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理寺宿舍,活人止步! > 第63章 一颗,脑袋

第63章 一颗,脑袋


“你……师父?”黎洛惊讶的眨了眨眼睛, 说:“还已经过世了?”

谢长缨提起这件事情来,似乎有些许的失落,道:“是啊, 在我还很小的时候便过世了。那个时候……”

谢长缨有个教他武功的师父,便是四时山庄的老庄主。他曾经在四时山庄里住过一段时间,这个黎洛是知道的。

其实谢长缨还有个教他读书写字的师父,便是画中之人了。

那个时候谢长缨还很小, 还是皇子并不是王爷, 皇帝乃是谢长缨的父亲。

谢长缨体弱多病,并不适合继承大统,尤其和兄长相差的年纪巨大, 根本无法与兄长争位。皇上因为谢长缨体弱, 所以有些不喜欢他,平日里多半是忽略他的。

说起来谢长缨曾经的处境,和小太子谢棠有几分相似,只是谢长缨恐怕比谢棠还要可怜一些, 他甚至不是太子, 只是一个皇子罢了。

小时候的谢长缨性格有些孤僻阴沉,他可以一整天不说一句话,甚至好几个天不说一句话。因为谢长缨觉得,自己没有说话的必要,他不想和身边那些人说话。

后来皇上给谢长缨指派了一个教他读书写字的师父,在谢长缨的形象中,师父是一个很温和的人, 是曾经那段时间对他最好的人。

“可惜,”谢长缨摇了摇头,说:“他很快就‘离开’了, 我等了他好些天,每天都等着他来,但是他再没出现过,不辞而别了。后来我才听说,师父莫名其妙的过世了,至于是什么缘故,我不知道……”

那时谢长缨太小了,他查不到原因,也没人会跟他一个孩子说这种事情。

等谢长缨大了一些,他想要再查起师父的死因,可是毫无线索,毕竟已经过去太多年,什么蛛丝马迹也是没有的。

黎洛听着谢长缨的叙述,莫名心口有点酸溜溜的。刚才他还说谢长缨是被醋腌过的,结果现在被腌过的人反而成了黎洛。

黎洛酸溜溜的说:“看来你很喜欢你这个师父啊。”

这可是头一个对谢长缨好的人,谢长缨对他的父亲没有太多感情,至于母亲……他又没有太多的印象,所以回忆之中,占比最大的人便是这画中之人了。

谢长缨哪里听不出黎洛那酸酸的口气,道:“怎么了?难道吃醋了?”

“我吃醋干什么?”黎洛嘴硬。

谢长缨想到以前的事情,心里有些个惆怅。但是人死不能复生又是事实,干脆笑了笑,便不去想那些事情了。

谢长缨道:“对了,你说……你也认识我师父,是怎么回事?”

黎洛摇头说:“我不认识你师父啊,我只是说,我认识和画中之人,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哦?”谢长缨有些吃惊,道:“还有长相一模一样的人?”

相似之人的确不少见,可若真说一模一样,那还真是个稀奇事情了。

黎洛十分肯定的说:“就是一模一样,要说哪里不一样,可能就是衣着了罢。”

画中之人的模样和黎洛原本的脸真是丝毫不差,别说是脸了,高矮胖瘦和身材也是一模一样的。若说不一样的地方,就是画中之人穿着古装,而黎洛在现代当然穿的是现代人的衣服。

他越说谢长缨越是好奇,就见黎洛指了指自己的胸口。

谢长缨没看懂,说:“什么意思?”

