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秦狩张岩 > 第二十六章 白无痕的疯狂

第二十六章 白无痕的疯狂


  另一边,西区缉捕方泽和南区缉捕李目离开东堂后,两人并没有在东区逗留,而是直接去了方泽的府上。

  撤走周围的下人,两人在议事厅里,面对面坐着,一脸的愁容;

  “方兄,方才你有些急躁了,险些失了方寸”李目看着对面的方泽,他没有责怪的意思,只是觉得刚刚方泽的表现的确有些差强人意,若不是及时离开,指不定接下来还要丢什么人的。

  “嗯,我也没想到秦狩那小子现在这么的难缠,这嘴上的功夫比他手上的功夫都了得,跟秦山那木头完全不一样”方泽很是郁闷,他明明是受齐元龙所托去帮忙,起码保证胡氏安全离开的,结果,人家屁事儿没有,秦狩压根没打算把胡氏怎么着,自己到惹了一身骚,平白落了面子。

  “嗯,的确没看出来”李目点了点头:“这小子怕是以前一直都在藏拙,如果连秦山都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有这份心机和实力,那就真的可怕了”。

  李目隐隐有些担心,他总觉得,张岩的死恐怕和秦狩有关。

  “现在看来,这个还真不好说”,方泽语气凝重:“自从虎阳寨回来后,那小子就跟变了个人一样,锋芒毕露,刚刚那三刀流,他明显是留有余地的,若是全力爆发,这三刀我自问无法全部接的下来”。

  李目沉默不语,他没有反驳,知道方泽说的是事实,

  两人脑海里不禁浮现出秦狩一刀劈向那名赤霄初期的血剑帮弟子的场景,那凌厉的一刀,强大的气势到现在回想起来还有些心悸,他们也都是赤霄境后期的修为,自己有几斤几两清楚地很。

  这不是方泽和李目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二十岁的赤霄境后期,放在哪里都是天才。

  在平阳城这种倒数的城池,他方泽和李目还能以赤霄境巅峰的修为混个一区缉捕当当,在那些排名稍微靠前的城池,别说赤霄境,就是上官雄这种青霄境的实力,也就勉强做一个缉捕。

  更有传闻,皇城燕京城的四区缉捕,都是玄霄境的超级高手,那才是大燕王朝的中流砥柱。张岩死后,两人明显感觉到上官雄好像对他们盯地更紧了。

  “当初那件事情的尾巴都处理干净了吧?”

  “这个放心好了”,李目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张岩那死胖子挂了,就剩咱们俩了,再说这都过去一年多了,就算那小子知道了些什么,也没有证据”。

  方泽闻言,默默地点点头“但愿如此”,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走一步看一步了,以前那个愣头愣脑的秦山还好说,秦狩这小子,不怎么好对付”。

  之前,他们两个和张岩联手,还能有恃无恐,现在连一肚子坏水的死胖子都不明不白地挂了,他们怎么能不担心,上官雄的态度可是明摆着的。

  就在两人愁眉苦脸,为前途堪忧的时候,离平阳城最近的水原城,城门外,一位身穿奇装异服的中年男子,站在城门口,双手合十,抬头打量着这个陌生的城池:

  “这中原之地果然如书中说的那般奢华,一座小小的城池都能建得如此宏伟,确是我西域诸界不能比的”,

  男子丝毫不吝啬口中的赞美之词,一路上,风尘仆仆,却也见识了这片中原之地的繁华,想想自己的家乡,男子摇了摇头:“若是能效仿这中原王朝,何愁不能走出那一隅之地”。

  只是稍微的感慨,男子便收起自己的心绪:“按照主教大人的给的地图,洛神之子应该离这个地界不远了,不知为何,我总有种心绪不宁的感觉”,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男子摇摇头,走向城内

  ......

  “师姐,咱们现在是去哪里,来的时候可不是这条路啊”,

  “当然不是回血剑帮了,在山上呆了这么多年,真的是呆傻了”,胡氏此刻的心情还算不错,可能是因为秦狩那句话的原因,也可能是心中的气已经出光了,她现在脸上完全没有刚刚到东堂时的那种愤恨。

  “师姐,这不好吧,师父让事情办完了,叫我和师兄早点回宗门”,那名血剑帮的弟子有些犹豫,回过头想要问问白无痕的意见,却看见白无痕远远地落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跟着,像是有心事。

  这个弟子有些天然呆,也不是说他淳朴,只是那种从小在山上宗门里长大的,对外界的新鲜事物总是有着各种各样的好奇心。

  在胡金国的众多弟子中,除了白无痕,就属他最得宠,他比胡氏和白无痕小十几岁,小的时候,除了白无痕,他也跟胡氏最亲,天天喜欢粘着这个师姐,在他看来,世界上对他最好的就是大师兄和师姐,胡金国嘛,勉强算半个,督促他练功的时候很讨厌。

  刚刚还被秦狩打的吐血,现在看起来就跟个没事人似的,

  “大师兄,在想什么呢?”

