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掩月 > 第三章 两世一身《三》

第三章 两世一身《三》


“鬼兵?”

南宫璇这下可是被楚云桥的话惊到了。南宫子烨更是瞪大了眼睛。

楚云桥呵呵一笑,

“古老传言罢了,谁又曾见过呢。不过老太傅命我们来寻找的令牌,就与这鬼兵有关。据说,这令牌便是可以调动鬼兵的将令。真假与否,就不得而知了。”

神鬼之说广于流传,孰真孰假又有谁能分清呢?

南宫璇很快就恢复了平静,淡淡道:“那应该如何寻这令牌?”

“按照老太傅的说法,前太傅林丰庆来到丰都镇并非那么简单,或许他便知道这令牌的下落。”

“林翁?”南宫璇秀眉微皱。

楚云桥点点头,然后笑道:“南宫家与林家世代交好,所以老太傅吩咐,今日之行切记不要与林家搞得太僵。太傅知晓你因家主的断臂,一直对林家的恨意不减。”

他边说着边打量南宫璇的变化,见对方依旧淡然,才接着问道:“所以,请问大小姐,这婚约你要如何解决?”

南宫璇自橱窗望向远方,美丽的景色并未能吸引她的注意力,此时的她的眼中,好似回想起自己儿童时总喜欢跟在一个男孩的身后。

良久之后才答道:“我与他的婚约是父母定的,我自然改变不了什么。不过,父亲的事皆是因林海引起,此事我不可能忘记。我与林安自小就有约定,在我们十八岁时一决胜负。我若输了,此事罢了。他若输了,便替林海自斩一臂!至于婚约……照旧!”

孩童之言多为戏言,可是在林安、南宫璇两人身上,那个约定已经深深刻在了骨子里。

楚云桥听闻后,暗自叹了一口气。但这种事不是他能左右的,看向窗外,树影倒流。而不远处,就是那个不是很大的丰都镇。

他们可以感觉到,围绕小镇隐藏着几股强横气息。

……

八年前,在林海夫妇两人逃走后,林丰庆就遣散了林府的一众,带着林安两人来到了丰都镇。

没有了收入来源,林丰庆只能在金纸铺赚一些生活所需,所以爷孙两人生活的也很拮据。

爷孙二人住在一种环形土楼中,每一座土楼里多者会住上几十户。

土楼一般有青砖红瓦或木头所建,但是林安住的,却是由夯土所筑,那是非常贫苦的人呆的地方。

镇子最偏远处,一处夯土楼中。

宽敞的院子中今日围满了人,因为房间内实在狭隘,所以土楼中谁家有事都会围在院子中。

各家凑了许多椅子凳子,然后端坐在两边。

为首的是林丰庆和土楼中几位年长者。居下便是南宫璇等人。林安换洗了衣服坐在南宫璇的对面。

土楼外八匹龙马兽引来许多的人的围观,这种妖兽,很多人都是听没听过。更不知这龙马兽的厉害。

若不是南宫家的护卫拦着,怕是这龙马兽已经动怒。

身居下方的楚云桥对林丰庆先是施了一礼,

“又见林老,倍感荣幸。见林老身子硬朗,云桥心中也是欢喜。”

楚云桥是南宫士宏的随从,与林丰庆也算很熟悉。别人不知林丰庆是前太傅,他知道礼数是不能少的。

“呵呵~劳烦云桥挂念了。”林丰庆也是微微一笑。示意楚云桥坐下。

林丰庆又转向南宫璇问道:“你爷爷还好吧?”

南宫璇答道:“爷爷很好,就是时常挂念您。”

“好好。”林丰庆在看南宫璇的时候,是越看越满意。因为早在之前南宫璇就说明来意,此次前来就是为了商议与林安的婚事。

众人一阵寒暄,才又各自落座,其他村民则是在外围围了一个圈。对于南宫璇这种来自大世家的人,他们都想看个稀奇。

一些年轻男子见到南宫璇,只是偷偷看上一眼,都会羞红脸。在看向林安的时候,难免有些嫉妒。

院子中,待人们拿出水果点心,一个瘦矮老者呵呵一笑,

“林安这孩子,是咱们丰都镇最聪明的孩子,也是咱土楼最老实的。我家孩子常年在城中,多亏了林安整日帮我挑水磨刀。好孩子啊,好孩子终于等到老天爷看眼了。呵呵呵~”