黎洛又指了指自己的鼻尖,更是将谢长缨给弄糊涂了。

黎洛干脆说:“我啊。”

谢长缨感觉话题转变的太快,他愣是一时没能反应过来黎洛在说什么。

黎洛又道:“我说画中之人,分明和我长得一模一样。”

谢长缨下意识的去看黎洛的脸,然后才想到,黎洛已经换了好几张脸了,现在他的模样和他之前的模样完全不一样。

“你是说……”谢长缨有些不敢确定。

黎洛指了指画像,又指了指自己,说:“这画里的人,和我以前的模样一模一样。我没有穿来穿去的时候,就长这个模样。”

……

郑国营地发生了一些意外,大半夜的巡逻守卫加强了不少。

小公主眼睛还通红着,刚才受惊过度,双眼哭得红肿如桃子,看起来着实我见犹怜。

她被宫女搀扶着,就往自己下榻的营帐走了过去。

宫女给打起帐帘子来,扶着小公主进去。

小公主摆摆手道:“好了,你们也去休息罢,便不用伺候我了。”

“是。”宫女们行礼退下,将帐帘子帮小公主掖好。

小公主疲惫的走进营帐,便入了内帐,想要尽快就寝休息。然而她刚一入内帐顿时给吓了一跳,原来营帐内早已有人。

那人大大咧咧的坐在桌子边上,脸上还有些通红,营帐内弥漫着一股难闻的酒气,让小公主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小公主惊讶的说:“二皇子您怎么来了?”

原来提前入了小公主营帐的是郑国二皇子。

这次会盟队伍之中,郑国二皇子可是郑国使臣中官衔最大的一个,所以这郑国营地里完全是他说了算的。

二皇子看来酒气还没全醒,虽然刚才被吓得有些清醒了,但是现在有抵不住酒意,站起身来都略微在摇晃。

二皇子气势冲冲的来到小公主面前,一把抓住了小公主的手臂。

小公主惊呼一声,说:“二皇子,您弄疼我了,快放手啊。”

“不要脸的小浪蹄子!”二皇子喝骂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去薛国那边,找那个什么狗屁摄政王去了?!”

“我没有……”小公主连连摇头,道:“我没有找……找他,我是去看我皇兄的。”

“没有?!”二皇子怒道:“你是骗鬼吗?我还能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对那个宋凭栏藕断丝连!念念不忘!是不是?!”

“你现在可是我的女人,你敢让我丢脸,我就敢弄死你!听到没有?”

“已经是被我玩过的女人了,你以为宋凭栏还会要你吗?你自己也不想想!”

小公主挣脱不开二皇子的桎梏,眼泪止不住就掉下来了,打湿了一片衣襟。

“哭!哭什么哭!”

二皇子道:“再哭我打死你!”

他正说着“啪”的一巴掌直接扇在了小公主的脸上。

小公主大呼一声,瞬间跌倒在地,捂住自己的脸往后错了错,说:“好疼……不要打我。”

营帐外面的宫人们似乎听到了动静,不过他们也听到了二皇子的吼声,知道骂人打人的肯定是二皇子,所以根本不敢进去查看情况,都默不作声的垂着头,假装什么也没有听到的样子。

二皇子似乎在泄愤一般,对着小公主拳打脚踢,说:“你以为你离开了我,还有活命的机会吗?你还想嫁给那个宋凭栏?真是可笑!”

“你那皇兄一心想要杀了你,你可别忘了!”

“宋凭栏会管你的死活吗?若是他在意你,你现在能嫁到我薛国来?”

“别打了,呜呜,别打了……”

喝骂的声音持续了好一阵,二皇子似乎是累了,营帐内终于没了声响,安静了下来。

……

第二日便是会盟之日,眼看着太阳就快升起来了,不过谢长缨还没什么困意。

他很在意那幅突然出现的画轴,和画轴的人。

谢长虽然皱着眉头,不过一动不敢动。他怀里的黎洛已经睡着了,而且睡得特别的香甜,谢长缨不想打搅了黎洛休息。

谢长缨有些在意,那幅画为何突然出现,还有那个叫赵双溪的人。

原本谢长缨买了一张请柬,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的,但是现在向来,莫名担心起来。

赵双溪从富商变成了医官,真的只是偶然重名?

