一条半灰色半黑色的长条,就像游戏加载的进度条一样,其他貌似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没有千里眼,没有透视眼,更没有传说中的阴阳眼。

  一开始,秦狩也以为那是一种类似加载的进度条,自己也试过各种办法,然而十几年来,那长条一直是那模样,丝毫没有变过,他也就放弃了,不再去想。

  “刚刚门外的应该就是虎阳寨的老刀把子了”秦狩心中思忖,说起来也是丢人,他这次载的太快,连对方正主的面儿都没有见到,就被打了闷棍。此刻他要是还看不出来有内鬼的话,真的是死了也活该了。

  平阳城一共有四名缉捕,分别主掌平阳城东南西北四区的刑事案件,主要负责破案,追凶等,表面上与前世古代的捕头捕快没有什么区别,实际上,作为以武力立国的大燕王朝,除了守城驻军将领以及城主,缉捕就是一城的最高战力,与守城将领一主内一主外,可以说,权力仅次于城主。

  问题就在这里,一年前,秦狩的父亲秦山在一次执行任务时,被人围攻,队伍全军覆没,秦山以一敌三,最终以重伤的代价,当场击毙两人,一人重伤潜逃。

  看似辉煌的战绩,却也改变不了任务失败的本质,虽然城主也没有责怪他什么,可秦山始终认为是自己的责问题,才导致手下一帮兄弟的惨死。回来后一直郁郁寡欢,加上耽误了最好的疗伤时机,没过多久就抱憾而去。

  当时秦狩就守在父亲身边,看着父亲死去时眼神里的一丝不甘,浑浑噩噩的秦狩才终于醒悟过来,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是没有悲天悯人的,只有弱者,才会去乞求,才会愿意去苟延残喘。

  无论是前世还是现在,实力才是硬道理。

  是的,他要变强,他要完成父亲的遗愿,首先要做的,就是继承父亲的衣钵。

  缉捕,按照大燕律法,凡是缉捕位置出现空缺时,优先由上一任缉捕的子嗣继承(前提是能够通过相应考核),若上一任缉捕没有子嗣的,可直接进行公开选拔。

  于是,就有了秦狩现在的情况。

  他的考核任务是城主和另外三区缉捕一起商议的,剿灭城南三十里外的匪窝:虎阳寨。

  从事先获得的情报上看,虎阳寨的寨主,人称“老刀把子”,一身功力练至赤霄境中期,与秦狩相当。

  以平阳城为中心,方圆百里之内,也排的上号了。

  修为归修为,像秦狩以前浑浑噩噩的过法,别看他也是赤霄境中期,纯属中看不中用的花架子,就如同没有上过战场没有见过血的士兵一样,实战能力不好说。

  另一方面,由于秦山的任务失败,原本隶属秦山的缉捕队全军覆没,缉捕队一般都是由缉捕自行组建,秦山死后,他负责的东区这一直出于空缺的状态。出于这点考虑,城主从其余三位缉捕的麾下各调集了一个小队,临时由秦狩统领。

  要是秦狩能够通过考核,倒是可以自己组建队伍。

  要说天真,接受过前世和平环境熏陶的秦狩,现在自己想想也是傻的可爱了。

  当他接收三只小队的时候,还满心欢喜了一下,都是缉捕队的老手,对付一个只有五十来号人的匪窝子还不是小菜一碟的事儿。

  他哪里有想过,老手是老手,那也得看是在谁的手下,在其他缉捕手下是老手,到了他这里,恐怕就是老油条了。

  缉捕的位置,相当的人可不少

  要不然,也不会弄得自己一身重伤。

  “难不成,这老刀把子,跟他们有联系?”秦狩心下一冷,事实可能就是如此,

  就算手下那帮老油子想坑他,不至于连自己也坑吧。

  秦狩自认为此次的行动还算隐秘,前世的军事题材片自己也看过不少,多多少少学了点。

  结果,连正主儿都没见到,就被人打了闷棍。

  “我现在这个样子,怕是跟吊着一口气也没什么两样了”秦狩苦笑心下苦笑,身上的伤势要比看上去更严重,丹田有明显要崩溃的倾向,提不起丝毫内力,很明显,这是怕自己醒来后会逃走。

  想到刚刚门外的对话,“明天交货”,自己就好像那砧板上的鱼肉,不甘油然而生,前世窝囊了半辈子,这一世又要这样窝囊的死去,

  “江湖不知庙堂高,庙堂安知江湖深,书,果然都是骗人的”,秦狩的情绪渐渐有些波动,

  两世为人,骨子里的疯狂终于被激发了出来

  “苍天不公,我就斩了这天,江湖险恶,我就碎了这人间!”

