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秦狩张岩 > 第二十章 护短的齐夫人

第二十章 护短的齐夫人


  其实,说来真的是运气,要不是秦狩意外抽到了江东十八骑,这“黄泉丹”还真一点用都没有。

  一步入黄泉,往生踏轮回。一颗黄泉丹价值八百点冥力值,说它贵,真的很贵,比一些二转的功法武技都贵,说它值,也的确很值,只会冲锋陷阵的张飞与智勇双全的赵子龙,这就是区别。

  三颗黄泉丹,三名“觉醒”的江东十八骑,三名赤霄境的高手,论高端战力,已经和布衣门相当,而且有布衣门完全比不上的凝聚力。

  如果不是为了避免太过“惊世骇俗”,秦狩甚至想把另外十五骑也直接调过去。

  他不是杀人狂魔,却也不是心慈手软之辈,布衣门一行,威是立的足够了,但却不能这么简单收尾。

  听说那齐元龙的夫人护犊子之心比齐元龙都犹有过之,废了她的儿子,能善罢甘休才怪。

  秦狩不惧,却也不喜欢一直麻烦,

  让江东十八骑组建江湖势力,三不管地带正是上上之选,既然没人管,那就自己来接手好了。

  至于这个江湖势力的名字,他心中早有定义,既然系统说通天,那索性就叫“通天阁”,江湖上有一教二门三派四宗,未来未必不会有一阁。

  就在这时,秦狩的脑海中突兀地响起系统的声音:“恭喜宿主创建‘通天阁’,触发主线任务”

  “主线任务一:一个月内,覆灭布衣门,使通天阁成为平阳城最大的武林势力,任务奖励,300点冥力值,人级抽奖一次”

  “主线任务二;一年之内,通天阁晋升为七十二地帮,奖励1000~3000冥力值,兵级抽奖一次,晋升为三十二天宫,奖励3000~5000冥力值,兵级抽奖两次,通天之力1000点,视排名而定”。

  秦狩会心一笑,这系统,简直就是他肚子里的蛔虫,这个任务,无疑是锦上添花,系统从来没有说过任务失败会怎么样,但它发布的任务,一旦失败,结局都是一样。

  第二天一早,秦狩就来到东堂,叫人找来有关布衣门的全部资料,内容不多,却也很详尽。

  布衣门的确如江湖传出的那样,是由齐元龙年轻时联合几位副门主一起建立的,不过那时候的布衣门只能说是个江湖小混混组织。

  齐元龙倒也算个人物,凭借着偶然获得的二转功法《布衣功》,一直修炼到赤霄境,从而一举奠定布衣门在平阳城的地位,更是获得血剑帮实权长老女儿的青睐,并娶其为妻。借着血剑帮的资源,成为三不管地带的土皇帝。

  至于这里为什么叫三不管地带,秦狩心里门清的很,说白了就是几个超级大势力博弈,赌资而已。

  看完这些全部的资料,秦狩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计划,吩咐了一下左右,秦狩则开始沉思,实际上是进入系统观察十八骑都统的状态。

  复苏的都统名叫项渊,另外两个,一个项冲,一个项泰。项渊不必多说,之所以选择项冲和项泰也仅仅从之前的编制上看,后两者是项渊的左右副手,习惯使然。

  当然,除了名字,其他的身为项羽的亲卫的记忆依旧是没有的,不然早就乱套了,实力也是如此,接下来除非有系统的特殊奖励,否则就只能等秦狩修炼到青霄境才能用冥力值让其提升。

  纵然如此,在秦狩看来系统做的最厚到的事就是保留了江东十八骑的战斗经验,而不是那种呆板的江湖小鲜肉。

  少顷,一名缉捕队员在左右的带领下,走进堂内。来者单膝下跪:“属下邓宏远,参见大人”。

  这个邓宏远,正是秦狩赐下凝气丹的那名缉捕队员,风灵散可以说是疗伤圣药,这才一天的功夫,虽然没有完全好利索,邓宏远也可以撤去身上的绷带,剩下的只需要静养几天,少去过分的触碰伤口就可以了。

  在服下凝气丹后,邓宏远也是顺利地突破到气霄境中期。他原本的积累就已经够了,只是没有足够的修炼资源作为突破口,加上之前在原来的缉捕队属于那种吊车尾打酱油的角色,自然也就没什么获得足够资源的渠道。

  底子打的很牢,凝气丹只是起辅助的作用,在秦狩眼里,这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秦狩拿出一张清单,交给后者:“这是我让王师爷拟定的一份清单,上面的人实力大都不如你,最多与你相当”,

  闻言,邓宏远心中一愣,却也没有插嘴,依旧低着头,

  秦狩看在眼里,很是满意,细节决定成败,在这点上,这个邓宏远还是很知道分寸的。

  “这几天,白天你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出勤执行任务都行,晚上你就换身行头,乔装打扮一下,将这名单上的人挨个挑战一遍”。