谢长缨越想越觉得这里面恐怕有什么秘密。

“唔皮卡丘……”

想着想着,太阳便缓缓的升起来了,有阳光顺着挤进营帐。黎洛揉了揉眼睛,满是睡眼惺忪的模样。

黎洛含糊的说:“皮卡丘,你醒的好早啊。”

谢长缨在他额头上吻了一下,说:“太阳出来了,我也该回去了,不然会被发现。”

黎洛耍赖一般抱住了谢长缨的腰,好像一只树懒一样,嘿嘿而笑的说:“美人,朕还没宠幸你呢,你就想要逃跑吗?”

谢长缨被他逗笑了,说:“一大早上的刺激我,你可是要负责任的。”

黎洛捧着他的脸,“啵”的在他嘴唇上亲了一下,说:“大美人,你晚上没睡好吗?怎么都有黑眼圈了。”

谢长缨摇头说:“没事。”

黎洛眯眼看他,道:“不会想了你师父一整夜罢?你这个见异思迁的大渣男!大猪蹄子!”

谢长缨哭笑不得,说:“别胡说。”

谢长缨的确是一夜没睡,也是因为时辰没多久了,所以谢长缨干脆就没有闭眼。而且还叫黎洛给说准了,他就是想了那画中之人一整夜,但是被黎洛说出来,莫名的不正经。

谢长缨道:“我也该回去了,你别睡过头,一会儿我们会盟大营见。”

黎洛摆摆手,说:“那好罢,你先走罢,我再睡一会儿,实在是太困了。”

谢长缨要趁着人少的时候悄悄离开,眼看着太阳都出来了,也只能先穿好衣服,飞贼一样逾墙而走。

那边厉无争给谢长缨看了一晚上的营帐,走了一晚上的遛儿,片刻都没有停歇下来,就怕有人发现他们陛下又又又失踪了。

“哗啦”一声,有人从窗户翻了进来,厉无争回头一瞧,感动的差点鼻涕眼泪都流下来,说:“陛下您可回来了。”

谢长缨道:“洗漱更衣,给我打些水来,时间不多了。”

厉无争很想吐槽,还知道时间不多了呢!

谢长缨急匆匆的换好衣服,眼看着时辰差不多,便带着人往会盟大营而去。

他进入会盟营帐的时候,赵国人、黎国人都已经到了,薛国和郑国还没有来。

谢长缨看了一眼黎洛应该坐的位置,心想着黎洛莫不是还没起床罢?

还真就叫谢长缨说准了,他离开之后,黎洛感觉失去了一个暖炉兼等身抱枕,睡着都不舒服了。

不过没关系,黎洛调整了一下睡姿,钻进被子里继续又睡了。这一睡差点睡过了头……

宋凭栏眼看着时辰差不多,就到黎洛营帐前面等着,但是黎洛屋里一点动静也没有,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后来薛彦也来了,一同等了半天,终于没能耐住性子,亲自往营帐内去瞧一瞧黎洛,生怕是出了什么事情。

薛彦一进营帐,就看到黎洛还睡着,大大咧咧的,完全没有醒来的意思。

黎洛是被薛彦给晃醒了的,火急火燎的穿戴洗漱,然后最后一个进入了会盟营帐。

谢国人可不知道薛国皇帝现在的身份,还以为薛国人想要给他们一个下马威,所以才堪堪而来,让他们等了这么许久。

黎洛进入营帐,赶紧走过去坐下来,然后松了口气,幸亏没有迟到,时间是刚刚好的。

黎洛进来便悄悄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谢长缨。因着他们这次是敌对的关系,所以座位隔得很远,遥遥相对。

黎洛也知道他们现在是对立关系,所以只是暗搓搓的看了一眼谢长缨,根本不敢多看。

然而黎洛这“暗搓搓”的举动,其实被很多人都看到了。

谢长缨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那些人恐怕以为薛国皇帝这是在对自己挑衅。而且黎洛很快将目光移开,再不看谢长缨一眼,便被旁人又解读成了高傲,不屑于多看谢国的君主一眼。

谢国人对此非常不满,薛国明明处于下风,却竟是如此嚣张跋扈的很。

会盟大营之内莫名有点尴尬,气氛不是太好。

赵国的太子一看便是个圆滑的,站起来打圆场道:“时辰也差不多了,这会盟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等一等。”有人开口说道:“怎么郑国的使臣来了,却不见郑国二皇子来?”

