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董卓袁绍 > 第五十二章 扭转

第五十二章 扭转


  “恩,文远。你为何来此,难道中军已溃!?”

  片刻后,中军大帐处,身为主将的牛辅猛地见到主动撤回的张辽。面上不但有没露出被人保护的喜色,反却不由一把拉住了张辽的手臂,眉眼之间难掩惊惧。

  “非也非也,”张辽见此自也是急忙摇头,“李都尉恐战事失利,使将军陷于危难,故命属下前来保护。”

  “你,糊涂!”牛辅顿时瞪大了眼睛,“而今战局焦灼,可谓千钧一发。不能进取也就罢了,何有后退之理?若因此动摇军心,使前方战事失利。到时仅凭你这几百兵马,又焉能在乱军之中护的住我!”

  “将军,我,我”被牛辅劈头盖脸一番喝骂,张辽终也明白自己是在慌忙之中做了蠢事。以至面白如纸,结结巴巴。

  见此,也不禁让牛辅摇头一叹。

  张辽虽资质奇高,日后必成名将。可到底过于年轻,经验浅薄。遇事之下稍有慌乱,自就不免要做下错事。

  但事情到底还未到无法挽回的地步,处理得当,显然还可以补救。

  因而看着张辽,同样是魁梧高大的牛辅便也不由提着手中佩剑道:“自太尉将此剑曾于我,这宝剑还从未染血。而今,倒正好用贼人之血,为其锻魂。”

  说罢,大吼一声,便不由下令道:“听令,所有人皆随本将前往中军阻敌。今日倒要看看,这贼人有几斤几两!”

  “诺!!!”

  周遭兵将闻声高呼,可谓声震九霄。

  故而,便在牛辅的一声令下,加上在他帐下五百亲兵在内的上千兵马。也就如狼似虎般冲出了中军大帐所在区域,呼啸嘶吼着便向敌人杀去。

  ……

  “顶住,给我顶住。胜负与否在此一役,决然不可后退!”

  与此同时,中军所在的交战之地,当张辽率领本部兵马主动撤下时,正处与焦灼之中的战局,果也就不可避免的向着不利于官兵的局面发现。

  却是张辽的主动后退引发了连锁反应,使的多数正与敌交战的官兵士卒私以为战败已成注定。更有甚者甚至以为左右两翼已被敌军突破,所以张辽一部才会撤往中军大帐处。

  心头生出这样的想法,勇气自就消散了大半。以至中军官兵在白波军的攻势下被杀的后退连连,就好似根本不是对手一合之敌。

  眼见发生这样的事,后方指挥作战的李傕自也是心急如焚。

  此时的他已然明白“自己命张辽撤下”是做了件彻头彻尾的蠢事。可这局面崩溃的速度,还是大大超乎了他的预料。

  以至愤怒的李傕不由提着钢刀,又一连斩杀了两名后退的士卒,妄图以这等方法重现挽回局面。

  然同样的手段,效果却远不如方才明显。

  各方各面,中军官兵仍旧在节节败退。而那凶猛如虎的白波精锐,有些更是突进到了李傕将旗所在的百步之内。

  一场溃败,就好似以不可避免。

  弄的李傕不禁再度握紧了手中钢刀,打算亲自领兵前往前线与敌人白刃厮杀。

  可好巧不巧的是,便就在他生出这等念头之时,一阵呼喊嘶吼之声却猛然从身后响起。却是在牛辅的亲自率领下,千余援军终从身后赶来。

  “将士们,随我杀敌!!!”

  可谓是一马当先的牛辅高举宝剑厉声大吼。虽论个人勇武,牛辅远不如吕布、张辽这等世间第一流。

  然武力值高达八十七的他,也绝对当得起勇将二字。

  因而,便当他快步来到阵前后,顿也就毫不犹豫的带着援军冲入了阵中。

  “给我死!”

  双手紧握这柄由花纹钢打造的优质长剑,怒吼一声的牛辅却也就一刀斩断了敌人的脖颈。那滚烫的鲜血因此冲天而起,更是瞬间便染红了牛辅的甲胄。

  见此一幕,紧跟在牛辅身旁的那些亲兵甲士不由是士气大振。

  呼啸嘶吼着,也是亡命般便想敌人冲杀而去。而又因身着重甲手持钢刀,他们的冲锋便就犹如台风掀起的海啸,根本无法抵挡。

  对面的这些白波精锐虽也都是勇猛无比。可因财力不足,他们身上所着的却不过是一身皮甲,而手中所持的也只是最普通的环首铁刀。

  两相对比,这些白波精锐与牛辅帐下的亲兵完全就不再一个档次。

  两者之间相互对砍,白波精锐除非击中关节脖颈等无有甲胄保护的薄弱区,否则对亲兵便造不成什么伤害。

  可牛辅帐下亲兵,只要他们的钢刀斩在敌人身上,那便是非死即残。

  如此一来,也才不过一个冲锋,数十员白波精锐便伏尸倒地。故在此时,身着一身上等甲衣的牛辅也就不由高举宝剑怒吼道:“凉州牛辅在此,贼子还不速速引颈受戮!”

  “牛辅,是那敌将!”听到牛辅的一声大吼,对面的白波军也顿时认出了其身份。

  正因此,周遭这些早已经杀红眼的白波军也不由挥舞着手中兵器嘶吼道:“此獠首级价值千金,弟兄们,升官发财的时候到了!”

  这般一声大吼,周遭的白波精锐也就如汹涌澎湃怒涛,对着傲立于战阵之前的牛辅便席卷而去。

  一场残酷无比的白刃厮杀顿时爆发,一时残肢乱舞,鲜血横流。

  但见此,牛辅的脸上却仍未有丝毫惧色。待一剑刺死一个妄图近身的白波军,便高举宝剑道:“吾今立与此,看诸君为国家除贼。

  凡诛贼者,报姓名于我,我赏万钱!”

  却是在如今时候,不管是兵是贼,之所以愿披甲作战,所求之物便离不开钱、权、女人。他们拿性命与人搏杀,若还只是空口白牙的讲些大道理,那就有些不切实际了。

  而之后发生的一切,果也印证了这个道理。

  周遭一众兵丁听得牛辅开出重赏,精神面貌比之方才顿也是大不相同。

  一个个怒声吼叫,每当杀一人时,便也就扯着嗓子大吼道:“臣某某,以斩一贼!”

  “好,赏!”

  听闻此类高吼,持剑立在那的牛辅也是想也不想的便做了回应。

  见此,官兵士气顿也不由得暴涨。一个个挥刀向前,便如洪水决堤,难以阻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