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从荒野求生节目开始 > 第124章 麻烦

第124章 麻烦


隔了这么远都能听到, 也是厉害了。

对视了一眼后,众人也不含糊,纷纷朝着事发地冲了过去。

一群运动员狂奔的画面, 还是挺壮观的。

虽然今天出来吃饭的时候, 他们并没有穿队里的衣服。

“哪儿呢哪儿呢, 发生了什么?”因为天比较黑,又不是旅游的时节,周围的灯都没有开, 所以放眼望去,只能看到黑乎乎的一片,以及拼命挣扎时,哗啦啦的水声。

具体什么情况,却不得而知。

贺蓝他们的眼睛下意识的眯起,试图分辨落水者的准确位置,但遗憾的是…他们失败了。

一旁的目击者已经被突如其来的变故给吓傻了。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好好的一个人,一错眼的功夫, 出溜一下就不见了。

“我、我只是想好心提醒他,没、没想到会…会变成这样……”一旁的女士欲哭无泪,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当时也是好心, 看到一个人影坐在护栏上, 然后没忍住, 站在跑道那里提醒了两句。

谁知道那人非但不领情,反而变本加厉。

因为隔得比较远,她并没有听清楚那人说了什么,但是凭感觉,应该不是好话, 应该是骂她鸡婆之类的。

这也就算了,最后对方干脆彻底跳到了护栏外,然后做各种动作,对着她一顿挑衅。

这也太奇葩了一点。

真晦气!

女士本来不想搭理那人的,结果就在她转身的功夫,“噗通”一声,人就掉下去了。

这大概是她见过的,报应来的最快的一次。

女士都震惊了。

不过生气归生气,那毕竟也是一条人命,于是下意识的,她尖叫出声。

光是听女士的描述,郑姚就没什么救人的欲/望了,人总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不是?

尤其是这种自己作死的,也算是求仁得仁了。

但是一旁的教练他们可不这么想啊。

毕竟是和平年代生活的人,跟郑姚这种见惯了生死的情报头子不同,他们潜意识里就觉得,即使对方有些过分,但也罪不至死啊!

几个游泳队的已经开始脱衣服了。

救个人而已,对他们这些顶尖高手来说,那还不是轻轻松松,手到擒来?

就在这个空当,一个中年女人和一个中年男人,也分别从不同的两个方向狂奔而来。

刚刚听到动静时,两人还没觉得有什么,得知有人落水,四下寻找又没找到自己的儿子,他们这才开始慌了。

处于父母的本能,两人已经确定了,落水的是自己的孩子无疑了。

加上碰巧听到女士刚刚那番话,夫妻两个的脑子“嗡”的一声,瞬间就炸了。

一股怒意涌上心头,男人想也不想,就朝女士冲了过去:“我儿子有事儿,我让你赔命你信不信!”

“喂你干什么!”教练毫不犹豫,急忙上前阻止。

然而教练都已经五十多岁了,最近几年也不怎么锻炼了,哪儿会是眼前这个壮汉的对手,当场就被推个趔趄。

教练好悬没摔了,幸而最后关头一只手撑住了他的后背,教练才不至于栽倒。

“谢谢谢谢…呃?”一抬头,教练发现原来是郑姚。

她什么时候过来的?

刚刚她不是还在另一侧么?

就在教练发呆的功夫,男人还想往这边走,其他运动员反应过来,赶忙上前制止:“你做什么!”

这个时候,他添什么乱啊!

然而运动员体格虽然好,但是他们并不敢真的动手,所以显得有些缩手缩脚的,以至于男人越发的嚣张。

郑姚就没那么多顾忌了,她有的是办法让对方最后验伤的时候,连轻微伤都验不出来。

“欸欸欸!秀秀你别冲动啊!”再怎么说,她也是公众人物,真要是动手了,万一被拍了就完了。

注意到周围已经有人拿出了手机,一旁的小雯拼命阻止。

再说了,打不打的过还是一回事吧…

对比了两人的块头,情况好像不太乐观……

就在小雯冷汗直流的时候,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刚刚还嚣张不已的男人一下子就倒地不起了。

“嘭”的一声闷响,感觉周遭的石板路都抖了三抖。

谁也没看清楚郑姚的动作,就只看到郑姚的膝盖抵着男人的后心,将他双手反剪,死死控制住了。

剧痛使得男人本能的惨叫出声。

“啊——!!!”

男人的妻子,也就是落水者的母亲见状,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听到丈夫持续的惨叫声,反应过来后,她赶忙大声呵斥:“你要干嘛,放开他!”

眼前乱哄哄一片,距离男孩落水已经过去将近一分钟了。

水这个东西其实是很可怕的,只需四五分钟,就能致人死亡。

没时间了!