这次郑国非要来凑热闹,而且是二皇子领着使团来的。眼下郑国人都坐齐了,但是偏偏不见他们的主心骨二皇子。

其他国家的国君都到了,郑国二皇子还没出现,着实是有些不给面子了。

黎国人和郑国关系并不怎么好,瞧见了便笑着说:“是啊,二皇子怎么没来?莫不是睡过头了罢。”

“这……这郑国的二皇子,也太是不懂得礼数。”

一时间,郑国成了会盟营帐之内的焦点。

黎洛看了看二皇子空着的座位,忍不住就回想了一下昨日见到二皇子时的模样。

黎洛对二皇子没什么好印象,酩酊大醉而起还左拥右抱,看起来又好酒又花心,一看就不是什么太好的人。

再想一想,“自己”的妹妹嫁给了这样的男人,实在是……

黎洛莫名有点同情起小公主来了。

郑国的使臣们支支吾吾的说:“还请各位稍待,下官这就去……去请二皇子过来!”

眼看着时辰都过了,二皇子迟迟不来,郑国人脸上也着实没有面子,赶紧派人小跑着就去了。

今日一大早,郑国人就没见过他们的二皇子,眼看着时辰都要到了,好些人都去寻找二皇子,但是根本没有找到,最后也只好让其他使臣先行前往会盟营帐。

这会儿有使臣急匆匆跑回来,连忙问道:“二皇子呢?可寻到了?”

有士兵回答道:“没……还没有,哪里都找不到。”

“这可如何是好?会盟都已经开始了!就差二皇子一人了!”使臣着急的直擦汗。

他们郑国本来是和稀泥来的,想要捡便宜回去。可谁料到情况翻转,他们就快要变成千夫所指了。

就在使臣想要派人再去寻找二皇子的时候,忽然听到一声尖叫。

“啊——!!!”

“怎么回事?”

“发生什么了?”

众人都是震惊呐喊,有巡逻士兵立刻冲着喊声传来的方向冲了过去。

就见一个营帐的外面,有宫女跌倒在地上,同时薛国的小公主也跌倒在地上,吓得浑身哆嗦不止,三魂七魄都已经离体的模样。

“出事了!”

“二皇子死了!”

很快的,消息便传了回来,有人急匆匆走入会盟营帐,跪下来禀报了薛国那边的情况。

众人都围坐在营帐内,只等着二皇子一出现就开始会盟,谁料二皇子竟然已经死了,根本不可能再出现在会盟营帐之内。

“什么情况?”黎洛嘟囔了一声。

谢长缨也皱了皱眉头。

大家均是吃惊呐喊,你看我我看你。

赵国太子惊讶的说:“死了?怎么死的?这不可能罢,昨日晚上,我和二皇子还在把酒言欢,怎么今天就……”

郑国的营地那边已经骚动了起来,听说是小公主第一个发现二皇子尸体的,差点吓得昏厥过去。

会盟的时辰已经误了,而且二皇子突然死了,今日的会盟算是被彻底的给打断了。

众人决定前去郑国的营地看看究竟,到底发生了什么。

郑国的营地人心惶惶,士兵将一个营帐团团围住,已经叫来了医官去营帐内给死掉的二皇子验尸。

只是……

医官们似乎还没有验出什么太多的东西,因为……

黎洛走过来,很是好奇二皇子到底是怎么死的。

他才一走过来,便有人哭着一头扑进了黎洛的怀里。黎洛给吓了一跳,低头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妹妹,也就是薛国的小公主,死掉二皇子的夫人。

