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董卓袁绍 > 第十九章 初议废立

第十九章 初议废立


  如今的朝廷,三公之中担任太尉的乃是幽州牧刘虞,可刘虞根本不在京城,所谓太尉自就只是个挂名。

  而后的司徒,原本是徐州名士丁宫担任。可因受宫廷斗争的牵连,丁宫早在一个月前便被罢官夺职。

  因此,三公中也就唯有新任司空董卓身在洛阳。

  这样一来,担任着洛阳城中最高的官职,且掌控洛阳城的大半城防力量,董卓自就有了废立天子的底气和能力。

  然汉室建极四百年,到底不乏忠臣义士。

  故在董卓言罢后,尚书卢植终也就忍无可忍的站了出来。

  “简直一派无言!”卢植此时可谓是义愤填膺,“昔太甲既立不明,昌邑罪过千余,故有废立之事。今上富于春秋,行无失德,非前事之比也。汝为臣属,安敢言废立!”

  “混账!”董卓手握佩剑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昔霍光定策,延年按剑。卢子干,汝这般阻挠大事,当吾不敢取汝项上人头!?”

  卢植:“为国家,吾何惜一头!”

  “哈哈,哈哈哈哈~”见此,董卓却是不由怒极反笑。这个时候绝不会是退让之时,故看着卢植,董卓也是真生了杀心。

  所以,便伴着董卓的一个眼神,殿上的西凉兵丁也就“噌”的一声,抽出了手中兵刃。

  然后,两名膀大腰圆的西凉悍卒,也就架住了卢植的手臂,要将他拖出殿外斩首。

  而见此,昨日时被董卓刚刚拉拢提拔的山东名士郑泰便不由一下从坐席上站了起来:“明公,明公息怒,明公息怒。”

  郑泰不由行大礼跪倒在地,“卢尚书之言,不过一时糊涂。明公是威加海内的英雄,胸怀天下,何必因卢尚书一时失言,便处以极刑。

  这有违圣人之国之道,还请明公三思。”

  却是在《论语》中,孔子也曾明明白白的说道:“君子不以言举人,不以人废言。”

  君子不因别人的话说得好就提拔他,也不因别人有缺点就废弃他的正确意见。其中便有几分“不以言获罪”的道理。

  董卓既是一个胸怀大志之人,今处在这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子,自就不好明目张胆的和孔圣人背着来。

  再说,求情的郑泰郑公业本身也是有名的山东名士。董卓昨日才刚刚拉拢亲近他,如今他当众求情,董卓立在那沉默了片刻,便决定卖郑泰一个面子,放卢植一马。

  故轻咳了声后,沉了脸的董卓便不由看着卢植道:“今日,便看在公业的面上,放你这老物一条生路。

  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你这老物昏聩无能,以不足以担任尚书。”

  说着,摆了摆手,便让部下直接摘了卢植腰间所配的青绶银印,然后将卢植赶出了朝堂。

  董卓:“公业,从今日起,你便就是新任尚书。而至于废立之事,等吾回去请示太后,再做决断。”

  却是因卢植这一闹,看似强势的董卓,心里也不免有些发虚了。

  河东的大军到底还没抵达,董卓也怕逼得太紧,会让这些人同仇敌忾。

  故这般道了声后,也就直接转身离去。

  可跟在他身后,于此时寸步不离的牛辅心中却是不由想到:“这般看来,今晚,那小皇帝便能和他母后相见了。

  只不过相见后,这母子二人怕也就要命不久矣了。”

  不管有没有山东群雄的反叛,董卓都不会放过何氏母子的。

  毕竟,于法理而言,他们母子还是汉室江山的正统继承者。这样的人放在董卓的身边,无异于定时炸弹。

  所以,莫说是董卓了,换位思考一番就连牛辅估计都不会放过这母子二人。

  “哎,这便是逃不掉的宿命,谁让他们生在了如今的时代!”心中这般想着,牛辅也就摇了摇头,暂时压下了这何氏母子的事。

  却是据他所知,便就在今夜,河东大军抵达洛阳之时,信心暴增的董卓便会召见袁绍,打算降服袁绍换取袁氏一族的支持。

  可袁绍对此却是直接拒绝,然后连夜逃出了洛阳。

  因此,今夜便就是他收网的时候了。

  “只要袁绍离开洛阳城,就决不能让他活着回到河北。只要袁绍死了,关东群雄没了这名义上的共举盟主,那关东军队的威胁定就会大大降低。

  到那时,自己必也能借着岳父之力,扭转未来,开创一番事业!”

  心中暗下了决心,等到入夜,数以万计的西凉兵马终大张旗鼓的抵达洛阳之时,立在宫墙上观望的牛辅也就在第一时间召见了帐下的李傕郭汜。

  可与此同时,在袁绍的府邸中。当袁绍知晓驻守河东的西凉兵马刚刚抵达洛阳时,猛地明白过来的袁绍却悔的肠子都青了。

  “哎,没想到,没想到一切都是假的。所有人,竟都被董卓那老贼骗了!”

  在这最关键的两天时间中,原来他一直都高估了董卓的实力。

  而董卓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竟就只用三千兵马外加两个孩子,靠恐吓离间的方法,生生拉拢过去三万余并不属于他的兵马。

  这般两相比较,畏首畏尾的袁绍简直就是一个被董卓牵着鼻子走的傻瓜。

  猛地明白这点,出身一流世家,可谓是心高气傲的袁绍,自然是恨的咬牙切齿,悔的咬牙切齿。

  故在书房中,想着昨日便离京避祸的鲍信和曹操,恨得捶胸顿足的袁绍便不禁道:“早知如此,我便就听鲍允诚之言了。若当时果断些,行鲍允诚之计,那董卓或许早已伏诛受死,焉会如此,焉会如此!”

  说着,恨不能将时间倒转回两日前的袁绍,自是不由长叹了口气。

  可不知是故意其他,却就在此时,家中的一名仆从却忽的来到了门外,弯腰低头禀报道:“主君,宫里刚刚来了人,说董司空要召主君入宫议事。”

  “入宫,现在?”

  袁绍闻言不禁皱了眉。

  却说实话,此时的袁绍心中虽恨,可对将整个洛阳公卿都耍的团团转的董卓,袁绍心中也是深藏了几分忌惮畏惧。

  “此时召我入宫,怕是要在废立之事上逼我就范。可人在屋檐下,我还不能不去。看来我也不能继续留在洛阳了,当效法孟德允诚,早日离京才是。”

  心中打定了主意,做了个深呼吸的袁绍终也就平复了心情。换了身衣服,便带着十余名下属进了皇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