无暇顾及眼前的闹剧,相互对视了一眼后,两个游泳队的运动员越过护栏,干脆利落的纵身一跃。

就像是在训练场上演练过无数次那样,他们的动作要多标准有多标准。

关键是,从头到尾,两人竟没有丝毫的犹豫。

“再敢撒泼,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明明不是那位女士的问题,男人这么发怒,简直就是不讲道理。

郑姚的声音很冷,听得人心头发寒。

一开始的时候男人还试图挣扎,然而他越是挣扎,疼痛就越是剧烈,到了最后,男人恨不得昏死过去才好。

现在听到郑姚这么说,他就只剩下求饶的份儿:“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郑姚这才将手松开。

男人怀疑自己的小拇指已经断掉了。

一旁的女士惊魂未定,她怎么也想不到,对方竟然会将责任归结于自己。

等对方恢复自由之后,女士下意识的就躲到了郑姚身后。

胡迪都有些佩服起这个小姑娘来了。

围观群众越聚越多,短短一两分钟的功夫,周围就已经围了一圈的人,这些人不约而同的开始关注起了护城河里的情况。

虽然周围黑灯瞎火的什么也看不到,但是教练这边似乎并不怎么担心。

开玩笑,那可是要参加今年奥运会的游泳健将欸,救个把人还不是轻轻松松?

如果是平时,众人这么想没什么问题。

郑姚留意了一下,发现夫妻两个的体型都有些异常后,忍不住微微蹙眉。

当所有人都沉默着,期待好消息降临的时候,郑姚冷不丁问了一句:“落水的那个孩子,今年多大了?”

“关你屁事!”男人捂着手指,疼的直抽抽,整个人依旧是怒气冲冲。

说到底,她跟救自己儿子的那群人是一伙儿的。

犹豫了一下后,女人道:“13。”

原来还是个小孩子。

教练他们越发放心。

郑姚却是又问:“身高体重呢?”

她究竟是来救人的还是来查户口的?

话说,秀秀问这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做什么……

小雯忍不住,轻轻扯了扯郑姚的衣摆,示意她刚刚的举动已经很惹眼了,就不要再孜孜不倦的问下去啦。

女人想要张嘴,但是下一秒,却被自己的丈夫猛地推搡了一把。

真的是烦死了!

男人听郑姚的声音越听越窝火,但对方人多势众,自己好像又打不过她,就只能把满腔的怨愤发泄到自己妻子身上:“你刚刚干什么去了?!怎么不看好壮壮!”

人还没救上来呢,他就已经开始问责了。

“不是交代了你看的吗?”

女人也觉得很冤枉,于是不甘示弱,唇角反击:“之前壮壮吵着要吃雪糕,你没听见啊!”

男人闻言,越发暴躁:“吃吃吃,就知道吃,都是你惯的!再说了,买雪糕的时候,你就不会带他一块儿去啊!”

也不知道,这男的哪儿来的脸。

刚刚接触的时候,郑姚就注意到了他浑身的烟味儿,还有估计是刚刚回来的比较匆忙,手机也没关,兜里亮着的屏幕郑姚瞥了一眼,上面是个长得很漂亮的女主播。

这人之前估计是找了个地方抽烟看直播去了。

明明是孩子父亲的失职,但因为潜意识里觉得孩子就应该是母亲带,所以最后这个罪责,还是要归结到母亲的头上。

不只是眼前这个男人,很多人都这么想。

此时此刻,压根没有人注意到有什么不对。

无暇顾及吵成一团的夫妻两个,试图插话结果根本插不进去,如此几次之后,郑姚果断放弃。

她深吸了一口气,转头去问身后的女士。

她干嘛对这个问题这么的执着?

女士有一瞬间的不解,不过她还是努力的思索了一番,两秒钟后,女士略显遗憾的摇头:“抱歉,我记不清了。”

这边本身就没什么灯光,加上事发突然,她现在脑子里还是一片混乱呢。

而且这种细节,慌乱之中跟本不会有人去留意。

“那你能告诉我,那个男孩是在哪个位置落水的么?”郑姚又问。

这回女士倒是记得清清楚楚:“就在那棵树的左边。”

见全场只有郑姚一个人忙忙碌碌,也不知道她究竟在想什么,小雯他们有些不解。

胡迪隐约嗅闻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气息,但又不知道是什么,最终她选择问了出来:“什么情况?你在担心什么?”

打开手机手电筒,郑姚一边找一边道:“不知道你们发现没有,那对夫妻都不算矮,体重也比普通人要重很多。”

男人估计有180+,女人也有165+了,而且都是易胖体质,这种体质很容易遗传给下一代的。

再加上现在各家条件都比较好,年龄实在是说明不了什么,很多小学生初中生都有一米八了。

溺水的人出于求生的本能,会挣扎的特别厉害。

如果是普通体型的人还好,两个每天锻炼的运动员完全能够搞定了,但如果是一个一米八几的大胖子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即使是国家队级别的,也会有危险。

“希望是我想多了吧。”不过出于安全考虑,谨慎点没什么坏处。

胡迪和教练猛地愣住。

被她这么一提醒,突然有点慌是怎么回事……

这…根本想不到好吗!

“你、你在找什么?”一边觉得那两个人不可能这么倒霉,教练一边冷汗津津。

“脚印啊。”郑姚随口答道。

“找脚印有什么用,我看我还是去问孩子爸妈吧。”那两个人今年可是要参加奥运会的啊!千万不能出事儿!

说着,教练拔腿就要走。

“找脚印当然有用啊。”从脚印的大小以及深度,完全可以判断出一个人的身高和体重了。

“有了。”

教练刚转身,余光中,郑姚捕捉到了什么,于是她将手电筒对准河岸石沿上的青苔。

这个大小……

郑姚伸出手掌比划了一下,几乎是瞬间得出了数据,紧接着,她脸色微变:“糟糕。”

“那两个人有麻烦了!”

作者有话要说:  教练:……谢谢,人已经快被吓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