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掩月 > 第十八章 巨大的坑洞

第十八章 巨大的坑洞


“公子妙言。”

白裘女子淡淡一笑,然后又是翻弄着书本。

林安心中惊讶:她这是在回答我吗?不同时间的人如何听到彼此的对话!

按制住粗重的呼吸,小心问道:“姑娘能听见我说话?”

白裘女子不答,等了些许时间,她依然只是在看着手中书本。

巫瑶茫然道:“看她样子,并不是在与你说话,或许在我们的横椅上,还坐着其他人,而不知为何,我们并不能看见他们。”

林安却是道:“可为什么会出现么多巧合?为什么我们看到的画面,这女子恰巧也是在谈论着《盲翁望城》的事。而且彼此之间对话,又像是早已注定。更让我难以置信的是,她的眼睛似乎是真的在看着我自己!”

巫瑶沉默,这种种巧合也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舆车中安静了一会,只有其他种族暗暗低语。还有一些偷偷摸摸望向女子的学子。

林安、巫瑶两人似乎也已经适应了这种感觉。开始试着融入这个世界。

良久,白裘女子合起了书本,也是看向远方,淡淡道:“丰都城就要到了,公子也很期待吧。”

她的目光又是投射向了林安。

林安并没有回答女子的话,反而问道:“这丰都城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我所看到的,是否是真实的?”

白裘女子浅浅一笑,也是没有回答林安的话。

这种感觉让林安觉得,两个人并不是在沟通。或许真的是自己想多了,那些词不达意的话,真的就是一种巧合吧。

可当白裘女子看向窗外,嘴中又是吐出了四句诗,

“玄霄赤阙玉虚宫;

袅袅云烟雾谷隆。

试问此间谁画梦;

浮生泡影镜花中。”

当女子念完这四句诗后,林安猛地站起身。

巫瑶被他的动作吓一跳,急忙问道:“怎么了?”

林安却是一脸木讷,摇摇头,

“不,不可能!她怎么可能知道我说的话!”

白裘女子面色依旧平静,她看向舆车前方,淡淡道:“丰都城,到了!”

巫瑶站起身,与林安的目光也是投射远方,那里是一座城市的轮廓,影影绰绰间,可以感受到它的宏伟。

只不过他们眼前的世界已经逐渐模糊,远处的城市逐渐被白光取代。而且身前的景象,也在逐渐消失。

下一刻,天地又变的昏沉,他们又回到了阴间。两人站在木栈上,在他们的前方则是一副流动的画面。

此时的二人已经全无那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就只是在看如同镜子中流转的画面罢了。

镜中画面变得越来越迷糊,模糊的看不清长行舆的轮廓。

在画面即将消失的刹那间,白裘女子才收回窗外的目光,她没有看向空荡荡的横椅,而是看向了画面之外的林安!

嘴角轻轻翘起,露出浅浅的笑容。

下一刻,林安的眼前便被黑暗取代,那种仙境已然消散。只不过白裘女子最后一次的笑容,像是永远定格在他了脑海。

“为什么?为什么她的目光依旧会停留在自己身上?”林安愣住了神,大脑仿佛进入一片空白中,想要向外攀爬,却是永远找不到边境。

巫瑶见画面消失,两人依旧站在原先之地,她这才轻松许多。看向依旧神往的林安,问道:“那女子最后的四句诗,究竟是什么意思?”

林安轻轻转过头,望向巫瑶,淡淡道:“前两句正如我们之前看到的画面,而后两句像是她在问我们,又像是是在回答我们。我们所见的就如一场梦,短暂真实,却终究不过是泡影。只是……这根本不是一场梦。她的最后两句诗,我也难以理解。”

巫瑶妩媚一笑,

“可惜啊,终究没有看见那古老的丰都城。”

林安轻轻呼了口气,看向四周,道:“这不就是吗?”

“呵呵呵呵呵~”巫瑶妖娆一笑,白了一眼林安。

不错,这里的确是丰都城。但如今的它是一座鬼城,而在阳间丰都镇下,则是埋着它的废墟。

那么两人看见的画面,究竟是以前的丰都城,还是未来的丰都城!

这就不得而知了。

“走吧,我送你回去。”巫瑶道。

只是她说完,林安又是楞在了原地,

“怎的?你这是看上那女子了?”