“嘿,剃头匠,我说林安这小子磨刀越来越快,原来经常拿你的剃头练手,哈哈哈。”一个有些胖的老者呵呵笑道。

他是土楼中的屠夫,也有些子力气。他一开口,周围的人都是笑了起来。

居首的林丰庆也是面带喜色。他身着粗布麻衣,身子到也算硬朗。八年的农家乡烟熏染,让他再无往日往日的威风。

林丰庆笑道:“今日是孙儿林安的婚姻大事,诸位,你们看这事应该怎么办?”

那矮瘦子老者笑道:“此事是林安的大喜事,也是咱们土楼的大事。照我说,应该大办特办!”

这里的人虽然贫穷,可是邻里之间像是家人一般,对土楼中的孩子都像是自己家的。

“对!”胖老者也道:“钱的事林老哥你就不用担心,要让丰都镇所有人都知道咱土楼迎来一个好媳妇!”

他们这些人,一辈子没有走出过丰都,对于南宫璇,他们只当是大户人家,根本不明白对方是当今太傅的孙女。

林丰庆笑着点头,然后对南宫璇笑道:“娃儿,若是你没意见那我们就选个日子,然后便订下来吧。”

然后又是感叹道:“没想到啊,我们林家还能迎来你这么个好媳妇。”

南宫璇能提出婚约,这是让林丰庆没有想到的。一个当今大世家的大小姐,没有在意彼此的差距,还能履行家中诺言,这是何等胸怀?

林丰庆知道,林家真的可能捡到宝了。

只不过,就在他话音刚落,一直未说话的南宫璇缓缓站起身,清冷道:“家中约定定然要履行,只不过……几位翁翁说错了,我此次前来是商讨让林安入赘我南宫家的事!”

“什么!”

围观的人皆是吃惊的看了过来,林丰庆更是突然站起身子。

林安倒是没有特别的异样,他知道南宫璇此次前来,根本不可能是这么简单商讨婚约的事。

不过在听到“入赘”后,他的眼中不觉得显现一种阴色。

要知道,在这个世界,入赘可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而且林家只有林安一个独苗。若是入赘南宫家,那么就意味着林家要断了香火。

南宫璇的话,就连楚云桥也是愣住了神。这些话,可不是老太傅和家主嘱托的。

林丰庆不敢相信的看着南宫璇,对方的眼中却是古井无波,那是多么绝情的眼神。他也明白,因为自己儿子斩断南宫正的手臂,让南宫璇从此对林家有了敌意。

是了,林家沦落至此,哪里还敢奢求什么。今日之林家不过是丧家之犬,而南宫家可是当今的大世家。

林丰庆也看明白了,也看清了这个现实。他缓缓坐了下来,脸色难看,久久没能抬起头。

林安看着爷爷落寞的神色,双手不禁紧了紧,他见过爷爷傲世大渊国的样子。那是一种面临帝王而不惧,面对万敌而不屈的傲气强者。

那时的他,是何等的意气风发!可今日……他却成了那般无助的老人。

林安微微闭上双眼,在睁开时,其眼中却是布满了血丝!

首座的林丰庆似是也缓过了劲,脸上还是尽量保持一种微笑,向南宫璇问道:“娃娃儿,这可是你家中的意思?”

南宫璇言语依旧淡然,

“此事是我一人的意思。”

在听到这一句话说的时候,林丰庆才有些放松下来。

道:“若是如此的话,今日便不再议论此事。婚嫁乃是你们的大事,在讨论此事的话,让南宫士宏来与我谈!”

南宫旋眉头微皱,

“林翁,此乃是璇儿自己的事,我完全可以做主。”

林丰庆语气也是提高一些,

“女娃儿,此事你还真做不得主!”

“我说你这个老不死的,你还当这是八年前呢?”南宫子烨是南宫家最宠爱的孩子,所以平日里嚣张跋扈惯了,说话也不知礼数,道:“我姐嫁给这个瘸子,已经是你们林家积了八辈子德了,想让我姐呆在这种鬼地方?你们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林丰庆还未动怒,那个胖老者甩动着身躯,喝道:“你这狗娃子也忒没有教养,有你这么跟长辈说话的吗?”

