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秦狩张岩 > 第二十八章 通天阁出手

第二十八章 通天阁出手


  白无痕再也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齐鹏的话就是如同那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直接让白无痕崩溃了。

  压抑许久的情绪,他一直以为只是胡氏移情别恋,但起码,因为自己师父对自己的真心相待,所以他尽管恨,尽管有怨气,也一直在克制,可以说,这么些年,他活得很痛苦,也很累,现在倒好,一切都是他在自欺欺人。

  自古以来,杀亲之仇,不共戴天,杀人之人却是最不想看到的人。别看秦狩的荧惑轻易就破了白无痕的心境,那也只是相对而言,能够隐藏自己内心十多年的人,这心境怎么也不会差。

  胡氏和齐鹏都被屋外的怒吼给吓了一跳,

  “白师兄!”胡氏大惊失色,他怎么也没想到,白无痕竟然就在屋外,隐藏十多年的秘密竟然就这样被白无痕听到了。

  一瞬间,胡氏心中闪过一丝悔意,她真有种想抽自己一巴掌的冲动:为什么要告诉儿子,这件事,就连齐元龙她都没说,也不敢说,还是小时候纯粹当讲故事讲给齐鹏听的。

  坑母不过儿。

  “胡媚儿!”

  房门被白无痕一掌轰碎,碎木横飞,长发飞舞,双目通红,面色狰狞,腰间的血色长剑已经出鞘,被他握在手中,微微颤抖的双手青筋突出,

  “白师兄,你......你......听我解释”

  胡氏有些不知所措,下意识地身体侧挪,把床上的齐鹏挡在身后,现在的齐鹏根本下不了床,什么都得别人伺候着。

  这么大的动静,正在前院喝着酒的齐元龙和布衣门的两位副门主不可能没有听到,齐元龙原本一直灌着王副门主的酒,也是想间接缓和一下两人之间微妙的尴尬关系,白手起家,能将布衣门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齐元龙一直很拎的清。

  在齐鹏的这件事上,他一直心里有愧,起码眼下,明面上他还不能和这两位副门主闹翻,不说别的,布衣门还是需要他们来帮衬的。

  听到后院传来的巨大声响三人面色一怔,沉沉的酒意直接醒了大半,出事了!

  三人都是赤霄境后期的武者,迅速地运功将酒精排出体外,

  “唰、唰、唰”三人的身形消失在原地,只留下已经醉意上头,趴在桌上呼呼大睡的小师弟,这个愣头青丝毫不知道自己一向和蔼的大师兄的疯狂状态。

  齐元龙三人来到后院时,也是一脸震惊,白无痕盘起的发髻散落,一身的戾气冲天,血剑帮的武道之意本就是有些极端,走得是杀戮剑道,杀的人越多,积累的血煞之气就越强,自身的剑才更强。

  白无痕本就是赤霄巅峰,半步青霄的武道修为,他现在状态,那冲天的戾气和血煞之气结合,让布衣门的最强三位都感受到了压力。

  两位副门主心里都不约而同地在想:这大派的弟子果然不能以正常的修为眼光来衡量。

  看着一脸惊吓的妻子和躺在床上哆嗦的齐鹏,尤其是看到白无痕手中拿着的血剑帮弟子专属制式佩剑,以及那一地碎裂的木门,齐元龙阴沉地都能滴出水:

  “白师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齐元龙不知道齐鹏刚刚说的秘密,他的齐府不在布衣门内,而是在整个三不管区域中心的最繁华地段,这要是闹出点动静,第二天整个平阳城都能传得沸沸扬扬,这两天被胡氏和铁砂帮的事弄得焦头烂额的他,真心不希望再生事端。

  齐府外,灯光幽暗处,一倒在齐府后院墙外,打着呼噜的醉汉,丝毫没有在意别人诧异的目光,在听到墙内的传来的动静后,立马爬起来,向着通天阁的方向跑去,

  “哈哈,发财了发财了,这次回去,肯定有不少奖励”

  ......

  白无痕没有回答齐元龙的话,眼睛死死地盯着胡媚儿,

  看到齐元龙来了,吓得直哆嗦的齐鹏连忙朝着齐元龙大喊:“爹,快救救我和娘,这个疯子要杀了我们”。

  齐元龙身后的两位副门主听到这话都是两眼一瞪:什么情况?这个血剑帮的弟子不是胡氏的师兄吗,刚刚几人还在举杯交盏,怎么转眼就要拔刀相向了?关键是,这不合理啊?

  齐元龙双手附在身后,开始慢慢运功,在自家家里,自然不可能随身携带兵器,两位副门主也是,来赴约吃饭还带着兵器,那乐子可就大了,典型的居心不良。

  “白师兄,媚儿好歹是你的师妹,鹏儿也是算你的半个侄儿,有什么不能好好说吗?”齐元龙不相信齐鹏说的话,但看白无痕的反应,他也不敢放松警惕,

  “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另外一位副门主也开口劝说,他和王副门主真的是欲哭无泪,本来只是来赴个宴,吃个饭顺便给齐元龙刷刷存在感,结果酒喝了一半,没想到还有一场戏可以看,只是没听说这个戏要上台参演的。

  “杀父弑母之仇,不共戴天!”白无痕紧咬着牙,挤出这么几个字,

  “什么?”,齐元龙三人一愣,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白无痕右手食指直接点出,一道血红色的劲气直接朝胡氏身后的齐鹏射去。

  血神指!