小公主哭得浑身颤抖,道:“皇兄!皇兄!二皇子死了……二皇子他他,他……”

小公主看起来受惊过度,结结巴巴的根本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出事的营帐,便是小公主住的地方。

按照小公主的说辞,昨天晚上二皇子酒气没散突然找了过来,对她一阵打骂,随后也就走了,并没有留宿下来。

小公主独自就寝,后来天亮后,小公主便觉得无法再入睡,干脆起身出去走一走。

因着二皇子半夜找来撒邪火的事情,小公主心中有些郁闷,宫人们也是不敢多言什么,都被小公主给遣走了,大家都没有发觉什么异常。

小公主去散步了,散步回来后时辰也不早了,她是不需要参加会盟的,所以就决定在营帐内传膳,想要回去用早膳。

“我,我刚进了营帐,就看到……二皇子躺在我床上在睡觉。”

小公主颤抖的说:“我吓了一跳,没想到二皇子会又……又回来了。”

小公主进入营帐,居然发现二皇子又来了,吓得小公主心头一跳,觉得二皇子怕是又要对自己打骂不止。

二皇子有些奇怪,躺在了小公主的床上,是侧躺在床上的,面朝里,盖着床上的锦缎被子。小公主那会儿走进来,只能看到二皇子一个后脑勺。

不过小公主虽然只看到了一个后脑勺,但还是很肯定,那个人就是二皇子。

小公主害怕二皇子,便上前低声问二皇子怎么来了,小心翼翼的。

二皇子躺在床上,没有回答小公主的话,小公主也不敢走近,怕二皇子突然动手打人,就又很小声的问了一句。

“二皇子还是没有回答……”小公主打了个激灵,说:“我就奇怪了……就想走近去看看。”

小公主鼓起勇气走到了床榻旁边,结果她没能再次开口,发现了奇怪的事情。

二皇子盖着的那床被子,莫名有点湿乎乎的。

红色的锦缎被子颜色发深,而且湿乎乎的,有液体顺着垂下的被子角,低落在营帐内的地毯上……

是血。

小公主害怕的颤抖起来,说:“是血……我当时吓坏了,顾不得太多,就冲过去查看二皇子的情况。”

被子上怎么会有血的呢?而且二皇子一点反应也没有。

小公主立刻伸手,想要去晃动躺在床上的二皇子,可是小公主这么伸手一摸……

“什么也没有……没有……”

小公主下意识的抬起了自己的手,害怕的差点翻白眼,说:“我一抓被子,发现被子下面是空的,什么也没有,太不正常了。”

其实当时,小公主也是被吓傻了,所以只是感觉到不正常,却没能想到到底怎么不正常。

所以她抓住了被子,然后一扯……

被子下面空空如也。

二皇子根本没有躺在床上,床上只有二皇子的一颗脑袋,血粼粼的脑袋连着一点点的脖子,脖子下面再没有东西。

而有人却将被子给打开了,平整的盖在了床上,还把二皇子的脑袋摆在了枕头上,小公主这才会以为,是二皇子躺在床上。

“只有……只,只有一颗脑袋。”小公主吓得还在颤抖。

众人听到小公主的话,也均是后背发凉,脑补了一下当时的情景,的确很有画面感,别说是个女子了,便是个大胆子的男子,怕是也要被吓到的。

黎洛往营帐内看了一眼,说:“可以进去看看吗?”

