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掩月 > 第八章 林安的变化

第八章 林安的变化


胡仁平将林丰庆带入里间,然后朝一面墙上按去,墙身向左移动,露出一个不是很大的暗门。

没想到这不是很大的铺子竟然还有一间密室。

密室不大,里面也很空洞。只有几张桌椅和一些摆件。如果仔细看的话,在其墙面有一层波动将此处与外界完全阻隔。

暗门关闭,林丰庆居于首座,而胡仁平却是恭敬的站在他前面。

在林安与金纸铺的伙计的眼中,林丰庆只是在胡仁平铺子里做活的工人。虽然两人交情不错,言语之间也是兄弟相称。

可在这密室中,两人的身份瞬间发生了改变。

“仁平,你也坐吧。”林丰庆淡淡道。

“哎,好。”胡仁平应了一声,而后坐落在下座。

林丰庆先是问道:“丰都近几日来的几股势力你可曾发现?”

胡仁平点点头,

“我也有所察觉,而且怕是来自很大的势力。”

林丰庆眼神犀利,

“丰都的秘密,终究是要掩不住了。”

胡仁平惊道:“主子,昨夜爆炸声是否与这些人有关?”

林丰庆道:“有人想要探知古丰都城的秘密,也有人想要掩盖这丰都城的历史!我想很快帝都的黑甲军就要来了。”

大渊国的军队皆是身披黑色甲胄的将士,所以黑甲军也就意味着军队。

“黑甲军?”胡仁平愕然道:“是帝君的号令?”

林丰庆点点头,

“此次来丰都,这些铁甲军怕是因为我而来。”

“主子,您已辞去太傅一职,也自废了灵脉,帝君为什么还不放过你?”胡仁平不解道。

“哎。”林丰庆叹了一声,而后眼神犀利,

“八年前柳太保直言不讳,顶撞帝君,还要直言恢复前朝制度。帝君一怒之下判其斩首示众,无人能劝阻。

我儿林海携妻劫了法场,救下了柳太保,最后也是随之逃遁。那时我自断了灵脉才保下了安儿。好在那时他还年幼,帝君并没有发下杀令,我与安儿才逃离到了此处。

帝君本是心性多疑,而我也来到了这丰都,他定然也是猜测到了什么。如今几大势力来丰都,想来也都是为了那鬼兵令。”

胡仁平听完愤恨道:“帝君不仁,大渊不仁!前朝大同之势被大渊推翻。今朝不在使用妖兵妖将,甚至将妖族、瓦西族驱逐出境。

此道常人所不能忍也!

主子,天下大势你我皆知,今时安儿已经长大,何不如趁此机会……”

“仁平!”林丰庆声音提了几分,打断了胡仁平的话,声音逐渐柔和,

“哎,安儿智慧,而且行事稳重,只是因为腿疾之事,让他心中难藏大志!”

他缓了缓神色,又道:“如今丰都已经难以藏身,我今日来就是让你带着安儿逃离此地。我在他身边,只会给他带来无穷的灾难!”

“主子!我要陪着您,守在你身边!”胡仁平道。

“糊涂!”林丰庆喝道:“你应该知道待在我身边会有什么后果!”

“主子!”胡仁平声音提了几分。

他从木椅上站了起来,然后两手放在胸前将一身人皮扒了下来。

待到身上的人皮完全脱落后,里面竟然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狐狸!

老狐狸看着身上的伤,道:“主子,您知道我不怕死!我是怕我的族人再也没有容身之地!您认为我若是没有了这张人皮,我还能去何处!”

林丰庆神色黯然,他以前虽然身居太傅之位,可是那不是他的志向。他自小就被祖辈灌输大志,就如同他如今教导林安一样。

而这狐狸,就是跟随在他身边,辅佐他完成大业的随从。

看向老狐狸嘴边的白胡子,林丰庆也有所触动,

“仁平,我们老了!”

胡仁平也是有些激动,紧了紧拳头,

“主子!”

林丰庆微微闭上眼睛,在次睁开的时候,眼冒精光,道:“也罢,最近安儿要入鬼城拿鬼兵令,他若拿得到,我们在拼上一拼!”

胡仁平闻言后,脸上才露出一些喜色。他跟随林丰庆半辈子,早已习惯了为主子做事,替主子完成大业。

若是真就么放弃了,那胡仁平也觉得今生就失去了意义。

他从新穿上人皮,这才又坐在椅子上。

林丰庆似是又想起什么,说道:“说也奇怪,昨夜我让安儿去丰都城取鬼兵令。今日他说遇到一些事耽搁了。但是我感到一夜之间安儿像是变了一个人。”

“变了一个人?”

