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董卓袁绍 > 第十八章 吕布背主

第十八章 吕布背主


  “杀,一个不留!”

  深夜,执金吾丁原所在的城东大营。

  身高八尺生的魁梧高大的吕布此时提着丁原那仍在滴血的首级,再看着那正在遭受屠杀的丁原心腹亲信,本还算英武的脸上,不由尽是狠辣决然。

  一切便如原本历史所发生的一般,当看到丁原、卢植、鲍信等在朝会时皆露出不岔的神情时,董卓当下也就将丁原视为了杀鸡儆猴的工具。

  毕竟,和卢植鲍信相比,执金吾丁原不过就是一毫无背景的武夫。之所以能做到这个位子,更多还是靠了何进的赏识,而非像董卓与孙坚那样,是靠自己的能力一刀一枪的拼杀出来的。

  这等情形下,执掌过万并州兵马的丁原,自然也就成了最好的开刀对象。

  通过胞弟董旻的牵线搭桥,身为丁原主薄的吕布自就果断选择了“弃暗投明”。

  而后,便也就有了此时的景象。

  “吕奉先,你这狗贼。丁公对你何等恩荣,你为富贵竟弑杀恩主,你必不得好死,必不得好死!!!”

  被大军包围屠杀,眼见难逃一死,这些忠于丁原的将佐自也就指着吕布的鼻子大声喝骂。

  然对此,吕布却是冷笑一笑,“死到临头还敢犬吠,给我砍下他的四肢,然后再杀了他!”

  如今时候举荐之恩堪比授业传道。

  所以朱儁担任主薄时,为救举主性命可以散尽家财;公孙瓒为报举主恩义,可弃官挂印舍命护送。

  就连董卓为报答举主张奂的恩情,镇守三辅时亦对张氏多有庇护。

  吕布如今为个人富贵,杀害举主丁原。那么就算丁原生前有千般错万般错,可事情传出去后,世人咒骂的也只会是背主的吕布。

  这就是这个时代的价值观,个人私义凌驾于朝廷公义。

  如此一来,为了维护自己在军中的威严,吕布自然就要用最狠辣的手段对待这些咒骂他是背主之徒的丁原死忠。

  也因此,看着这些负隅顽抗者尽数被吕布诛杀,而后吕布又一个响头跪倒在自己身前时,身为董卓胞弟的董旻便也不由笑了。

  “此子虽贪婪无耻,可却不失为一柄好刀。”

  心中这般想着,董旻自就将吕布从地上扶了起来。

  “奉先能大义灭亲,为朝廷诛杀丁原这个反贼,着实立下大功了。且安心,今夜的一切我也必回向兄长如实禀报,到时封侯拜将也不再话下。”

  “布谢都尉。也请都尉放心,布必为都尉为司空,鞍前马后效犬马之劳!”

  封候拜将,这在关东群雄还未群起而攻之时,可是极有分量的一句话。

  不说别的,就说曹操袁绍等世家子弟中的领头羊,至今也未曾到封侯拜将的地步。

  故听到董旻这样的许诺,吕布也真不禁是心花怒放。

  武人崛起不易,如果没有贵人青眼看重,想要和那些世家党人竞争资源根本就没有丝毫可能。如今,能得到三公董卓的看重,同样是不甘居于人下的吕布,自将其当成了自己最宝贵的机会。

  不过,遥望着由混乱又转向安定的城东大营,立在宫墙之上的牛辅,却是不由一叹。

  “这或许便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吧。我那岳父如今借吕布之手除掉丁原,又岂会想到,日后他也将会落得与丁原一般的下场!”

  口中这般喃喃着,再看着这没有月光映照,便如同死城般寂静的洛阳,牛辅的心境,也不禁变得越发复杂。

  ……

  “校尉,皇帝他,想要见您。”

  从宫墙上迈步走下,牛辅本打算休息了。然不成想就在此时,一名负责守卫刘辩寝宫的下属,却带来这样一句话。

  “恩?”他不由一愣,“既如此,那便去见见吧。”

  如果说可怜人,什么也未曾做过的刘辩兄弟其实才是这洛阳城中真正的可怜人。

  他的舅舅,他的母亲还有那些宦官,这些人落得怎样的下场,都可以说是咎由自取。可年纪轻轻,不过就是个孩子的刘辩兄弟却本不该为这些人的过错买单。

  心中怀着这等想法,来到刘辩的寝宫,看着穿着身皂黑色丝帛身材有些微胖的少帝刘辩,立在门前的牛辅便不由抱了抱拳,开口道:“陛下召臣,所为何事?”

  “牛校尉免礼”刘辩虚抬了下,这两天的经历显然这位少年天子成熟了不少,至少不再像往常那般大喊大叫了。

  所以立在那的牛辅也就以平淡的眼神看向了刘辩,而刘辩,则在顿了顿后道:“你能带我去看看我母后吗?

  求你了,我好想她,我真的好想她。这些年,我还从未与母后分别这么长时间,她这些天都见不到我,她会担心的。

  就让我去那,给母后请个安,好吗?”

  “我……”牛辅愣住了,一时竟不知该怎么回答。

  可想起董卓所下的严令及事败之后的悲惨下场,牛辅也就只好硬起心肠,避过刘辩的眼睛道:“若陛下觉得无聊,臣可召宫人来此陪伴侍寝。

  如今天色已经不早,想太后那边也早已休息。陛下还是先缓上些时日,再说面见太后之事吧。”

  言罢,也就不看刘辩,转身便就离开了这。

  而刘辩呢,在此之时自也不由追了出来。可等走到门前,两名生的魁梧雄壮的西凉兵丁也就硬生生的将这位少年天子拦了下来。

  然后也不管这少年天子的威胁咒骂,只是硬生生的关上了房门。

  牛辅:“行了,看好皇帝,别让人出事。从现在开始,只要他不出门,他要什么便给他什么,你们明白吗?”

  “诺!”

  下属闻言凌然领命。

  故见此,牛辅也就摇头一叹,“天下大乱,不是好人能活下去的世道。莫怪我,我也是被逼无奈!”

  这般暗道了声,却也就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

  “大者天地,其次君臣,所以为政。皇帝暗弱,不可以奉宗庙,为天下主。今欲依伊尹、霍光故事,更立陈留王,何如?”

  翌日清晨,小朝会上,身为新任司空的董卓扫视着殿中的一众文武,终一字一句的说出了这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