林安这才回过神,并没有在意巫瑶的取笑,只是淡淡道:“我总有一种直觉,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

日中的烈阳是那般火热,林安在从阴间走出后,就站在田头闭目养神,享受阳光的洗礼。

他虽然扩充了阴脉,但毕竟是阳间人,对于光热,他依旧向往。

闭上眼睛,任由灼热逐去身上的阴晦。身上暖洋洋的,十分舒坦。身体慢慢向后倾倒,直接睡在一座土焚上。

阴间这一行,实在对他冲击太大。

睁开眼睛,烈日如火。他的眼前,仿佛又是出现了那白裘女子。

林安无法推测女子来自前世还是后世。唯一可以确定的是,眼前的画面一定是真实存在的。

华美的长行舆,缥缈的仙境,还有宏伟壮阔的丰都城。这一切都该是真实的。

最令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人族、妖族、瓦西族、兽族生存在同一个时代。没有隔阂,没有战争!

林安突然想起爷爷对自己的教导,大同之世!

传闻,前朝便是大同治世。难道这女子是来自前朝的人?

林安心中万般疑惑,如果她是前朝的人,为什么彼此之间的对话会这般契合?

女子为什么也在读《盲翁望城》的故事?而她的话到底是对自己所说,还是在对横椅上的人所说。

可是横椅根本没有人,但舆车中生灵众多,可为什么偏偏没有人坐在空出来的横椅上?

难道真如巫瑶说的那般,横椅上应该另有他人?只是因为时空的错乱导致他们并没有看见那人?

如果真的有人的话,那这人又是谁?

林安虚眯着眼睛,嘴中念起女子读出的四句诗,

“玄霄赤阙玉虚宫;

袅袅云烟雾谷隆。

试问此间谁画梦;

浮生泡影镜花中。”

“试问此间谁画梦;

浮生泡影镜花中。”

林安又是重复最后一句诗,而后连忙否定自己,

“不对不对,诗中本意是指那个世界是虚无的,是泡影,是梦境!可如果是梦的话,不可能两人都看到同一种画面。”

他想了想,

“我问她这丰都城是一个什么的世界,这四句诗如同完美契合的答案!虽然每次对话都是词不达意,可是细细想来,又没有什么不对!

还有,女子最后没有看向横椅,而是看向了我!”

林安猛地睁开双眼,

“此女子一定感知到来自后世的我,就坐在她的对面。在她的时间世界里,没有我的存在,但是她预料到我的存在。不仅如此,他还预料到了我所说的话!

所以,她根本没有看见我,没有听见我所说。而是早就预知了这一幕!”

林安愕然,这种修为,实在恐怖到匪夷所思!

当然,这一切也都是他推断、猜想。真实的情况,或许只有女子知道。

但是在林安的心里,此女子必然会再出现!

“前朝、古丰都、神秘女子、鬼兵令,大同之世?”这一切让林安越发感觉到古丰都城神秘,喃喃道:“为何爷爷会与我说大同之世,而且还要去拿属于林家的鬼兵令。”

他看向手中黑色的令牌,心中不解,

“这一切是否有这某种关联?”

林安无法想象这其中的联系,他今年不过十四,在大渊国算是刚成年。以前林丰庆只是叫道他习武读文,以及治世之道。

只是到了今年年初,才慢慢让他做一些事情。

林安对大渊国知道的太少,对丰都镇了解的也不多。阴间一行,让他明白古丰都的神秘。

或许爷爷来到此地,也是另有目的!

他不在多想,走在乱坟中在巡查着什么。

连续几日子夜都会有爆炸声响起,定然是人为导致。或许来人也是为了古丰都城而来,从而想要炸开地表,寻找古丰都城的遗迹。

林安在乱葬岗四处巡查,巡视良久但并没有被炸开的痕迹。

“难道是自己猜错了?”

看向远方,乱葬区很大,方圆几里都是坟地。若是下方是古城遗址,也必定要比这面积大的多。

沿着田地在往西走,那里是一片山林。山不是很高,也不是很密集。山中只有一些错乱的小道,都是猎人上山踩出来的。

林安沿着山脚寻去,足足走了十几里路。这里是一处乱瓦碎石之地,还有一些残败的围墙。

些许是时间太长了,这些石瓦被侵蚀的非常碎弱。走在上面,就会被踩成碎片。

在此地巡视不就,林安就发现不远处一个大坑。走向前看,这坑足有十几丈,其深度更是十几丈之深。

往下看,里面是漆黑一片。

林安又在附近转了几圈,发现同样的坑洞有三四个,当是这几日子夜时所炸出的坑洞。

这种威力的威力的爆炸,究竟是什么导致的?此人是否真的是在寻找地下遗址?

林安不解,只得带着疑问回到家中询问爷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