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秦狩张岩 > 第十六章 麻烦

第十六章 麻烦


  张岩手里握着花了自己半辈子的积蓄搞来的杀器,面无表情地看着近乎濒死的裘三,若不是犼的那最后一下,他也不至于伤成这样。

  背着光,看不清对方的脸,裘三艰难地撑着旁边的树干,慢慢地挪动身子,血肉模糊的脸上,鲜血还在不停地往下淌,他努力地瞪大眼睛,想要看清眼前的人是谁。

  最主要的,他需要血。

  “别费劲了,是我”

  张岩举起手中的杀器:唐门暗器“暴雨梨花针”。

  “你——!”

  随着张岩指间的扳机扣下,裘三带着一脸的不甘,生机慢慢消散。江湖上令人闻风色变的血狂屠,没有死在四转凶兽的口中,却是就这么死在一个自己从不曾正眼相看的“自己人”手里,也真的是有够讽刺的。

  对于一名缉捕来说,处理尸体,伪造现场无疑是他们的拿手绝活,张岩甚至都不需要做什么掩饰,裘三身上那触目惊心的伤口足以证明一切,就算没有他的补刀,裘三怕是也活不了多久。

  简单地处理了一下,抬头看了一眼幻境的方向,张岩走过去的念头都没有,上官雄和那白羽宫的长老还在里面,一身碧霄境修为的裘三都伤成这样,他过去很有可能只有被秒的份儿。

  虽然不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但如果上官雄一行人也死在里面,对于他来说,无疑是个天大的好事儿。

  “裘三一死,组织上应该很快就会得到消息”,张岩心里十分冷静,短短的一瞬间,脑海里就已经有了对策,不再逗留,随即收起手中的暴雨梨花针,转身离去。

  幻境内,

  灭空箭的一招“一箭东来”,直接让秦狩的内力完全消耗一空,这场战斗对于他来说就像做梦一样,

  从头到他甚至可以说是打酱油的,唯一的贡献就是用掉了自己的全部内力,哦,不,还有那一万三千五百点的冥力值。

  过度的消耗让他顿感一阵头晕目眩,脚下不稳,腿一软,一屁股坐了下来,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他也是在赌,万一灭空箭不奏效,他现在可能就已经进了那只犼的肚子里了。灭空箭的效果系统也介绍的很清楚,视使用者的修为而定,如果是全盛时期的冯长老或者上官雄来施展,可能结局就笃定了。

  冯志远和上官雄对视一眼,他们也有点懵,这“惊喜”来的太突然了,

  两人来到秦狩身边,上官雄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原样,《虬龙锁》,他并没有完全施展开来,副作用也就没那么明显,那皮肉翻开的伤口,上官雄嘴上没说什么,秦狩看得都疼。

  “你小子没事吧?”

  “小事儿,就是内力耗干,有点虚脱了而已”,秦狩咧着嘴:“倒是城主大人你这皮开肉绽的,不疼?”

  “你小子,皮痒了是吧”上官雄给了秦狩一个板栗儿:“刚刚叫我什么?”

  “上官叔,上官叔,嘿嘿”,秦狩捂着头,一副贱兮兮的样子,逗得上官雄和冯长老哑然失笑。

  “从小看着你长大,没想到,你小子竟然还藏得这么深”上官雄甩了甩麻木的胳膊,指着秦狩手中的川怒箭,

  “这招恐怕只能用一次吧?”,

  冯长老也是好奇地看着秦狩,他心中也是疑惑不已,就算犼刚刚被他和上官雄砰死命缠住,但要想一箭爆掉四转凶兽坚硬的头骨,别说是秦狩赤霄境后期的实力,就是他冯志远不动用全力也做不到,修为越往上,这一个大境界的差距就越明显。

  刚刚那一箭的威势,他只在白羽宫宫主身上见到过。

  “嗯,这是我师父留给我保命用的”,秦狩将川怒箭拿出来,暗银色的弩弓从箭膛到手柄的位置,出现了一条长长的裂纹,

  穿云箭匹配的弩弓,毕竟只是二转,在灭空箭的超负荷运转下,不得不宣告报废。

  二者心中了然,

  谁还能没点奇遇,最主要的是这次如果没有秦狩,他们所有人都要交待在这里。

  也许细细推敲还有疑点,但上官雄和冯长老压根就没打算追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不是,何况,秦狩还是自己人。

  川怒箭的式样不像是冯长老知道的那几个炼器宗门制作出来的,能把二转的武器当做一次消耗品说废就废的,说明秦狩口中的师父绝对也是个炼器宗师,而且起码还是玄霄境以上的炼器宗师,这种人物,放在江湖上,就是那些超级宗门,都要与之交好的。

  秦狩不知道,此刻冯长老的心中,已经将他的地位再次拔高了一个等级,不再是一个资质尚可的晚辈。

  “冯师叔,上官叔,那只犼的内丹能否让给我?”秦狩有点不好意思地开口,系统的隐藏任务还在那里挂着呢,回收内丹才算是完成任务,这要是给冯长老拿去了,他可就玩大发了,提前预支了百分之七十五的奖励,回收不了内丹,他怕不是要欠上一笔巨债。

