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秦狩张岩 > 第四十一章 不着调的九师弟

第四十一章 不着调的九师弟


  如此耳熟的声音,如此奇葩的调调,如此不着边际的台词......

  秦狩咧了咧嘴,这么个奇葩货色,除了那个白羽宫的“九师弟”,还能有谁。

  此时,吴迪正站在道路中央,逢人便问,一副乐乐此不疲的样子。

  “九师弟,你闹够了没有,是不是要我代替师父执行门规!”徐飞皱着眉头,伸出手,正要在吴迪脑门儿上毫不留情地重重来一下,吴迪立刻神反应地脖子一缩,身子向后跳了一步。

  “大师兄没天理啊,你不能滥用职权”,

  “小心我回去告诉师父你有暴力倾向,喜欢殴打师弟师妹”

  徐飞一头黑线,对于这个九师弟,他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一旁的几名白羽宫弟子一个个都捂着嘴偷笑。

  “哈哈,九师弟,你还是注意点吧,别把大师兄惹毛了你就惨了”,一名身穿白羽宫十大弟子服饰的小胖子一边撕扯着手里的整只烧鸡,一边往自己嘴里送,弄得手上以及满嘴都是油。

  “去去去,你个屎胖纸有你什么事儿”吴迪一脸嫌弃看着小胖子“好好吃你的烧鸡,都胖成这样了还吃”,

  “要不是比我大那么几岁,这大师兄”吴迪摇头晃脑,正要口无遮拦地大放厥词,眼角余光正好看到徐飞那要吃人的表情,立马口风一转:“我是说,正是因为大师兄长了我们几岁,所以大师兄才会这么照顾我们”

  说出口感觉好像有些不对,连忙改口:“不对,是处处让着我们”。

  “够了,真是有辱师门!”徐飞黑着脸,手一伸,吴迪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想向徐飞挪去,

  “嘿嘿,师兄”,吴迪咧着嘴“轻点儿”

  “......”

  “啊——!”

  吴迪使劲地揉着头:“就不能轻点儿!”

  就在吴迪转身的那一刻,他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了,那滑稽样儿要多精彩有多精彩。

  “嗨,”秦狩挥了挥手:“吴兄,好久不见”,

  秦狩微微一笑,看到吴迪这个状态,说明他已经从吴问东的事情里摆脱出来了,吴问东的紫河神剑,被吴迪补了个剑鞘,佩在腰间。

  “呃呃呃,禽兽是你呀”,吴迪咧着嘴,尴尬地笑了笑,心里却是万马奔腾:“完了完了完了,怎么被这家伙看到了,丢人丢到家了”

  众人见到吴迪这副忸怩的样子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就连大师兄徐飞也是有些无可奈何,又好气又好笑,摇了摇头:“这家伙”。

  “来来来,大师兄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新认识的好哥们儿,秦狩”,吴迪走道秦狩身边,一把揽过他的肩膀,拉到白羽宫一众弟子前,

  然后一个个地指着徐飞等人:“这是我白羽宫的大师兄,‘书生剑客’徐飞”,徐飞微笑点头,示意问好,秦狩自然地微笑回迎,叫了声大师兄,

  “这位是五师兄,‘刀中剑’袁毅,袁师兄”

  “这是七师姐‘玉女剑’简素雅,简师姐”

  “至于这个死胖子嘛,不高,老八,给他只烧鸡就能屁颠儿屁颠儿乐呵一整天的”

  吴迪把在场的几位白羽宫的弟子挨个介绍了一下,清一色的都是白羽宫的十大弟子。

  肯定是白羽宫代表来观战的。

  几名白羽宫的弟子,都礼貌地跟秦狩打了个招呼,对于吴迪“毫无营养”的介绍,他们也不介意,可见对这名小师弟可是宠溺的很。

  看到白羽宫弟子的一片和睦的景象,秦狩不由得想起了白无痕和他的那位的小师弟。

  那一日在齐府,秦狩走之前发现了前厅里醉如烂泥的白无痕的小师弟,就命人把这小师弟弄晕,连夜送到得了血剑帮的山脚下。至于那个小师弟在醒了之后知道自己一向崇敬膜拜的大师兄一下子变成仇人是什么心态,秦狩就不得而知了。

  “对了,秦兄,你怎么也会出现在燕京城,是上官师叔让你来参加这劳什子升龙战的吗?”

  一间酒楼的包厢内,吴迪大快朵颐着桌上的美食,嘴里含糊不清地问秦狩,他一开始下意识以为秦狩是来凑热闹的,然后一想到秦狩缉捕的身份就觉得不对,这才有些怀疑。

  “嗯”,秦狩点点头,“上官叔说哪怕拿不到好名次,参加一下也是一种不错的历练”

  邓宏远等人被秦狩放了一天的假,一开始他们看到秦狩和吴迪等人在一起还以为是哪个世家子弟,结果得知是三十二天宫之一的白羽宫的十大内门弟子时,心里对自家大人愈发地佩服起来。

  三十二天宫的十大弟子,论其身份,可是要比平阳城这种小城的缉捕要强的多,一般能成为十大弟子的,那一般都是日后能够成为紫霄境的江湖巨擎的存在。

  就连段德那种资深的老缉捕,都没能跟三十天宫的级别的势力的弟子攀上关系。

  “呜呜,也是哦,本来平阳城的几名缉捕中就属你的实力最强,也没道理上官师叔会安排别的人去”,

  吴迪抹了一把嘴角的油,一副老气横秋地拍了拍秦狩的肩膀:“好好努力,我看好你,我听说平阳城上一次排名是倒数前十,这次怎么说也得前进一个名次吧”

  “......”

  现在秦狩有点同情徐飞了,他这个大师兄还真不是那么容易当的,有吴迪这个“嘴炮王”在,死人也能让他给说的再气死一次。

  “这次还是冯长老带队来的吗?”秦狩提出了心中的疑问,方才他好像没有看到白羽宫的领队的长老。

  “不是,这次是另外一名长老,冯志远那老东西啊,被人打伤了,在宗门内闭关养伤呢”吴迪边说边横着桌前的美食,

  “被人打伤了?”秦狩一愣,第一反应是有点难以置信,冯志远可是碧霄境巅峰的武者,一身实力直逼紫霄境,一对一,怎么会被人打得需要闭关养伤呢?

  “嗯,是天梵教的人”吴迪放下手中的筷子,脸上出现了难有的一丝凝重,“还不是上次那个幻境内的犼的尸体”,

  “这个家伙的自称是什么天梵教的红衣主教,叫什么维卡斯来着的”。

  秦狩心中一凛,天梵教?

  天梵教的红衣主教基本都是碧霄境巅峰或者紫霄境的强者,连冯长老都被打伤了,可见那人实力之强,要知道,那凶兽的内丹可是还在他这里的虽然被系统回收了,但是别人可不知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