  “啊”,邓宏远有些不明所以,

  “要求就是,你每挑战一个人,都要赢的干脆利落,打赢之后,都要说自己是通天阁的弟子”。

  “通天阁?”邓宏远脑中回想了一遍,好像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势力啊。

  “嗯,这位项渊,从今天开始就是通天阁的阁主”,秦狩指了指一旁的江东十八骑都统,

  项渊一步跨出,转身对秦狩俯首作揖:“是,主公”。

  邓宏远这才注意到,刚刚心里一直打鼓,连秦狩都不敢正眼看,当然不会注意到旁边的人。项渊这一出口,他目光看向眼前这位陌生的男子,顿时心下大骇,

  这个人不就是之前那支神秘骑兵的队长吗,模样他没见过,这声音,这身冲天的铁血气息绝对错不了。

  联想到秦狩说的话,他哪能还猜不到秦狩是什么意思,从侧面也则说明一点,秦狩是准备在拿他当心腹了。

  按道理讲,这种事情,就完全应该是这个“杀神”或者其他那支神秘的队伍的队员去做,然而秦狩却是让他去,况且还是这种极其隐秘的事情。

  邓宏远心中猜测,怕是出了他和几个当事人,压根就没有其他人知道,王师爷都不知道。

  按耐住心中的激动,邓宏远低头应道:“属下领命,定全力以赴完成任务!”

  且不论秦狩的开山大计,此刻的布衣门浑然不知一直幽暗的匕首已经插进了他们的胸膛,整个布衣门上下都提心吊胆,人心惶惶。

  门主夫人胡氏从娘家省亲回来了。

  这位极度护犊子的主儿一回来看到双手双脚筋被挑断的半废儿子,当场就炸了,直接在布衣门的大堂将齐元龙一掌打飞了出去。

  齐元龙也没有还手,他了解自家婆娘的脾气,有心准备,这一掌他也没受什么重伤。

  “齐元龙,你个杀千刀的啊!自己的亲儿子都下得了手!”

  胡氏从堂内追了出来,上来就要拳脚相加,被左右强行拉扯住。

  一旁的众人在旁边面面相觑,这位门主夫人的脾气他们可是领教的多了,那位王副门主也在一旁,眼神之中毫不留情地流露出厌恶之色。

  对整个护犊子,蛮不讲理的女人,他是真没什么好感。

  “你知道什么,你知不知道你那个好儿子干了什么!”当着众弟子门人的面被自己老婆落面子,齐元龙多少心里也有些怒意。

  “我要是不这么做,你那宝贝儿子现在就在东区的天牢里,就不是手脚筋被挑断这么简单了”

  “我不管,你个杀千刀的,区区一个东区缉捕就把你吓成这样,你怎么不去把自己的手脚筋挑断,让儿子受这份罪!”胡氏越说越发地不可理喻,

  实际上,秦狩当时走后的第一时间,齐元龙就立马找来了良医把齐鹏的手筋脚筋给接了上去,只需要卧床休养就好。

  公然殴打辱骂朝廷官员,还调戏自家副门主的女儿,哪怕他齐元龙一直护短,事情也没那么容易交代。否则,就是寒了布衣门众人的心了

  “老娘今天就问你,这个仇,你报不报!”

  “你闹够了没有!”齐元龙也是有些绷不住了,这件事情的严重性根本不是胡氏能想到的。

  “好!好!好!姓齐的”,胡氏两手叉腰,一副泼辣做派,

  “你不敢,我敢!从今天开始,你别想从我爹那里拿到一点儿修炼资源,要不是我爹给的资源,能有你齐元龙今天!”

  放下一句狠话,胡氏直接甩脸就走,她刚回来,连行头细软都不用准备。

  不用想也知道,准是回娘家求援了。

  这胡氏本身实力就不强,只是气霄境而已,而她的父亲却是来头不小。血剑帮,名列七十二地帮之首,与白羽宫相差无几,作为里面的实权长老,单论地位,与冯志远执法长老的地位相当,一身修为深不可测。

  变相废了人家的亲孙子,这仇可不是那么好消的。

  一众布衣门的弟子,一脸懵相地看着自家门主,就连本应该最生气的王副门主,也有些不知所测。

  齐元龙叹了一口气,他有些后悔了,后悔当初被权势迷了眼,借着血剑帮的势上位。别看他布衣门在平阳城的三不管地带是霸主一般的存在,在人家血剑帮眼里,就是个不入流的小角色,

  随便派几名长老和精锐弟子,就能端了他的老巢。

  尤其是两天后,齐元龙得到消息,自家夫人带者几名血剑帮的弟子下山,他肠子都悔青了,连忙带着人前去拦截。

  这种事情,闹大了可就说不清楚了,这个女人就是没有大局观,头发长,见识短。

  而就在胡氏这边准备寻仇的时候,秦狩却被上官雄秘密叫到了城主府。

  当他来的时候,冯志远也在,上官雄和冯志远轻声交谈着什么,

  在两人身前,一副担架摆在地上,盖着白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