  “呵呵,本来就是你应得的”,冯长老笑笑,手中长剑一挥,

  原本坚不可破的表皮在犼死的不能再死后,也没有了之前的韧性,被冯长老的剑罡轻易刺穿。

  剑罡直捣犼的心脏位置,轻轻一挑,一颗鸽子蛋大小的紫色珠子,顺着剑尖,直接被吸到冯长老手中。

  “拿去吧”,冯长老没有任何的犹豫,“这虽然是四转凶兽的内丹,但也只有在那些炼丹宗师的手里才能发挥作用”,

  秦狩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四转凶兽的内丹怎么可能不珍贵,江湖上的有名的四转凶兽也就那么几只,就算白羽宫用不到,也完全可以与其他宗门进行交换。

  “嗯,你冯师叔说的没错,给你就拿着,这凶兽的内丹,固然珍贵,但要是命都没了,要了又有何用”。

  说到这个份上,秦狩哪能不明他们的意思,

  虽说灭空箭一箭功成,但若是没有紫极封印剑阵的消耗以及冯长老、上官雄以及那倒霉的裘三的死战,别说一箭,再来十箭都未必收拾的了这畜生。

  就在这时,秦狩眼角余光看到一只手从其背后偷偷摸摸地伸向冯长老的手,

  “滚!”,

  冯长老甩手一个剑花,剑身为面,拍在那“第三只手”上,

  很用力。

  “嗷——!冯老头你干啥!”

  吴迪一屁股做起来,捂着那只被拍得通红的手不停地哈气揉搓,眼角的眼泪都被挤出来了。

  “你个滚犊子,这次回去给我面壁三个月!”

  冯长老差点一口老血气得吐出来,堂堂白羽宫传剑堂首座,紫霄境的超级高手,怎么有这么一个不着调的儿子。

  秦狩无奈地笑了笑,接过冯长老手中的紫色内丹:“多谢冯师叔”。

  “这东西,你如果暂时用不到,千万别拿出来让其他人知道,怀璧其罪的道理你应该懂”,冯长老语重心长的态度让秦狩心中不由地一阵感动。

  “是,我明白”。

  紫色内丹放入怀里的那一刻,秦狩的脑海中就想起了系统任务完成的提示音。现在不是处理的时候,等回去再说。

  至于犼剩下的尸体,秦狩倒是没有任何想法,那么大的家伙他也带不走,上官雄也用不到,索性直接给冯长老带回去。

  当看到冯长老掏出一个巴掌大的布袋,竟然将整只犼的尸体全部装了进去,看得他好是羡慕。

  须弥袋这种东西,他早有耳闻,却从来没真正见到过,

  秦狩想着,回头去系统的的兑换界面里看看,有没有须弥袋,也搞一个,用起来着实方便得很。

  清理好战场,也准备返程,吴问东的紫河剑被吴迪死死地抱在怀中,饶是冯长老“威逼利诱”他也不撒手,后也就任由吴迪拿着了,毕竟是他父亲的贴身佩剑。

  不过冯长老倒是给他加了一条规矩,不到青霄境不允许使用紫河剑,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四转神兵。

  另外作为紫极封印剑阵阵基的十六把三转宝剑,由于裘三的破坏被毁掉了六把,剩余的十把皆数被冯长老收回。

  一行人一边走一边闲聊,

  “对了,那个裘三怎么办?”,秦狩还是有一丝担心,那可是跟冯长老同级别的高手,他是知道这边全部的事情的。

  一旦裘三把事情爆出来,恐怕平阳城要不得安宁了。

  “那家伙被犼打得半死半残,就算活着也是废了”,冯长老一声冷哼,要不是这家伙捣乱,紫极封印根本不会被破。

  “但是他背后的神秘组织我回去后定要上报宫主,同时联合各大宗门一起进行追查,”冯长老语气森然:“敢利用我白羽宫,绝对不死不休”。

  “呃......你们说的是不是这个人?”

  “你小子又要闹哪样!”

  现在只要一听到吴迪的声音,冯长老的暴脾气就上来了,

  刚准备教训他一顿,面容顿时僵住了,

  不远处的灌木丛中,躺着一处尸体,数不清的密密麻麻的蚂蚁正在尸体上不停撕咬。

  这是腐蚁,专门以啃食腐尸为生。

  服饰还没有被啃损的太厉害,尸体胸口那一团黑色的伤痕明显是犼留下的,不是裘三还能是谁。

  几人一阵唏嘘,只当裘三是被犼的攻击重伤致死,本身犼就对裘三有着绝对的克制,他们那里想到,真正的杀人凶手此刻已经逃之夭夭了。

  一行人悄悄地回到平阳城,冯长老略作停留,等身上的伤势恢复地七七八八,就急急忙忙带着吴迪和出来试炼的弟子返回白羽宫。

  走之前,还不忘挖一下上官雄的墙角,邀请秦狩加入白羽宫,弄得秦狩一阵尴尬。

  一晚的修养,秦狩也是完全恢复,他本身也只是内力亏空,过度消耗,不是什么大问题。

  第二天一早,正准备去东堂看看,

  刚出门,就看到王雪松火急火燎地跑过来,东堂出事儿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