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爱情公寓里的医生 > 24.美妙的闹钟铃声

24.美妙的闹钟铃声


  “战况如何?有没有大获全胜?”一菲看到羽墨的表情有些微妙,赶紧询问一下她的状况。

  “我......当然胜利啦!”羽墨露出胜利者的表情,和她的同伙一起分享着愉悦的感觉。陈绍聪刚抬起脚准备回房间睡觉,看到三个女人相互击掌还一脸兴奋的样子,好奇心驱使他收回脚,还顺便跟服务员再拿了一瓶酒,八卦就是好奇心的起源,感觉羽墨的事情挺有趣的,陈绍聪打算继续听一下。



  “你们成功什么了?”曾老师和子乔也看到这一幕,有点怀疑自己的智商不够用,她们?在干嘛?抢银行成功了?这么兴奋?

  “我终于亲眼目睹了李察德找不到我,然后焦头烂额的样子,这一天我已经等了很久了!”羽墨现在像极了小学英语考试拿了一百分的小学生,那骄傲劲,那小表情,给人一种迷之自信。

  “你在哪儿看见的?”陈绍聪看着这只骄傲的孔雀打断她继续说下去的想法,插了一句嘴。

  “在隔壁邻居的阳台上,用天文望远镜!”羽墨说完还做了一个拿望远镜的动作。

  子乔听到羽墨这些事情,感到丹疼,“这就是让你兴奋的事情?”曾老师觉得羽墨最近也是闲得慌吧。这么无聊的事情,只有她才会感到兴奋吧。

  “对啊!我悄悄搬到爱情公寓,然后换掉了手机号码,这件事情我没有告诉我男朋友,就是为了让他从南非回来的时候,突然间发现,呀!我把她弄丢了!”羽墨把自己的计划告诉悠悠和一菲听,她们两个人听到羽墨的计划,都感觉到爱情的伟大。

  没想到羽墨爱情计划这么精妙,而且她的男朋友这个时候应该很着急,一定在拼命地找着羽墨,啊!他是这么可靠的男人,不像她们对面那三个家伙,轻浮!

  子乔听到羽墨的计划只知道了,羽墨她,人傻,时间多,无聊至极!“你失踪就失踪吧,还特地回去偷窥?”

  羽墨对于子乔说的这句话,用肯定且绝对的语气回他,“如果我连这种场面都错过了,那我失踪还有什么意义啊!”说完转头看向悠悠,只见悠悠一直在点头,“对啊!对啊!他着急什么样子啊?”白痴三人组是真的觉得自己白痴了,完全跟不上羽墨的节奏。

  “他到处打听,然后疯狂地打电话,最后,独坐沙发,望不尽天涯路。”羽墨说完便在一旁哈哈大笑,一菲则是在补刀,“这场面一定很残忍!我喜欢!”悠悠一开始还心疼那个李察德,但是听的这个剧情,简直比剧本还剧本,她也喜欢!

  “一点点啦!就是那台望远镜不咋滴,没有让我看到他眼角泛起的泪花!”羽墨带着一丝丝遗憾和一丝丝后悔的语气说。但是另外两个女孩听到倒是格外的兴奋。

  “呵呵~麻烦你用完望远镜好还给我,可以吗?”陈绍聪听到那三个女生的谈话,真是觉得浪费了这么多时间,还辜负他对羽墨的信任,当初羽墨问他借望远镜可不是说这么用的。

  “谢谢你啊,邵聪,我只是觉得有点可惜,但是你的望远镜还是很好用的!”羽墨看的望远镜的主人还在这里,用稍微抱歉的语气和陈绍聪说。

  子乔和曾小贤听着三个女人的交流,觉得世界变化太大了,曾小贤一脸无语的表情,“这都是什么心态呀!太阴暗了!”

  一菲拿起酒瓶喝了一口酒,听到曾小贤的话,皱了一下眉头,“这就欲情故纵!男人都是蜡烛,不点不亮。不给他点危机感,他就不知道珍惜,就说女人的心思你不会明白的!”

