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掩月 > 第十七章 超时空对话

第十七章 超时空对话


林安的话,让巫瑶十分费解。不过听闻林安的言语,他似乎知道什么。急急问道:“那你知道这里是何地?我们又如何来到此地?”

林安不答,反而询问道:“你可知‘盲瓮望城’的故事?”

巫瑶眼露疑惑,轻轻摇了摇头。

林安道:“相传前朝灵西城有一个瞎子老者,对于术数研究颇深,因此邻里之间都尊称他一声盲瓮。有一日这盲瓮自城外入城,刚入城门他的眼前突然出现一阵白光。他本是瞎了几十年的人,可是那日的他却看见了城中的景象。

只是城中被外敌入侵,里面的子民被屠杀的十不存一。他的眼前全都是血色,房屋已经尽数倒塌。到处一片残败的景象。

他眼前的世界一闪而过,眼睛又是什么也看不见。耳边传来的依旧是往日的热闹。

他坚信自己看的是真的,所以将消息扩散出去。他原本有些信徒,听闻后连夜搬走。只是转眼间一年过去,城中依旧安然无恙。自此再也没有人相信他说的话。

直到数十年后,好好的灵西城突然遭到叛军屠城,那场景与盲瓮所说一模一样。

只不过此时的盲瓮已经死了好多年。”

盲瓮望城的故事已经过去了很久,毕竟这是前朝的故事。后来人们经常因此感叹:盲瓮望城,事已定局!

不错,盲瓮看到的不过是几十年后的场景。即便是真的,当初的那些人也多数已经死去。这么多年才验证的话,又有谁能相信呢?直到真的来临,那传言早已经淡了。

所以事情必然会照着盲瓮看到的发展。这可不就是盲瓮望城,事已定局吗?

巫瑶觉得这故事十分有趣,虽然是传言,可是在这个神奇的世界,又有什么事情不会发生呢?就如同两人眼前的世界。

她似乎懂了林安故事中的意思,忙问道:“你是说我们看到的或许是几十年、几百年,或者更后面的世界?”

林安却是摇摇头,

“丰都镇的爆炸,再加上你的宝镜瞬间产生的能量,从而导致时空的扭曲,从而将我们的神识带到这个地方。当然,也许是这些画面是在我们眼前一一闪现。我能确定的是,这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不能确定的是,我们所看见的,究竟是以后的场景,还是在之前的场景!”

林安的话,让巫瑶惶恐。这古丰都城,到底在扮演着怎样的神秘!

两人同坐一张横椅上,神色都非常凝重,因为他们知道,这趟长行舆的目的,很可能就是传说中的丰都城!

说来也奇怪,舆车中人、兽众多,他们根本发现不了林安二人,可是却又没有人坐在两人的横椅上。

“盲瓮望城,还真是有趣。我还真是想看看,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神奇人物。”

就在这时,一个女子的声音在舆车中响起。

这是一个女子的声音,但并不是出自巫瑶之口,而是来源于刚登入舆车中的女子。

听闻女子的言语,林安、巫瑶二人瞬间毛孔收缩,头皮都是有些发麻。他们二人眼前的世界,根本与他们两人不在同一个时间,可为什么有人能听到他们的话语!

两人毛孔收缩,看向发出声音的女子。

自舆车门走进一个白衣女子,这女子低着头,手中是一本怪异录的杂书。那玉手轻撵,翻弄着纸张,然后嘴中读者《盲瓮望城》的故事。

看到这里,林安、巫瑶二人才舒缓了一口气,原来这一些都是巧合。不同时间的人,却是谈论着相同的话题,这如何不让人惊讶?

女子抬起头,似是在寻找自己的座位。林安见女子容貌,一瞬间仿佛掉入冰雪之间。

女子柳眉凤眼,鼻挺唇红,她的肌肤就如冬日的雪,洁白无瑕。婀娜的身姿犹如春日杨柳,轻盈曼妙。三千青丝,只是用木簪随意扎弄,可是依旧抵挡不了那种由内而散发的高贵。

她身上是一袭白衣,外披一件纯色狐裘,使其衬托的犹如雪中仙子。

林安本对女子并没有什么兴趣,可是见了此女子,脸上都是有些燥热。心中暗叹:怕是九天上的玄女,也不过如此了吧。

身旁巫瑶见了却是妩媚一笑,

“林公子,这是看上人家了啊?呵呵呵~”

林安回过神,摸了摸鼻子。这时他才知道,自己不是圣人,也有七情六欲。

巫瑶又是一笑,

“人间竟有如此完美女子,必然也是妖异之人!”

