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掩月 > 第一章 两世一身《一》

第一章 两世一身《一》


天启二十六年,大渊国,丰都镇。

一家私塾中,传来郎朗读书声。透过橱窗,二十几个少年盘坐在书案前,听着老夫子讲道。而在这二十几个学子中,林安也端坐其中细心听讲。

大渊国,延续前朝,所修显学皆是以玄学为主。在这个神奇的国度,玄学无疑是最好的学科。

据传闻,有些学院甚至有妖族、灵族、瓦西等族的学子。

不过,大渊国开国后,国策以育人族为本,其他种族皆是异族。所以大渊国开国之初,就将这些异族全都驱离出境。不过,在一些大城中,还是有大量的兽族被驱使。毕竟兽族的灵性,实在过于低下。

只有开了窍的兽族,才能称之为妖。因为这些妖,有了人类的智慧,同样可以修行。

兽族开了灵窍,称之为妖。而人族开了灵窍的,被称之为修灵士,也可以简称为灵士。

灵窍,位于额头正中,是传说中的天眼,也称天关。开了灵窍,就相当于开了天眼,可以感天悟道,冲击灵脉,从而达到修行的目的。

人族在九岁到十三岁少年时期,就有专门的灵司替这些孩子们开启灵窍。

这些人中,只有少数的人才能开得灵窍。就比如这丰都镇,也只有林安这二十几个孩子通了灵窍。

所谓的灵司,是大渊国给予修灵士的封号,就相当于大学府的老师。当修灵士跨过养气境,到达显灵境,就可以被封为灵士。灵士在大渊国,是可以享有免税制度的。

修灵士共有七个封号,也就是七个境界。第一境界,为养气境,封为灵引。第二境界为显灵境,才会被封为灵士。

每两个大境界分为九层,九九归一,才能跨越到第二境界。

灵司是第三境界的封号,一般学院中的夫子,必须要有灵司的封号。

而林安所在的这间名为清水院的私塾,其中的老夫子,不过才是灵士。因为丰都镇是一个偏远小镇,这里只有他一个修灵士。所以就成了此地的教书先生。

老夫子已经八十有二,身体已经佝偻,满头已成白霜。这些学子们,真担心这个老夫子随时都有可能就此终去。那样他们可就没有夫子教导了。

老夫子坐在书案前,翻弄着纸页。他最多教导的是《太一生水》篇,这是大渊国统一的必修课。

今日他讲的,是一本名为《矿石提纯篇》。

所谓玄学,并非乱神怪力。而是通过玄学经典,达到一种开智、明理、感悟的境界。

在玄学中,人们除了研究天地灵力外,还有改变人体构造,以及天文、地理、医学、道路、桥梁、木工等建筑,都有一定的研究价值。

就比如前朝有大能者,建造出玄铁轨道,搭上木车,以重兽拉力,可以快速穿梭于两城之间。

又如木匠创造出可以飞行的机关鸟。再如一些能匠,改善良田、改变河流、改造天桥。

当然,大渊国看中的还是武修,因为这些人才是保护国家的好助力。

这些学子在学院毕业后,会被举贤到各个岗位,而投军,也是当下学子的热门去处。

有些智慧者,也会被举贤到朝廷中做个一官半职。

老夫子讲书实在枯燥无味,而且非常慢,大多学子都是心不在焉。林安坐在最左面,倒是很仔细的听讲。

林安性格较为沉闷,平时寡言少语,似是泰山崩于前也会依旧平静。

老夫子在讲完一课后,便合拢书籍。慢悠悠地走出了房间。

这所私塾是建立在镇子郊外,此处有树、有水、有田园,倒也是一处清净育人之地。

在老夫子走后,学子们又开始活跃起来。

田野是一处可以让人安静的地方,但也可以让人放飞自我。有几位学生出了房门,如同撒野的兔子,快速跳跃在田园间。

林安向窗外看去,而后也是缓慢站起身,朝一处溪流走去。他走的很慢,虽然他在刻意隐藏着腿疾,但还是有很明显的缺陷。

他的腿疾是天生的,以至于灵脉不通,修行也很困难。

由于身体和性格的原因,在这私塾中没有一个真正的朋友。

若说唯一能与他说说话的,就数一个叫治冲的学子。他比林安小一岁,今年十三。他的性格与其名字十分不符,为人胆小、懦弱。以至于时常被其他学子欺凌。

“王治冲,你别害怕嘛,放心往下跳,保证没事。”

