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理寺宿舍,活人止步! > 第61章 头号,情敌

第61章 头号,情敌


大雪已经停了, 但是山路仍然白茫茫的一片,着实难走的很。

就在这萧索的雪地里,有人从山上踉踉跄跄的走下来, 看起来有些个狼狈不堪。

吴津才终于下了上来,他已然累的满头大汗,根本感觉不到丝毫的寒冷,但是他的脸颊, 他的耳朵, 和他露出来的双手,又被寒风吹得毫无知觉。

他呼出一口热气来,终于回头看了一眼寂静的高山。吴家山庄就藏在这山里, 但是从现在开始, 再和他没半点瓜葛。

“我终于……解脱了。”

吴津才不敢置信的喃喃自语。

他转过身,再也不想看那地方一眼,重新迈开脚步,往远处走去。

“咯吱咯吱……”

白茫茫的雪地被他踩得吱吱作响, 而就在眼前寂静的雪地里, 甚是突兀的站着一个年轻人。

年轻人白衣加身,站在洁白的雪地里,差点便融为一体。说实在的,吴津才走到他跟前,这才发现这里还有个人站着。

只是那年轻人为何站在这里?那年轻人是什么时候站在这里的?那年轻人……

一切都和他无关,吴津才只想闷头赶路,急匆匆的从年轻人身边路过。

“请等一下。”

就在他心无旁骛径直而去的时候, 那白衣年轻人开口了,道:“留步。”

陌生的容貌,陌生的声音。吴津才觉得, 他应该不是在和自己说话,但旁边再无他人,也只能是和自己说话。

“我?”

吴津才还是停了下来,有些戒备的看向年轻人。

白衣年轻人朝他微笑,整个人温温和和,没有一丝的攻击性。他看起来身材也比较纤弱,任何人都能将他轻而易举的击倒。

年轻人点点头,说:“我这里有一匹马,雪地难行,我看你着急赶路,不如骑着我的马走罢。”

吴津才注意看了一眼,年轻人果然牵着马,一人一马站在大雪地里,也不知道到底是要做什么。

吴津才还是很戒备,果决的说:“不必了。”

他说罢了就要继续赶路,年轻人瞧了也没有阻拦,只是轻轻拍了拍身边的马匹。

那马匹似乎极是懂得主人的意思,竟是走过去拦在了吴津才的面前。

吴津才被阻拦住,皱着眉头又回头去看年轻人。

年轻人微笑,说:“大雪已经停了,山路好走了很多。想必山庄里的那些人,也很快就会下来。你应该不想和他们再遇见了罢?尤其是那个黎洛,他很聪明。”

“你……”

吴津才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道:“你是什么人?”

他怎么知道山庄里发生了什么,他又怎么知道那个叫黎洛的人……

吴津才不记得自己在山庄里见过这个白衣年轻人。

年轻人长得很有辨识度,他双手戴着一双黑色的皮手套。原本冬天戴着手套,并没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然而莫名的,吴津才觉得,这个人戴着手套并非取暖之用。

年轻人道:“我叫赵双溪。”

“什么?!”吴津才更是震惊了,赵双溪?

赵双溪是谁,吴津才当然知道,和他在吴家都一直有生意来往,可是赫赫有名的富贾。只是赵双溪,不就是一直跟在黎洛身边的那位公子吗?

那位公子也一直喜欢着白衣,可和眼前的赵双溪长相完全不同,气质也是不尽相同的。

赵双溪笑了,道:“也是给你出主意的人。”

“是你?!”

吴津才一次惊讶高过一次,先前的惊讶仿佛已经不足一提,他上上下下打量着眼前的赵双溪,说:“你是……你是那个要帮我报仇的人?”

赵双溪点点头,说:“看来你已经如愿所偿了。”

吴津才有些激动,道:“你为什么要帮我?你是赵双溪,那山庄里的那个赵双溪又是谁?你在这里……难道是专门来等我的?”