南宫子烨不屑的吐声道:“你算什么东西?”

“你!”胖老者本是屠夫,一身的戾气,哪里容得了这孩子的放肆,大骂道:“没有教养的东西,今日我便代你家人教训你!”

他说着起身一巴掌删了过去。

只是他他的手掌刚抬起,只听一声,

“砰~”

还不待他人看清,这胖老者就倒飞出去。

胖老者倒在地上吐着血,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对方。

而就在此时,楼外的护卫也是冲了进来,守在南宫璇姐弟两人身后,一脸的肃杀之色!

出手的不是南宫子烨,而是身侧的楚云桥。他的职责就是保护南宫璇两人的安危,一旦遇到威胁,他会毫不犹豫的出手,不管对方是何人。

不过,以他的实力完全可以将胖老者一掌拍死,但是他只是出手阻止一下而已。

楚云桥的出手,让现场顿时陷入一片慌乱。他们虽然卑微,但是从来不贫贱,皆是抄出棍棒与南宫家的人对峙。

一时间,场中的气氛逐渐变得紧张起来。

南宫子烨冷眼看着众人,嘴角一撇,

“不知死活的东西,给我杀!”

南宫子烨因为家里的势力,所以做事无法无天,杀几个人根本算不得什么。

“放肆!”还不待护卫动手,南宫璇突然喝道:“全部退出去!”

南宫璇在南宫家可是有着很高的威望,这些护卫收到命令后,便默默退出了土楼。

林安是修灵士,也懂得一些简单的医理,在胖老者受伤后,便来到其身前用灵力封住了一些经穴。胖老者这才有些舒坦。

自始至终林安从没有说过一句话,也未曾表过态。他就是这般沉闷的性格,不爱说话,也不爱笑,有时候还让人有种阴森森的感觉。

他先是将胖老者搀扶在座椅上,而后看向了南宫璇,淡淡道:“这便是你报复林家的手段吧?”

南宫璇也是冷眼直视,

“那又如何?”

二人眼中再无儿时的情感,有的只是冷漠、阴寒、痛恨!

这是一场没有感情的婚约,是上一辈种下的余债。出奇的是,二人对这场婚约并没有反对。

他们只是想着通过这场婚姻而达到彼此的目的!

两人四目相对,谁也不肯退让。

“咳咳~”林丰庆咳嗽了几声,然后道:“女娃儿,安儿若是入赘你南宫家,你让他日后如何抬得起头啊!”

南宫璇这才转过身,清冷道:“林翁,您认为让我下嫁如今的林家,这可能吗?”

林丰庆微微闭上双目,面色黯然,他觉得自己亏欠这个孙儿太多。

南宫璇又道:“我曾与林安有过一个约定,十八岁时一决胜负,我胜,他要为林海所犯下的罪孽自斩一臂!他胜,那我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

林安自幼有腿疾,灵脉不通,修行缓慢。若是入赘了我南宫家,您应该知道以南宫家的实力,不仅可以医好他的腿疾,而且还可以给他更多的资源,四年后,才有我们公平的一战!”

八年前因为林海劫走帝君要斩首的罪臣,从而与南宫正发生了争斗。也正是那场林海的叛乱,让南宫正失去了一条臂膀。而且还险些送命。

如今林家落败于此,其实南宫璇所为,倒也不是那么决绝。

在林丰庆的心里,林安的腿疾的确是他的心病,由于条件不好,一直到现在都未曾好转。

他心中一直接感觉自己亏欠了这个孙儿。的确如南宫璇所说那般,入了南宫家,或许对林安才是最好的选择。

“哎~”林丰庆叹了口气,而后道:“安儿,你已经长大了,此事你自己抉择吧。”

还不待林安回话,南宫璇又朝林安道:“居所逼仄,捉襟见肘。林安,你已成年,林翁已年迈,你难道还要让林翁跟你吃什么苦?”

她从袖中掏出两张纸张,

“这是你入赘我南宫家的契约,你若签了,几日后林翁与你便跟我一起回京都。你要明白,林翁不该属于这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