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董卓袁绍 > 第六十章 丧家之犬

第六十章 丧家之犬


  手持一柄长槊,当牛辅在一众亲卫的簇拥下策马冲进谷地,那映入眼帘的,除了道路两旁那无法忽视的山丘外,便是谷中密密麻麻宛若散沙一般的白波军了。

  这些彻底丧失了军心士气的家伙,如今时候便只知道闷头逃窜。

  向东、向西、向北,甚至还有疯了一般赤手空拳就南来迎向牛辅他们的。

  总之,谷地之中完全乱成了一锅粥,战卒营和质军营在这个时候也彻底混在了一起,难分难解。

  见此,手持长槊的牛辅也就不由一声大吼。那手中长槊犹如毒龙一般,一槊便挑杀了一员白波兵丁,未曾有丝毫留手。

  牛辅是如此,而那些簇拥在他身旁的官兵骑卒自也就毫不留情的挥舞兵刃着展开了屠杀。

  在这个时候,只要是挡住他们前进脚步的,这三千五百余官兵骑士也是未管青红皂白,提枪便刺,举刀便砍。

  一时间,谷地之中也真可谓是残肢乱舞,鲜血横流。

  然即便如此,牛辅却也未曾失去理智。他深知,白波军人员众多,若只屠杀一些底层兵众,对其而言实造不成什么影响。

  故在冲进谷地后,便放声怒吼道:“决不能放走郭太、韩暹等白波贼首。凡是有甲有骑者,皆杀无赦!”

  却是从这几日的交战,牛辅深知白波军甲胄战马匮乏。

  故在白波军中,能着甲胄乘战马者,定就是白波军中的中上层。平日这些人在白波军中可谓是饱受敬仰、艳羡,如今,自也就成了牛辅重点照护的目标。

  而这些人此时面对着这数以千计的官兵骑军,除了闷头逃命外,实也谈不上什么反击。

  由始至终,战斗就都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屠杀。

  牛辅统帅大军就这般在数以万计的白波军中横冲直撞,一个时辰下来,那温热的鲜血却是将手中长槊都染成了红色。

  ……

  “快走,快走!!!”

  被身旁仅剩的几十人簇拥着,所谓的白波大首领在此时却是彻底沦为了丧家犬。

  那数千官兵骑军的攻势实在是太过凶猛了,郭太还未组织起兵马抵挡,大军便被杀的人头滚滚。而眼见那数以千计的骑兵一路凿击,就要来到自己面前,郭太终也就放弃了抵抗带着身旁亲兵转头便逃。

  然因身上的穿着,在白波军中横冲直撞的官兵虽不至郭太的身份,可却也认准了他是条大鱼。

  以至引来一曲骑兵,跟在他身后对他追逐不休。

  万幸身旁亲兵不乏忠勇者,愿用性命为郭太殿后阻敌。如此,终才使郭太从官兵的追击中脱身。

  可这样一来,留在郭太身旁的也就只剩下了眼前这三四十人。

  也让他们彻底化为了惊弓之鸟,一路是闷头向前,丝毫不敢停留。

  可至于逃了多远,此时的郭太却是不知,只知官兵追上他们时乃是晌午。而今,则已临近日暮。

  不过就这般逃着逃着,前方的道路却不知何时出现了道绊马索。

  而因临近日暮,天色昏沉,一马当先的郭太却也未能注意到那绊马索。

  以至胯下战马一阵哀鸣,乘骑马上的郭太也就被胯下那匹枣红马直接甩了出去。

  “大首领,大首领!!!”

  簇拥郭太的一众亲兵不由一惊,还以为官兵已然断了他们的前路。不禁一边将郭太他护在身后,一边亮出手中兵刃一脸悲愤的要做最后一搏。

  然不成想,就在此事,道路两旁却忽的传来了阵令他们既熟悉又陌生的话。

  “这,匈奴语,是匈奴人,咱们的盟友!”

  虽然没能听懂话中之意,可簇拥着郭太的白波士卒却是听出了说话者为何人。

  因此,方才还精神紧绷的他们顿也就放松了许多。却是比起要将他们赶尽杀绝的官兵来,匈奴人至少算是自己人。

  可在这个时候,从道路两旁出现的那十数名匈奴兵丁看着狼狈不堪的郭太等人,想法却就大不相同了。

  毕竟,因全员皆备有战马,比白波军的行进速度要快的多的于夫罗部至今也不知道郭太他们遭遇了什么。

  如今猛地撞到,自就是一头雾水。而双方语言不通,便不免让戒备之心进一步加剧。

  以至看着郭太等人,道路两旁涌现出的匈奴兵丁一个个也都是弯弓引弦,却是一副时刻准备出手杀敌的模样。

  见此,被跌了个又破血流的郭太心中虽气,但也不敢在此时发怒,惹来祸患。

  故看着这些匈奴兵丁,捂着额头伤口的郭太便只是道:“某乃是白波大首领郭太,有要事要见你们大单于,快带我去见他。”

  “大单于?”

  这些个匈奴兵丁虽不懂汉语,然对“大单于”三字倒是知晓。而再看郭太此时的言行举止,便隐隐猜到了一些事情。

  故用匈奴语对郭太他们警告了番后,也不管郭太他们听懂听不懂,就要收缴郭太等人的随身兵刃。

  “给他们。”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曾经大军如今已四散而逃,帐下就只剩下了这几十员亲兵,郭太自就没了以往的底气。

  便乖乖将手中兵刃交给这些匈奴人后,也就被这些匈奴兵丁押着,前往了道路西侧的临时营地。

  “这,郭大首领!”营帐之中,自号单于的于夫罗见到郭太,着实不由一惊。

  接着放下手中的吃食,于夫罗便忙不由问道:“发生什么了,竟让你如此狼狈。你帐下大军呢,如今都在何处?”

  “哎!”郭太一脸愁苦,“定是镇守临汾的狗贼李乐临阵倒戈。今天晌午,官兵就在白波谷追上了我们。我是侥幸才保全了性命,可帐下兵马却是……”

  郭太未将余下之言道出,可话中之意却也是再明白不过了。

  因而听得郭太这话,自号单于的于夫罗也是神色大变,“官兵竟然都已经追到白波谷了,还将你杀了个全军覆没。

  该死,你这白波大首领,简直就是个废物!”

  这般骂了声,于夫罗也是看都没看脸色涨红的郭太,便忙不迭吩咐道:“传令,此地不可久留。官兵随时可能追来,快走快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