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爱情公寓里的医生 > 9.一菲的反击

9.一菲的反击


  回到公寓陈绍聪发现超市遇到的那个女孩正在沙发和胡一菲聊天,虽然搞不清楚现在是什么状况,陈绍聪还是友好的问了一下:“你们吃了晚饭吗?我买了点菜,打算去做饭。”

  “好啊,好啊!正好肚子饿,本来想出去吃饭,既然你准备做饭了,我就试一下你的手艺咯。”那位女孩挽着一菲的手看着陈绍聪说。

  陈绍聪本来只是意思意思的,没想到她居然还真厚着脸皮真的要,靠,家里又多了张嘴,工作量又大。但是依旧微笑着说:“没问题,看一下子乔和曾老师他们要不要……”

  “不用管那两废材,让他们自己解决就好了。”胡一菲有点慌张的说。

  “那关谷……”陈绍聪把手里的东西放好问胡一菲

  “关谷也不用,他和悠悠出去了,哎,你快去煮饭吧,今天就三个人就可以了。”胡一菲摆了摆手。

  陈绍聪也没多想,还是先去煮饭吧,今晚做个糖醋排骨和酸菜鱼。陈绍聪的刀功还是很不错的,简单的处理了那条鱼,下锅。

  半个小时左右陈绍聪就把晚餐弄好了,“吃饭了!”陈绍聪喊还在沙发聊天的那两位女士,真是的,女孩子一聊起天来就停不下,摇了摇头,不管她们了,把饭装好,自己开始吃。

  “陈绍聪,你怎么可以这样,自己偷偷吃!”胡一菲坐在沙发看到陈绍聪一个人在那里夹菜,站起来指着他。

  陈绍聪目瞪口呆,想了一下一菲的战斗力,还是放下筷子夹着的那块肉,乖巧坐端正。等一菲她们洗好手坐下来一起吃饭

  “这菜味道这不错!嗯,好吃。”羽墨对着这条酸菜鱼说。“对了,还没自我介绍吧!我叫秦羽墨。很高兴认识你。”

  陈绍聪用纸巾擦了一下嘴,看着羽墨,笑了一下,“我叫陈绍聪,也很高兴认识你。”

  吃完饭,陈绍聪和她们聊天才知道羽墨和一菲很早就认识了,现在住在楼上。

  “吃完饭,嚼两颗口香糖清新一下口气吧,刚好我在超市买了两瓶益达就送你们一瓶咯。”陈绍聪把益达口香糖放在桌面上就回房间看书了。

  “一菲,这是不是要整蛊绍聪那瓶益达啊?”羽墨拿起桌面上那瓶益达看向胡一菲。

  “靠,还真是,我还在瓶底做了个小标记,居然被他还回来了。”胡一菲接过羽墨递过来的益达,摸了一下瓶底,有点懊悔说。

  “一菲,你干嘛不把两瓶都装成你那种吃了牙齿会变红的口香糖啊?还有你为什么要整蛊绍聪啊?”羽墨走出去倒了一杯水放在一菲前面。

  “呵,谁叫他那天没吃我精心为他准备的宵夜,我以为他就会买一瓶,所以事先只给了你一瓶咯,算了,就当他逃过一劫,羽墨,明天整蛊子乔和曾小闲你一定要帮我啊!”胡一菲喝了一口杯子里的水,握着羽墨的手。

  “没问题,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一定帮你。我先回去收拾一下东西,到时候搬来和你一起住吧。”羽墨收拾着桌面上的碗筷拿去洗碗台。

  陈绍聪在房间看书,丝毫不知道自己逃过一劫,还想着陆晨曦那个方案的可实施性。

  一夜过去。

  早上周清打电话给陈绍聪,询问他去医院了没有?陈绍聪说没有然后就顺理成章的蹭周清的车去医院,在路上的时候,和他讲了他妻子现在的身体情况。周清在旁边一直点头,陈绍聪看了他一下也不说话了,转头看向车窗外面的风景。

  到医院办公司里面,陈绍聪坐在椅子上,想起当初为什么要当医生,摇了摇头,哈了一口气,微笑的看着自己现在穿着的这身白大褂。

  周梓桐从外面进来,快走到陈绍聪身边和他说:“绍聪,你知道吗?昨天陆晨曦和主任吵起来了!”陈绍聪看着他问:“然后呢?”周梓桐有些惊讶的看着陈绍聪:“你怎么这个反应啊?我好不容易得到的消息。”

  “因为我当时在场啊,还有梓桐如果当初要是你的学习有你八卦那么用心,成绩也不至于那么差。”说完陈绍聪伸了一下腰,松了一下骨。

  “陈医生,周医生让你去看一个病人。”杨雨走了进来抬头看到陈绍聪正在被周梓桐怀中抱妹杀,“对不起,打扰了,你们尽快!”

