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爱情公寓里的医生 > 3.入住爱情公寓

3.入住爱情公寓


  “啊,啊啊,老鼠,有老鼠”

  “啊,啊,快打死它。”

  陈绍聪站在门外面,在考虑到底要不要进去,想了想,子乔和曾老师他们的声音实在是太大了,还是在外面比较舒服一点,真希望他们可以去医院做一下脑部CT比较好,咦?为什么我觉得要他们去做脑部CT?

  陈绍聪已经入住爱情公寓几天了,由于陈绍聪在酒吧救人的事情已经让医院的人知道了,主任觉得陈绍聪是个可塑之才,所以让他跟着有经验的医生,和老师多学一点,陈绍聪也希望可以多把书上的知识运用起来,积累自己的经验,这几天把重心都放在医院那边了,所以每天都比较晚回公寓。

  现在走进去就看到了两个大男人在沙发上瑟瑟发抖,还有地上已经昏迷的关谷以及一摊血迹,血迹旁边是超越了人类第三性别的女博士,胡一菲。那摊血迹不用问就知道是谁的了。

  虽然没有看到一菲手斩小老鼠的画面,不过看这摊血迹已经可以脑补了,不愧是女博士,可怕,真的可怕。陈绍聪从卫生间拿出拖把,一边拖地上的血迹一边感叹,“一菲,幸好有你,不然的话,整栋公寓的人都要被子乔和曾老师吵醒了。”

  “什么啊?绍聪你刚才是不是在外面没有进来。居然没胆参加战斗”子乔抱着曾靠枕在沙发上瑟瑟发抖。“就是,就是。”曾小闲在旁边哆哆嗦嗦。

  “子乔,曾老师,我不进来是因为你们两个人的声音实在是太大了,我害怕我的耳膜破了,实在不好意思。”陈绍聪脸上看不出一丝惭愧。“借口,都是借口,你看看关谷,他和敌人巅峰对决,最后壮烈牺牲,多么伟大,多么”子乔刚准备说完,在沙发上的曾老师来了一句“痛的领悟。”

  “够了,你们几个大男人,居然会怕一只老鼠,小老鼠,真的是四个废材。”胡一菲边说边看向正在沙发上瑟瑟发抖的两个人。

  “什么啊,你懂什么?我们这不是害怕,不是害怕,我们这是,这是爱护动物,对,就是爱护动物。”曾小闲为了维护自己在胡一菲心里的形象连忙解释。

  “谁说我怕老鼠?”关谷从沙发后面迷迷糊糊起来,捂着自己的后脑勺,看着子乔。

  一菲看着关谷,面带微笑说,“武士先生,那你刚才为什么吓晕在地板上呢?”

  “我可以作证,我关谷的确不害怕老鼠,我在门外面看到子乔要拿闹钟砸老鼠的时候,误伤了他,关谷,你明天要不要陪子乔和曾老师去做一下脑部CT?”陈绍聪把拖把洗干净放回卫生间,站在一菲旁边解释。

  一菲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以后三更半夜不要大惊小怪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一菲有些无奈的看着眼前四个废材。

  这时候唐悠悠抱着她的玩偶走进来边走边打哈欠,“现在几点了?”迷迷糊糊的问。

  “看,我跟悠悠都被你们吵醒了。”一菲看着悠悠走进来更加理直气壮的和四个人说。

  这时候,悠悠突然说:“一菲姐,我是听到你的声音才过来这边看一下是发生了什么情况。”

  一菲内心OS:靠,能不能配合一下,我胡一菲不要面子的?

  “都是被这三个混蛋害得。”一菲指着正坐在沙发上的子乔,曾小闲和陈绍聪?

  曾小闲伸出三根手指头,疑问“怎么是三个?不就一只老鼠吗?”陈绍聪用看病人的眼神看着曾小闲,“一菲,说的是我们三个。等等,为什么算上我?不是他们两个吗?”陈绍聪突然觉得曾老师应该去做一下脑部CT,难道是小脑萎缩?也不像啊!曾老师不是交大的双料硕士吗?所以到底哪里出问题了?