吴津才一口气问了太多的问题,他现在心中有许许多多的疑问,根本不只这三个。

赵双溪说:“我的确是专门来等你的,知道你现在可能很需要一匹马匹。至于山庄里的那位公子是谁,你不用知道也可,这和你已经没有关系了。而我……”

赵双溪仿佛在自言自语,喃喃的说:“又为什么要帮你呢?可能是同为天涯沦落人罢?”

吴津才听不懂他是什么意思,就见赵双溪忽然将他那双黑色的手套摘了下来。

纤细的十指,原本包裹在黑色的手套之下,看起来甚是斯文,让人感觉这双手应该是长年用来写诗弹琴的,都不舍得叫他做什么粗活。

但是吴津才想错了,黑色的手套除掉的时候,他差点倒抽一口冷气。

赵双溪原本纤细修长的十指上起来惨不忍睹,上面有很多的伤疤,整双手凹凹凸凸的,丑陋的仿佛怪兽一般。

赵双溪平静的看着自己的双手,然后抬起丑陋不堪的手来,摸了摸自己的胳膊,又去摸了摸自己的颈侧。

吴津才这才发现,赵双溪颈侧和后颈裸露出来的一小片皮肤上也有伤疤。

吴津才眯了眯眼目,他没有说话,但是心里却止不住的悸动。当年他还小的时候,身上也到处都是伤疤,那是被毒打的痕迹。好在吴津才后来逃出了吴家山庄,过了这么多年,伤疤早就浅淡了。

而赵双溪……

赵双溪很快又将黑色手套戴了回去,说:“你走罢。”

吴津才虽然还有很多想问的,但是此地不宜久留,当下接过赵双溪递过来的缰绳,不再推脱,道:“谢谢你。”

赵双溪没说话,吴津才翻身上马,不消片刻已经再无踪影,只在雪地里留下一串马蹄印。

赵双溪一个人站在雪地里,抬头仰望着白茫茫的高山。

他忽然勾了勾薄薄的唇角,道:“死得好啊……”

说罢了也转身离去,单薄的身影缓慢的消失在天地之间。

“你说什么?”

“谢长缨没有死?!”

“已经从吴家山庄下山去了?”

赵双溪回到府邸,便听到了尖锐的呵斥声。他笑了,顺着声音往里走,推开院门,果然看到黎隐正在发脾气。

“赵双溪!”

黎隐一眼便看到了走进来的赵双溪,立刻质问道:“你是怎么跟我说的?!大好的机会都让你给浪费了!谢长缨竟然没死了!他没死!一点事也没有!”

赵双溪很冷静,说:“我当然知道,这样以后的事情才会更有趣的。”

黎隐不知道他在想什么,黎隐完全感觉不到丝毫的有趣,只觉得愤怒,说:“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谢长缨孤立无援!你竟然没能杀了他!早知道我就该派人去杀了他!”

“你?”

赵双溪打量了他一眼,忽然就笑了,说:“好大的口气啊。你能先从我这里出去再说罢。”

“你!”

黎隐一愣,随即脸面都涨红了。

赵双溪并不在与他说话,施施然离开。

黎隐恶狠狠的咬着牙,说:“这个该死的赵双溪,到底想要干些什么……”

……

“终于可以下山了!”

黎洛出了山庄的大门,感觉空气都清新了起来,他感叹一句,止不住深吸了一口气。

“咳咳咳……”

天气还很冷,黎洛顿时差点被冻成冰坨,止不住就咳嗽了起来。

谢长缨被他吓了一跳,赶紧给黎洛拍了两下背,发现他脸颊凉冰冰的,便将自己的披风摘下来,裹在了他的身上,还将人抱在怀里,说:“没事罢?是不是冷?”

黎洛被他裹得差点连脑袋都冒不出来,说:“缨缨,你快把衣服穿上,不要耍单儿!你会冻病的。”

“我没事。”谢长缨说:“我内力深厚,一时半会儿没有关系。倒是你……”

谢长缨话说一半就没有再说下去,黎洛中毒了,他们还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所以现在黎洛可是高度保护对象,谢长缨决不能让他再出丝毫的岔子。

“我抱你下山罢。”谢长缨道:“山路还有点难走。”

“要不……”黎洛看了看旁边,还有好多人呢,被一路抱着走,自己这比城墙拐弯还厚的厚脸皮,也撑不住啊。

黎洛说:“要不……背着罢?”