  陈绍聪挣脱出来,走到门口,回头看着周梓桐说:“都怪你,玷污了我冰清玉洁的身体,还害我被小姐姐误会了。等会再找你算账。”

  来到外面,陈绍聪看到周医生旁边还有一位穿白大褂长发飘飘的女医生,一起看着坐在病床上的女士。

  “周医生,找我有什么事?这位是?”陈绍聪来到周医生后面。

  “哦,绍聪你来了,跟你介绍,这位是外来的住院医师的李医生,李梦游。”周医生指着李梦游说。

  “幸会,幸会。李医生,你好,我是这边的实习医生,陈绍聪,多多关照。”陈绍聪伸出手,想认识一下。

  李医生看了一眼陈绍聪,随口说:“你好,你好。”陈绍聪把手伸回来,摸了一下鼻子,旁边的周医生拍了拍他的屁股说:“别介意,她的性格就是这样的,不过水平还不错,熟了就好了。我先去看一下那边的病人了。”

  陈绍聪也没往心里去,观察着眼前这位病人和周围。看到她身边有一个琴盒,那种款式,估计是一副小提琴,嗯,挺贵的那种。

  “刘芸女士,你的手指受伤了。可以给我看一下吗?”陈绍聪留意到她手指有发红,肿胀的现象。

  “几天前做了个辣鸡指甲,现在我的指甲看起来很恶心。”刘芸看着自己右手的手指,咬了一下嘴唇。

  李医生拿着病历表看着刘芸说:“甲沟炎,是一种常见的细菌感染造成的。等一下,我们给你指甲擦干包扎好了,然后你就可以回家,72小时之后,疼痛感和肿胀都会好很多,你就可以继续弹小提琴了。”

  陈绍聪眉头皱了一下,感觉这个情况好像没有那么好处理,因为他想到了另一种可能,但是他没有当着病人的面说出来,他想私下和这位李医生说一下。

  “陈医生,对吧?准备碘伏消毒吧,剪掉嵌甲,用纱布包扎你会吧?”李梦游在旁边一边写着病历表一边问。

  “会!”陈绍聪突然不怎么喜欢这位李医生了,感觉她有点自负。

  东西都准备好了,陈绍聪在旁边准备用碘伏消毒,李梦游准备剪掉嵌甲,刘芸看着李梦游的脸开心的说:“李医生,我这周末要参加全省小提琴比赛,到时候在我们市最大的音乐厅举行,所以才做指甲,这是我第一次参加这么大规模的比赛,到时候你可以来看我。”

  “果然,颜值就是正义,为什么不邀请我呢?”陈绍聪在专注处理着自己的工作听到刘芸说的话,脱口而出。

  “松香,蜂蜡,那东西很难弄掉。”李医生低着头说。

  “你也弹小提琴吗?”刘芸好一些好奇。

  “不,我只是对弓弦很了解,高中的时候对射箭略有涉猎。”李梦游抬起头,微笑的看着她。

  “5岁的时候,我就开始了,吃饭,做作业,倒垃圾的时候经常会哼唱旋律。”刘芸说出来自己对小提琴的喜欢。

  陈绍聪看着这两个女人的对话,根本插不进嘴,他把棉签在她手指压了一下。

  刘芸立刻反应过来,叫了一下,疼痛刺激到了她。

  陈绍聪看着李梦游皱着眉说:“她已经被麻醉了呀,手指不应该有任何痛感的。”

  刘芸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突然整个人精神感觉有点萎靡不振,对着陈绍聪说:“不是我的手指痛,是我的指关节痛。”

  “李医生,刘芸女士刚才有测过体温吗?”陈绍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刘芸。

  “怎么了?没发烧。”李梦游皱着眉头看向陈绍聪。

  陈绍聪没有回她,继续问刘芸:“身上疼吗?”

  “呃,有点,你知道的,整天弹小提琴肩膀和脖子都疼。”刘芸思考之后回复。

  “陈医生,可能只是肌腱炎或轻度关节炎疼痛。”李梦游觉得陈绍聪有点紧张过头了。

  “但愿吧,也有可能是食肉菌。”陈绍聪看着刘芸的手指猜测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