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英雄联盟平行时空 > 第一章 血色精锐

第一章 血色精锐


  漆黑的夜晚,电闪雷鸣,一支洛克萨斯的队伍正在树林中穿梭着,每人举着火把,大概有二三十人的样子。

  他们身穿铠甲带着头盔,全身包裹得严严实实,越过了洛克萨斯和德玛西亚的边境线,应该是在执行着什么任务,其中带头的身材比起其他人要瘦小一点,即使穿着铠甲带着头盔也看得出来。

  所有人都一言不发,一个跟着一个就这么走着,在穿过树林的时候,带头的突然停下了,抬起了手示意大家停止前进,这时手掌捏成了拳头,所有人统一的把手上的火把灭掉,看得出是一直配合得很默契的队伍,不是第一次来到诺克萨斯境外执行任务。

  他们似乎发现了什么,远处有一座德玛西亚的塔楼,塔楼是正方形的,左右大概有15米,塔的高度有30米,里面足以容纳上百人,塔楼应该是德玛西亚的边境岗哨,塔楼的顶端还有几人在塔楼上四处张望,诺克萨斯的队伍想要绕过这座塔楼还是很困难的,毕竟穿过树林,一座大山矗立在面前,唯一能穿过山的道路中间建了这么一个塔楼,他们观察了一下,底下塔楼的门口有四个人在篝火有说有笑,每隔一个小时会换一次岗,其中有一分钟的空隙时间下面是没有人的,如果诺克萨斯的队伍想穿过这里,就只能在这换岗空隙的一分钟内趁着夜色靠着山体过去,两边山体与塔楼之间还是有一定的距离。

  正到换岗时间,洛克萨斯队伍也起身了,所有人穿着笨重的铠甲,却要小心翼翼的穿过这里,所有人贴着山体慢慢向前靠过去,果然这段时间没人,就趁这空档时间,队伍已经过了一半没被发现,似乎很轻松可以完成。

  突然天空中一道闪电劈了下来,正劈在塔楼最顶端的墙上,吓得几个放哨的士兵连连退后,手中的火把也随着惊吓掉了下去,诺克萨斯的队伍就没这么幸运了,随着上面火把的掉落,塔楼的哨兵看到了他们,紧急的拉响了警钟,从刚刚被雷劈的惊慌失措的状态中马上又进入了发现侵略者的惊恐状态。

  听到警钟的德玛西亚士兵全部冲出了塔楼,源源不断,诺克萨斯这边看到绕不过去也只能跟他们战成一团,狭小的山谷间爆发了小规模的战斗,前一秒寂静无比,下一秒喊杀声满天,诺克萨斯这边带头的战斗力很强,虽然身材瘦弱,一个人对战七八个身材魁梧的德玛西亚士兵都不落下风,一个人斩杀了至少是个士兵,其他队友也很强,以一敌几都不在话下,德玛西亚这边士兵逐渐败退到塔里,死伤惨重,满地都是德玛西亚士兵的尸体,诺克萨斯这边带头的带上几个人压倒性的一路杀到塔顶,剩下十多人在下面,把还没咽气的德玛西亚士兵逐一补刀。

  塔顶上只剩下一个人,从穿着上可以看出是一个德玛西亚的队长,他惊恐的看着他们,背靠着塔楼顶上的墙壁,即使手上的血一直流,已经快要握不住手中的剑了,却也不愿意放下,就这么对峙着。诺克萨斯带头的一挥手,剩下的人全部下楼去了,一对一的战斗,毫无悬念可言。

  这时,德玛西亚的百夫长说话了:“看到你们披着红色的披风,我就知道你们不是一般的部队,你们就是诺克萨斯的那支血色精锐,你就是他们的队长把,感谢你留着我作为战士的荣耀,一对一的公平决斗。”

  说完见对方没有搭话就就冲了上去,只见刀光一闪,瞬间身首异处,塔楼上还有一个大支架,上面是德玛西亚的烽火台,已经点燃了,看来其他地方的士兵已经接到了信号,再不走就会有更多的人赶来,刚刚想绕开的原因就是想潜入进去,现在看来不行了。

  队长摇着头向塔楼下走了去,在下楼的时候没有一丝声响,加快了脚步,感觉到了不对劲,走到塔楼门口,满地的尸体,没有一个活人,刚刚剩下的人哪去了?一脸惊讶的看着地上,满地都是有着红色披风的士兵。这?不是我的队伍嘛吗?满地都是,而且都是手脚分离,死状惨不忍睹,一看就不是人为的,像是某种动物,这谁能团灭这支血色精锐。

  突然一道身影闪过,队长被重重的打飞十多米远,头盔飞了出去,头盔下是个白色短发的女孩,黑色的瞳孔在不断放大,她站起身来猛的看向后方,一只大狮子站在那,是雷恩加尔,她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这冷酷无情的追猎者,下意识的握住拳头,武器也不知道被打飞到哪去了。

  雷恩加尔说到:“你走吧,我从来不杀女人的。”

  说罢转身就准备离开,走了几步又突然停下又问到:

  “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低下头看着队友满地尸体说到:

  “锐雯。”

  声音中充满了恐惧与不甘,刚刚还是血色精锐的队长,这时在绝对力量面前却也恐惧了起来。

  雷恩加尔听完名字后轻蔑的哼了一声就走了,看到这只大狮子走远,锐雯蹲下哭了起来,昔日的队友全部倒在血泊之中,换谁也无法接受。只是雷恩加尔不知道,他今天做了个错误的决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