谢长缨被他逗笑了,说:“好,你上来。”

谢长缨在他面前单膝点地,黎洛立刻扑在了他背上,说:“皮卡丘,我们走!”

谢长缨将黎洛背起来,黎洛就将自己身上的两层披风解开,让披风也盖在谢长缨的背上,将两个人包裹住。

黎洛笑着问:“我真聪明,暖和吗?”

“暖和极了。”谢长缨点头。

众人一起下山,谢棠没忍住,盯着黎洛和谢长缨的背影看了好久的时间,差点忘了跟上去。

盯着他们两个看的目光,可不只是谢棠一个。同行的自然还有薛国摄政王宋凭栏一行人。

虽然黎洛已经极力无视宋凭栏,但是宋凭栏中出现在他前后左右不远的地方。

这会儿宋凭栏目光阴鸷的很,黎洛和谢长缨的互动他都看在眼里,虽然至今还不敢相信,但是那两个人的关系的确非同一般的好,叫人根本无法插足。

薛彦从宋凭栏身边走过去,也没说话,不过是挑衅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就喊着:“大哥!等等我!”随即追了上去。

薛彦跑着还回头瞧了一眼宋凭栏,看到他满脸不高兴的模样,薛彦就没来由浑身酸爽的厉害,忍不住小声嘟囔:“报应!后悔去罢你!”

一行人才走出去一小段路程,忽然就见前面浩浩荡荡,好像有人朝着山上来了。

“咦,是厉无争啊。”

黎洛趴在谢长缨的背上,感觉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就是看得远,一眼就瞧见急匆匆上山的厉无争。

厉无争果然来找他们了,眼看着谢长缨安全无恙,感动的差点跪地大哭不起,一口气儿展开轻功便冲了过来。

“咕咚——”

厉无争一个不注意,还真就直接跪倒在了谢长缨靴子前,行了一个五体投地大礼。他也来不及爬起来,大喊着:“祖宗!祖宗!我可找到祖宗您了!感谢老天爷,感谢过路神仙啊!”

曹知水走过来,将趴在地上丢人的厉无争一提,直接拎着他的后衣领就给拎了起来。

厉无争爬起来,立刻上前对着谢长缨一通“动手动脚”,这里摸摸那里戳戳,说:“祖宗?没受伤罢?”

黎洛趴在谢长缨背上,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厉无争这个二愣子,是在占便宜吗?

他立刻伸手推开了厉无争的骚扰,死死抱着谢长缨的脖子,以示主权。

谢长缨道:“我没事。只是你比我想象中的,来迟了许多。”

“我……”厉无争哑口无言,自己是被陛下给“羞辱”了吗?

厉无争据理力争,说:“我这不是怕打搅祖宗您私奔吗?况且祖宗那么厉害,谁能动得了你们啊。”

他们正说着话,宋凭栏一行人也走过来了。

宋凭栏一眼就看到了和谢长缨说话的厉无争,说实在的厉无争可是个名气很大的人,是出了名儿的风流倜傥,不只是在大谢很有名气,那名气都逆风臭十里,传到了薛国去。

宋凭栏不认识谢长缨,只是觉得谢长缨眼熟,但是他认识厉无争,是知道厉无争身份的人。

宋凭栏眯了眯眼目,厉无争乃是大理寺卿,更是谢国皇帝眼前的红人,现在在谢国是没有人敢得罪的主儿。但是厉无争对谢长缨的态度,则是毕恭毕敬的。

宋凭栏死死盯着谢长缨的背影,低声道:“这个人果然不简单。”