黎洛可是薛国的国君,薛国又和郑国有姻亲的关系,甚至较好,郑国的人想要讨好黎洛,自然没有理由拒绝他。

说实在的,其他人也都很是好奇,听小公主说的神乎其神,他们也想进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众人便一起进入了营帐之内。

营帐内还有血腥味儿没有散出去,大家果然一眼便看到,有一颗脑袋摆在床上,脖子下面什么也没有,就只是一颗脑袋罢了。

而屋内干干净净的,除了床上,和床边的地方,根本一点血迹也没有,若是有人在这里杀了二皇子,还把他的脑袋给切下来了,现场不可能如此干净。

因为只有一颗脑袋的缘故,所以医官也验不出什么太多有用的东西来。

黎洛凑过去看了一眼,忍不住也皱了皱眉头,感觉画面有点过于刺激了。

从二皇子脖子上的切口来看,应该也是死后被人砍掉的脑袋,就和昨夜出现的断臂一样。

昨夜二皇子营帐内混乱不堪,还出现了一条不知名的断臂,谁也不知道那条手臂到底是谁的。而今天一大早,二皇子死了,死在了小公主的营帐内。

两件事情距离的太近了,又都和二皇子有关系,黎洛感觉可能有些什么联系,但是眼下还说不好。

众人瞧了二皇子的死状,只觉得恐怖又恶心,没几个人愿意再多看一眼,便干脆离开了营帐,全都退出去了。

黎国的使臣说:“在会盟大营之内,竟然有人胆敢行凶,实在是太嚣张了,这简直是不将各位国君放在眼中。”

会盟大营发生这样的事情,的确有点说不过去,凶手嚣张的不一般。然而现在凶手却隐藏的很好,一点蛛丝马迹也没有。

两次事故都发生在郑国的营地之内,情况到底怎么回事,也只有郑国人知道,但是偏偏郑国的巡逻士兵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问题,情况简直匪夷所思。

“皇兄……”

小公主走过来了,低声道:“皇兄,我太害怕了……我可不可以……暂时住在大薛这边?”

小公主面色惨白,看起来实在是憔悴。尤其她昨天被二皇子打了,脸颊上还有些微红微肿。

薛彦见了,忍不住说:“陛下,要不然……先让皇姐住在咱们这里一段时间罢,郑国那边乱哄哄的,好像不怎么安全啊。”

黎洛侧头瞧了瞧小公主的脸颊,虽然过了一夜不是很明显,但是他一眼就知道,这是被打的巴掌印。小公主说了,昨天夜里二皇子来找她,那有八成可能性,这巴掌印就是二皇子留下来的。

二皇子不只是好酒好色,竟还家暴?黎洛对二皇子当真是一点好感也没有。

说起来,黎洛和小公主之间,并非什么真正的情敌,黎洛是不喜欢宋凭栏的,所以对小公主没什么敌意,又见她这会儿有点惨,便道:“也不是不可以。”

“真的吗?皇兄?”小公主大喜过望,道:“谢谢皇兄!多谢皇兄。”

“皇姐。”薛彦说:“你脸色太难看了,不如让医官给你看看罢。”

小公主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颊,赶忙掩饰着,说:“没事,就是吓得……”

因着郑国二皇子突然死了,第一天会盟被打断,众人先各自回了自己的营地,也都加强了各自营地的巡逻守卫。

他们可不想再发生郑国那样丢人的事情,死了二皇子不说,还在别的国家面前颜面扫尽。

厉无争跟着谢长缨回了谢国大营,然后厉无争就看到谢长缨在挑衣服,又是便服,都不需要谢长缨开口,厉无争就知道,皇上又要跑了!

厉无争很是无奈,道:“陛下,您这样……臣很为难啊。而且现在会盟大营有些不太平,好端端的郑国那边就出了事情,还不知道是什么人所为。陛下您就不能老实一点,万一遇到了危险……”

谢长缨已经选好了一件衣衫,道:“就是因为不太平,所以我才要过去。”

也不知道凶手到底是谁,黎洛向来对匪夷所思的事情特别的感兴趣,谢长缨想想就觉得不放心,生怕黎洛会遇到什么危险,所以谢长缨决定还是去黎洛身边看一看。

厉无争眼皮一跳,他着实是劝不动谢长缨的。

“陛下您这是……”

