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秦狩张岩 > 第十八章 争锋相对

第十八章 争锋相对


  秦狩强硬的态度立刻震慑全场,

  就连秦狩手下的那些人,也都愣了一下:够嚣张,也够狂。当然,他们心里更多的是一个字:爽。

  以前的平阳城,面对这些大势力的子弟或者话事人,他们还真的是有够怂的,处理事情更多的也是忍让,憋屈的很,完全属于能不得罪就不得罪的态度。

  饶是齐元龙不想惹事,涂生事端,也是被秦狩的态度给挑的有些怒意,毕竟秦狩的年纪摆在那里,怎么说他也算是前辈了,秦狩这话确实连一点的尊重都没有。

  当着自家弟子的面被秦狩这么一怼,能有好脸色才怪,

  “秦大人,这里应该不属于你东堂的管辖范围吧”,齐元龙压低着嗓子,隐隐也有丝阴寒。

  秦狩一声冷哼,

  “笑话,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秦狩瞥了一眼齐元龙身后的布衣门弟子:“还是说你齐门主觉得你身后的布衣门不属于我大燕王朝的版图势力范围内?亦或者...你布衣门可以和我大燕王朝分庭抗礼?”

  “休要胡说!我齐某人从来就没有这个意思,秦大人可别张冠李戴!”齐元龙被秦狩一句话说的大惊失色,连忙矢口否认。

  这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这话要说出来坐实了,那可极其犯忌的,灭门诛九族都是轻的,大燕王朝雄霸中原数百年,你扎根在大燕的版图上,不是大燕的臣子百姓,那就只能是敌人,是何居心。

  “我布衣门身在平阳城,地处大燕版图,自然是大燕的子民”齐元龙义正言辞地说着,心里却是对眼前的这位年轻缉捕警惕心又高了几分,这份心机,可是上一任东区缉捕也就是秦狩的老爹秦山远远也赶不上的。

  就这么几句话的功夫,齐元龙就感觉到了秦狩的难缠,对方这么多人齐结而来,没有满意的结果怕是不会善罢甘休。

  “这个逆子”齐元龙心中暗骂,这个完蛋玩意儿一天到晚净给他惹事儿,这布衣门创下的偌大家业,迟早毁在他手上,尽管如此,齐元龙还是不想就这么把自己的儿子交出去,这要是交出去了,别的不说,不死也要脱层皮,他那婆娘还不得跟他发疯。

  一念及此,齐元龙朝秦狩拱手道:“秦大人有什么指示还请明说,齐某人定当竭尽所能,这对抗朝廷的帽子,我布衣门是万万不敢担下的”。

  虽说,这里是三不管地带,布衣门在这里也算得上是一方豪强,但这也仅仅是平阳城的一隅之地,大燕朝七百二十城,管辖的武林势力多如牛毛,就连江湖上的超级势力“一教二门三派四宗”,也不敢说自己就能和大燕朝廷抗衡。

  要不然,那就真的是蛤蟆天井看芝麻——不知天高地厚了。

  “指示谈不上,既然齐门主承认自己是大燕的子民,那么辱骂殴打朝廷官员,妨碍公务,想必齐门主也是知道该如何后果的”

  齐元龙闻言心下一沉,后果他当然知道,真要那么做了,怕是对门内的其他弟子也会离心离德的。

  正如齐元龙之前对齐鹏所说,这事情可大可小,主要就是看秦狩想怎么解决了,放在以往,也就是补偿点医疗费,和修炼资源,上下打点一下也就过去了。

  这次可不一样,秦狩摆明了是要拿他布衣门立威。

  事实上,秦狩心里也是这么想的,整个平阳城,四堂缉捕的威信力可以说几乎没有,就连秦山以前也是保持着井水不犯河水,两者相安无事的态度,这也造成了缉捕队员的存在感降低,办事容易受阻的情况发生。

  上面沆瀣一气,下面自然寸步难行。

  最简单的立威,就是要让他们怕,把他们打怕了,威信自然就有了。

  偏偏这事儿齐元龙也知道,是他理亏。左右衡量,最终齐元龙转头吩咐身后的弟子:“去,把他们带上来”。

  这一举动无疑说明齐元龙服软了,他身旁的两位副门主一声不吭,脸上的表情却毫不保留的宣示着他们的羞愤和不满。

  这点被秦狩直接给忽略,两个勉强跨入赤霄境门槛的杂鱼,他还真没放在眼里。

  身后的一帮缉捕队员,一个个群情激奋,怎一个“爽”字了得。

  这要是以前,都是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忍忍就算了。

  秦狩的强硬态度,将他们之前的积郁一扫而空,这才是一个领导者该有的样子。

  他们自己可能都没察觉到,自己的心境正在潜移默化地收到影响,之前对秦狩是畏惧,现在则慢慢变成了佩服、尊敬。

  不一会儿,那两名齐鹏的跟班被带了上来。这两人一看几位门主都在,还有门口一大帮子身穿官服的众人,顿时吓得腿都软了。

  到这个份儿上,还能不知道这是要干什么。

  “帮主饶命啊!”两人同时哀嚎,他们的功力被封,现在就跟个普通人一样,没什么区别,想跑都跑不了。

  “闭嘴”,齐元龙一声怒斥,“秦大人面前,修得放肆!”

