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秦狩张岩 > 第三十八章 百里狼烟

第三十八章 百里狼烟


  一声叱喝如惊雷一般,震的场上所有人耳膜隐隐作痛,甚至连精神都受到了冲击,头脑发胀。

  在场能做到面不改色的只有青霄后期的汪洋和秦狩,

  刚刚体力透支的关旭,被这突然的一吼直接震的晕了过去,一道人影闪过,百里承一袭紫色练功服,花白的长须随周身气势鼓荡,微微佝偻着背,看上去就像一名寻常的花甲老者。

  老者眼色不着痕迹地看了秦狩一眼,心下倒是诧异了一下。

  “拜见郡守大人”,汪洋、段德等人看清来者身影,连忙躬身行礼,这恭敬的态度,浑然没有之前的桀骜姿态,如同温顺的小绵羊。

  秦狩见状,也忙跟着俯身行礼,

  青丘城没有城主,作为泗水郡的主城,青丘城是直接有郡守掌管的。秦狩没见过泗水郡的的郡守,但是单凭方才那一身呵斥,摄人心魄的冲击,秦狩也能猜出来,这个老者八成就是泗水郡的郡守,百里狼烟,百里承。

  “都是我泗水郡的缉捕,一城缉捕中的佼佼者,在这里搞内斗像什么样子,年年排名末尾还嫌不够丢人吗!”

  汪洋等人始终低着头,半句话都不敢反驳,眼前这位可是他们的顶头上司,整个泗水郡的一把手,更是紫霄境的超级高手,他们活腻歪了,才会在百里承面前摆谱。

  大燕百四十四郡,只有一半的郡守有着紫霄境的实力,其他的都是碧霄境的实力,只看这一项,百里承的排名在所有郡守里都是靠前的。

  秦狩心里撇撇嘴,这位郡守大人肯定早就来了,只是估摸着一直在背后看戏,否则,若是没有他的默许,汪洋怎么敢明目张胆地“刁难”,只不过表面上不做声罢了,让关旭以不服为由,挑战秦狩。

  这一上来就是拼命的招式,鬼知道这百里承许诺了什么好处。

  看着晕倒过去的关旭,百里冷哼一声:“技不如人没什么,最重要的是输得起,要是只会仗势欺人,跟比自己弱的比狠,那他也就没资格做守护一方城池的缉捕了”

  吩咐青丘城的另外两名缉捕:“你们把他带下去,其他人留下来”,

  关旭是百里承故意弄晕的,刚刚的一声呵斥,看似音波是对着所有人,实际上大部分的实质性冲击,都加载到了关旭身上,要不然,关旭再不济也不会这么轻易地就晕了过去,算是百里承的一个小小的惩戒。

  堂堂青霄境的老缉捕,竟然比不过一个小辈,丢的是关旭的面子,也更丢他百里承的脸面。

  在受吩咐的两人唯唯诺诺地将关旭带下去后,百里承转过身,目光挪向秦狩:

  “秦狩?”

  秦狩微微一笑,依旧保持躬身的姿势:“郡守大人明鉴,下官正是”

  “哦?哪个秦狩?是秦狩还是禽兽?”百里承眯着眼,瘦削的脸庞,脸颊骨突出的十分明显都快眯成一条缝的眼睛,加上花白的眉须,让百里承看上去颇有点玩世不恭的老顽童姿态。

  秦狩眼皮跳了跳,心下腹诽,这个郡守大人心胸还真是小气的狠,自己打败了他手下的缉捕,这是要找场子来了。

  “大人说是哪个秦狩便是哪个秦狩”秦狩的语气放得十分谦恭,看似是在服软,做出让步,实则变相地拍了一下百里承的马屁。

  该服软时就得服软,谁让秦山给他起了个这么个带歧义的名字,形势比人强,要是把百里承给得罪了,那就不是硬气,而是傻。

  别看秦狩面对布衣门,哪怕是血剑帮的弟子时很强势,这个度他其实一直把握地很好,拎得清。打了百里承的手下不要紧,这还没触及百里承的底线,但要是至此还不收手,得寸进尺的话,那就与找死无异了。

  “哈哈,你小子很不错,上官雄那小子没看错人”,百里承捋了捋下巴下的长须,仰头笑了两声,

  江湖上的大部分武者,越是修为高的,对面子就越是看重,百里承就是如此。他对的秦狩的回答很满意,这变相的拍马也很受用。

  “年纪轻轻,就有如此修为,就连那些所谓的名门大派弟子也远远不及你,这才是我大燕未来之栋梁!”