厉无争不经意的看了一眼谢长缨选出的便服,眼皮又是一跳,满脸都是惊讶。

厉无争是谢长缨的发小,对谢长缨还算是了解的。谢长缨自小就喜欢素气的颜色,比如白色。所以谢长缨的衣服一般都是白色的,谢长缨仗着气度非凡,容貌绝顶,所以穿着白色的衣服也很好看。

而谢长缨最不喜欢的就是太艳丽的颜色,比如……

红色。

而此时谢长缨给自己选了一身暗红色的衣裳,特别的扎眼特别的华丽,仿佛孔雀开屏一般。

厉无争头疼了,陛下要偷偷潜入人家薛国的地盘,不穿夜行衣也就算了,居然穿这么扎眼的衣服,生怕别人看不到他吗?

“陛下,要不然……”

厉无争还没劝阻,谢长缨已经将衣裳换好,顺着窗户便走了。

“我……”厉无争没办法了,只好蔫头耷拉脑的从营帐内走出来,叹息说:“我怎么那么命苦呢!”

“我以为你习惯了。”有人站在营帐外面,很平静的说。

厉无争一抬头,原来是曹知水,说:“我一点也不想习惯。”

黎洛回了薛国的营地,给小公主安排了一个暂时落脚的营帐,然后就叫医官来给小公主诊治。

医官拎着医药箱急匆匆而来,黎洛定眼一看,说:“是你啊。”

赵双溪连忙行礼,道:“陛下。”

来给小公主看诊的医官,便是长得还挺好的赵双溪。

黎洛笑眯眯的瞧着他,一见到他便想到了那幅画,不动声色的道:“对了,昨日你还未给朕诊完脉搏,不如一会儿你给小公主诊看好了,再给朕也诊看一番啊。”

“是,陛下。”赵双溪看起来是一个规矩的人。

赵双溪给小公主搭了脉,写了两个方子,一个是安神用的内服药,另外一个是外敷的伤药,可以去肿化瘀。

薛彦站在旁边,忍不住说:“那郑国的二皇子也太嚣张了,竟然敢打皇姐!”

他气不过,郑国是上赶着来他们这里求亲的,娶了小公主回去,居然这般不知道珍惜,平日里不是打就是骂。

薛彦气得攥紧了拳头,若不是二皇子死了,他现在就要去找二皇子决斗了。

他咬牙切齿的,侧头一瞧,便看到了一脸平静的摄政王宋凭栏。

宋凭栏也在这里还没离开,表情甚是平静,一点波澜也没有,仿佛他根本不认识小公主。

薛彦一看又恼了,这宋凭栏果然薄情,好歹他以前也喜欢过皇姐的,看到皇姐受苦,一点也不心疼的模样。

赵双溪给小公主诊看完毕,黎洛就道:“那你跟着朕回去诊脉罢。”

赵双溪道:“是。”

小公主受惊需要休息,其他人也都退出了营帐去,黎洛便带着赵双溪先走了。

宋凭栏眯眼看着黎洛的背影,道:“陛下身边的医官是什么来头?以前没有见过。”

随从连忙回话,说:“王爷,小人也看着眼生。”

“去查一查。”宋凭栏道:“甚是可疑。”

“最可疑的人,难道不是你吗?”薛彦走出营帐,就听到了宋凭栏的话,忍不住讽刺了一番。

黎洛带着赵双溪进了自己的帐篷,然后对着身后宫人们道:“好了,你们不用伺候了,就在外面守着就好了。”

“是,陛下。”宫人立刻答应下来。

黎洛只带着赵双溪一个人进了营帐,赵双溪拎着药箱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甚是听话顺从的模样。

黎洛暗搓搓的打量了两眼赵双溪,看起来很是无害,不过浑身上下都充满了疑点,自己要好好的试探他一番才是。

“对了昨日你是不是掉了什么东西,在朕这里啊?”黎洛边走边说,看似只是不经意的唠嗑。

赵双溪很是平静,道:“回陛下的话,正是。”