薛彦听到宋凭栏的话,心中有些担忧。他们之前在雪山上,所以消息不是很灵通。如今已经下山了,宋凭栏若是叫人去打听谢长缨的底细,绝对很快就能打听出来。

看来谢长缨的身份要暴露了……

不过没关系,薛彦又想了,反正他们在谢国的土地上,宋凭栏应该也不敢做什么荒唐的事情。

“先下山,有话下山再说。”谢长缨道。

山上还有很多积雪,气温非常的低,谢长缨怕把黎洛给冻病了,急匆匆的往山下走去。

厉无争是来寻谢长缨的,以防万一带了不少人来,在山脚不远处包了一个小客栈,他们急匆匆下山,就在客栈里先落了脚。

厉无争奇怪的说:“祖宗,咱们不赶路吗?”

他说到这里,极力压低声音:“距离会盟没有几天时间了,脚程慢的话,可能会赶不上啊。到时候薛国人肯定会找麻烦的!”

谢长缨对他比了一个噤声的动作,他倒不是怕宋凭栏听到,而是他背上的黎洛睡着了。

谢长缨只是对厉无争说:“找最好的大夫来。”

“哦,我这就去。”厉无争满肚子的疑问,不过现在不是发问的时候。谢长缨要找大夫,说明有人受伤了生病了,这事情可不能耽搁,厉无争赶忙跑着就去找大夫了。

黎洛睡着了,谢长缨小心翼翼的将他带到房间里,然后将他从背上移到了床上去,又给他盖好了被子。

大夫很快就来了,厉无争来的时候,身边是跟着御医的,为了以防万一。

御医进了房间不敢多话,谢长缨叫他给黎洛看诊,御医规规矩矩就诊了脉,这一搭脉搏,脸色瞬间变了又变,看来无需多言,御医已经发现黎洛中毒的事情。

黎洛睡了个好觉,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再睁开眼睛看到的不是白雪,也没有寒风,自己躺在床榻上,又温暖又舒服。

谢长缨就坐在床边,握着黎洛的一只手。只是他应该是在出神,竟是连黎洛醒了也没有发现。

黎洛本来想要叫他的,不过瞧见谢长缨紧缩的眉头,忽然想要逗一逗他。

黎洛悄悄的翻身爬了起来,从被子里钻出来。谢长缨果然在出神,还是没有发现黎洛的动作。

黎洛小心翼翼,坐起身来之后毫不犹豫,一个猛虎扑食,“咕咚”一声就将谢长缨扑倒了床榻上。

其实黎洛扑过来的时候,谢长缨已然发现了,他连忙伸手接住了黎洛,一手护住黎洛的后脑,一手搂住他的腰,免得黎洛扑来的太猛会磕到了。

黎洛扑倒了谢长缨,二话不说立刻低头,就在谢长缨的嘴唇上“啵”的用力亲了一下,声音极为响亮。

“香!”

“强扭的瓜就是甜!”

黎洛摸了摸自己的嘴唇,说:“大美人,说,你是不是想什么野男人呢!这么出神,莫不是要出轨?”

谢长缨被黎洛弄得哭笑不得,说:“睡饱了?这么大精神头。”

“是啊,我是不是睡了很久?”黎洛问。

谢长缨将他扶起来,说:“半天罢,反正现在天黑了,你午饭也没吃,饿不饿?”

黎洛摸了摸自己的胃,还真是感觉饿的不行了。

谢长缨站起身来,说:“我让人给你把饭菜端过来。”

黎洛抓住了谢长缨的手,将人又拽了回来,说:“你怎么不高兴啊?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谢长缨看起来是有点情绪低落,不为别的,自然是因为御医来给黎洛看诊的事情。

黎洛中毒了,竟然连御医都束手无策。

御医说黎洛中毒已深,现在根本没有办法,只能给黎洛开一些强身健体的汤药。想要解毒,至少要知道毒药的详细配方才可以。

然而谢长缨根本不知道是谁给黎洛下的毒,更别说毒药的详细配方,简直一筹莫展。

御医隐晦的告诉谢长缨,黎洛的身体怕是撑不住三个月时间,就算一直吃着强身健体的汤药,也最多三个半月而已。

谢长缨听了那些话,哪里还能笑的出来,一直守在黎洛身边。他本来不想告诉黎洛的,但是黎洛问了,谢长缨又不想骗他。

黎洛听了松了口气,说:“你可真是吓死人了,我看你那表情,还以为御医说我只有三天好活了呢。”

