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掩月 > 第七章 新的开始

第七章 新的开始


林安在镇子中走了许久,虽然一切都很熟悉,可是又是充满了新鲜感。直到日中,他才朝土楼走去。

今日学院的课程算是耽搁了半日,不过老夫子知道林安与南宫家这一层关系,也不会在兴师问罪。

穿过街角,正要赶回土楼,却发现有一个卖桂花糕的小贩。这桂花糕是他小时候最爱吃的东西,每次节日,母亲都会亲手做给他吃。只是在六岁那年,父亲与母亲逃离京都后,他就在也没有吃过。

并非他不爱吃,只是因为性情的原因,让他拒绝了那种感觉。即便爷爷买来,直到发霉,他也不会在吃一口。

如今在看向桂花糕的时候,那种思念之情,突然涌上心头。

“大娘,来几块桂花糕。”林安走到小贩前说道。

“唉,好嘞。”小贩将桂花糕用纸包好,在递给林安时,突然笑道:“原来是林安啊,这花糕二十铢,你给十五铢就好了。”

林安是百里之内唯一的送阴乩子,很多人都对他有所熟悉。

林安也不管小贩是真热情,还是假热情,从怀中掏出十五铢钱,接过纸包后道了声谢,

“那就谢谢大娘了。”

这小贩笑呵呵的接过十五铢钱,在望向林安的背影时,心中却有种奇怪的感觉。可仔细想想,又说不上来。

大渊国的钱币是有一种非常罕见的金属做铸造,这种金属矿所有权都在帝国手中。后经过一些铸造钱币的修灵士,用特殊的手段铸造。这种罕见的金属和特别的手段,阻挡了一些不法分子的仿造。

钱币按照铢为计算单位,有一株、五铢、十铢、二十铢、五十铢、一百铢等。

铢币被能工巧匠打造成外圆内方,不过两指之高,很薄,携带非常方便。匠人们又按照金属的颜色和材质划分,比如一株钱为为橄榄色,一面刻有大渊宝币,一面是一株的字样。五铢则是紫色,相同的是一面刻有大渊宝币,不同的是另一面则是刻着五铢字样。

其他以此类推。

就比如十铢钱为蓝色;二十铢钱为棕色;五十铢钱为绿色;一百株钱为红色。

林安除了每日听学外,就是跟着爷爷在金纸铺工作。再加上送阴,倒是也会有一些收入。所以他完全有自己的经济来源。

拿着桂花糕,穿过街角来到最西的土楼中。

因为是日中,院子中的人并不是很多,多数在家中用餐。而林丰庆也早早准备好了中饭。

虽说他了解林安的心性沉稳,但是林安一夜未归林丰庆还是比较担心,期间他去往老林一趟但并未发现什么不同。只好回到金纸铺做活。

林丰庆在厨房中忙活,如今的他就像一民间老者,沾染世间的尘埃,丝毫没有以前太傅的尊高。

林安走进家中,笑道:“爷爷我回来了。”

厨房中的林丰庆正准备着饭菜,听到林安的声音这下才放下心来,他在厨房中没有走出,只是道:“安儿回来了,可曾寻到那令牌?”

林安答道:“昨夜出了些小事,并未进鬼城,今晚我在去一趟。”

林丰庆端着几碟小菜走了出来,一边放在桌子上,一边朝木桌前的林安问道:“出了何事?”

林安并未将昨夜的事情全部说出,而是道:“昨夜有人去了老林,还碰见了南宫子烨,我与他起了争执,所以就耽搁了。”

林丰庆见林安身上虽然衣衫破了一些,但是身上并没有伤势,这才放下心,道:“不急,我与你说的话,你记在心中便好。”

“孙儿定然不会忘记。”林安答道。

林丰庆点点头,

“吃饭吧。”

在他看到桌子上已经打开的桂花糕时,疑惑道:“这桂花糕是?”

林安笑道:“我在街角买的,不知为何,突然就想吃了,就买了一块。我记得爷爷也喜欢吃这糕点。”

他说着拿着一块糕点送在林丰庆身前。

林丰庆诧异的看着眼前的桂花糕,有种不敢相信的感觉。在这八年间,他也曾买过不少桂花糕,可是放到发霉林安也不为所动。抬眼看向孙儿时,见其脸上挂着一抹笑容,惊讶道:“安儿你……”

林安笑意不减,

“怎么了爷爷?”

林丰庆确信自己没有看错,他了解自己的孙儿因为痛恨而越发阴暗的性格,可是眼前的林安,没有一丝往日的阴沉之气。心中不禁疑惑:昨夜究竟发什么了什么?