“哦?”黎洛端着架子,道:“还真是掉了东西啊。”

黎洛有些个惊讶,这赵双溪看起来有恃无恐,好像一点也不打算隐瞒。

赵双溪仍然平静,说:“一幅画轴,平日下官都是随身携带的,昨日给陛下看诊之后便忽然不见了,下官还在想着,恐怕是……”

“画轴……”黎洛点了点头,说:“就是被朕给捡到了。朕瞧着,那画上的男子颇为面善,却想不起来是在什么地方见过了。”

他正说到这里,已经走到了内间,然后往里一转。

黎洛还有话没说出口呢,顿时戛然而止,止不住瞪大了眼睛看着内间的茶桌。

并非茶桌发生了什么,而是茶桌边坐着的人。

有人大大咧咧的坐在茶桌边正在喝茶,一身红衣似火黑发如墨,恨不得三里地外都能看到。

是谢长缨,而且是精心打扮过的谢长缨。

“咕咚——”

黎洛向来是个颜控的,不由自主就干咽了一口吐沫,心跳都加快了,只觉得今天谢长缨一身红衣,也太好看了罢,从头到脚都透露着华丽质感,和平日的素气完全不同,看起来就仿佛是要大婚的模样。

黎洛差点花痴起来,但是下一刻又一个激灵。现在可不是被美色迷昏的时机,谢长缨大大咧咧的出现在这里,简直有恃无恐啊。而黎洛还带了人回来,若是叫赵双溪看到谢长缨……

黎洛不及多想,立刻转身拦住了跟在他后面的赵双溪,将人推着往回走了好几步,以免他转进内间就会看到谢长缨。

“陛下?”赵双溪难得有些奇怪。

黎洛干笑一声,说:“朕忽然想起还有些事情,你先回去罢,朕明日再找你看诊。”

“是,陛下。”赵双溪很是顺从,也不问为什么,作礼后就转身离开了。

黎洛眼看着帐帘子放下来,不由的松了口气,赶忙转身跑进里间。

不是黎洛眼花了,谢长缨还穿着那件红衣,坐在桌边施施然的喝着茶水。

黎洛眼皮一跳,说:“你怎么突然来了?而且还大大咧咧的坐在这里,万一被看到了怎么办?”

谢长缨很淡定,说:“怎么?我长得不好看,见不得人?”

谢长缨是特意来的,特意选了一身艳丽的红色,而且是特意来比美的!昨天黎洛看着赵双溪,眼睛都快直了,让谢长缨心里酸的要命,很是不爽,所以今日谢长缨特意打扮了一下自己,想要夺回黎洛的注意力。

黎洛顿时搓着手跑过来,说:“好看!好看死了!皮卡丘变身了!太好看了。”

黎洛跑过来,抱住了谢长缨的腰,把脸埋在他身上蹭了好几下。

谢长缨嘴角不自觉的微微上翘,道:“那可比赵双溪好看多了?”

黎洛一听,原来是昨日的醋没吃完呢。

黎洛真诚满满,不吝惜的说:“当然是缨缨你最好看了,赵双溪跟你不能比!”

谢长缨对他的回答还是比较满意的。

黎洛说:“缨缨,你不要吃醋,我可是个专一的人。赵双溪虽然长得好看,但我也就看一两眼而已。”

“嗯?”谢长缨发出一个鼻音,淡淡的道:“所以你除了看之外,还想做点什么?”

“什么都没有了。”黎洛道:“再说了,我故意接近赵双溪,绝不是因为他的美色啊,是因为那幅画!”

谢长缨总觉得黎洛的话没什么可信度。

黎洛说:“真的,你要相信我啊。那幅画肯定是赵双溪故意丢下的,而且他居然没有狡辩,一口就承认了下来那幅画是他的。看来他似乎算准了,我们会对这幅画感兴趣……”

作者有话要说:  安利一下下一本悬疑推理文《我在锦衣卫打工》,欢迎提前收藏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