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董卓袁绍 > 第五十一章 夜战

第五十一章 夜战


  “杀啊!!!”

  有了生力军的加入,汾水南岸的喊杀声也不禁变得越发响亮。

  就宛若一道道旱地惊雷,直教人打心底里畏惧。

  可在汾水北岸,看着数百步外发生的一切,身为白波将领的杨奉却始终都是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即便这夜袭已发起半个时辰,战局仍未有太大进展。

  直到看到东侧忽有响箭升空,负手立于人前的杨奉,才不由得抚须大笑。

  “善,善。果如我所料,那牛辅到底调动了中军兵马,而今可算到了一决胜负的关头了!”说着,转身大吼,“众将士听令!”

  “在!!!”

  “趁此时机,渡河夜袭,直取官兵中军大帐,一局定胜负!”

  却是经过数天时间的观察,聪明的杨奉终也不由发现。因一开始便将自己摆在了进攻方,牛辅便着重加强了左右两翼的兵马部署,而稍稍忽视了中军。

  他让校尉张济率七千人镇守在西侧,让校尉郭汜统领着相同兵力镇守在东侧。

  两侧的兵力相加,便就达到了一万四千余。而中军兵马,则仅有四千多。却是比起兵力雄厚的左右两翼,明明更为重要的中军,却仅有两翼相加的一个零头。

  显然,牛辅从一开始就未将汾水对岸的白波军放在眼里。

  故摆出这样的阵势,就是为了增强两翼部队的力量,好使他们能如两双大手一般,将白波军揽于怀中,尽数消灭。

  可战局到底未按牛辅的计划发展。依仗着自身的雄厚兵力,白波军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挫败了官兵的进攻。

  务求歼敌于一役的阵型未能派上用场,反而给了杨奉可乘之机。

  所以他真正的杀招并非是什么“声东击西”,而是两翼扰乱,精兵在长驱直入,实施斩首!

  却从一开始,这个家伙便将目标对准了身为官兵主心骨的牛辅。

  故在此时,便就随着他一声令下,这被优中选优调出的上千精锐,也就乘着这些天来打造的木筏船只,如潮水般向着牛辅坐在的中军位置,呼啸而去。

  “杀啊!!!”

  宽有半丈的壕沟被白波贼用轻便的壕桥车一下填平。然后,那装满了火油的陶罐也就一个接一个的砸在了营垒外围的营墙上。

  熊熊烈焰因此升腾,可这明亮火光升起的刹那,带给营中官兵的却并非是温暖光明,而是混乱与惊恐。

  “不好,敌袭,敌袭!!!”

  今夜,这可谓熟悉的惊呼声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响起。而正在中军大帐的牛辅猛地听到这声音,转身再看向以升起熊熊烈焰的后方。

  方才还一副怒气勃发模样的他,顿也不由神情大变。

  “中计了,原来这才是贼军真正的杀招!”他彻底明白了这一切。可明白后,看着身前这足足少了一半的亲卫,却也是明白的有些太迟了。

  白波军为今夜的进攻显然做了精心准备,官兵这边本就薄弱的中军,此时所遭受的凶猛攻势简直超乎想象。

  前来袭击的白波军完全就像疯了一般,在己方猛将的率领下肆意冲杀。即便在进攻时被长矛此中身体,却也要挥舞着刀枪将身前的敌人杀死。

  这却是白波军中真正的悍勇精锐。平日中享受着最好的待遇,每隔几天甚至还能吃上肉。除此外,身为大首领的郭太对他们也是予求予取,丝毫不吝啬赏赐。

  只要他们能用勇武和战功保住自己的地位,他们便就是郭太的宝贝。

  可今夜,为了确保计划的成功,身为大首领的郭太到底还是将这支压箱底的精锐拿了出来,并交给了杨奉暂时统领。

  而这支精锐此番初与官兵交战,表现的倒也的确未让指挥作战的杨奉失望。

  且不说嘶吼喊叫凶猛的便如猛虎下山,就单说与官兵的白刃搏杀,这些个悍不畏死的精锐,便就在片刻功夫内,击穿了中军所在的外围防线。

  “冲啊!大首领有令,番能击杀敌将牛辅者,赏千金,封将军!”

  到底是造反的草根集团,朝廷至今尤为看重的封侯拜将,在白波军这却犹如儿戏。随随便便就可拿出当赏赐的筹码。

  但还别说,对于这些大字也不识一个的底层士卒而言,这听上去便无比诱惑的赏赐真的是尤为管用。

  却是在他们看来,“千金”便等同于一辈子也花不完的钱,而“将军”则就等同于高高在上,吃喝不愁。

  故等传令兵的话音落下,本就如猛虎下山般的白波悍卒,也不由变得越发疯狂。那种只攻不守,乃至以伤换伤的狠辣行径,也不禁杀的中军兵马节节后退。

  “该死,别给乃公再退了。后面就是中军大帐,再有后退者,杀无赦!”

  中军的守将乃是李傕。几天前,他才刚因表现优异,得到了牛辅的奖赏。可现在,他反却被几日前的手下败将打的灰头土脸,这满腔怒火,自然是难以压抑。

  以至一刀砍死一名后退的士卒后,提着柄滴血钢刀的李傕便不由将帐下亲卫也尽数投入了战场。

  一时间,倒是逐渐抵挡住了白波军那势如破竹的攻势。

  不过到了此时,人多势众的白波军却也联合他们的匈奴盟友,展开了全新进攻。就靠着那座被双方故意保留下来的简陋桥梁,汾水北岸的援军也不禁是连绵不绝。

  而这一幕被中军守将李傕看到眼里,虽依仗这新防线暂时抵挡住了白波军的进攻脚步。可对于今日之战,李傕还是不免带上了些许悲观。

  也正因此,他竟也不由在此时找到了备受牛辅信重的军司马张辽,对其言道:“今我军以身陷重围,局面可谓千钧一发。

  故为保全大局,还请君能率领本部兵马撤往大帐保护将军。若战事不利,便掩护将军撤离,以免局势崩溃,不可收拾。”

  “这”张辽闻言不禁有些犹豫,可见李傕又是一副一心为公的模样,年级尚轻的他便不由点了点头,主动带着帐下数百兵马撤往了中军大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