  “多谢郡守大人夸奖”,秦狩依旧躬身,态度谦卑,前世混迹社会几十年学会的法则,别人的夸奖你要是上心了,那你就完了,听听就好。

  一旁的汪洋听着百里承对秦狩的夸奖,心中顿时醋意滋生,很不是滋味,此情此景,与多年前何其相似,

  别看百里承头发花白,一副六十古稀的样子,实际上他已经有近一百二十岁岁的高龄,对于紫霄境级别的武者来说,这个年纪,也只不过才刚刚过了中年而已,称呼上官雄为小子,一点都不显得违和。

  在大燕四处扩张版图时,百里承就曾立下赫赫功劳。

  狼烟自古以来就是军事打仗时用来报警的信号,一旦有紧急军情,刻不容缓的情况下,就会选择在烽火台点燃狼烟,以示报警,警告敌人来袭。

  据传,大燕北征时,百里承那时是北征先锋,敌军的斥候只要一发现百里承行军大军的军旗,就立马点燃狼烟,发出警报,示意后面的驻军撤军百里,百里狼烟,由此得名。

  “呵呵,好了,一个个也都别太拘束了,都站好了,老夫还没那么吓人”百里承挥挥手,示意在场的几人站起身,

  “让你们来的目的各自也都知道了,升龙战,你们也都知道其中的意义,以往的成绩我也就不多说了”,百里承看了众人一眼,让汪洋等人脸上一阵羞红,

  还用说明吗,除了第一次参加的秦狩,其他几人都是参加过升龙战的老面孔,自己的成绩心知肚明。

  “朝廷是根据升龙战的排名来发放资源的,这是关乎你们以及你们手底下的人的切身利益,重要与否自己把握”,

  “但是这次,希望你们能尽力一搏”百里承话锋一转,“舔着这张老脸,我从几个上面的几个老兄弟那里得到的消息,这次的升龙战可能会不太一样”,

  众人一怔:不一样?

  这升龙战从大燕建朝以来就有了,举办了少说也有近百次了,还能有什么不一样?

  “听说是要有一次大的变革,朝堂上对那些躺着功劳簿吃老本的家伙也有些没耐心了,具体怎么样,还没有一个明确的定论,总之,名次越高越好,这才是根本”。

  “是!”众人齐声应道。

  听到变革二字,秦狩心里是有些敏感的,对于现状的缉捕制度,他早就有想法了。

  又勉励了几句,百里承便将众人遣散,让他们回去早做休息,明日一早出发,直接去燕京城。

  傍晚,秦狩带着邓宏远等人回到住宿的客栈,关上房门,盘膝坐在床上,脑子里回忆着今天与关旭的一战。

  自从开启通天系统,他自身的实力不说开挂,也算是进步迅速了,很多时候,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对自身的实力也没有一个很好的认知。

  上官雄倒是不个错的尝试对象,但是给他两个胆子也不敢啊,上官雄还不扒了他的“兽皮”。

  关旭达到青霄境初期,差的不多,也让秦狩敢放开手一战,只不过他现在发现自己貌似有些低估临江剑诀的威力了。

  三刀流这种超低品级的刀法,只不过沿用了一剑沉江的一些思路和运转路线,结果威力简直骇人,不可思议。

  而且,这还不是他的极限。

  “这次升龙战的变革,也不知道是不是跟我想的一样”秦狩喃喃自语,陷入沉思,

  大燕刚刚成立初期,江山还没有彻底稳固,需要通过现有的缉捕制度来笼络人心,这是任何一位帝王都会采取的办法,没有永远的忠诚,天下利为先,不然谁还会为你大燕打生打死,呕心沥血。

  随着大燕的强盛,中原霸主地位的巩固,大燕的最大敌人不再是哪些边陲小国,而是江湖上的门派势力。

  因此,缉捕的日子也相对开始安逸起来,蛀虫也就多了。

  除了燕京城的思维缉捕,原本大燕各城的缉捕实力水平也都是差不多的,根本不会出现现在这种两极分化的现象,听说排名垫底的城池,最强的缉捕都只是赤霄中期的修为,弱鸡一个。

  “不管怎么说,还是得先把排名往上升一升才行”,秦狩心里思忖,”平阳城连续好几届倒数前十,真的是有够丢人的。

  上官雄接管的平阳城也没有多久,要不是自己那倒霉老爹“文化课”不过关,说不定上一届的排名还能再往上升点。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五城的缉捕代表带着各自的手下,直接在青丘城的西城门口集结,

  关旭也来了,不过看他那一脸愤青的表情,秦狩耸了耸肩,没有主动去和他打招呼,省得自讨没趣,汪洋也没有再针对秦狩或者是平阳城的武者,而是对秦狩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其他城的缉捕也都和秦狩相互之间闲聊了两句,

  昨天秦狩的那一刀显然已经得到了大家的认可,今日的态度完全大变样。秦狩主动上来和段德打招呼的时候,那老家伙的脸色简直比哭还难看,秦狩的笑在他眼里怎么看怎么禽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