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秦狩张岩 > 第二十四章 惊诧的白无痕

第二十四章 惊诧的白无痕


  胡氏的实力不强,也就和邓宏远相当,同为气霄境中期,不过这里面的水分差了可不止一点半点。

  胡金国从小就对胡氏极度宠爱,所以对于练功的事情也不怎么上心,说白了也就是看女儿的心情,她能有现在的武道境界,其实还得感谢白无痕,从小青梅竹马的两人,一起练功,一起吃饭,一起玩耍,少不得要比划两下。

  那时候白无痕总是会自封修为,然后干脆利落地打败这个小丫头,故意气气他,然后胡氏就会哭闹着要白无痕手把手教她,完全属于核桃类型的,需要敲打。

  邓宏远不一样,虽然的他所修习的功法武技都是一些大众货色,甚至连一转都算不上,但是正如之前秦狩所看的那样,邓宏远的底子打得很劳,完全是一步一步自己累积上来的,他缺少的不过是资源。

  因此,通过秦狩给的凝气丹,顺理成章地突破至气霄境中期,邓宏远可以说没有任何的瓶颈,而且他的状态完全不输于同阶的大部分人。

  哪怕是后手,邓宏远的这一刀,都能将胡氏重伤,简单地下劈动作,快、准、狠,先发制人,后发也未必不能出奇制胜。

  常年在布衣门养尊处优,胡氏的实力说是摆设也不为过了,那一掌平时欺负欺负“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顺便还陪她演戏的齐元龙可以,这真刀真枪的可就不行了。

  邓宏远的突然劈刀,也是让胡氏大惊,想要手掌,却有些力不从心,心下大急:“师兄!”

  那把制式钢刀此刻就像死神的镰刃,准备进行收割。

  白无痕不着痕迹地叹息了一声,现在的他完全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完全是自己师妹的自作主张,饶是如此,既然他跟着来到这里,又怎么可能真的让胡氏受到伤害。

  他使剑,却没有用剑,抬起右手,缩在袖口内的右手伸出食指,一指点出。《血神指》,一道血红色的罡气带着强大的气劲直射向邓宏远的钢刀,这《血神指》也是他们血剑帮的独门武技,只有核心弟子才有资格修习,练至大成,一指点出,可以牵动对方的血气,化对方的血气为自身的攻击媒介,从而重创对方。

  白无痕并没有使出全力,他不想惹麻烦,更不想把事情闹大,因此,这血神指的威力不足他全力一击的三分之一。

  邓宏远大惊,他也没有料到这位看起来彬彬有礼地血剑帮弟子会突然出手,没办法,只能强行收刀回挡,以刀面为遁,横挡在胸前,

  “砰”,钢刀瞬间被弹开,强大的气劲,让邓宏远一阵发麻,钢刀直接脱手,以血神指击中的点为中心断成两截,弹飞而去。

  邓宏远心头一热,气血翻涌,一口鲜血差点直接喷出来,仅仅一击,他就已经重伤。血神指的气劲并没有完全被钢刀抵消,剩余的力量让邓宏远一个踉跄,就要后倾摔倒。

  与此同时,白无痕一把拉住胡氏的胳膊,巧力一指点在胡氏一击打出的右臂的关节处,直接化解了胡氏的攻势。

  “哼”,秦狩冷哼一声,直接出手,一掌拍出,原本霸道的罡气转变成柔和的劲力,直接拖住邓宏远踉跄的身形。

  “放肆!”

  腰间的破风刀出鞘,只闻风声,不见刀身,《三刀流》第一刀劈的不是白无痕,也不是胡氏,而是旁边刚刚那个跟着胡氏帮腔,嘴臭的血剑帮弟子,一副不知天高地厚地样子比起吴迪都犹有过之。

  那名弟子心下大骇,秦狩这简直不按套路出牌,白无痕看到秦狩的刀势一阵暗骂,他刚刚全部心神都放在了胡氏身上,现在想要回身帮忙却已经来不及了。

  同时他也不得不承认,秦狩的刀很快,光是这破风的刀音,就足以看出其威力不凡。

  没有办法,那名弟子甚至连拔刀的机会都没有,他本身也有着赤霄境初期的实力,只能运足内力,双手交叉护住头部,罡气凝聚护在要害部位。

  应对地相当到位,秦狩看着这名弟子的举动心里也不是不由感慨了一下,大派弟子就是大派弟子,这对战的经验可以说是相当丰富了,换个人可能想的是连忙后撤,殊不知,疲于后退,只会让自己防御力大打折扣,与其被动后退,不如主动防守。

  奈何,他遇到的是秦狩。

  自打犼的那件事情结束,秦狩这段时间的静修,不说实力精进,起码比起当时面对犼的时候有了不少的进步。

  跨入赤霄境后期以来,他还没有真正全力出手过,同样只是三成功力,这只是《三刀流》的第一刀,威力已经和当初秦狩对阵老刀把子时候的全力施展出的三刀叠加威力差不多了。

  那名弟子怒吼一声,势大力沉的刀锋直接击碎他的护体罡气,秦狩手腕一转,刀锋换成刀背,重重地击打在他的交叉小臂。

  压倒性的力量强势无匹,后者双腿一软,膝盖直接跪地砸的地上的青石板碎裂开来。

  面色潮红,一口鲜血直接喷了出来,他可比邓宏远惨多了,邓宏远好歹有钢刀作为抵消,只是受到了反震之力,而他是完完全全、结结实实地接下了秦狩的一刀。

  师弟受伤,白无痕再也绷不住了,语气阴沉地说道:“秦大人这未免有些太过份了吧”,

  白无痕也是惊讶秦狩的力量,自己的这个师弟他还是很了解的,虽然不是主修炼体,但一身肉体的防御力同阶中也算是佼佼者,更何况赤霄境初期的实力,在境界上也差不了秦狩多少。

  结果就是这样,却被秦狩一招打得吐血,不是他师弟太废,而是秦狩太强。他的那招刀法看起来不是很高深,但这威力的确不同凡响,就是他,猝不及防之下,也不可能毫发无伤地全部截下接下来。

  “过分?白兄这句话可真是好生可笑啊”,秦狩眼神嘲弄地看着白无痕“当着我这个缉捕的面,对我的手下动手,毁了我手下的兵器,怎么,白兄是觉得我秦某人好欺负吗?还是说,这是公然的挑衅?”

  “秦大人不要误会,在下绝对没有这个意思,我也是不想师妹受伤,否则闹大了对大家都不好”白无痕面无表情地看着秦狩:“不过若是秦大人非要计较的话,白某人也不介意领教一下秦大人的高招”。

  说实话,白无痕心里有些后悔了,他应该从一开始就阻止师妹的,而不是全程当一个保姆的角色。

  最重要的是,他心里也没底,他没有自信能够完胜对方,这么年轻的缉捕,却有着如此修为,只能说明他天赋过人。

  就在这时,一道不适宜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这位白兄说的没错,秦大人,对一个女流之辈出手,可是有损我们缉捕的威严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