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从荒野求生节目开始 > 第126章 状元

第126章 状元


有人担心郑姚如今的处境, 自然也有人看不过去。

【玩儿不起就别玩儿好吗?搁这儿装什么小公主呢?】

既然都答应了,努力完成不是应该的吗?

【别人都行,就你家主子金贵是吧?还diss上了人家体协, 多大脸啊?】

【莲言莲语, 内涵人家运动员排挤郑秀?】

这年头, 上纲上线的人太多,喜欢发散思维的人也很多,加上网络上又不知道谁是谁, 所以戾气一般都比较重。

好好的一句话,但凡有一点小错漏,都要被歪曲成另外一种意思。

郑姚的粉丝明明只是好长时间没见她在公开场合露过面了,所以担心她,但是最后在别人眼里,就成了内涵和diss。

尤其是一些假装混体育圈,但其实狗屁不懂,还喜欢挑事儿的,更是觉得郑姚矫情的不行。

虽然, 郑姚至始至终都没有开过腔,但是,他们哪儿管这些啊?

只要自己骂的爽了, 管你是误会还是真的。

真正热爱和懂行的反而是最安静的, 轻易不会发声, 有些人明明就只有半吊子水平,却总是爱脑补脑补这个,又脑补脑补那个,最后看什么都觉得是阴谋论。

最可怕的是,他们了解的东西不多, 却处处透露出高人一等的意思。

他们潜意识里就觉得,混体育圈的,就是比混娱乐圈的金贵!

但其实,混什么圈子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人本身的行为如何。

娱乐圈虽然是重灾区,但未必没有好人,相反,混体育圈的可能相对比而言干净了一些,但未必就没有渣仔。

郑姚的粉丝明明就只是随口这么说了两句,结果就被骂成这样,她们肯定不高兴啊。

这就跟你好好在路上走着,结果有人突然冲出来对着你一顿输出,脾气不好的估计当场就撸袖子了。

这能忍?!

于是粉丝们二话不说,直接跟那些脑补怪干了起来。

一时间,各个平台上议论、谩骂之声沸反盈天,那恐怖的架势,感觉跟世界大战一样,各类话题更是层出不穷,双方各执一词,谁也说服不了谁。

【求问,新人加入体协的真实情况如何?】

【如何看待明星突然转型成为运动员?】

【你如何评价郑秀的后续发展?】

下面清一色,基本都是反对意见。

阵势之大,再加上长篇大论的分析,路人看了第一反应就是——郑秀在体协混的不怎么样,跟其他队员的关系更是势同水火,以至于到了相看两生厌的地步。

因为身娇体贵,她甚至连基本的日常训练都完不成。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双方的粉丝怎么可能吵的这么厉害?

肯定是当事人有什么不好,所以才延续到了粉丝身上。

时间长了,好多人都被洗脑了,包括当事人之一的青年。

对,就是当时在电影院社死的那个青年。

他也以为郑姚跟体协那边肯定是出了什么问题。

然而下一秒,青年干脆利落的给了自己一巴掌。

瞎想什么呢,真关系不好能一起逛街一起去看电影啊?!

他倒是觉得,郑姚在体协那边指不定混的有多好呢。

青年这么想,于是也就这么说了。

然后…他就被喷了。

被喷的理由也挺简单的,一个靠郑秀“提携”才吸了一波流量,然后成了个小网红的人,他的话怎么能信呢?

都是金主爸爸的任务罢了。

青年:“…………”

算了,他们爱怎么想怎么想吧!

早晚有一天,这些真相帝们都会被打脸的。

至于被“排挤”的郑姚,现在正在教练的努力下,迎接她来到这里之后的第一个文化课老师。

之前因为工作的缘故,她经常需要全国各地到处飞,实在是没有办法聘请专门的教师。

现在好了,最近的生活都比较稳定,加上队里有关于这方面的福利又好,郑姚就干脆让教练帮忙申请了一个老师。

好在今年要考试的人不多,队里的教育资源还是比较宽松的,落到郑姚头上的,放眼望去也算是顶尖了。

话说,总觉得她有种在体协这边养老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一旁的贺蓝忍不住蹙眉,那股怪异的感觉再次涌上了心头。

可是就现在每天的训练量,不至于吧……

就在贺蓝游移不定的时候,老师也同样再打量自己的学生:“就是你,要参加今年的高考?”