  之前白无痕用这招击碎邓宏远的兵器只用了不到三成功力,现在确是十成,全力出手。

  “混蛋,住手!”

  齐元龙一声大喝,顿时睚眦欲裂,就这么愣神的一息时间,哪里料到白无痕说出手就出手,想要阻拦,却已经来不及了。

  胡氏心里一直处于绷紧的状态,从刚刚白无痕拔剑,她就一直盯着白无痕,生怕他对齐鹏不利。

  只是,胡氏脱离血剑帮太久了,一身仍旧气霄境的修为,这十几年的荒废,无论是反应和动作都下降了不少,

  别说硬接,连躲都躲不过去。血神指是血剑帮的专属武技,她很清楚这门指法有多们霸道,

  “不——!”胡氏一声尖叫,跃出想要抵挡的身体扑了个空,血红色劲气穿透了胡氏摆荡的袖口,直接没入身后齐鹏的眉心。

  后者连个声音都没有发出,脸上还保持着刚刚看向齐元龙呼救的表情,瞪大的眼睛瞳孔涣散,整个人的生机开始慢慢消散。

  “鹏儿——!找死——!”眼睁睁看着齐鹏缓缓软下去的身体吗,虽然这个逆子经常给自己惹麻烦,有时也恨不得一掌拍死,但终究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这份血浓于水的亲情是断不了的。

  齐元龙暴怒地一声大喝,哪里还有心思再去追究什么前因后果,不管眼前的这个是血剑帮的弟子还是胡媚儿的师兄,齐元龙身后凝聚的一掌直接朝白无痕打去。

  狂暴的气势涌出,在半空中形成一个巨大的手掌虚影,这是齐元龙的武技之一:一转武技“幻影掌”。

  尽管比齐元龙高出一个小境界,但是白无痕还做不到无视齐元龙攻击的境界,全身罡气汇聚向手中的血色长剑,在尖端直接形成一段三十公分长的剑罡,转身,提剑,直刺,剑罡的剑尖直接刺在手掌虚影的中央,以剑罡消融的代价直接抵消了齐元龙的攻击。

  “白师兄,现在收手还来得及,你现在的状态很不稳定,已经快几近疯魔了,这样下去,你会走火入魔的”,齐元龙欺身而上,一边与白无痕缠斗,一边企图说服他停手,“纵然媚儿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我们何不坐下来好好谈谈,我愿意替她承担”。

  “哈哈!真是说的比唱的好听”一个剑舞,击退齐元龙的攻势,与其拉开距离,白无痕仰天狂笑一声:“走火入魔,还不是被你们这对‘狗男女’逼得”,“不疯魔不成活”

  “我白无痕从今天起脱离血剑帮,与血剑帮不死不休!”,说着,拿长剑指向齐元龙,然后又指向床边抱着齐鹏尸体痛哭的胡氏,

  “今天,我就先灭了你布衣门收点利息,叫你布衣门上下,满门诛绝,鸡犬不留!”

  说完,白无痕双手握住剑柄,竖直举在眼前,一口心血直接喷在剑身上,刹那间,剑身上血光四射,白无痕的心头血直接没入剑身中。

  这是血剑帮的“血灵剑”,利用自己的心血催发的武技,可以加深使剑者与手中剑刃的契合度,暂时跨入到天人合一的境界。但是使用过后,使用者会出于一段低迷期,容易受到不小的反噬,属于那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打法。

  “一起上!”,齐元龙大喝一声,示意那边的两位副门主一起出手,

  后者两人对视一眼,露丝一丝苦笑,本心上来说,他们是不愿意出手,双方同归于尽才好,只是,现在已经疯了的白无痕完全将在场的所有人都当做了诛杀对象,加上白无痕本来就是在场修为最高的,如果不出手,等着他们的只有被逐个击破。

  无奈之下,两人同时出手,加入前方的战圈。

  大晚上的,齐府的动静不可谓不小,周围的无论百姓还是武者,都在往齐府的方向集中,想要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

  战圈中心,布衣门的三位门主按三才阵方向站位,同时出手,三位赤霄境后期的武者的同时攻击,他白无痕只是赤霄巅峰,高了一个小境界,而不是青霄境,一时间,白无痕开始有些疲于应付,僵持下来。

  齐元龙知道血灵剑特点,另外两人在齐元龙的授意下也是在和白无痕耗,耗到血灵剑的时效结束,白无痕必败无疑。

  “呵呵,堂堂布衣门真是好大的架子,以多欺少算什么,白兄莫忧,我项冲前来助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