林丰庆没有多问,不过林安能有所变化,那就说明他已经开始学着放下心中的痛恨。这是林丰庆最希望看到的。

看着眼前的糕点,林丰庆双手都是微微颤抖,轻声道:“没事。”

他咬了一口在嘴中,一种香甜弥漫,让他感觉回到京都的时日。不觉脸上也是挂着笑意,

“这糕点,很不错。”

听到爷爷这么说,林安笑的更灿烂了。他深知与亲人别离的痛楚,所以如今的他更加珍惜此时的亲情!

……

环形土楼的房间一般有两个出入的门,前门通往内院,后门则是通往土楼以外的林地。

午后,林安来到林间一块空地中,打了一套爷爷所教授的金龙爪技。

金龙爪技以强硬为主,唯有大量的灵力才能催动。林安此时不过处在养气境五层的阶段,根本无法将金龙爪技发挥出来。

他所能施展的,不过是空洞的招式。

林安今日所修,并不是为了修炼金龙爪技。而是修炼记忆中跛脚道人所授的武技。

记忆深处,跛脚道人算是他的养父。

跛脚道人道行很深,林安跟随他驱过阴魂,抓过猖兵。而且跛脚道人还从太极拳和太极剑的基础上,创造出了元极掌和元极剑。

这两套武技也是讲求以柔克刚,用四两去拨千斤。

与太极不同的是,元极刚柔并济,快慢联动,更加体现太极的含义。

那时林安并没有修出真气,但见过跛脚道人以少量的真气就可撼动大石,这让他惊愕不已。

对于修为低微的林安来说,这元极掌才是正适合他现在修炼。

他迫切想要知道,这个世界的灵力是否同样可以催动元极掌。

林安盘腿在林中养精蓄锐,先是将《太一生水篇》运行了一遍。当体内灵力达到一种饱和后,才缓慢站起了身。

身立林中,五指卷屈,自然并拢。配合呼吸而后五指微微分开,两臂自然摆动,双掌在虚空推动。

刚开始林安的动作很轻柔,当到达一个节点后又非常刚猛。

他觉察到,在自己运起动作时,体内灵力如真气一般自然贯通。手掌成拳,节点用力砸开,竟然起了一种破风响动。

这是灵力击穿空气形成的爆破声。

林安见此,面露喜色。这足矣说明元极掌是可以运转灵力的。

趁热打铁,他将二十几式元极掌全部打了一遍。

林丰庆在收拾碗筷后,准备前往金纸铺做活。林安的修炼一直很勤奋,他并没有多在意。只是当他随意一瞥时,却发现林安所练并非《金龙爪技》。

他没有教授过林安其他武技,清水学院的老夫子也只是教学了学子们一些养起气法门。

更奇怪的是,林安所练武技是他不曾见过的。

林丰庆细细打量,发现自己这个孙儿所练法门十分奥妙。这动作看似缓慢,可是又是让人捕捉不到一招一式。慢之间又连贯着快,柔之间又显露着刚。

这种奇异的武技也是林丰庆都感到惊讶。

在看此时的林安,他来到一颗粗木前。双手互作浑圆状,两臂缠绕在树干中,在其背后显现一种双鱼波动。

只见他绵软的手掌猛地一用力,合抱粗的古树竟然被拦腰折断!

林安喜上眉梢,林丰庆更是惊讶不已,他很明显感觉到林安所施展灵力并不多。可是就是那么一丝灵力,竟然折断了一棵大树的树干!

更让林丰庆不解的是,林安原本的腿疾,此时若不仔细看的话,根本看不出跛脚的问题。

这让他满腹疑团,为何一夜之间自己的这个孙儿像是变了一个人。他很想弄清楚,昨夜到底发什么了什么!

带着这个疑问,林丰庆走出了家门,向自己做活的金纸铺走去。

……

镇街上有一个不大的金纸铺,由于进入鬼月,所以前来购买纸钱的人很多。

铺子中有一个不是很高的老者,他脸色红润,头发也有些发红。其眉眼见透漏着一种狡猾的味道。

此人便是方圆百里唯一一个巫祝,也就是金纸铺的老板,胡仁平。

林丰庆进入金纸铺,胡仁平笑道:“丰庆老哥怎么才来,今日不知怎的来买纸钱的人特别多,累的我腰都直不起来。”

林丰庆也是笑着回道:“当是因为昨夜老林的爆炸声,乡民认为是惊了鬼神所致,所以也就多买些祭鬼神。”

胡仁平点点头,

“应该是如此了。说也奇怪,这老林昨晚究竟发什么了什么?我今日去看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同。”

林丰庆面色也变得凝重,

“今早你不在,正巧我也是为这事来的,我们进屋说说吧。”

胡仁平见林丰庆眼神中的不安,对几个伙计吩咐一声,就带着林丰庆进入了里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