“别说不吉利的话。”谢长缨都无奈了。

黎洛笑眯眯的说:“放心罢,三个月呢,还有很长的时间,肯定能找到解药啊。毕竟你想啊,有人给我的身体下毒下了一年多两年的时间,怎么可能毫无蛛丝马迹呢?以我的聪明才智,很快就能找出这个歹人了。”

“希望如此。”谢长缨道:“我去端饭菜来,很快回来。”

“我跟你一起去!”黎洛立刻说。

谢长缨摇了摇头,说:“你刚睡醒,出去会着风寒的,老实在这里坐一会儿,饭菜都是现成的,一直让人准备着,我去一趟马上回来。”

黎洛的确刚睡醒,还有点浑身没力气,干脆乖巧坐在床上,点点头说:“知道了,那你可快点。”

谢长缨长身而起出了门去,将房门关闭。随着房门关闭的一刹那,他的脸色黑了下来。

门外站着一个人,是一身黑衣的宋凭栏。

怪不得谢长缨不让黎洛从屋里出来,他是不想叫黎洛见到宋凭栏。

谢长缨冷冷的看了一眼宋凭栏,然后就要绕过他离开。

宋凭栏伸手组拦住他,表情也很冰冷,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道:“没想到谢国的皇帝如此年轻,武功也是如此高强。”

谢长缨脸上没有丝毫惊讶的表情,他早就知道,一旦下了山,宋凭栏早晚都会知道自己的身份,没什么可藏着掖着的了。

谢长缨淡淡的道:“不敢当,朕的武功也就是比摄政王好一些,如果遇到了其他高手,也不一定能赢得如此轻松。”

“嘎巴——”

谢长缨听到宋凭栏骨骼发出一声脆响。他一直和黎洛在一块,都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谢长缨觉得自己也应该学到了一些气人的皮毛。

宋凭栏眯眼道:“堂堂谢国的一国之君,难道也需要用下三滥的手段?”

他说的没头没尾,不过谢长缨听懂了。

谢长缨笑了,说:“这就是摄政王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朕和洛儿是两情相悦,并非什么下三滥的事情,也并非虚情假意。这一点,摄政王没资格指责朕。”

在宋凭栏眼中,谢长缨和黎洛亲近,那百分百是因为谢长缨想要利用黎洛。

黎洛是薛国的皇帝,他们马上要进行会盟了。若是谢长缨拿捏住了黎洛,也就是拿捏住了薛国,必然能讨到天大的好处。

先前宋凭栏就在狐疑,国君身边怎么会突然出现一个男子,对国君千依百顺的。在宋凭栏看来,谢长缨绝对有大阴谋。而现在宋凭栏知道了谢长缨的身份,就更觉得他有大阴谋。

谢长缨看向宋凭栏,说:“朕倒是想要问问摄政王。朕常听说薛国的摄政王有些个手段,是个不容小觑的厉害人物。但是见了面之后,也没觉得有什么可敬畏的。”

宋凭栏脸色难看,没有立刻接话。

谢长缨继续说:“你在薛国的势力也应当不小了罢?但是竟连薛国的皇宫都看不住。洛儿常年住在皇宫里,应当鲜少外出。那么有人给他下毒一年有余的时间,摄政王竟是丝毫不知情?这是不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宋凭栏也是这两天才知道,国君被人给下毒了,而且情况非常不妙。

谢长缨这一刀当真快准狠,戳到了宋凭栏的心窝子上。

不论宋凭栏对薛洛有没有感情,这事情都很让宋凭栏生气。宋凭栏自称薛国在自己的股掌之间,却连皇宫都盯不住,哪里能不生气?

