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爱情公寓里的医生 > 7.恶作剧成功

7.恶作剧成功


  离开医院,陈绍聪没有直接回公寓,他感觉现在的心很乱,需要找个地方静一下。但还没想好去哪里的时候手机响了。

  “喂,你好,我是陈绍聪,有什么事情吗?”陈绍聪拿起手机问。

  “绍聪,快来酒吧,子乔和曾老师好像癫痫症发作了,你快来看一下吧。”关谷带着他独特的说话方式在向陈绍聪求救,手机还可以隐隐约约听到子乔和曾老师一直在笑,没停过。

  “癫痫症发作?好,我现在就过去看一下,你先稳住他们的情绪。”陈绍聪挂掉手机,在路边叫了一辆出租车过去。

  去到酒吧看到子乔和曾老师坐在沙发不停地笑,一边笑一边拍打着桌子。

  “哈哈哈,关谷,我和你讲……”曾小闲还没说出口,他旁边的子乔打断他,“等等,要等绍聪来了再讲,这么劲爆的消息怎么可以不等绍聪来了再分享呢?”,子乔应该是笑累了,喘着气和曾小闲说。

  “关谷,现在是什么情况?他们?不是癫痫症发作了吗?”陈绍聪看着关谷一脸淡疼的表情。

  关谷有些无语,还没等关谷解释,曾小闲站了起来对陈绍聪说:“什么癫痫?我们很正常好不好,我和子乔智勇双全,双贱合璧,合力把胡一菲吓得大声尖叫,厉不厉害?”

  “所以你们没有癫痫症发作?”陈绍聪嘴角一抽,手按着脑袋,他感觉再这样下去,估计要和他们一起去医院做一下全身检查了。

  “绍聪,不要在意细节,主要是,我们成功吓到一菲了,你早上走的时候,她还说什么都不怕,嘿嘿嘿,还不是被我们吓到了。”子乔坐在沙发上,像一个胜利者,举起他手中的酒瓶。

  “过程,重要的是过程。半个小时过去了,你们只是在笑,故事还没讲呢?绍聪,我怀疑他们再这样下去会脑缺氧,然后送去医院。”关谷用看病人的眼光看着还在沙发上捂着肚子笑的两个人。

  “好的,好的,曾老师,你是电台主持人,口才好,你来说。”子乔拍了一下曾小闲示意他可以开始讲了。

  曾小闲收到信号,打了个OK的手势,对着关谷慢慢开始讲:“一菲正在客厅看书,我们悄悄把电闸关了,她突然听到一阵敲门声。”还没说到一半,子乔就打断了曾老师,“等等,等等,我憋不住了,我来说,我来说。”曾老师看着子乔,“行,那你来说吧,都一样。”

  “当时,一菲突然听到一阵敲门声,不不不,还是你来说吧。”子乔估计是刚才笑太久,语音表达能力有限?说着说着就停下来了。“算了,曾老师还是你来吧,你讲的更好笑。”子乔拿起桌上的酒瓶喝了一口。

  “你确定?”曾小闲也喝了一口酒,不相信的看着子乔。

  “确定,我不说了,你说吧,开始,我保证不插嘴。”子乔应该恢复了一点,耸了一下肩然后没有说话看着曾老师。

  “故事的内容是这样的……”曾小闲开始讲起了这件事的整个过程。

  “服务员,帮我拿一杯柠檬水,谢谢。”陈绍聪听完他们的故事差一点睡觉了,心想,曾老师电台的节目可以在失眠的时候去听,助眠效果应该很不错。

  关谷大致了解这个恶作剧了,很普通的恶作剧,曾老师确定了今天晚上只有胡一菲一个人在房间,先去把3601房间的电闸关了,然后就去敲门引胡一菲去开门。

  到时候化妆成阿凡达的子乔站在门口,等一菲出来,子乔再摆几个动作,她看到肯定会大喊。

  “啊~~”

  “凡达?”

  果不其然,一菲成功的被子乔他们的恶作剧大叫了,算是成功的战役,吧?

  陈绍聪接过柠檬水,看着眼前这个两个拍桌子大笑,碰杯喝酒,完全不能理解他们的笑点在哪?而关谷看着陈绍聪,眼神里询问,“明天要不要带他们去检查一下。”

  “绍聪,难道不好笑吗?”子乔喝完了他手中的那瓶放下,看到陈绍聪面无表情,眼神一直盯着他手上的柠檬水。

  陈绍聪摇了一下头,语气有些同情对子乔说:“不好意思,子乔,我刚才在想医院的一个病人,曾老师讲的我都听到了,挺好笑。”

  子乔突然握着陈绍聪的手说:“回来3602吧,这才是你的家,你东西都还没搬过去。你想想,以我们三个人的智慧难道斗不过胡一菲,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只要我们三剑合璧,到时候还不称霸爱情公寓?”

