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董卓袁绍 > 第四十六章 定策奇袭

第四十六章 定策奇袭


  对此,的确打了两场漂亮仗的李傕张辽,自也就原原本本的将他们用半渡而击之计,一举剿灭三千白波的事情告知了牛辅。

  牛辅闻言,脸上随即一喜,便不免点头赞道:“善,能巧用时局,决胜当下,稚然文远皆可谓善用兵也。仅此一项,便当记大功一次。”

  “谢将军!”两人闻言也是一喜,可随即便道:“我等虽借机重创白波,可这些贼子却也并未罢休。今晨,为了能报昨日之仇,白波贼便举大军欲夺桥梁……”

  说着,却是又将今日清晨一战当众告知了牛辅。而这之中,张辽力敌千军的勇武表现,自就不免被大书特书。

  以至言罢后,郭汜张济等,看向张辽的眼神比之以往也是大不相同。

  作为主将的牛辅更是不由当众赞道:“以一当千,文远的这份勇武,比之当年的冠军候也不逞多让。今有文远在,我军定可一举破敌。”

  夸赞之语让张辽这样心高气傲的人听了,都不禁有种受宠若惊之感。

  不禁忙道:“将军谬赞了。臣微末之功,何敢比冠军候!”

  “哈哈哈,文远无需过歉,当年冠军候不也是年纪轻轻便扬名塞外。文远今不过二十出头,比当年冠军候初上疆场时也大不了许多。

  皆是青年才俊,何愁不能如冠军候般封侯拜将扬名天下。”

  一番鼓舞之言传入一旁李傕郭汜等人的耳中,也不禁让他们进一步感受到了牛辅对张辽的过分喜爱。

  使的牛辅言罢后,众人看张辽的眼神也是一变再变。

  可接下来牛辅轻咳一声,帐中的话题却也就自然而然的转到了汾水北岸那数万白波贼的身上。

  “且不说我离京时向太尉许下三月之期,就只说白波贼首郭太与匈奴于夫罗这些日子来在河东的所作所为,便可让其二人千刀万剐了。

  汝等皆乃我之臂膀,军中宿将。不知对此,汝等可有何速胜之法?”

  知晓了李傕张辽与白波贼交战的经过,本还怀有几分谨慎的牛辅对汾水北岸的那所谓联军,自不免轻视了许多。

  以为这些人不过就是些乌合之众,若摆开阵仗与他们正面对垒,定能一举克敌。

  而牛辅如此,帐中渴望立功的郭汜和张济自也不免做此想。

  故在牛辅言罢后,帐下的郭汜便不由站了出来,一脸自信的道:“兵法言:以正合以奇胜。我军不远百里,长途跋涉抵达绛邑。

  按说正该扎营修整,养精蓄锐。可在属下看来,此时却也正是我军发起突袭的最好时机。贼军搭建的桥梁尚在,便可于夜中选军中精锐前往对岸袭营。

  如此,便可打白波贼一个措手不及。然后将军再发大兵渡河,定就可一举克敌!”

  “好,善!”牛辅思量了番,不由赞许的点了点头,“此计甚好,或可一战功成。郭汜,此计既是你提出,夜袭兵马便由你来安排。若能胜,本将记你一首功!”

  “谢将军,汜定不让将军失望!”

  郭汜面上一喜,忙也就雄赳赳气昂昂的作了回应。

  故在之后,牛辅这边也就围绕此计展开了一系列布置。灵魂穿越重生,至今也算是第一次亲临战场的牛辅,今也是自信满满的要将号有十数万兵马的白波贼一举歼灭。

  然之后等帐中众人相继离去,身为辅军的贾诩也要起身离开时,牛辅却是忽的出言,将他叫下。

  “恩,将军还有吩咐?”贾诩笑着问了声。

  “这……”牛辅愣了愣,却是因方才时候贾诩一言未发,不禁让牛辅有了些好奇,想知道他对此是怎么看的。

  可这话到嘴边,再想起计策已定,布置已成,再问也是无用,便只好呵呵一笑道:“只是听牛谨说,先生不愿让兵丁跟随保护?”

  “哈哈,某不是武将,无需上阵又何须亲卫随行。至于保护,难道这营垒之中,还不能护我周全。”

  “好吧,若如此,先生便请便吧。”

  “诺”贾诩抱了抱拳,弯腰离去。

  等目送贾诩离开,牛辅从座上起身,却也不由在营帐之中缓缓踱步,转了好一圈。

  故不知与此同时,汾水北岸,驻扎在河之北的白波军见到雄赳赳气昂昂抵达战场的上万汉军,本还打算以船只渡河依仗兵力优势袭击南岸汉军的他们,忙就改了主意。

  以至在汉军主力兵马抵达并安营扎寨的那一刻,作为白波军大首领的郭太也就召集起了白波军中的一众将领,以及身为盟友于夫罗等。

  故就在被白波军和匈奴兵皆团团包围的一处营帐内,身为大首领的郭太看了眼帐中这集聚一堂的各方将帅,便不由皱眉道:“先前所料不差,朝廷果然派了大军。

  如今聚集在南岸的官兵怕是有好几万,这,这该如何是好啊?”

  却是不知牛辅本部的具体兵力,而牛辅又故意虚打了些旗帜,使的郭太对牛辅兵力的判断夸大了不少。

  也正因此,便就在郭太言罢后,在场的一众白波将领一个个也是愁眉不展。

  “官兵仅有几千人时,战事都这样吃力。如今官兵兵马过万,这一战还又何胜算可言!”

  脑中这般想着,所谓决心勇气自也就消散的一干二净。

  不过白波军中到底还是有能人的,譬如杨奉。作为白波军中实力和威望仅次于郭太的二号人物,他在此时倒是保持了一定理智。

  所以在其他人愁眉不展时,他便不由挺身而出,开口道:“前后才不过几千兵马小挫,难道就怕诸位吓怕了!

  昔日的勇气呢?难道就只是一句空谈。若如此,诸位还有何面目自称丈夫!倒还不如主动解散兵马,自缚于那汉军阵前,求一个痛快!”

  “恩,杨将军何意!?”

  听到杨奉这样直白的讽刺之语,郭太也不禁皱起了眉,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故看着杨奉,郭太便不由拍着自己的大腿道:“杨将军这时把某当成懦夫了?那未免也太看轻我这个大首领了!

  告诉你,我郭某人从未怕过。不过几万官兵,还没那个资格!”

  这番话说的,倒真也是斩钉截铁。

  以至方才那些愁眉不展者,此时也是随着郭太纷纷附和。一个个都将胸脯拍的嘭嘭响,全都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

  见此,杨奉终才不由一笑。便主动向郭太他深深做了一揖,随后道:“大首领误会了,奉实无此意。今奉反倒有一计,可助大首领克敌制胜!”

  “哦,何计?”

  “奇袭”杨奉缓缓吐出了这两个字,“官兵主力如今刚刚抵达,对我军的戒备定出在最为松懈之时。我军若在此时发动奇袭,官兵定然料不到。”

  “这”郭太闻言一愣,转而却是不由看向了一旁一言未发的于夫罗,“大单于以为如何?”

  却是要让于夫罗表态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