谢长缨是故意讥讽宋凭栏的,对于情敌,当然不能留丝毫的颜面。当然,谢长缨还有另外一个用意。

有人能蒙骗过宋凭栏这个薛国的摄政王在皇宫做手脚,这个人身份定然不一般,绝对不好查出来。黎洛是个冒牌货,他不知道太多薛国的事情。谢长缨又是大谢的皇帝,也不了解薛国皇宫,更不方便去查这件事情。

所以谢长缨便故意激怒宋凭栏,想要利用宋凭栏去查这件事情,去查到底是谁给黎洛下毒的。

宋凭栏也是个人精,看出来谢长缨在激怒自己,但是这件事情……

宋凭栏冷声道:“国君的事情,不需要外人指点,我定当将这件事情查的水落石出。”

“只希望摄政王说的不是空话大话。”谢长缨淡淡的说罢了,不再理会他,转身去端晚膳了。

黎洛等了好一会儿,这才看到谢长缨把晚膳端回来,他已经饿得不行了,立刻从床上跳下来,急吼吼的就要开饭。

谢长缨挡住了他拿筷子的手,黎洛仰着头看他,说:“怎么了?”

谢长缨道:“吃饭之前,先把药喝了,御医说这汤药饭前喝最好。”

“额……”

黎洛嫌弃的看着谢长缨端来的药汤,说:“又苦又臭的,我不想喝药。”

“不喝身体怎么能好呢?”谢长缨说。

黎洛心说喝了也好不了啊,不就是强身健体的药吗,又不是解毒的药。

“乖,喝了好吗?”谢长缨坐在他身边,道:“不要让我着急,好不好?”

黎洛:“……”我怀疑皮卡丘正在对我放电。

谢长缨温声细语,黎洛听的耳根发麻,简直毫无原则的使劲儿点起了头,说:“不就是一碗药嘛,谁还没喝过药了,给我罢!”

黎洛接过药,一仰脖子咕嘟嘟就给喝了,简直豪气干云。

不过黎洛将药一喝进嘴里,顿时就后悔的肠子都青了。这药真的比闻着还要苦还要臭,还有点微微发甜,味道一言难尽。

黎洛差点没忍住给吐出来,连忙捂住嘴巴。

谢长缨给他递了一杯水,道:“这么难喝?”

黎洛没时间说话,又将一杯清水喝下肚去,这才觉得稍微缓和一些。

“下次你尝尝就知道了。”黎洛死死皱着眉头,五官差点挤在一起。

“现在就尝尝罢,别等下一次了。”

谢长缨忽然笑了一声,然后搂住了黎洛的腰,将黎洛抱进了怀里,低下头就吻住了他的嘴唇。

“唔!”

黎洛都没反应过来,止不住睁大了眼睛,但是他们离得太近了,黎洛只能看到谢长缨模糊的高鼻梁。

谢长缨吻着他的嘴唇,又温柔又小心,似乎生怕黎洛会被他给弄坏了一般。

“是甜的。”

黎洛脑袋里昏昏沉沉的,就听到谢长缨在他耳边低语,说:“味道真好。”

黎洛很想抬手揉揉耳朵,心想着皮卡丘越来越会讨人喜欢了。

谢长缨说:“不是饿了吗,快来吃饭罢。”

黎洛午饭就没吃,现在的确是饿死了,不过一碗药都下肚了,又灌了一杯清水,感觉胃里挺撑的,一时间吃不下太多的东西。

黎洛吃着吃着饭,就忍不住说:“这天气变化也太厉害了,前两天大雪封山,现在就回暖了吗?怎么这么热啊。”

“热?”谢长缨看了一眼窗户的方向。

虽然今天的确不下雪了,但是外面积雪还没完全融化,窗外风很大,时不时就能听到“哐哐”的声音,那是大风吹动窗户的声音。

谢长缨不确定的道:“你觉得热?”

黎洛点点头,指了指自己,说:“你看看我都出汗了。”

谢长缨一瞧还真是,黎洛脸颊也红扑扑的,伸手去摸皮肤温度也有点高。

“莫不是发烧了?”