  “你们不怕一菲会报复吗?”陈绍聪甩开子乔的手,然后把手放在他肩上,用关心病人的语气问他。

  “怕什么啊,只要我们联合起来,在气势上已经和她制衡了。”曾小闲在一旁大声说,的确现在曾老师的气势有挺大的变化。陈绍聪心想难道这就是酒壮怂人胆?

  陈绍聪没有回答他们,默默地喝着手里的柠檬水,看着不知道什么出现在酒吧,又什么时候站在子乔他们身后的胡一菲说:“但是离得太近,可能你说的这样制衡就会被打破!”

  曾小闲和子乔听到绍聪说的话,愣了一下,然后顺着他的视线往后一看。

  看到胡一菲的出现,两个人瞬间弹了起来,一瞬间就离胡一菲至少三米远,这算是安全距离了?

  陈绍聪看着这两个人做着各种手势,他认真观察了他们结印,小声说:“估计是忍术——豪火球。”

  “你们这是在干嘛?恐龙战队?”胡一菲一脸微笑,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看着那两个活宝在那里施法。

  “别过来,打人不提倡,打脸伤自尊。”曾小闲看着胡一菲的脚稍微移了一下,刚才那些嚣张气焰瞬间被浇了冷水。

  子乔两条腿都在抖看着一菲说:“一菲,我们两个兄弟同心,只要你敢对我们其中一个人使用暴力,我们另外一个就会……”,子乔脑子卡机了,应该是没想到一菲会怕什么。

  “会,会报警的。”曾小闲挽了一下子乔的手帮他补充。

  一菲双手叉腰,眼神带着一丝藐视的目光看着他们,“你们两个给我听好了,我非常高兴,你们居然有胆量来挑战我,虽然你们的恶作剧,很一般。但我还是要感谢你们,我好久没有这种接受挑战的兴奋感了。”

  曾老师还在那边结印,陈绍聪坐在沙发像一个坏孩子上课假装认真听讲一样,安静不说话,生怕老师点名。

  子乔这边结印已经完成了,腿也不抖,强装镇定的看着一菲,“说的好,你说了一大推,我没怎么听懂。”

  “我只是想来提醒你们,既然游戏已经开始了,那就千万,别停下来。”胡一菲收起她刚才露出的笑容,晃了晃右手的手指,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没走几步,胡一菲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身看向陈绍聪说:“绍聪,你尽快把你的东西搬过来吧,我这边准备了惊喜给你喔。”

  陈绍聪看着一菲离开的背影,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曾小闲感觉自己的智商有限,刚才胡一菲说的那几个字他都认识,可是连在一起就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子乔也是一脸懵比。

  关谷喝完最后一瓶酒问,“绍聪,刚才一菲说的是什么意思啊?”陈绍聪现在也在思考,回忆一菲刚才说的话,和子乔和曾老师说:“子乔,曾老师,我觉得一菲可能是在赞许你们这种勇斗强权的革命精神,但是你们到时候可能会壮烈牺牲,加油。”说完也准备离开酒吧回公寓了。

  终于收拾好东西搬到3601房间的时候,陈绍聪躺在床上才发现已经快12点了,准备刷牙洗脸睡觉。

  “绍聪,绍聪,东西收拾好了吗?”一菲敲门问。

  “呃,收拾好,你有什么事情吗?一菲姐。”陈绍聪站起来准备去打开门。

  “没事,搬东西累了吧,饿了吧,我这边准备一份宵夜给你,开门出来吃啊。”一菲在门外面端着她刚才做的蛋炒饭。

  陈绍聪的手已经放在了门握把上门,但是听到了一菲的话,思考了零点三七秒,立刻和她说:“一菲姐,我睡着了,你也早点睡觉,晚安。”

  “绍聪?”一菲拍着门,陈绍聪重新躺回床上闭着眼睛,脑子的声音告诉自己,不能吃,吃了的话你可能就要去医院当病人而不是当医生了。

  “陈绍聪!你给我出来,我好心做给你的宵夜,你居然敢给我浪费?”一菲在外面大喊。

  等外面安静了,陈绍聪静悄悄地起床去开门,把头伸出去外面看着一菲在不在,还没反应过来,一菲的手就抓着了门边。

  “呵呵呵,绍聪,饿了吧,来吧,吃一口。”一菲脸上充满了笑容,眼睛都眯起来。

  “打扰了,晚安,一菲姐。”陈绍聪想退回泉水的时候,才注意到家被偷了。

  “陈绍聪,你真的一口也不吃吗?”一菲在房间随手拉了一张椅子坐在上面。

  “不吃坚决不吃,我明天还想正常上班,不想躺在病床上班。”陈绍聪把整个头都塞进被子里面。

  “好,你给我记住,接下来有你好果子吃的。”一菲说完便拿着她的蛋炒饭走出房间,顺便把门关上了

  “我宁愿吃好果子,也不想吃你的蛋炒饭。”陈绍聪把头伸出去,深吸一口气。对着门外面喊:“晚安,一菲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