  子乔还是一直揪着一开始的问题不放,“可是,这和锅里的鱼有什么关系?”羽墨很慷慨大方地回答了子乔这个问题,“这是我跟隔壁邻居约定的暗号啊!只要李察德一回来,就立刻发信息给我。”

  “暗号?你们演天地会啊!”子乔总算是自己锅里的鱼是什么意思了,还是忍不住吐槽,太搞了,为了搞自己男朋友连暗号都用上了。

  “我比较好奇是哪个睿智邻居居然还配合你!”陈绍聪把第二瓶酒喝完,服务员过来询问他还要不要,他挥了一下手,示意不用了,这次他真的要回去睡觉了。

  “嗯!是啊,我邻居真的是一个非常好的人呢!她叫杨雨,是上个月刚搬到我那个小区的!”羽墨回忆了一下,那位邻居确实对她挺好的,估计是有同样的经历吧。

  “呵呵,杨雨?不会是我认识的那一位吧,是护士吗?”陈绍聪听到这熟悉的名字一激灵,想到今天那个一点都不可爱的女孩子,居然和羽墨混在一起了,而且实习护士居然这么有钱,住高档小区?

  “对对对,她和我说过,现在在仁合医院当一名实习护士呢!”羽墨听到陈绍聪说的护士,想起她和杨雨最初的相遇认识介绍,记起来杨雨好像说过是一名护士。

  “果然同性相吸,异性相斥。”陈绍聪对杨雨印象还是很深刻的,毕竟之后还要一起共事的,陈绍聪原本不想喝酒了,但是有些事情计划赶不上变化,他决定再喝最后一瓶,这次喝完直接买单走人回房睡觉。

  “现在已经成功了,接下来怎么办?”一菲看到陈绍聪不继续问了,她把羽墨的身子转回来,问她接下来的计划。悠悠也是感到担心猜测道,“李察德要是找不到你,一定会做出很多疯狂的事情,万一......”

  “对啊!”羽墨听到悠悠的话脸上浮现担心的表情,但是下一秒,脸上只有期待以及盼望的表情,“那我再等等看!”

  白痴三人组听到羽墨的话,吃惊地张大嘴巴,互相碰了一下酒瓶不说话,惹不起!

  睡眠时间过得总是这么快,陈绍聪在床上睡觉的时候迷迷糊糊听到了别的动静,哦!天啊!居然是这该死的曾小贤!昨晚估计是喝得迷迷糊糊了,和曾老师手牵手一起回到房间的,天啊!这个房间居然被别的人睡了!它不干净了!

  这曾小贤居然还打鼻鼾,陈绍聪昨晚的睡觉质量简直糟糕透了!他早上起来拉开窗帘,清晨的阳光照进这个房间,如果没有地上睡觉的曾小贤,绝对是美好一天的开始。

  今天连晨跑的心思都没有了,陈绍聪打算去阳台那边看一下,如果把曾老师从阳台丢下去,有没有存活的几率,当然这也只是陈绍聪想一下的,不会真的干那些事情。他还是打算下楼去走一圈,舒缓一下心情。

  等到陈绍聪回来的时候,刚好看到悠悠在厨房挥舞着菜刀,一菲姐准备去洗衣服。他走过去和一菲说,“一菲姐,对于你昨天那个洗衣房的建议,我想了一下,不合适!要不你把房间还给曾老师吧!”

  “邵聪,你是怎么回事?昨天还很高兴的同意把曾小贤那个贱人的房间改成洗衣房,怎么现在又让我还给曾小贤?”一菲放下洗衣篮,听到陈绍聪的话有点吃惊,一个晚上而已,这就叛变了?

  “呵呵!要不,你让曾老师去你房间睡一晚上?你就可以体验到美妙的闹钟铃声了!”陈邵聪有点痛苦的蹲下捂着耳朵,他实在不想回忆昨晚的经历。

  一菲小脸一红,显然她也选择性接受信息了,只听到前面那一句话,和曾小贤睡一晚上!“陈邵聪,你怎么可以耍流氓啊!谁......谁要和那贱人睡觉啊!”一菲恼羞成怒对着陈绍聪吼。

  陈绍聪按着他的心脏,对于一菲的话,他差一点就崩溃了,但不亏是做医生的料,这样还能保持理智。“一菲姐,看来常规的方式已经没有用了,现在只能通过相同的方式,把曾老师的房间赢回来!来吧!一菲姐,我陈绍聪正式对你发出智力大比拼比赛,赢的人可以提出一个要求,输的人必须完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