谢长缨连忙站起来去找御医,火急火燎的将御医给叫了过来。

御医立刻给黎洛诊脉,因着谢长缨太着急,惊动不少人,隔壁的谢棠和寒敬亭赶来了,厉无争和曹知水也赶来了,连宋凭栏和薛彦也听说了黎洛身体不舒服,急匆匆的挤进了房间里。

“情况怎么样?”谢长缨担心的问。

御医松了口气的模样,道:“不是发热,请陛下放心。”

谢长缨还是不能放心,道:“不是发热?那他怎么会……”

御医道:“陛下,这是强身健体药效的缘故,无需着急,是正常的现象。”

黎洛听得直发懵,药效?

御医无法解毒,所以只能弄一些强身健体药,让黎洛身子骨坚朗一些,这样也能让毒发的慢一点,延长黎洛的时间。

但是谁想黎洛喝了这强身健体的药之后,反应还挺大的,出现了浑身燥热的现象。

说一句大白话,就是补的有点大。

众人这下子都听明白了,黎洛脸皮这么厚,都差点找条地缝钻进去。

他刚刚喝了一碗大补药,然后还和谢长缨接吻了,所以就有点激动,再加上定力不足,才会产生这样的反应。

谢棠脸皮薄,顿时闹了个大红脸,说:“我……没事我先回去了。”

寒敬亭倒是很自然,道:“大家都回去罢。”

很快的,众人急匆匆从黎洛房间离开,只有宋凭栏站着不走,跟个木桩子一眼,眼神相当的冰冷。

谢长缨站在宋凭栏面前,笑着说:“摄政王不离开?是脖子上的伤口不疼了,想要和朕再切磋一二?”

黎洛一听,皮卡丘这是赤、裸、裸的挑衅啊,怕是要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

黎洛赶忙站起来打圆场,说:“时辰这么晚了,我要休息了。”

宋凭栏冷冷的看着谢长缨,黎洛要送客,但是只是要将他一个人赶出去,根本没有让谢长缨离开的意思。

宋凭栏气得差点头顶冒烟,最后一言不发,甩了一下袖子离开了。

“嘭!”谢长缨立刻关门,还把门闩给放下了,以免宋凭栏再回来。

黎洛见宋凭栏走了,当真松了口气。不过很快的,他目光一转,就看到了桌上的空药碗……

太尴尬了!

黎洛只觉得没脸见人,恶狠狠的说:“皮卡丘!我觉得你的御医不靠谱!为什么要给我喝这种大补药啊!我看着像是肾亏的样子吗?他竟然给我……”

谢长缨被他逗笑了。

“你还笑!”黎洛指着空碗说:“这药我坚决不再喝了,要是再熬出来,你就自己喝罢。”

谢长缨挑了挑眉头,说:“你的意思是……我需要补肾?”

眼看着会盟的日子近在眼前,谢国和薛国的队伍却迟迟还没有到来,反倒是其他做和事老的国家使臣已经到了。

这次会盟除了薛国和谢国参加之外,黎国也会来参加,还有周边的赵国和郑国,都决定来凑个热闹。

说起来别人家打不打仗,其实和黎国、赵国还有郑国都没有任何关系,但是他们偏生就来凑热闹,一看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大,说好听了是来给谢国和薛国调停的,要做和事老。其实根本就是来挑拨离间,恨不得薛国和谢国当场打起来,他们才好坐收渔翁之利。

会盟前一日,薛国的皇帝可算是来到了会盟大营。而巧合的是,谢国的皇帝也这一天到了,连前后脚都不是,就是正正好碰在一起。

黎国、赵国和郑国的使臣汇聚在一起,本来以为会看到谢国和薛国大打出手的模样,但是让他们都失望了。薛国皇帝和谢国皇帝到了会盟大营,根本就没有吵架,很平和的各自带着人回了营帐,简直不能再和谐。

“这是怎么回事?”