  白无痕恍然回神,快步跟上前,

  “师兄你怎么了,好像有心事?”

  “嗯,没什么,我在想刚刚那位秦大人砍你的那一刀,力道和刀势都把握地很好,不算高深的武技,威力却很是不俗”,白无痕有些敷衍的回答,他的确是在想东西,不过却是在想秦狩的话,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方能念头通达,一往无前啊”

  这句话直接击中白无痕的要害,想要念头通达,就必须直抵本心,心中无憾,不可为而为之,似也是意有所指。

  “嗯,的确很厉害,我刚刚都蒙掉了,而且他那一刀,我能感觉的出来,压根没用全力,不过若不是他偷袭的话,我也能完全接下来,嗯......应该不会吐血”

  白无痕顿时有些无语,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个师弟好了,刚刚嚣张地不可一世,说不把人家放在眼里的话都忘了。

  “行了,既然你师姐说带你去逛一圈,就好好放松一下,难得下山一次,也该给你放松放松”

  “欧耶,师兄万岁”

  他哪里注意到,白无痕眼中闪过的一丝冷芒。

  别看他是大师兄,一身天赋也还算可以,但是他卡在赤霄境巅峰已经五年了,这五年来,无论他怎么努力,怎么想尽办法,就是不得寸进,触摸不到那一丝突破的契机。

  而作为大师兄,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却被底下的师弟师妹们一点一点地赶上来,就连这个比他小十几岁的师弟都已经达到了赤霄境初期的实力。在一个大门派,尤其是作为大师兄,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秦狩的话倒是提点了他,尽管不想去往那方面想,他也不得不承认,他是有心结,而这心结就是胡氏。

  念头通达,方能一往无前,指的就是他目前的瓶颈。

  想到这一路上胡氏一直对自己不冷不热的态度,想到刚刚秦狩提到齐元龙时胡氏的态度,想到这些年自己这个大师兄在别人眼里异样的目光,

  无名之火油然而生,

  他恨,恨上天的不公,恨上天在他幼年时夺走了他的父母,让他只能流浪街头,在街边乞讨;他恨,恨自己的师父,恨自己的师父明知道自己喜欢师妹,却还要把师妹嫁给一个不起眼的江湖散修;他恨,恨自己的那些同门,恨这些同门在自己修为毫无寸进时那异样的目光;他恨,恨自己青梅竹马的师妹,恨自己一直深爱的师妹竟然最后移情别恋。

  愤世嫉俗,就是白无痕内心最真实的写照,用心理学的话的讲,就是残疾心里。

  有些人奋斗了一辈子,肯能都比不上别人随随便便耗上一天的成果,这种落差,往往就会给人带来极度的负面影响。白无痕的内心跟他表面上看上去的浩然正气和风度翩翩完全背道而驰。

  疯狂的念头在他的心里不断滋生。

  胡氏离开东堂的时候,齐元龙暗中就已经得到消息,不由地也是松了一口气,真如外界传言的那样,齐元龙惧内,但只有齐元龙自己心里知道,他只不过是因为爱,所以才迁就。虽然是用来试探一下白无痕,不过他分析的一点都没错,齐元龙,是真的很在乎胡氏。

  眼下了却了一桩心事,齐元龙也得以抽出手来处理手上另一件更棘手的事情,通天阁。

  一开始,铁砂帮易主的事情他是知道的,不过也没太当回事,江湖上每天被灭门的江湖势力多了去了,交替更迭的事情也是屡见不鲜,所以就算铁砂帮易主,改名字为“通天阁”,他也没过多的放在心上。

  只是后来,当通天阁开始大肆辞退那些原本属于铁砂帮的普通帮众的时候,齐元龙才感到一丝不对劲。

  按正常思路,这些江湖小帮派如果更换主人,虽然会引来一场大清洗,排除异己也属人之常情,但那也只是针对内部的首领更换,

  像铁砂帮这种被来路不明的人强行掀了盖,换主人的,更应该做的是保留原有的班底,在维持现状的同时再发展一批自己的心腹。

  从手下接收到的消息看,铁砂帮仅换了领头人,除了三位阁主,没有其他任何的新人补充,相反一开始就大量辞退帮众,就很匪夷所思了。

  有着这样一层疑虑,齐元龙终于坐不住了,连忙安排人手接触之前安插在铁砂帮内部的探子,结果惊讶地发现,他暗中插过去的几颗钉子,无一例外,全部在“被辞退”的队列之中,这几人中也有人亲眼目睹了当初项冲秒杀铁砂帮帮主和副帮主的情景,

  得知铁砂帮的易主全是一人所为,而且那个人现在仅仅是通天阁的副阁主,齐元龙本能的闻到一股危险的味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