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掩月 > 第九章 进鬼城

第九章 进鬼城


林安又疑惑问道:“安儿不解,还请爷爷指点。”

林丰庆端起米饭,

“为君如箸,只有施以压力,这民(米)才能为我所用!”

他夹起一口饭,放在嘴中嚼动起来。

林安将筷子插在米饭中,笑问道:“民心不凝,何以立箸?”

林丰庆看着那稳稳立在米饭上的筷子,细细琢磨林安的话,他抬头看向自己的孙儿,忽然“呵呵”笑起来,

“呵呵呵呵,好,好一个民心不凝,何以立箸!”

林丰庆觉得今时的林安已经超越了自己的预期。

二人言论无论从个人、国家、小思维、大思想来看的话,或许在如今之世而言,可能不是那么正确。

但探讨总能见真章。当世适合什么思想,那就留给时间来判定。

林丰庆对自己这个孙儿越来越满意,在想到胡仁平的话,又道:“安儿,说说看,你今后想做什么?”

林安陷入一阵沉思,许久才摇摇头,

“安儿愚钝,只想陪着爷爷。倒不如听听爷爷有何志向,或许也是安儿的目标。”

林丰庆捋了捋胡须,笑道:“不急不急,你年纪还小,等时间到了你自然知道该做什么。如今爷爷只能告诉你的只有四个字,大同之世!”

“大同之世。”林安默念一句。而后点点头,

“安儿记下了。”

“呵呵呵呵……”林丰庆爽朗笑着。

爷孙二人享受着晚餐,如此一幕,甚是温馨。

……

入夜,似是相同的时间,

“嘭!”

镇子以西的老林又是传来一声爆破声。声音依旧响彻,惊得人们神经虚弱。

有了昨夜的一幕,今日看古怪的人倒是少了很多。

镇子中的驿站,驿馆其中一个房间内,南宫璇与南宫子烨和楚云桥坐在窗前看向西方。

南宫璇道:“看来这些人都坐不住了。”

“是啊,隐埋的丰都城或许就会重见天日了。”楚云桥也道:“这一次的动静恐怕不会小。”

南宫子烨急忙问道:“楚翁,这几股势力来丰都这个小镇到底为了什么?”

楚云桥眼神犀利,

“一面鬼兵令,一张乾坤图!”

“何为乾坤图?”南宫子烨迫切问道。

就连南宫璇也是看了过去。

楚云桥却是摇摇头,

“一张非常神秘的图,只是听闻此图可以容纳万物,并不知道具体作用。但时间宝器杂多,容纳万物之说,实属夸张。”

容纳万物,岂不是可以容纳整个天地?即便这世上诸多神奇,也没有人会相信一张图就可以容纳天地的。

不过,既然很多人都为这乾坤图而来,定然也有着属于它的神奇。

南宫家此次来的目的,自然也是这两件物品。

南宫璇说道:“几股势力我们还并不知道是谁,在事情还没有走到最后一步,不要轻举妄动。”

楚云桥也是赞同的点点头。

南宫子烨表面应承,但是心里还是希望捷足先登。

在几人分开后,南宫子烨就带着几名随从又朝镇西老林行去。

……

无数乱坟中,南宫子烨几人缓慢穿行,他可以感受到有几股气息也在此处巡查着什么。

他没有多想,只是径直朝丰都城的鬼门走去。

在几人距离鬼门不到一里时,突然发现前方一个挑着灯笼的男子。男子走路有些不顺,但是看着又不像是有伤。

只是在见此人背影时,南宫子烨身形突然一顿,心中也是有种胆寒的感觉。

“少将军,那,那是林安!”一个随从也是有些心惊道:“他怎么没死!”

南宫子烨缓过心神,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难道是遇见鬼了?昨夜那冥火竟然没有将这个瘸子烧死!

“怎,怎么办少将军?”一名随从也有些紧张道:“要不要跟上去在给他……”

他手中展现一个杀人的动作。

南宫子烨见林安朝鬼门行去,四下打量一番,似乎感受到附近的阴气。而后道:“先等等,这林安定然知道鬼兵令,我们先跟上再说。”

他说着快速掐着指诀,嘴中默念一串咒语,两只手指并拢在额中一划,额中处瞬间闪现一抹光晕。其他随从也是做出同样的动作。

修灵士本是开得灵窍,相比于普通人,他们可以看到常人看不见的东西。

灵窍是感受天地灵气的灵关,开得灵窍才能扩展灵脉。

在几人打开灵窍后,眼前景象一览无余。四方荒野处,霎时间出现许多人。他们自古老的大门进进出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穷有富。甚至还有人坐着兽辇。

“是阴人。楚云桥没说错,这段时间是鬼门大开的时候,这些阴人会出关看望家人获取贡品。”南宫子烨道。

由于几人的阳气过重,这些阴人距离他们很远。而且他们还是修灵士,一般阴人不敢靠近。除非有些修为的鬼灵士,才可以与阳间修灵士抗衡。鬼修虽然在夜晚很强,但是一到白昼,就会受到阳气的影响。

鬼修唯有借着一张皮,才能重回阳间。但这种做法会受到很大的限制,而且还会被修灵士所斩杀。所以鬼修一般只是出现在阴间。

南宫子烨朝着林安的方向看去,此时的林安已经临近关口。

林安停下脚步,手中做着金纸铺掌柜所传授的开灵窍的法门,嘴中也是念念有词,

“乾坤炁惯,通灵彻现!”

