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恭曲 > 61、各怀鬼胎

61、各怀鬼胎


仰天翘起二郎腿,杏卫歪斜着躺在大石头中间,他中指与食指夹支点燃的香烟,向上举起放嘴边悠闲自在的猛吸两口,再吐几个不太规则的烟圈,自己默默的数着,默默的得意。

今儿个,他心里特别高兴,不为他自己,为旁边很可能正在上演的肉搏战。

先前早些时候,他吃过早饭从自家里跑出来,正准备前往县城探监看望关押的郎家俊,不想走在村头路口向阳坡,竟意外的看到了杏花,独自跑在前面是副匆匆忙的急样儿。

一回想起昨晚杏海在他家讲杏花与吴联记闹出的风波,顿觉好戏在等他欣赏,便在后面远远跟着。

最后,他看杏花疯疯癫癫跑去那块熟悉的鹅卵石,紧跟着是吴联记的人。

不知不觉中变兴奋起来,他憋股劲又小心翼翼的跟前去,想看两人私底下干见不得人的勾当,却做贼心虚害怕吴联记发现他的人儿,不敢随意靠太近。

只是远远的,他躲着没费多少功夫就发现进鹅卵石背后洗澡的杏花,忽然从鹅卵石背后慌慌张张跑出来,随即消失。再是先看不见的吴联记,又露出身子,正对他所在的方向。

两者间相隔很远距离虽看不太清楚,但他根据自己思维判断得出杏花是个赤裸裸的光人儿。

静静地趴在草丛之中,他很快又看到两人钻进鹅卵石背后,一阵暗自兴奋,最后无聊偷偷摸摸的先走人。

又不情愿凭空就此无声无息的独自消失掉,他选择躺在路边的大石头,那位置是灵异台垭口下来的路,与山脚公路的交叉口。他坚持悄悄待在此无外乎是想确认杏花与吴联记成好事没,在他龌蹉的内心看起来,只要两人在小河边耽误的时间越多,越说明两人干成了见不得人的好事情。

可他无聊透顶的等待属于煎熬,他抽完口袋里香烟没了最初耐心,最后看了看头顶天色。他拍拍屁股站起身来,心想神经病才会管他们搞没搞呢?从眼目前形影不离的状况看两个骚包鸟人,两个人肯定是好上了,这样子的效果很好,我的最爱潘溪霞,不动摇还会是我的……

美美的遐想着,他跺跺脚转身先走人。

“杏卫,你在这里干嘛呀?”

突然之间,他背后竟然传来个杏明远的声音,他强制挤出几丝微笑,赶忙回头应付道:“幺叔,我今天打算去下县城,刚走累了,在此抽支烟歇歇脚的。”

在同时间里,他停下刚迈出的脚步,内心里开始打鼓,这老家伙为何跑这里来呢?莫不是察觉吴联记和杏花在悄悄交往特意跑出来想阻止的?这样搞也太坏了吧?只要是个正常人都要享受鱼水之欢的。

今儿个绝对不能让杏明远这老家伙的阴谋得逞,倘若把吴联记跟杏花搞散伙,那我不是倒大霉了吗?

我与潘溪霞现有的关系早已岌岌可危,一旦稍有个变动,那我不彻底出局没得混了。

这严重亏本的买卖,我今儿个必须竭尽全力想办法进行阻止。

刚回答完杏明远的问话,他是个满脸热情不等杏明远再次开口,又反口先要主动询问道:“幺叔,您从灵异台垭口急冲冲的跑下来,您满头大汗又准备到哪里去呀?”

看似不痛不痒的两句闲话,却蕴藏着各种掩盖吴联记与杏花不被发现的小契机。

杏明远脑海里倒是没杏卫的心机,不过也夹带他难以言喻的诸多苦衷,无法直言他在此出现的真正原因。他先前没办法用摩托车送杏花的人儿,又害怕吴联记在路途中偷偷摸摸勾引女儿,便火急火燎的追了出来。

究其原因很简单,他追出来之前先跑去吴联记屋基找吴联记人儿,其结果却是个不在。

一时间疑心病冒出来,他总是固执的认为吴联记卑鄙无耻,在他背后躲藏着占杏花的便宜。

自认为是远近闻名最称职的好父亲,他哪能做到眼睁睁的看着吴联记与杏花往来而无动于衷,两人身份悬殊太大,倘若任其事态持续不断的发展下去,最终结果注定悲剧收场。

这对他而言,他自然是打死也没办法接受。

不过,直面近身前杏卫的询问,他倒是应付自如拥有大把冠冕堂皇的说辞,“杏花跑去学校里读书,临走前忘记拿桌子边放的钱,我没办法特地追赶出来的,一路跑前来半个人影儿也没能瞧见,真是急死人。”

到末了,他又反问杏卫,“你在我前面,你看到杏花没?她身上现在没手机,不好联系。”

看了看杏明远,杏卫自然不会相信听到的鬼话,他内心贼精贼精的,不由得在心底下无声的悄悄咒骂,不长脑子想骗我人儿,老不死的家伙,不仔细想下我的身份,要是我真告诉你杏花和吴联记在河边打野战,那我不是少根筋吗?我可不想某天睡醒过来潘溪霞突然就变成别人怀里的女人……

在内心里数落完杏明远的人,他不动声色看向通往稻桶镇的路,又满是热情的笑着说:“幺叔,我还是在灵异台垭口看到过走我前面老远的杏花,当时走得很急,那种架势恐怕现在都到了稻桶镇。”

“这样子啊?”杏明远倒是对杏卫所讲谎言深信不疑。

可他的心刚变踏实,又感觉哪里不对劲儿,杏花走那么急到底为个什么?

这种有别于常理看似很正常的问题,他越琢磨越弄不透,右手就从口袋里顺势摸出两支香烟,一支递给旁边站着的杏卫,一支衔在他自己嘴巴,掏打火机点燃。

杏卫手里有了支香烟,顿时来了精神,冲杏明远笑,“您幺叔今天真是个好人,这下我又有劲儿走路了。”

“你口袋里香烟都抽完啦?”杏明远看下杏卫好奇的询问。

点两下头,杏卫佯装不好意思做个解释,“刚刚在这里没事做抽完的。”

“那,你现在跟我走吧?一路到稻桶镇我供你抽廉价的香烟。”

“好啊、好啊!”杏卫欢天喜地是个满口答应。内心里却在趣说,这下不能够怪我撒谎的,你自己偏偏急着要往稻桶镇跑,看不到你家杏花在小河边打野战,感觉里还真有些可惜。

杏明远越过杏卫带头在前面走,嘴里自言自语像是对杏卫在说:“今天要不怕杏花到学校后没钱用麻烦,我还真不想跑去稻桶镇,现在用双脚走路感觉真是个累死人……”

杏卫正准备找几句话笑杏明远的人,突然就看见朋友买的货车从远处开来,立马高兴得不得了,“我搭便车去县城了,您幺叔要不要跟着走?免费送到稻桶镇桥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