  这两个人就是当时手齐鹏指使动手的那两名随身护法,齐元龙指着这两人,向秦狩拱手:“齐某管教无方,现在这两人就在这里,还请秦大人发落”。

  在场的布衣门其他弟子都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虽然他们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只看到一开始还算强势的门主,现在要把自家的两位弟子交给朝廷的人。

  齐鹏的事情,除了两位副门主,其他的人并不知道。

  这一下,那两人是真的吓尿了,感情自家门主是要拿自己出去顶锅,以消除朝廷的怒火,这要是出去了,还不就是一个死字。慌乱之下,其中一人直接开口大骂:

  “齐元龙你个王八蛋,老子进入布衣门十几年,为布衣门打生打死,你那没出息的儿子闯的祸却要老子来背锅,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放肆!”齐元龙惊怒,直接一个闪身,一掌直朝着那名弟子的天灵盖拍下。

  谁都没有想到他会突然动手。从刚刚只有这两名动手的布衣门弟子被押出来,秦狩就猜到齐元龙是不想把他那宝贝儿子叫出来。

  寒光剑出鞘,一点寒芒先到,幽幽的寒意,齐元龙的速度是快,但秦狩的剑更快,《临江绝》配合《临江剑诀》,让周围的人仿佛听到了大江汹涌的声音,澎湃的气势汇聚一点,直接锁定齐元龙的手。

  逼得齐元龙不得不进行躲闪,秦狩剑尖一挑,那名布衣门的弟子顿时腾空飞起,在秦狩的身后狠狠地砸在地上,疼得那名弟子一阵哀嚎,他也是懵了,谁能想到齐元龙会突下杀手。

  高下立判,虽然齐元龙没有成功,却也能看出来,同为赤霄境后期,他绝对不是眼前这位年轻的缉捕大人的对手。

  “齐门主着什么急,既然人已经交出来了,那么自然有我东堂的人处置,就不劳齐门主动手了”,秦狩收剑回鞘,戏谑地看着齐元龙。

  齐元龙阴沉着脸,脸上再也没有任何笑意:“秦大人多虑了,人已经交给您了,自然也是由秦大人随意发落,齐某对门下弟子管教无方,来日必登门道歉,门内还有要事处理,秦大人请回吧”。

  “哦?”,秦狩一声冷笑,“齐门主是不是误会了什么?还是说你是在敷衍我?”

  “什么意思?”

  “怎么,还想揣着明白装糊涂”,秦狩严重露出一丝轻蔑:“这两名弟子犯错自然是要惩罚的,但是主子犯错,哪有下人受罚的道理”。

  “齐元龙,你个滚犊子,你儿子干的那些伤天害理的狗屁倒灶的事儿你心里不清楚吗,为他擦屁股擦的累不累,哈哈,这次老子认栽,就是死,黄泉路上老子也会等着你们!”另一名被拉出来的布衣门弟子一声狂笑。

  “根据大燕律法:怂恿指使他人殴打、辱骂朝廷命官,且致残,妨碍公务者,废除武功,挑断手脚筋,发配充军,胆敢抗命者,杀无赦!”

  秦狩话音刚落,身后的缉捕队齐齐拔刀,虎视眈眈地盯着眼前布衣门的弟子。

  “齐门主,交出你那宝贝儿子,难道你想你布衣门上下百来号人全部为你儿子陪葬吗?”

  布衣门只是一个三流小势力,除了门主和副门主,其他的弟子气霄境加起来不足十五人,而秦狩身后的二十来号人,最低也是气霄境初期的实力,

  这一对比,实力上的差距还是比较明显的,官方出生的武者,怎么也不是布衣门这种野路子能比的。

  齐元龙当初也只不过是个普通的散修武者,要不是借着他夫人背后“血剑帮”的势,他也不会修炼到赤霄境,更不换创立布衣门。

  关键是,布衣门上下可不是一条心的。

  “门主”,齐元龙身边的两位副门主已经萌生怯意,两人看着齐元龙:“门主,要以大局为重啊”

  “是啊,门主,我布衣门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不容易啊”

  两人都知道,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齐元龙那废物儿子惹出来的,若要是为了一个废物,而葬送了整个布衣门,他们绝不会答应。

  齐元龙的脸色相当难看,他也不是傻子,刚刚领教过秦狩的实力,自忖他根本不是对手,倘若火拼,这两个老家伙怕是会趁机反水的,缉捕队的实力可不容小觑。

  门主和副门主,一字之差,这地位可是千差万别的。

  就在这时,一名布衣门的弟子小心翼翼地来到齐元龙身边,凑着他的耳朵悄悄说了些什么,齐元龙脸色大变:“这个畜生,给我把他押上来!”

  最后齐元龙深深的叹了口气:“老王,我对不起你啊”,转而齐元龙转身看着秦狩:“秦大人,是在下孟浪了,齐某教子无方,今日这逆子就教给秦大人,任凭秦大人发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