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掩月 > 第十三章 令牌之争

第十三章 令牌之争


崔判官的判官笔似乎有无穷的灵气,他手持笔在虚空越画越快,各种能量的灵兽也是从画中跳出。

数百条黑蛇将蓝鸟围剿后,瞬间便被几只猎鹰围堵。猎鹰张开利爪,直接将黑蛇撕成碎片。

饿狼撕咬、野马踏蹄、猛虎猛扑。一瞬间,黑气被打的落花流水,快速暗淡。

在几个呼吸间,黑气才是彻底的消失不见。

鬼兵见状,四下打量,疑惑道:这巫瑶被打败了?

林安夹杂在鬼兵之中,这是他第一次见过如此神奇的战斗。每一招一式,都是那么灵动。

同时也在感叹崔判官的强大,还有他手中的判官笔,定然是一件难得的宝器。

黑气完全消散,崔判官依旧不敢松懈。

所有人都是向四周搜寻。

“她在那!”突然有人叫了一声。

众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高大的鬼将肩上侧卧一个身着青衣的女子。

女子只是展露背影,婀娜多姿的身体令人浮想联翩。她三千青丝自然垂落,一袭纱衣无风自舞。两条洁白无瑕的玉腿,合拢微曲。

一只揉手作兰花状,自大腿挑弄滑动。

“呵呵呵呵呵~”

女子又是传来几声妩媚笑声。

众人这才明白那团黑气不是巫瑶的本体,而是她由灵脉所控制的阴气。

看见女子显出真身,崔判官怒喝一声,

“孽畜,还不速速束手就擒!”

巫瑶坐起身子,只留一个迷人的背影。冷笑道:“就凭你?”

她手指弹动,两条藕臂带起阵阵细风,不多会,大殿四角处涌起一团团黑气。

黑气如之前那般凌厉,如今却是同时出现十几处。

这巫瑶的修为大大出乎崔判官的预料。

十几簇黑气在巫瑶的操控下,并没有对鬼兵发起攻击,而是渗入到十几尊副将石像中。

巫瑶玉手一抬,

“哗啦啦~”

十几个副将如同活了一般站起身子,抽出腰间兵刃,就朝鬼兵杀了过去。

鬼兵与精怪一起围堵副将,顿时刀光剑影,残肢乱飞。

崔判官大脚一跺,身体朝巫瑶横飞而去。

哪知巫瑶猛然一转头,一条巨大的蛇头张开巨口就要将崔判官吞下。

崔判官身形一转,这才躲过蛇口的吞噬。

“呵呵呵呵~”

巫瑶笑着站起身子,傲人的身姿伫立在鬼将肩上。缓缓转过身,脸上带有一张蛇脸面具。

她柔软的葱指结着手印,嘴中吐出一句咒语。咒语化作符文绕绕在鬼将周身。

鬼将的身体突然变得柔软,而后从其中散发一种幽光。以肉眼可以看清鬼将神像变得虚幻,在巫瑶最后一个字落下后,幽光闪动,一块通体漆黑的令牌就出现在众人眼前。

鬼兵令?林安望向那令牌,心中有种热血澎湃的感觉,没想到这鬼将神像就是鬼兵令所化。

只感觉胸中有一股气血顶着自己的下颚,嘴中吐出一口气,却是发出了一串咒语声音,

“玄天九上,律令帝章,灵脉……”

崔判官在发现那鬼兵令显出原形后,鼻孔发出怒音。身体越长越大,抬脚就朝巫瑶踩去。

巫瑶身形一旋,便幻化出一条绿色巨蟒。巨蟒甩动蛇尾,直接抵挡下了崔判官的脚步。她身形又是一变,扭动柳腰就朝鬼兵令抓去。

不过,就在巫瑶即将抓住鬼兵令的瞬间,林安嘴中的咒语已经全部吐出,

“玄天九上,律令帝章,灵脉通天关,将起如身临,令!”

就在巫瑶指尖刚刚触摸到鬼兵令,这令牌如同有了灵性,突然脱离了巫瑶的手掌朝林安飞射而去。

林安口中的咒语是体内一股气息所顶出来的,虽然不知道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但是见鬼兵令飞来,还是一把将其抓住。冰凉的气息传遍全身,他的身体也是不自觉地抖动几下。

突如其来的情况,令林安很是错愕。巫瑶、崔判官同样不解。二人目光齐齐看了过去。

崔判官见林安与鬼兵在一起,以为是哪一个了不得的鬼修。

巫瑶见状,妩媚的脸上布满寒霜。她手做爪状,直接朝林安脑袋抓了过去。

林安不过是养气境五层的灵引,哪里敌得过巫瑶。而崔判官见他轻而易举的夺下了鬼兵令,以为他是修为大乘的鬼修,竟然也没有上前阻拦。

就在林安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手中的鬼兵令突然泛起一阵黑芒。这黑芒好似又自林体内散发,眼中突然布满一种阴暗的黑气。他身体中藏有两个人格,一个是阳光,一个是阴暗。

黑芒似乎勾起了他隐藏深处的黑暗,眼中泛起如同将军冲入敌军的杀意,让人不寒而栗。

“哄~”

他死死捏住鬼兵令,鬼兵令化作一团黑芒遍布他的全身。只见黑芒快速实质化,片片黑鳞布满林安全身,一瞬间鬼将的甲胄完全依附在了他的身上

此刻他面露寒霜,如同冷面的神将!