“是的。”郑姚点点头。

“平时成绩怎么样?参加过学校的模拟吗?满分750,最高能考多少分?最低又是多少?”她得先了解一下眼前这个女生的基础才行。

因为郑姚比较面嫩,加上平时不说话的时候看起来挺柔顺挺文静的,老师还以为她是高中生。

后来听到郑姚的解释之后,老师才知道,原来这姑娘今年已经满二十了。

“你是上学比较晚么?”问出来之后,老师才觉得不妥。

不过郑姚对此并不介意:“我之前考上了大学,但是又退学了。”她将原主的经历大致说了一遍。

当得知面前的女孩当初只上了个专科的时候,老师忍不住皱了皱眉。

倒不是歧视什么的,主要是如果基础太薄弱的话,剩下的时间又不多,其实是不怎么好教。

老师刚想说,她怎么这么晚才考虑找老师,之前都干什么去了,然后下一秒,得知女孩当初的高考成绩足足有六百多分的时候,老师一下子就愣住了。

六百多分上专科???

这什么家庭才能干出这种暴殄天物的事儿啊!

老师一下子就怒了,看向郑姚的眼神,也逐渐变得怜惜起来。

唉,可怜的孩子,简直要被原生家庭给害惨了。

“其实你当时应该报警的。”私自篡改他人志愿是一件很严重的事,就算是两年多前,也足够判刑了。

可是,理想归理想,现实归现实。

当时原主所有的一切都被自己的父亲堂哥还有爷爷奶奶掌控着,想要实践起来,真的太难了。

郑姚笑笑,没说话。

老师见状,也只是叹了口气,随即就没有再提:“索性现在你也已经逃出来了,看开点,未来还有大好的人生等着你呢。”

进到了国家队里,这个成绩已经足够碾压大部分人了。

郑姚怎么可能看不开,毕竟原主的父亲早就凉透了,骨灰都撒大海了,堂哥也进监狱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来呢,至于原主的爷爷奶奶,虽然郑姚没有再继续关注,但想来应该也好不到哪儿去。

遗产一到手,秘书能再惯着他们才怪了。

所以说,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这些事儿郑姚心里头都明白,所以她才能心平气和。

但是教练和贺蓝他们不知道啊,听到这些事,可把他们给心疼坏了。

没想到,她居然经历了这么多。

怪不得现在训练那么苦,她都不觉得是苦。

只能说,这真是一个美好的误会。

“这些都是你平常的练习?”很快,老师注意到了一旁码放的整整齐齐的书,还有一些卷子试题什么的,都是写完了之后,还没来得及联系小李处理掉的。

知道她卷子写完之后核对完答案都当废品卖了的时候,可把小雯给心疼坏了。

虽然写完了确实没什么用了,但是…还是莫名觉得可惜。

得到郑姚的同意之后,老师随手拿起了一卷看了起来。

再然后,她发出了和贺蓝一模一样的疑问:“这…不会是你抄的吧?”

实在是,太工整了一点。

看吧!果然不是她自己一个人这么觉得。

有些事儿不亲眼看到,是不会相信的。

就算是六百多分,也写不了这么完美,无怪乎老师会怀疑。

得知这些都是郑姚自己写的之后,老师还是不太相信,于是她决定亲眼看一看:“这样吧,我手头这边刚好带了一套试卷过来,我们就按照模拟考,现场来做个测验怎么样?”

“没问题。”

不管郑姚是真是假,底子如何,她的脾气还是挺对老师胃口的。

话不多,肯干事儿,如果成绩也是真实的话,那简直就是所有老师心目中的完美学生。

教练和小雯一样,其实也是个学渣,而且他都好多年没读过书了,现在光是看着,都觉得眼晕。

只往卷子上瞄了一眼,看到上面各种公式,教练顿时就觉得心跳开始加速了。

不能细看,不能细看啊。

周围这么多双眼睛呢,老师还以为再怎么样面前的女孩也要象征性的紧张一下,其实老师是故意的,毕竟高考的气氛肯定要比现在更有压迫感。

这么多年,她见过太多太多因为紧张而发挥失常的学生了,所以心理素质,其实也很重要。

没想到面前的女孩心态居然会这么好,周围这么多人,仿佛对她没有影响一样。

郑姚做一题,老师就看一题,渐渐的,老师的表情变了。

“怎么了?”郑姚能够一心二用的事小雯是知道的,她按捺不住,然后小声问了一句。

老师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吐露出了实情:“没什么,就是觉得有点意外而已。”

没想到随随便便捡的学生,竟然给了她这么大一个惊喜。

“恭喜啊王教练,你们队大概率要出个状元咯。”

本来以为今天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一天,结果好像并不是。

猝不及防,教练呆了呆:“啊?”

什么时候,他们队跟这两个字挂上钩了?

教练第二反应则是,那什么,如果真带出来一个高考状元,队里给发奖金不?

作者有话要说:  教练:所以,究竟有没有奖金?

体协:???你有问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