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秦狩张岩 > 第十一章 四转剑阵

第十一章 四转剑阵


  裘三走后,张岩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地上已经凉透的吴江河的尸体,内心的不甘和怒火熊熊燃烧起来,双眼里满是狠毒之色。

  组织上派这个家伙出来,就是最大的错误,

  哪怕变成干尸,他也能他看到吴江河脸上的惊恐和畏惧,哪怕临死前,吴江河也在求对方能够放自己一马。

  原本张岩这边一条线,上一任线人正是吴江河。

  二十年前,那个在街头快要被地痞打死的小胖子,只为了半个馊掉的馒头能躲在粪坑坑整整两天两夜的小乞丐,宁可被人打断双腿也要挣得那一个铜子儿的浪儿,是吴江河改变了他的一生,教他识字,教他练武,教他生存之道。

  曾几何时,在张岩的心中,早已把吴江河当成了他唯一的亲人,他的父亲。

  张岩的眼中布满了血丝,越来越浓,

  府里的下人根本不敢靠近这里,生怕张岩突然暴起拿他们开刀。

  站在这里足足一个时辰,这个平时爱躺着的北区缉捕,愣是连动都没动下。

  “我会为你报仇的”,

  张岩低声说道,语气里充斥着肃然的杀意。

  慢慢挪步,轻轻抱起吴管家的尸体,向着前院走去。

  “小胖子,将来我要是死了,你就把我埋在前院的这棵枫树下”

  “为什么?”

  “这里是我们的家啊,没有我看着,你这小胖子还不把我这些年好不容易积累的家底给吃空了”

  他张岩可以狠,可以毒,可以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但就是这样一个人,他也是有逆鳞的。

  ......

  第二天一早,天还萌萌亮,秦狩一行人已经聚集在东堂的库房里,秦狩小心翼翼地捧着那只神鹰隼,

  用抹布轻轻擦拭去上面的灰尘,露出神鹰隼那特有的褐色光泽,状如鹰隼,栩栩如生,这只巴掌大小的东西,远远地就给人一种仿佛活物的感觉,没有任何死物的样子。

  上官雄执掌平阳城数十年,也没见过两回。

  数百年的流传,这只神鹰隼身上没有一点岁月留下的痕迹,清晰可见的纹路,堪称鬼斧神工。

  几人都没有说话,全神贯注地盯着这件堪称艺术的珍品,“不愧是墨家巨子的作品”冯长老怔怔出神,就连平时高调惯了的吴迪此刻也是一言不发,他的心中隐隐有些激动:这可是现在唯一可能找到他父亲的唯一线索。

  没有再耽搁,秦狩从怀中掏出那颗被他用来当做照明灯的能源石。能源石通体莹亮,在其中央,有一条细小的绿线,这相当于是能源石的能量条,当绿线彻底消失不见时,就意味着能源石的能量彻底消耗一空,届时,这个无价之宝也会变成一块普通的水晶石。

  上古时期,江湖上有两大世家,一个墨家、一个唐门,前者专攻机关秘术,后者在暗器一门独领风骚。

  墨家和唐门的作品历来都是江湖上人们争相抢夺的宝物,而且往往有价无市。

  打开神鹰隼背上的机括开关,那是放置能源石的凹槽。看了一眼上官雄,后者点了点头,示意秦狩可以开始。

  深吸了一口气,秦狩将能源石放进凹槽中,将能源石的能量释放口对准凹槽的引导处。

  盖上凹槽的机括开关,神鹰隼的升上瞬间闪耀出此言的黄色光芒,

  一阵清亮的鸣叫响彻上空,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神鹰隼普通了两下翅膀,从秦狩的手掌上腾空而起,在半空盘旋。

  “冯师叔,快,趁现在”

  秦狩急忙提醒。

  听罢,冯长老快速从背上的包袱里拿出一件衣物,是那名失踪的试炼弟子经常穿的。秦狩吹了一个响哨,神鹰隼应声而落,

  将衣物递到神鹰隼嘴前,一丝淡蓝色的气息从衣物上伸出,神鹰隼张开喙,将其吸入口中。原本金色的眼睛顿时变成淡蓝色,神鹰隼在原地开始转圈,就像罗盘上的指针,在搜寻目标。

  “那淡蓝色的雾气是什么?”吴迪一脸好奇,忍不住开口问道。

  “应该是衣物上那名试炼弟子残存的精神气息”冯长老语气沉凝,作为在场唯一的碧霄境高手,他的话还是有一定权威的:“但是这种精神气息的具现化,真是闻所未闻,当真神奇”。

  来回转动了几十圈,神鹰隼突然停了下来,口中再次发出一声鸣叫,应该是确定了目标的方位。

  随即,神鹰隼拍动翅膀,直接向着北方飞去。

  “走,快跟上!”冯长老率先而动,追了上去,秦狩等人也是相继跟上。

  神鹰隼的速度并不是很快,也就与一般的赤霄境武者脚力相当,秦狩和上官雄紧随其后,以他们的实力,也显得游刃有余,不过吴迪也稳稳地跟在后面,倒是让秦狩小惊讶了一把:白羽宫十大弟子,果然不是浪得虚名,徒有其表。

  在他们离开东堂后,东堂堂口不远处的一座酒楼,

  正对着东堂靠窗的桌子,

  “来喽——客观,您的......”