赵国的使臣有点纳闷,忍不住小声议论起来。

旁边郑国来的使臣,乃是郑国的二皇子,看起来是个年轻有为的模样。

二皇子目光晃动了一下,对身边的侍从道:“去通知夫人,她大哥来了,一会儿我们同去拜访。”

“是!”侍从道:“小人这就去。”

这郑国二皇子的夫人,便是薛国皇帝薛洛的亲妹妹,也就是曾经薛国摄政王宋凭栏喜欢的女子。

然而造化弄人,薛洛因着想要独占宋凭栏,所以特意设计了将妹妹嫁给了郑国二皇子。如今薛洛的妹妹出嫁也不过几个月的光景,这一次便跟着二皇子一同来到了会盟地。

眼看着已经到了会盟地,黎洛和谢长缨再黏在一起就有点不太好了,所以黎洛只好被宋凭栏给带走了,跟着宋凭栏和薛彦一起去了薛国的营帐。

宋凭栏道:“陛下车马劳顿,明日就要会盟,今日早些休息下才是。我已让人传了膳食,很快就给陛下送来。”

“好的。”黎洛点了点头。

然后营帐内安静了片刻,没有人立刻说话。

黎洛奇怪的看了一眼宋凭栏,道:“你还有事情吗?没事也去休息罢。”

宋凭栏本来想要留下来和黎洛一起用膳的,好不容易将谢长缨甩开,宋凭栏觉得这是他的一个机会,不过……

显然黎洛并没有想要和他一起用膳,而且还出言送客了。

宋凭栏脸色有些不好看,回想以前,都是薛洛追在他的身后各种讨好谄媚,而现在宋凭栏如此主动,但是黎洛根本不理不睬,那种感觉让宋凭栏心口发堵。

“陛下!”

有侍从走进来,禀报道:“陛下!小公主和郑国二皇子来了。”

“小公主?”

黎洛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回想了片刻之后,脸色顿时就变了。

侍从口中的小公主,莫不就是宋凭栏喜欢的那位?传说中“自己”以前的头号情敌?被设计毁了清白,被迫嫁到郑国去。

黎洛之前本是将这些当做狗血八卦听得,但是哪里想到这个快狗血就掉在了自己的头上,简直无妄之灾。

黎洛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旁边的宋凭栏,宋凭栏听到小公主来了,脸色丝毫未动,特别的平静,仿佛他和小公主一点旧情也是没有的。

渣男啊……

黎洛忍不住在心里摇了摇头,还是家养的皮卡丘比较好,这么一对比起来,谢长缨哪哪都是最优秀的。

黎洛咳嗽了一声,说:“朕奔波劳累,有些疲倦,不如请公主和二皇子明日再来。”

“是。”侍从不敢违逆黎洛的命令,立刻出去回话。

很快的,宋凭栏也从黎洛的营帐出去了。

黎洛在营帐里走了一圈,别看只是营帐,但是非常豪华,毕竟是给国君住的,里面该有的都有,一应俱全什么也不缺。

黎洛又端着架子咳嗽了一声,说:“你们也都出去罢,朕不需要伺候了。”

“是,陛下。”

宫人们答应一声,纷纷退出了大帐,全都到外面去伺候了。

黎洛站在原地,瞧着他们都走了,这才快步进了大帐的内间,做贼一样拢着手小声说:“皮卡丘?皮卡丘?”

“缨缨?”

“没人了,你可以出来了。”

黎洛叫了几声,大帐内安静的很,根本不像是有人躲在里面的样子。不过黎洛锲而不舍,又叫了好几声缨缨,然后一转头……

黎洛顿时被人抱了个满怀,抬头一看,果然是谢长缨无疑。

谢长缨鬼魅一般出现在黎洛身后,伸手将他搂在怀里,说:“你怎么知道我来了?我之前没告诉过你罢。”

“你可是我家养的皮卡丘,我能不知道你的习性吗?”黎洛笑眯眯的说。

谢长缨有些无奈,黎洛又说:“你肯定会偷跑过来的,所以为了我们偷情方便,我把人都给支走了!”

作者有话要说:  新的案子开始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