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秦狩张岩 > 第五章 “无敌”,“禽兽”

第五章 “无敌”,“禽兽”


  东区缉捕的任命仪式原则上根本不需要这么大费周章,只需城主任命后,向上报备登记就行,况且秦狩根苗正红的,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上官雄之所以这么做也是为了给秦狩造势。

  一来毕竟秦狩还太年轻,他也怕秦狩镇不住场子;二来也是让秦狩混个脸熟,同时震慑那些心里有小九九的不安分子,算是变相警告:秦狩是我的人,谁都得给他面子。

  看似是为秦狩“树大招风”,实际则是明着护坦。一直不声不响的,秦山就是前车之鉴。

  仪式就在军部的校武场举行,地方够大,够宽敞,军队也正好可以来维持现场秩序。

  第二天一早,整个平阳城早早就开始热闹起来,除了东区的百姓,很多百姓都不知道这位新任的东区缉捕长什么样,赶早赶场,能靠前排点还能看得清楚些。

  城门口也都陆陆续续的出现一些江湖人的身影。

  有风尘仆仆的江湖客,独行者之类,也有成群结队的帮派宗门势力。

  此时的城门口,一支统一身穿白色绣衫的队伍显得尤为惹眼,除了领头的看起来年纪比较大,其他的全是十七八岁至二十几岁模样的年轻后生,俊男俏女。

  “嘁,师叔,不就是个小城缉捕吗,用得着把我们都带出来嘛,我修炼时间宝贵着呢”走在后排的一俊秀少年手枕脑后,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一副玩世不恭,百无聊赖的样子。

  “想我吴迪怎么说也是宗门内未来新一代的领军人物,作为宗门未来的顶梁柱,此刻应该多加修炼才是,怎么能把时间浪费在这种没有意义的事情上”

  “噗,九师兄,要是大师兄听见你这话又要打你屁屁了”,一旁的一个小丫头忍不住掩嘴嗤笑,

  “切,那是大师兄,我这个做师弟的照顾他面子,让着他而已,这叫尊重”吴迪不以为然,翻了翻眼皮。

  听到这厚颜无耻的解释,一行众人都忍不住偷笑了起来,

  上一次,他们这位九师兄,就是调侃一位门内师妹说聊聊人生谈谈理想,结果被大师兄当众脱裤子打了一顿屁股,不严重,也就是三天不能坐,只能趴着睡。

  笑归笑,大多数人心中差不多其实都是这想法,他们白羽宫好歹也是榜上有名,排的上号的大派,也是平阳城周边乃至整个泗水郡里为数不多的顶尖势力之一。

  能跟着长老出来的,必然都是精英弟子,

  自觉高人一等的优越感难免会有些。

  领头的冯长老瞪了一眼吴迪,这个刺头儿当真是难以管教,严肃的说道:“笑什么笑,这位新上任的缉捕年仅二十岁不到,已是赤霄境中期,你们一个个还在这里自命不凡,此次事了都给我回去面壁思过!”

  冯长老看着吴迪,气不打一处来:“尤其是你吴迪,真的是脸皮厚到无敌了,回去后给我抄写一千遍门规!”

  听到冯长老的怒斥,俏男俊女们顿时一副苦瓜脸,也有人不忿:我又没笑,都是九师兄的错。

  “我抗议!”

  “抗议无效!”

  “等你什么时候能修炼到赤霄境中期再说!”冯长老的脸色相当难看,作为白羽宫的执法长老,这吴迪真的是个能惹事儿的刺头,天赋不错,惹事的能力更不错,几乎是戒律堂的常客了。

  一天天吊儿郎当的,导致他十九岁了,才刚刚勉强堪入赤霄境。

  这时才有人注意到冯长老说的内容,二十岁的赤霄境中期,也就是说这个新上任的缉捕才二十岁?

  俏男俊女们苦瓜脸凝固了,二十岁,那是什么概念,他们引以为傲的大师兄,二十岁时也才赤霄中期吧,也就是说这个新任缉捕是和大师兄同一层次的。

  看到这些弟子的表情,冯长老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这些弟子优越感太强了,哪怕是在宗门内,也没有什么竞争的思维,导致空有天赋,实力不济的现象。

  正因如此,宗门内才决定这次带上这些门内的优秀弟子来长长见识,刺激一下也许能让他们有些长进,另外冯长老也是带着另一项任务来的,有求于平阳城。

  吴迪撇撇嘴:“切,抄就抄,不就是一千遍嘛,等我当上宗主,天天让你个死老头儿抄门规,一万遍啊一万遍”

  “你在嘀嘀咕咕什么!”

  “哪有”吴迪头摇的跟拨浪鼓儿似的,“我在说,我们是不是该找个人问路,太长时间没来,这里变化有点儿大”

  说着,这家伙四处张望,刚好看到一个身穿黑色劲装的青年,眼睛一亮

  连忙挥手走上前:“嘿!哥们儿,等等,等等”,

  这家伙插科打诨的能力看得冯长老一愣一愣的,

  接下来听到一句“兄弟,小弟初来乍到,不知道这平阳城哪里有地方可以和佳人聊聊人生,谈谈理想的地方”,

  冯长老瞬间脸黑,同行的女弟子们也是脸蛋儿一红,羞的不行。

  秦狩被问得一脸懵逼:这哪里来的奇葩?

  这话听着,不就是风花雪月,一支红梅吗?

  听在秦狩耳朵里:兄弟,青楼怎么走?