  一道血色的身影“唰”地一身消失在座位上,

  半晌,小二才反应过来:“诶,客观!您还没结账呢?”

  此人正是“血狂屠”裘三,

  换了一身装束的张岩,蒙着面,带着斗笠,他没有跟在裘三后面,甚至没有和裘三碰头,冷冷的看了一眼裘三消失的背影,张岩咬了咬牙,转身走向街道口的一个小巷子里,

  七拐八拐,巷子的过道只能容纳一个人通行,过道上四处有杂物遮挡,能够很好的起到隐蔽作用。

  走到尽头,张岩四处看了看,没有人,直接蹲下来,摸索了一阵,触碰到地上的机关,是一块类似现代下水道的盖板,平常根本不起眼,在特定的地方敲击三下,盖板竟然自动打开了。

  略作停顿,张岩直接跳了下去,

  接头的是一个身穿黑色夜行服的男子“我要的东西到了吗?”

  “呵呵,放心,只要有钱,没有我搞不来的东西,这玩意儿虽然只剩两次发射的次数,绝对够你用了!”

  “能有多大效果?”

  “这可说不好,用的好,碧霄之下,非死即残!”

  ......

  且说另一边,秦狩一行人追着神鹰隼,奔行半个时辰,直接来到平阳城外,顺着神鹰隼飞行的方向看去,秦狩和上官雄都皱了皱眉头,

  前方,正是虎阳寨的方向,

  不过当时,灭了虎阳寨,秦狩只是对整个寨子扫了一圈,也没发现有什么异常的地方,别说什么墓穴、剑阵,这里连动物都很少见。这地方,就连虎阳寨的土匪也只是做个落脚的地方。

  神鹰隼没有直接飞向山头,直接绕到了山脚后方,

  “嗯?难不成在悬崖下?”

  山脚的后方,是一片悬崖峭壁。

  “难道我们还得跳下悬崖?”

  就在众人疑惑地时候,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神鹰隼竟然在即将飞向悬崖的那一刻,突然凭空消失了!

  “怎么回事?”

  冯长老拦着大伙儿停了下来,

  “师兄?”上官雄不确定地看向冯长老,有所猜测

  “阵法结界?”

  “有可能,但应该是个幻术”,不等冯长老开口,秦狩脱口而出。

  刚刚,他悄悄释放出眼睛里的重瞳,荧惑本身就是一种幻术,说不定能看出什么,他也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没想到还真的看出来了。

  “哦?”冯长老略微赞赏地看了一眼秦狩,能看出幻术,不在修为,在于自身对阵法的理解,没有一定的基础,不可能看得出来。

  他哪里知道,实际上是这幻术的等级太低,远远低于荧惑的级别,能被秦狩看穿,还真没什么。

  “那我们该怎么做?”

  “一样,穿过去就好”

  “啊——”吴迪吓了一跳,确定是走悬崖不是跳悬崖?

  “你小子,平时不好好修炼,现在怕了”冯长老忿忿的给了他一个板栗,

  “切,我就说说而已”吴迪揉了揉脑袋,故作委屈的样子

  “给我安分点!”冯长老白了吴迪一眼,和上官雄直接走了过去,秦狩无奈地笑了笑,拉着吴迪跟了上去。

  来到悬崖边上,冯长老连看都没有往脚下看一眼,直接一脚踏出,然后,整个身形都没了进去。

  这让秦狩不禁想起了前世著名魔术大师“科波菲尔”的成名之作“隐身术”,这要是放在前世,绝对横甩科波菲尔一条街啊。

  秦狩没什么感觉,一旁的吴迪却是吓得不行,尤其是看到脚下的万丈悬崖,他的腿直打哆嗦。

  “呵呵,走你”,

  绕道吴迪身后,秦狩干脆利落地推了他一把。一个踉跄,后者直接滚了进去。

  穿过幻术制造的光幕,呈现在秦狩等人眼前的却是另一番场景。

  灰蒙蒙的天,与外界的阳光普照完全不一样,

  神鹰隼正匍匐的前面的一棵树枝杈上,

  脚下的大地也不是正常的褐色泥土,而是一片暗红色,就连植物都是隐隐的红黑色。

  在众人的前方,

  一座一人高的墓穴矗立在那里,墓穴的石门紧闭,上面雕刻着鎏金色的纹路,闪闪发光。

  在墓穴的正上方,十六把剑悬空而立,围城一个圈,在剑圈的正中央,一把紫色的长剑通体流露着紫色光芒,十六把剑围绕着紫色长剑旋转,一边旋转,一边有光幕一样的光圈直射下来,将整个墓穴笼罩起来,光圈半径有十丈有余。

  “那是父亲的紫河神剑”吴迪的情绪激动起来,

  “这不是千羽剑阵”冯长老的脸色有些凝重起来:“这是吴首座自创的四转剑阵,‘紫极封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