  隐隐间,秦狩的眼睛里,一直隐藏的瞳孔不觉间浮现,不是正常的黑色,而是暗紫色。

  紫瞳一出现,秦狩的视线里就出现了那看了二十年的长条,这次好像有点儿不一样。

  “加载60%...加载65%...70%...80%...100%”

  “加载完成,恭喜宿主激活《通天之眼》”

  “通天之路,手眼通天,恭喜宿主激活通天之眼第一层:荧惑”

  看到眼前凭空飘来的这一切,秦狩有点懵,是不是金手指他不知道,起码现在看来,他应该是不用等死了。

  姓名:秦狩

  通天之眼:荧惑(第一层)

  修为:赤霄境中期

  功法:《混元功》,品级:二转

  武技:《三刀流》,品级:一转

  冥力:100点(初始点)

  身体状态:极其虚弱(濒死)

  “检测宿主身体随时兵解(死亡)的风险,免费为宿主修复”

  脑海里的提示音刚落,秦狩瞬间感觉一股清凉流遍全身,伤口处有种酥麻的感觉传来,就连丹田,他也能很清晰地感觉到丹田的运转,丝丝内力正源源不断地往丹田里涌去。

  以前自己臆想的时候,也曾幻想过有金手指会如何如何,也曾鄙夷过前世书里那些主角依靠金手指带来的“主角光环”。

  可当他真正受益的时候,却发现,这东西,关键时候真的是挺靠谱的,起码他现在,感觉状态前所未有的好。

  尽管还没搞清楚那长条,哦,不,进度条,是如何变化的,但眼下,这可不是他该关注的重点。

  精神世界里,

  有一面墙,上面有着各种各样的人物头像:

  有正常的人脸,也有头长牛角的异类,虽然很面生,可不知为什么,秦狩心里却能很清楚的说出他们的名字:项羽、燕青、拓跋烈......后羿、郁垒、蚩尤......

  熟悉的名字,不熟悉的人,秦狩也不知道,这些人与前世里的人物是否有着某些联系。

  这时,系统的提示音继续在脑海中响起,

  “叮——恭喜宿主触发任务系统”

  任务一:击杀虎阳寨大当家老刀把子,任务完成奖励:兵级抽奖一次;

  任务二:全灭虎阳寨所有匪徒,找出幕后真凶,任务完成奖励:人级抽奖一次,

  注:同时完成任务一和任务二,奖励100点冥力值。

  “嗯?冥力值是什么?”秦狩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一头雾水,但看那什么触发任务的奖励听起来好像不错,“可人级、兵级又是什么?”

  系统似是能直接读取到秦狩的心思,立马给出了回复:

  冥力值,用于抽奖或者兑换物品、武技、功法等,冥力值可通过完成任务,或者提升通天之眼的层次来获得。武技、功法、乃至兵器的品级则按照一转至九转九个等级,九转最高,一转最次。抽奖的等级则划分为人级、兵级、将级三个层次,等级越高,抽到高品的概率就越大。

  解释的不是很详细,但秦狩也大致了解了。起码在武技、功法、兵器的品级划分上,与他现在所在的这个世界是一样的。

  传说,太古时期,九虽为极数,但是在九转之上,却还有一个层次:狩。

  短短的一会儿功夫,秦狩身上的伤势已经痊愈,一身实力也已至巅峰,隐隐有突破的迹象,现在的他完全有信心能够和老刀把子一战。

  “提示:宿主目前有一百点冥力值,可兑换人级抽奖一次,请选择是否兑换”

  “兑换”,秦狩没有丝毫的犹豫,甚至有点兴奋,虽然没有啥新手大礼包,那倒也没什么。

  “叮——兑换成功,请选择是否立即抽奖”

  “是”

  确认的同时,秦狩的眼前立马出现类似前世老虎机一样的界面,屏幕转动,快速的跳格让秦狩根本看不清上面的数字。

  “嗒——嗒——嗒”

  当屏幕停止的刹那,秦狩耳边响起一阵马踏铁蹄的声音:

  江东十八骑,参见主公

  “恭喜宿主,抽中江东十八骑”,秦狩脑海里立马浮现出相关资料:

  江东十八骑,隶属上古魔将项羽的“霸王铁骑”,也是项羽的侍卫队,乌江一战,项羽自知不敌,将江东十八骑遣散,后力战数万敌军而死。江东十八骑,就此销声匿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