女子的出现,立即引发了舆车中的骚动,许多才子之士都是忍不住的多看了几眼。只不过女子身上散发的寒意,让人不敢靠近半分。便是她每走一步,两边的人皆是像被气息挤压而退。可是这女子的脸上,依旧是非常的淡然。

“好深的修为。”巫瑶感叹道:“怕是这女子在她的那个世界,也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就是不知道她所修是何显学。”

白裘女子四下看了看,说巧不巧,就坐在了林安与巫瑶的对面。

她的手中依旧捧着那本书,看得十分入迷。

舆车中,是由两排横椅相对而设,一般可做四人。林安、巫瑶坐一排。而那白裘女子和一个狼妖坐在一排。

狼妖本是野性十足的妖族,即便通了人性,但也是十分彪悍。只是此时的他,身子却是微微颤抖,便是头也不敢抬起。由于又是靠近车窗,硕大的身子完全挤在一个小空间里。虽有妖胆,可是面对咫尺之间的女子,它又像是弱小无助。

而一边的白裘女子,只是淡然的看着书,丝毫没有察觉狼妖的变化。

“看来这女子必然身份十分显赫。”巫瑶笑道。

林安点点头,眼神又重新看向窗外。即便白裘女子非常优秀,但二人毕竟是两个世界的人,根本无法沟通。两人之间或许相隔了几百年或者几千年!

林安、巫瑶二人似乎适应了身边的情形,心情也逐渐放松起来。他们看向神国般的景色,真是让人陶醉而又梦幻。

他们不知道什么时间会回到现实,或许是自己的神识逐渐虚弱,也或许是眼前的能量完全消失。

但一场旅途,他们注定终生难忘!

长行舆还在持续前行,舆车中也逐渐安静了下来。车窗外,时不时的出现住户,而且越来越密集。

林安按捺住激动的心,说道:“想必,丰都城快要到了。”

巫瑶心中惶恐,她也很想知道那传说中的古丰都城,原貌到底是什么样子!

“是啊,丰都城要到了。”白裘女子淡淡道。

林安瞬间毛骨悚然,他总感觉女子能听到自己说的话。不然的话,世间哪有那么多的巧合!

巫瑶也是难以置信,伸出手去触摸女子面孔。当她的手指穿过女子的身体后,其内散发一种折射的光。手中虚无一片,毫无实质的感觉。

可以肯定,他们的确不在一个世界。而眼前的情形,似乎就如林安所说那般,这是因为时空的扭曲,由一种能量从而显化出的画面。

不过,还不待两人惊魂未定时,女子的目光突然看来过来。而且的她的眼睛,是完全看向林安。

四目相对,视线重合,林安如同磐石一般不敢动弹,就连气息也不敢大喘。他觉得自己心脏都已经提到嗓子眼,下一刻就要蹦出体外。

女子淡然的看着前方,就在林安与其相对而视的时候,平静的脸庞突然展现一抹笑容。

这笑容,似是连寒冬冰雪都能融化。可是林安却是瞬间寒毛卓竖,身体都在止不住的颤抖。

巫瑶也是发现这诡异的一幕,不敢相信道:“怎,怎么可能?我为什么感觉她在对你微笑。这女子的面前,究竟是什么!”

“咕噜~”林安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

直到白裘女子又是低下脑袋看着书本,林安这才敢喘几口气。

林安惊道:“此地实在诡异,要知道我们真正处在的地方是阴间,出现什么事都有可能。但是令我不明白的是,我们的横椅上为什么一直没有人坐?既然无人,那么眼前女子又是在冲谁微笑。她的眼前,究竟看见了什么!”

巫瑶也是色变,

“阴间多鬼怪,可是这种情形,我也未曾发现过。”

这时,白裘女子眼观书本,嘴中却突然问道:“公子如何看待这‘盲瓮望城’?你说这盲瓮所说,究竟是真是假?”

林安不答,因为女子根本不可能是在问他。答了,反而更可怕。

安静了一会,白裘女子又是抬头问道:“公子如何不答?”

“嗡~”

当看见直视而来的眼神,林安脑中瞬间空白,此时的他似乎已经分不清幻境与现实。可是直觉告诉他,对方的确是在与自己说话。

如此梦幻,让人如何不迷失?

即便是身为鬼妖的巫瑶,也是迷茫了。她轻轻道:“你试着回答一声。”

林安看了巫瑶一眼,转而又望向白裘女子,终于还是开口道:“民间杂谈,信与不信又有什么关系?毕竟那场战争已然发生了,没有意义再去追求‘盲瓮’的真相。”

似是听到林安的回答,女子微笑,轻起了红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