  “啊?有老鼠,在哪?在哪?”唐悠悠才搞清楚现在的状况,听到有老鼠出现似乎很害怕,拉住关谷睡衣后面的恐龙尾巴问:“公寓里怎么还会有老鼠啊?”旁边胡一菲眼中带着杀气看向沙发上的三个人。

  “爱情公寓从来不闹耗子,全是因为你们几个,吃剩的外卖从来不扔掉。回头那些耗子全家老小移民过来,你们怎么办?”一菲双手叉腰,指着他们,质问着。子乔似乎恢复过来了,听到一菲前面指责他们的话,和曾老师还摆了一个pose,“yes”。子乔和曾老师,没感觉有多羞耻,还感觉自己很不错。

  “等等,一菲,这不能连杀吧,我才刚搬进来不久,加上这几天我都在医院学习,平时很晚回来,不能冤枉我啊。”陈绍聪突然从沙发站了起来,义正言辞的发表这自己的言论。

  “绍聪,因为你是医生,谁知道是不是你带这个小老鼠回来,进行一些不可告人的手术。”子乔看着陈绍聪。曾老师小脑突然不萎缩了问陈绍聪,“对啊!说吧,绍聪,这只老鼠是不是你带回公寓的?一菲,这有可能不关我和子乔的事。”

  “天啊,冤枉啊,六月飞霜啊,我是医生,不是兽医,不是科学家,我拿老鼠进行什么手术啊,解剖它,了解人体结构?还是拿他来练习缝合?呃,好吧,有时候会用小白鼠来练缝合,但绝对不会把小白鼠带回公寓进行练习的啊,苍天啊!明鉴啊!”旁边的陈绍聪看着子乔和曾老师把火力转向他的时候,立刻摆出一副,不是我,我没有的表情,一边喊一边(轻轻的)锤自己的胸口,差点没哭出来。

  “好啦,好啦,我相信你不会这么做的。”一菲看着陈绍聪痛不欲生的表情,突然心软啦起来,在旁边安慰他。

  “不行,一菲,为公寓的着想,为了我们的人身安全。我觉得有必要对绍聪的房间进行检查。”子乔站起来,一脸严肃看着一菲,这时候一菲又犹豫了,“没事的,一菲,我们只是进去看一下绍聪的房间,又不会怎么样,只是检查一下,万一他真的有奇怪的癖好,我们也可以做好心理准备。”曾老师也站了起来,挽着子乔的手,看着子乔眼神中有那么一丝丝坚定,一丝丝的同情和一丝丝猥琐。一菲在他们的说法下,开始犹豫不决。

  曾小闲内心OS:嘿嘿嘿,都几天了,还没进去过绍聪的房间,正好借这一机会进去看看有什么秘密。

  陈绍聪从刚才的(假装的)悲伤走出来,心里做了某个决定,看着子乔他们,“你们就这么想看一下我们卧室?好,为了证明我的清白,给你们看又如何!”陈绍聪慢慢走去卧室门口,大伙都围上来,还有两个不明情况的吃瓜群众,关谷和悠悠,他们越听越迷糊,感觉怎么越来越像家庭伦理剧的场景。

  “我靠,绍聪你装密码锁,还有指纹解锁?”一菲看着这个卧室门的配置,吃惊的看着绍聪,该不会里面真的有不可告人的癖好吧。“哦,那个指纹解锁是假的,随便摆弄玩一下的而已。”绍聪说完便把墙边那个指纹解锁拆了下来,只是简单的固定而已。

  众人一脸无语的看着他,“绍聪,你平时有多无聊啊,那个密码锁是也是假的?”子乔在一菲后面看着绍聪问。“这个密码锁是真的,等一下,我输一下密码。”然后陈绍聪以常人不能理解的手速按下密码。

  悠悠看到心想,“等等,我刚才是不是看到残影,难道我还在睡觉?”

  打开门,打开灯。看到房间的配置,大家发现真的不应该怀疑陈绍聪的,突然发自内心的佩服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