中指与食指合拢,在划过额中天关后,四周阴人尽收眼底。与南宫子烨不同的是,这些阴人并不排斥林安,而且有些一阴人还给他打招呼。

四面八方除了多出的阴人,其景色与阳间并没有什么不同。而鬼门处有一层薄纱般的气息,不时地引发阵阵波纹。林安知道,那里才是连接阴阳两界的关口。

在其鬼门前,还站着一些鬼差。这些鬼卒又以两个鬼史为首。这两个鬼史一人面白如霜,一人脸黑如灰,正是阴府中的黑白无常史。

此二人当是兼守鬼门的差使。

林安见到这些鬼差,并没有露出什么异色,而是径直走到来到黑白无常史前,从怀中拿出文牒。

黑常史是一个男性,也是修为不错的鬼修。他接过林安的文牒,而后问道:“林安,今日进城何事?看你孤身一人,此次来并不是送阴的吧。”

听闻对话,就知道这两个无常史对林安还是比较熟悉。他们是地府的鬼差,因为鬼月有大量的阴人进出,所以由他们来镇守此地。

而林安又是丰都镇的送阴乩子,十里八村的亡人都是他送的。所以一来二去,他与这些鬼差也非常的相熟。

听闻问话,林安笑道:“哦,是家中老人所托,要到城隍殿中寻一个东西。”

这城隍殿乃是鬼城最高的司法处。在听闻林安要到城隍殿,两人皆是奇怪的看着林安一眼。心道:难道这小子与城隍爷有什么渊源?

不过他们二人也理解林安的心性,林安虽然是阳间的人,但是对阴间事物一点不排斥。而且行事作风非常老实。

黑常史道:“林安,你要到城隍殿?你要知道那是城隍爷办公的地方,想要进去看看话,可能会有些难……”

他的拇指搓着食指和中指,其中之意可想而知。

林安无奈一笑,

“黑常史,以前我可是给你带来不少好东西,今日这点小忙也不帮?”

白常史也是白了黑常史一眼,

“林安进城你也讨要好处。”

她从腰间递给林安一块腰牌,

“林安,若是殿中有人询问,你就说是无常史下的小吏。”

林安接过腰牌,笑道:“还是白常史对我好。下次我多带些您喜爱的水粉。”

“呵呵呵,那我就谢过小林安了。”她说着看了看林安,又是道:“林安,我发现你变了,你怎么会笑啊?”

黑常史也是惊疑一声,

“咦?你不说我还没有发现。林安,你什么时候学会笑的?是不是你家老爷子给你取媳妇了。”

林安连忙摆摆手,

“心中豁然,自然常笑。走了,我进城要紧。”

他说着,就朝大门内走去。

黑常史看着离去的林安,道:“这小子不错,等他死了也可以来我这谋个差事。”

白常史却是大眼一翻,

“你这是盼着林安死是吧?”

黑常史也是觉得自己的话有问题,尴尬的笑了笑,

“人有阳寿,鬼有阴寿,总会有那么一天的。”

可是说着说着又觉得哪里不对劲,只得闭上了嘴巴。

林安自小被选为送阴乩子,跟黑白无常史已经非常熟了,这一来二去彼此也比较熟悉。

所以言语间也不都会那么见外。

……

南宫子烨见林安进入了鬼门内,面露迟疑之色。想也未曾多想,就朝鬼门走去。

由于几人身上的阳气过重,一路上的阴人都是躲着他们走。

鬼门前,黑白无常史将南宫子烨拦在门外,

“站住,不知道阳间之人不可擅自进入阴地?”

南宫子烨身后一个护卫叫道:“这可是当今太傅家的少将军,你们如何敢拦我们?”

白无常史本是一个女子身。惨白的脸上多出一丝讽笑,

“呦,好大的官威啊。我告诉你,即便是你家太傅来了,也得通过审判才能在阴府任职。你这么急切想靠关系,是不是盼着太傅急着死啊?”

“大胆!”一个随从喝道。

南宫子烨制止了随从,嘴角也是一撇,

“刚才那个人进得,为何我进不得?”

黑无常向门内看了一眼,然后道:“他与你们不一样,他是送阴乩子,对阴间之气不受约束,也不会受到损伤。我们阻拦也是为了你们好,你们修为太低,在阴间呆长了可就不容易出来了!”

南宫子烨是阳间大官家的公子,而且还是修灵士。黑无常史并不想徒增是非,但是言语间还是带有威胁之意。

南宫子烨也不敢贸然闯入,他们是阳间的人,进入阴间阳气会快速流逝,待到阳气耗尽时,那他们可就真的出不来了。

权衡利弊后,

“走!”

朝几人挥了挥手,选择了原路返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