林安阴寒的看着袭来的巫瑶,收起拳头带起黑甲的声音,

“砰!”

一拳打出,巫瑶直接被震的连连倒退。

巫瑶惊异的看着眼前男子,心中诧异:“此人是谁?如何能驱使鬼兵令?”

就连崔判官见到这一幕,也是啧啧称奇:“这少年的修为实在很强。”

他们所不知道是,这一切不过手鬼兵令的力量。

林安的身体比较羸弱,哪里承受的了如此强大的灵力。不多会功夫,甲胄又是变化为了黑芒,最后凝聚成了一面令牌。如今的林安修为低弱,也只能催动鬼兵令片刻罢了。

就在甲胄消失的瞬间,林安眼中的黑芒如数散去,那种阴寒的目光也很快的逝去。

林安愣住了神,之前的一幕他是有记忆的,但是那种感觉好像不是自己所为,又好像是另一个自己所为。

他手握鬼兵令,有些错愕。

就在他失神的刹那间,巫瑶急忙祭出一面宝镜,宝镜射出一束绿光,绿光笼罩在林安的身体,瞬间将其吸入镜中。巫瑶也是身形一跃,身形消失在宝镜中。

看向空中消失的的宝镜,崔判官命令道:“通知地府各司,务必寻找道蛇鬼巫瑶的下落!”

……

林安只觉得身体一轻,像是在空中飞行一般。当他睁开眼睛后,发现自己身处一间小筑中。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突然出现在此地,但是想想便知是巫瑶的手段。

小筑建在水流边,十分的精致,只不过这房屋却是一种红色木头搭造,再加上几盏发着绿色火光的灯笼,在这阴间之处显得十分诡异。

抬眼看,远处亭台楼阁,水榭竹园。在这阴间之处,竟然有如此清雅之地。

透过昏沉的光线,林安也能觉察到此地的秀美。

四下观望,却不知巫瑶去了何处。因何将自己带到此地?

林安下意识的朝前走,脚下木板突然转变。四周木屋也在快速变换,不过多久,原本的小筑变成了一间怪异的房间。

这房间有两道望不到尽头的长廊,两条长廊纵横交错,形成了四道。而林安就是站在这交错之地。

林安拧眉看去,四个方向皆是密不透风的长廊,长廊一眼望不到尽头。长廊两边挂着一种绿色灯笼,令此处变得更加怪异。

“难道是幻境?”林安心中想到。

他狠狠掐一下自己,疼地咧着嘴。然后感觉不对,似乎梦中才没有痛觉。揉了揉有些发红的脸,然后蹲在地上细细触摸。

他的手掌抚摸在木板上,闭上眼睛感受手指上传来的触感是否与木板一致。

从指尖传来的触感、温度、棱角,让他知道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既然是真实的,而又造成这般效果的,林安断然,这巫瑶灵脉定然属木。

唯有木灵脉,才能对这木物操控如此娴熟。

大渊国不乏木灵脉的大能者,他们以灵脉操控,建造出一座座奇异的宫、殿、庙、楼。

“呵呵呵呵呵~”就在林安沉思之际,巫瑶妩媚的声音送入他的耳中,

“公子这般临危不惧,难道是看透了我这四方廊阵?”

林安暗道:四方廊阵?这是什么东西?好像自己并没有看出什么吧?

“你叫巫瑶?”林安直接了当的问道。

“哼哼哼~”巫瑶哼笑几声,才道:“你若寻得奴家在哪,我便告知你。”

“不好意思,我对你的游戏并没有兴趣。”林安道:“我只是想知道你为何要带我来此地?”

长廊中安静了一会,而后才传来巫瑶的声音,

“公子拿了奴家的东西,倒是又为何来质问起奴家了?”

林安抬起手看了看手中的令牌,他拿到鬼兵令并没有细看,此时看去,发现这令牌是一种奇特的物质所造。

令牌通体漆黑,入手冰冷刺骨,好似九幽之地的阴寒之气。

令牌一面刻着一个篆体“令”字,而背面则是一个“林”字。林安愕然:“难道这令牌是我林家祖上的东西?爷爷说,这鬼兵令便是林家之物!”

既然是林家的东西,那林安自然不能拱手相让。

遂冷道:“我想你是搞错了,这鬼兵令镇在城隍殿禁地,属于地府之物,你如何说是成你的了?”

林安并没有说出这是林家之物,毕竟身份隐藏几分,安全就多一些。

“这乃是我巫家之物!”巫瑶的声音也冷了下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