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董卓袁绍 > 第五十七章 临阵倒戈

第五十七章 临阵倒戈


  “兵力多少尚不可知,只知那领兵殿后者乃是白波贼将李乐。此贼也是白波贼中的老头目,在白波贼中实力不弱。保守估计,也当有三五千兵马。

  而这些人现在都躲进了那不远处的临汾城,正依城坚守。”

  却是在通知牛辅前,老辣的李傕早就让人做了打探,此刻对答便显得井井有条。

  可听得他这样的这样的一番话,牛辅却仍不由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

  只因在地理位置上,在汾水北岸的临汾城正就是大军北上的必经之地。

  白波军借此城坚守,便等于封死了官兵北上追击的门路。除了硬攻之外,绕也饶不过。

  不过牛辅也算是见惯了风浪,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后,随即便信心十足的郎爽一笑,“不过几千贼军罢了,就算依城坚守,他们又能挡我几时。

  传令,让三军立即埋锅造饭,而后渡河。争取一日,便拿下临汾。”

  “诺!”

  ……

  “杀,杀,杀!!!”

  一个时辰后,便就在牛辅的一声令下,数以千计的汉室官兵果也就借着白波贼留下的那简陋桥梁,浩浩荡荡的过了河。

  呵,也别说。这座不过临时搭建起来的桥梁,此番倒还真成了一个焦点。不足十日的对垒下,借着这座桥梁,双方还真是你来我往互不相让。

  正因此,因怕南岸官兵会及时察觉,郭太等在夜中撤退时便没敢焚毁桥梁。

  反正没了守军,仅是一座死物的桥梁便没了用处。毁与不毁,效果不大。

  可有了这座桥梁,官兵渡河的速度的确加快了不少。

  故在这一阵阵的喊杀声中,这数以千计的官兵也就畅通无阻的抵达了临汾城下。

  然后,看着城头上布满了白波军的临汾城,一员嗓门颇大的骑卒也就在牛辅的示意下策马驶出,径直来的了临汾城南百步之内。

  “城上的贼子听着,王师兵临城下,你们以毫无胜算可言。如若识相,便立即打开城头投降,如此,还能保全一条性命。

  否则王师破城,刀兵之下,必让尔等不尊王道者,化为齑粉!”

  “直娘贼!”城墙之上,听闻此言的李乐却是不由瞪大了眼,“分明是朝廷无道,狗皇帝卖官鬻爵倒行逆施,逼得我等不得不铤而走险。

  就因那区区‘王道’,便求活也不得,求生也不得!”

  当着郭太亲信韩仲的面这般怒气冲冲的道了声,李乐便直接让手下将领回道:“城外狗官无需多言,要战便战,何须犬吠!”

  “哼,狗贼好胆!”

  牛辅闻言也是大怒。

  若不是害怕追不上那些逃窜的白波主力,牛辅如今又怎会网开一面给他们一个机会。

  贼子既然不知珍惜,也就不要怪他大开杀戒了。

  心下这般想着,怒气冲冲的牛辅便直接下令道:“传令,让郭汜、张济分守东西两门,以围三厥一攻城。太阳落山前,给我取来那大放厥词的贼将首级。”

  “诺!”

  身旁传令兵忙应声领命,第一时间便将牛辅的军令传达了下去。

  故便伴着这一声令下,周遭数以千计的兵丁甲士也就闻风而动。临汾城的东西南三门顿时便陷入了重重包围,那山雨欲来之感,也直教城中的白波军有些透不过气。

  见此,方才还瞪大眼睛发出一连串怒骂的李乐便不由面色严正看向了一旁韩仲,对其道:“韩兄弟,官兵人多势众,我一个人根本收不过来。

  若韩兄弟愿意,便请韩兄弟能前往东门,助我守城。韩兄弟以为如何?”

  “这”韩仲闻言不禁一愣。

  却是郭太离开前曾对他叮嘱道,“无论如何都要看紧那李乐。这竖子狡诈的很,什么事都能做得出。为了保全性命,我怕这竖子到时很可能会临阵倒戈!”

  不过见李乐方才还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面对官兵的招揽,更是毫不犹豫的便言辞拒绝。以至对李乐的印象,便不免有了些改观。

  且李乐此时之言说的倒也的确有理,官兵如今是三面围攻,仅靠李乐一人,的确有些吃力。

  再说,为了进一步拿捏李乐,郭太他们在离开时,更是以保护为借口带走了李乐的家眷。有这一层保险在,韩仲也不认为李乐真就敢临阵倒戈。

  因而愣了片刻后,韩仲终也就点了点头。

  “既如此,那我现在便去东门。也请李将军放心,只要某还活着,东门定就不会失陷。”

  “好好,今有韩兄弟这话,我也就放心了。”李乐闻言一笑,“相信,只要咱们能齐心协力,坚守他三五日,定也不成问题。”

  “恩”

  韩仲闻言点了点头,对着身旁左右招呼一声,倒也就转身离去。

  而李乐呢,则便负手而立在城墙上,这样一直目送韩仲渐行渐远。终等韩仲从他自己的视野中消失,嘴角含笑的他忙也就看向了什么亲信。

  “还等什么?快,竖白旗,告诉外面的那些官兵,乃公要投降!”

  却是从一开始李乐这家伙便没想过守城。

  以区区几千兵马,抵挡连战连胜的朝廷大军……

  这在李乐眼里跟找死没有丝毫区别。

  故将韩仲从身旁哄走,看着城外尚未发起进攻的官兵,李乐忙也挥舞手臂扯着嗓子喊道:“方才之言实属迫不得已,某愿归降,某愿归降。”

  “什么!?”

  城外,忽的听到这话,包括牛辅在内的一众人也是懵了。眼前一幕简直就像是玩笑一般,他们都已经准备攻城了,方才还一番强硬模样的白波军竟有不愿意打了。

  弄得不知其中内幕的牛辅不由看着身旁贾诩道:“先生,这白波贼到底在耍什么花样?”

  “这,将军不如静观其变。”贾诩此时同样也是一脸懵,“若城里的白波贼真有心投降,当会打开城门才是。”

  “吱~~”

  话音刚落,那两扇厚重的城门竟真就从里面打开了。贾诩可谓是一语成谶。

  以至一旁牛辅不禁眉头微皱,一脸哭笑不得,“这,先生,这会不会是白波贼的诱敌之计,咱们进不进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