林丰庆点点头,

“安儿是极为特殊的阴阳两脉,灵脉出现多种,会有一脉强一脉弱。安儿则是阴脉较强。

阴脉吸收阴气,人也会变得淡漠、黑暗。安儿心中本就有恨,我一直不让他去修阴脉。所以一直让他修较弱的阳脉,想让他性格变得开朗一些。

可是不知为何,今日见到他,安儿不但为我买来桂花糕,而且还笑了。”

“您说安儿笑了?”胡仁平瞪大眼睛。在他印象中,林安自小就不爱说话,性子非常淡漠。在林海逃遁后,性格也越发的阴沉起来。

还有就是他内心隐藏着一种黑暗,那种黑暗无情的视命如草菅。

打胡仁平相识林安的那日起,从来就没有见过林安笑过。如今林安这一变化,也是让他倍感奇怪。

林丰庆露出一抹苦笑,

“这孩子的心思,就是我也弄不明白啊。你说会有什么让一个孩子一夜之间性情大变?”

胡仁平揉揉脑袋,然后挠挠头,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主子,安儿除了性格变化,其他可有什么不同?”

林丰庆眉头皱了皱,想了想道:“今日日中后,我见他所修武技颇为怪异,陌生但非常奥妙。是我不曾见过的。还有,他的腿疾似乎也有所改善。如今走路,不在那般跛了。”

“这?”胡仁平也觉得有些邪乎。他是巫祝,对一些神奇之事多有了解。他思索片刻,然后道:“您说他昨夜有事耽搁了,而后又发生了这么多的变化。会不会是有哪位圣人在指导他,而且还解开了他的心结?”

林丰庆陷入沉思,圣人传说不在少数。而且林安资质非常不错,能被先贤指点也不是没有可能。

他随即呵呵一笑,

“安儿长大了,他有自己的事要做。不过他能解开挤压已久的心结,也算是一件幸事。”

“是啊是啊,这不也是主子一直担心的吗?如今能有这种变化,是再好不过。”胡仁平说道。

他抿了口茶水,想要说什么,可又欲言又止。林丰庆见他模样,笑道:“仁平,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胡仁平看了过去,顶了一口气,道:“主子,如今安儿能有这般变化实属难得。他本是阴脉较强,对鬼道之术颇为有天分。或许……可以让他修阴脉!”

林丰庆闻言陷入了沉默。

鬼道之术并不完善,是否对阳间之人有伤害暂时还没有定论。的确如胡仁平虽说,林安对这些鬼道非常有天分,而且自小就与阴鬼打交道。

林安阴脉强,阳脉弱。为了怕他心性陷入无尽阴暗,林丰庆一直没有让其修阴脉。如果只修阳脉的话,修为速度又非常缓慢。对林安日后的修为会有很大的阻力。

如今再见林安变化,林丰庆这才道:“如果能压制内心的黑暗,去修鬼道也不是不可以。安儿做事一直都很分寸,也很有想法。即便从前中下黑暗的果,但行事也一向稳重。只可惜……

只可惜柳太保被我儿救下后不知去向,他对鬼道研究颇深,而且自成一派。如果有他教导的话,我自然是放心的。”

柳太保便是被帝君处死刑被林海救下的官员。林丰庆与他同样位列三公,感情一直很不错。对其鬼道之术更是赞不绝口。

可是这八年间,一直没有寻到柳太保的踪迹。就连林海,也不知道去向。

“主子放心,我在多派一些人,一定会寻到柳太保。”胡仁平道。

首座的林丰庆这才认同的点点头。

……

整整半日时间,林安都在修炼元极掌。一套元极掌打的是行云流水。记忆深处这是他修炼了数年的掌法,那时没有修得真气,今日使用灵气才知元极掌的奥妙无穷!

他家中无剑,修炼元极剑只用木棍代替。无耐木棍承受不了灵气,只好勤练增强肌肉记忆。

他越练越投入,越投入元极剑越熟练。此时的他,可以完全做到记忆深处的熟练度。

待到日落,他已经是满头大汗。洗净身子换了一套衣服,开始为林丰庆准备晚餐。

林丰庆从金纸铺回来之时,还顺便带来一些糕点。林安的变化,他也是越来越适应。

木桌前,林丰庆笑问道:“安儿,何为为君之道?”

这是林丰庆经常教导林安的。

林安答道:“功不滥赏,罪不滥刑;谠言则听,谄言不听;王至是然,可为明焉。”

林丰庆微微一笑,又问,

“何为治国之道?”

林安答道:“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

林丰庆听闻却是摇摇头,

“民为贵,社稷次之,君则更贵!”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