  “呃...”

  看着对方那清澈的眸子,秦狩一脸的尴尬,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这货咋这么“禽兽”?

  冯长老立马走上前给了吴迪一个爆栗,握拳赔笑道:“门下弟子不懂事,让小兄弟见笑了,请问这军部校武场怎么走?”

  吴迪揉着肿起的大包,一脸忿忿:“原来你个老东西也不知道,切,丢人,我要让你抄十万遍!十万遍啊十万遍!”

  秦狩这下明白了,估摸着也是来参加他的任命仪式的,看这些人统一的白色装束,应该宗门之人,关键是,眼前这个老者的修为他看不透。

  “前辈客气了”秦狩恭敬回礼:“晚辈也正要去校武场,前辈不介意的话,就让晚辈带路吧?”

  “呵呵,那就麻烦小兄弟了”冯长老对秦狩的谦恭态度十分满意,瞥了一眼吴迪,就气不打一出来,人比人气死人哪。

  当冯长老转身的那一刻,他听到秦狩对吴迪说了句:

  “这位师兄,此街向东走到头左拐,有一家‘清楼’,着实不错”

  “嘿嘿,晓得晓得”

  某人瞬间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

  他哪里知道,此“清楼”非比“青楼”,

  “几年没出山,这世道变了吗”

  ...

  有着吴迪这么个不着调的家伙,秦狩一路上很快就和这家伙熟络了起来,他们这行人,都是来自白羽宫。

  没见过,多少也了解过,起码在平阳城隶属的泗水郡管辖境地内,这个白羽宫,也能排的上前三。

  江湖上的势力多如牛毛,宗门林立,数万年的发展,优胜劣汰。传承至今,目前江湖上公认的最强势力,当属一教二门三派四宗,再往下就是三十二天宫、七十二地帮了,当然,大燕皇朝不算,本身大燕就是天下最大的势力。

  白羽宫,正是三十二天宫里排名第三十位的大势力,不容小觑。

  通过其他人的交谈,秦狩十分诧异地了解到,这个问自己青楼在哪里的奇葩,竟然是白羽宫十大弟子之一的九师兄,号称“白羽箭”,名字吴迪,“无敌”也是很嚣张的有木有。

  白羽宫内门外门弟子数千人,只有内门的前十才能被称为十大弟子,得到宗门的大力培养。而且这个排名也不是一成不变的,有一定的限制。

  一旦年龄超过二十八,或是修为突破至碧霄境,便会让出十大弟子的位置,出任宗门执事,甚至长老一职。

  秦狩能看得出来,这个不着调的家伙年龄绝对跟自己差不多,可能还要小一些,赤霄境初期的实力,这还只是第九,但这第九到第一之间,还有一个大阶。

  他可没想当然的认为自己会比吴迪厉害,白羽宫的功法和武技,绝对不是《三刀流》、《混元功》这种货色能比的。

  也许用荧惑能强一些吧。

  可眼下,这个不着调的家伙还真是搞笑的很,只能说,这家伙,很对自己胃口。

  “诶,兄弟,听说你们平阳城这次新上任的东区缉捕才二十岁?”

  吴迪揽着秦狩的肩膀,一副江湖兄弟的做派,看得冯长老眼皮子直跳,一头黑线:有辱门风。

  “嗯,准确来说应该是十九半”,秦狩哑然一笑,这不是在说自己嘛

  “赤霄境中期的修为”,

  “哦,很厉害吗?”

  “应该很厉害吧,听说他可是一刀杀了虎阳寨的土匪头子老刀把子的,那可是真正的匪盗”,秦狩心里给自己“评价”了一下:

  “我等习武之人,就当如此,行侠仗义,惩奸除恶,纵剑江湖,快意恩仇,岂不快哉!”

  慷慨激昂,让一旁的白羽宫年轻弟子们听得一阵热血沸腾,书上就是这么说的,这帮中二少年不被带动才怪,就连冯长老都颇为赞许地看了秦狩一眼。

  “说得好!江湖儿郎当是如此!”吴迪重重地拍了一下秦狩的肩膀:“侠义江湖,儿女情长,方显英雄本色!”

  呃...

  这是一码事儿吗?

  “可惜了?”

  “可惜啥?”

  “如果我吴迪在平阳城,也就轮不上你们这个新上任的缉捕啥事儿了”

  “呵呵”

  “不对呀,九师兄?”旁边有个小弟子插了句话

  “怎么不对?”

  “如果这个新上任的缉捕在我们白羽宫的话,你可能就不是九师兄了”

  “......”

  从城门到校武场的距离不算太远,也就二十分钟的路程,被吴迪这个奇葩货愣是拖了有二十分钟。

  指着前面不远处校武场的军营大旗,秦狩朝冯长老拱拱手:“前辈,前面就是校武场了,晚辈还有要事,就不带路了”

  冯长老一脸温和地点点头:“谢谢小兄弟了,那就此拜别了”

  作为一名大宗门的执法长老,青霄境的高手,能朝一名素不相识的晚辈摆出如此态度,真的是十分难得,这让秦狩对白羽宫有着十分的好感。

  转身就要走,一旁的吴迪高声叫道:“哎,还不知道兄弟你叫啥名字,改天一起聊聊人生谈谈理想啊!”

  秦狩一脑门黑线,

  拱拱手,

  “在下秦狩——”

  “好名字——秦——狩?”

  吴迪语塞,禽兽?

  嗯?秦狩?你是秦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