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秦:开局奉命侍绝美太后 > 38章:圈禁美人的牢笼(求推荐票月票求投资)

38章:圈禁美人的牢笼(求推荐票月票求投资)


  见离舞那副妖媚的样子,嫪毐轻笑一声,邪笑道:“在我面前,你最好把那副魅人的妖媚收起来,否则,后果很严重。”

  说完,嫪毐便淡淡的欣赏着眼前婀娜曼妙的躯体。

  他不知道这丫头脑子是不是抽风了,还是听了一夜,真的春心荡起双桨了。

  总之,本就知道自己在馋她的身子。

  这小丫头片子居然还敢故意露出这般风情,在自己面前搔首弄姿,挑逗自己。

  以为我嫪毐不敢动真格的吗?

  谁知,离舞却是依旧那副娇媚无限的样子。

  一双媚眼如一汪春水,又似脉脉含情,窈窕苗条的娇躯有些慵懒的抵在长桌上,胸部鼓鼓,托于桌面之上。

  “后果有多严重呢?”

  见她那副风情万种的样子,嫪毐有股将她就地正法的冲动。

  但还是忍了下来。

  这要真的开始肝她的话,以他的速度,估计一下午时间就又没了。

  昨夜胡闹了一夜,今天又白日荒唐到现在。

  若是再这般一直荒yin下去,放下了危机感,人也就废了。

  终有一天,他会死无葬身之地。

  倒不是说身体吃不消。

  他这样天赋异禀、天降大器之人,火气之旺盛,震古烁今,简直无女不欢,三日无女,则会面红耳赤。

  若是不用内力化去火气,则如吃了椿药似要焚身一般。

  都说只有累死的牛,没有犁坏的田。

  但对他来说,则是不知道要犁坏多少田。

  他担心的是,若是这么沉迷女色之中,陷入温柔乡里,会消磨掉他的勤勉与机警之心。

  届时,蜜桃归天时,就是他嫪毐被秘密处死之日。

  嫪毐望着眼前的妖媚美人,目光渐渐恢复清明,忽然神色一片怅然:“小舞.......”

  离舞将嫪毐神色的巨大变化收入眼底,见他叫自己,有些不明所以的望了过去。

  嫪毐看着她的眼睛,认真的道:“你有梦想吗?”

  跟一个冷酷的杀手谈梦想,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

  但嫪毐还是做了。

  “梦想?”

  离舞轻轻重复了一句,见嫪毐神色郑重,亦是收起了身上那股子风流气质。

  她柳眉微蹙,不解问道:“是什么?”

  “就是你做梦都想做的事,或者说,心里极想过一种什么样的生活。”

  离舞微微有些讶异的看了他一眼,却是没有说话。

  只一双幽幽美眸,静静倒映着嫪毐的身影。

  女孩子本来就早熟,心思重,又是生活在那样一个冷如冰山,没有丝毫情感的地方,自是都在各自的心中竖起了坚硬如万年冰刃的壁垒。

  看出了她心中的戒备,嫪毐自也理解她。

  人的许多动作,都是内心的外在表现。

  比如紧张时,有的人会有习惯性的动作,当事人不知,但旁观者清。

  人尤其在独处时,最容易表现真实的自己。

  刚在甘泉宫见到离舞时,她那副沉默与落寞的样子,做不得假。

  嫪毐相信自己的眼睛,更相信自己解读人心的能力。

  更何况,罗网那地方,真不是人待的地儿。

  甚至可以说,待在那里的,都不过是一剑被用来杀人的凶器而已。

  没有杀手不想逃脱罗网的。

  但没有几个人真的敢去做。

  因为后果有多严重,早就刻在了他们的脑子里。

  二人对视半晌,离舞忽然轻笑一声,手托香腮,慵懒的靠在长桌上,似在自嘲一般道:“一个必须冷血无情的杀手,还会有什么梦想吗?”

  嫪毐依旧直视着她,淡淡道:“是人,都会有梦想。”

  离舞唇角浮起一抹好看的弧度,似笑非笑的道:“大人,你莫不是忘了。”

  “从你我被带入罗网的那一刻起,就不属于自己了。”

  嫪毐呵的一声,冷笑道:“我自然知道。”

  “但你终究是你,我也始终是我!”

  离舞柳眉微蹙,声音多了几分清冷:“大人这话是何意?”

  嫪毐没有直言,而是微微回首,看向了外面的露台,若有所指的道:“这清秋苑,将它用作起居之所,那它就是华丽幽美的宫殿。”

  “若用来圈禁似你这样的美人,那它就是一座牢笼。”

  “但对于这座清秋苑本身而言,不论我们用以何用,或许它会因人而变,但它,始终都是清秋苑。”

  “即便你将它换了个名字,它也始终是它。”

  “你我也一样。”

  离舞唇角微微弯起,清声道:“是吗?”

  说着,她冷笑一声,神色间尽是玩味的问道:“大人就不怕我将你说的这些话,告诉首领吗?”

  嫪毐似乎早有预料,轻笑一声道:“不怕,你告与不告,对我来说,结果都一样。”

  “因为我知道,我早晚要走那条路。”

  “哪条路?”离舞看了眼突然有些高深莫测的嫪毐,一时也不明白他究竟想做什么,便顺着问道。

  嫪毐神秘一笑,说出的话也云里雾里:“一条‘我’属于我的路。”

  离舞呼吸微微滞了一下,轻声道:“难道大人不怕死吗?背叛罗网的下场,你应该知道的。”

  嫪毐冷笑一声,讥讽道:“现在的你我,不早就死了吗?”

  “一具行尸走肉,一个只知道杀人的凶器,与死了又有何分别?”

  “而我,只是想‘复活’而已。”

  “复活......”

  离舞愣了一下,呢喃着重复了一句,一双美眸却是渐渐失神。

  她呆呆的望着眼前这神采奕奕的俊美男子,心底却是五味陈杂。

  复活,她又何尝不想?

  可是,凤凰浴火,涅槃重生,而他们这些罗网人,复活,则意味着死亡。

  没人能在不死不休的追杀下存活。

  嫪毐见她呆滞模样,望着那空洞出神的美眸,趁机继续道:“我知道,你也一直想活着,像个寻常女孩一样的活着。”

  再次回神,离舞的神色缓和了许多,她那妖媚而美丽的脸上露出几分酸涩。

  她妙目一转,视线望向窗外的天空。

  但见蓝天之下,几朵白云悠闲的飘着。

  窗外的树林里,明媚的阳光透过葳蕤繁茂的枝叶间隙,留下一道道明亮的光束。

  一只小鸟欢快的叽叽喳喳着,不停地忽扇着一对翅膀,在林间起起落落。

  一切,都显得那么静谧而美好。

  离舞突然有些羡慕。

  羡慕云,羡慕鸟,羡慕这蓝天,甚至羡慕眼前这个美丽的男人。

  “你究竟想说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