一块巨大的石头上,王志冲被蒙着双眼。他的身体很明显有些颤抖,可是在一些学子眼中,像是找到了一些乐趣。

“我说你跳不跳!磨磨唧唧像个娘们~”

说话的叫刘志,是这二十多学子中年纪最大的一个。此人因父亲身居三老,从而非常嚣张跋扈。

许多学子因为家庭的原因,或者屈于刘志的威压,皆是以他马首是瞻。在整个清水院没人敢与之为敌。

站在石头上的王治冲,双腿直打着摆子,他知道自己站在巨石有多高,那是将近一丈高的大石。

他害怕刘志,可是更害怕这个高度。要知道,他只不过是一个十三岁的孩子。

刘志见他不敢往下跳,随即递给其中一个学子眼色。那学子会神,双腿弯曲,猛地一用力,跃在巨石上。

一脚踢出,直接将王治冲踹了下去。

“啊~”

王治冲摔在地上,痛苦的大叫着。他紧紧捂着手臂,好像是摔出了伤。在看他的裤裆下,已经是湿了一片。

他疼痛的在地上抽搐,几个学子不但没有怜悯,反而是一通嘲笑。

“哈哈哈~治冲,就这么点高度就把你吓成了这样?你也太没用了吧。”

“你看你看,他居然尿裤子了,哈哈哈哈……”

刘志得意洋洋地走了过来,也是调笑道:“嘿,这是真尿还是假尿?扒掉看看。”

他说着,抬手就朝王治冲的裤子扒去。其他几个学子,也都是围了上来。

王治冲痛的咧着嘴,感受到几个人的手掌,却只能尽量蜷缩自己的身体,不敢反抗,也不敢出声。

很快,他的外衣已经被扒掉,裤子也已经被撤了半截。

刘志拉着他的亵裤,手上一用力,就被扒到了膝盖。如此一幕,让许多女学子羞地急忙转过身。

“嘿,还挺白。”刘志笑道。

他一边说,一边用力,看样子是想将王治冲扒个精光。

有些学子见了,虽然不忍,可是屈于刘志父亲,更是不敢多说一言。而老夫子已经八十多了,根本管不了这些孩子。

王治冲被几人扒着衣服,眼中流泪,可是始终不敢发出一言。

就在这时,

“住手!”

一道不是很大的声音传入几人耳朵。这声音没有丝毫震慑力,但却是一声“违逆”之言。

刘志闻言站起身子,看清来人嘴角一撇,不屑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这个小瘸子。”

林安本不想参与这种闹剧,可是事情已经演变成了一种屈辱,他是在看不得刘志这般嚣张跋扈。

林安因为腿疾的原因,身体并不是很好,但是他身上有种阴森的气息,让人不敢靠近。

他的眼睛如死亡般可怕,当刘志直视那双眼睛后,身形明显有些微颤。不过他的修为在清水院最高,很快就进行了调整。

林安淡淡道:“刘志,你是否欺人太甚了些?”

刘志眼露一种蔑视,

“少他娘的多管闲事,信不信我连你的衣服都给扒了?”

林安道:“若不是仗着你父亲身职三公,你以为你在清水院会有人服你?”

刘志不以为然,

“是吗?所以你认为你可以与我较量一下了?”

林安身体羸弱,而刘志生得壮硕,还年长林安一岁,又是清水院修为最强的,所以林安根本不是刘志的对手。

林安的性格虽然淡漠,但是从不惧怕任何东西,哪怕是鬼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