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爱情公寓里的医生 > 27.关谷的难处

27.关谷的难处


  “不好意思,关谷,我不知道你指的这位植物女病人是谁,而且我也不是那个科室的,如果你有需要,我可以去医院帮你问一下。”陈绍聪看到关谷满头大汗的样子从背包里拿出一包纸巾递给他。

  关谷接过纸巾没有用,反而坐进出租车里面,“邵聪你现在是去医院的吧,我可以和你一起去吗?”

  陈绍聪看着后座的关谷,这都已经坐进来了,还问他?“如果我说我不是去医院,你会下去嘛?走吧,我也赶时间去医院。”

  出租车司机看着这个两个戏精一脸无语,你们聊完了吗?可以出发了吗?陈绍聪也注意似乎聊得时间有点长,对司机大叔说了一声抱歉,“不好意思,耽误了你一点时间,麻烦,仁合医院,谢谢!”

  司机听到这小伙子态度诚恳,也没说什么,稳稳开车往仁合医院那个方向去,陈绍聪坐在副驾驶看着后视镜里的关谷,问他,“关谷君,你这么着急想知道那个女孩子有没有醒是为什么啊?”

  关谷有点难以开口,感觉心里有点事情,眼睛一直看着车窗外面的风景,听到陈绍聪的话,他才反应过来,“哦~哦!是这样的,一年前,我得知自己的漫画有粉丝了,准备去外面餐厅吃一顿好的,在大街上,我遇到了一位女孩,她蹲在路旁,一直在喘气......”

  “靠,你会不会开车的啊!大白天的!没睁开眼睛开车吗?”司机大叔气愤的声音打断了关谷的回忆,陈绍聪也被吓一跳,没注意到发生了什么,他刚才扭头看关谷,不过他留意到前面一辆跑车的后尾灯。

  他猜测应该是跑车车主,也不打灯直接换道行驶,对于这些事情陈绍聪也没有什么发言的权利,毕竟他年少轻狂的时候,第一次拿到驾照,偷开他老爸的跑车也是做过这种事情,事后警察蜀黍找到他,给他做了一顿思想教育,他老爸就更直接,给他做了一顿藤条焖猪肉,那只猪就是陈绍聪。

  司机口吐芬芳了几下,又恢复道德市民,继续稳稳开车,这时候陈绍聪还想听关谷的故事,可是人家关谷却没心情讲了,陈绍聪虽然好奇,但是毕竟人家不说了,他也不好意思继续追问。

  此刻车内弥漫着一种安静尴尬的气氛,陈绍聪干脆也看向车窗外的风景,随着时间过去,陈绍聪离上班还有半个小时,司机也刚到到仁合医院放他们下来,陈绍聪准备先回办公室处理事情,关谷君和邵聪打了一下招呼便去医院病房那边了。

  陈绍聪在更衣室里穿好大白褂,现在才算新的一天的开始,在医院里你可能要面对各种突然状况,保持警惕吧。

  陈绍聪坐在椅子上,想到刚才关谷一系列的行动和状态,有点不放心,他还是决定去找一下关谷,不过植物病女孩,医院病人这么多,不知道具体信息无疑是大海捞针。

  陈绍聪想了想还是算了,毕竟别人的事情,别人会解决,人家又没有求他做什么,自己何必去多此一举呢,还是继续回急诊科那边看一下有没有清创的工作吧。

  实习医生的工作枯燥无味,你没有别人一看就记住的脑子,没有举世无双的能力,那更是要亲手去实践,积累经验,等待机会。

  陈绍聪上午做了几个小清创,小缝合。没有什么重大手术要他参与,他现在的资历也没资格参加,中午吃过午饭回到办公室就看到另外那两个废材在发呆。

  “呆子们,你们在干嘛?”陈绍聪走到书架边拿出几本医书,准备打发一下时间。

  “今天早上和你一样做了几个清创和缝合回来了,听说你昨天参与了刘主任的手术?”葛格这个家伙露出羡慕的眼光,很少实习医生可以参与经验丰富的老医师手术,书上的知识始终是死的,能亲身体验肯定是对自己有很大帮助的。

  “嗯,是啊,周医生是一助,我是二助,修复胃旁路手术。比较简单,刘主任的手术经验确实丰富。”陈绍聪做在椅子上看着书,阳光撒在他身上,葛格觉得格外的刺眼,靠!

  旁边的刘梓桐都看不过去了,想站起来和陈绍聪一决高下,他刚想用他的三寸不烂之舌吐槽陈绍聪一番,但是陈绍聪一秒入睡,而且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

  “陈医生,在吗?有一个说是你的朋友的人在外面等你,他说有些事情想和你聊一下。”王护士打开办公室的大门,对着正在拿着书本却在睡觉的陈绍聪说。

  陈绍聪听到有人叫他,迷迷糊糊的眨了几下眼睛,昨天的睡眠质量确实糟糕,想中午休息这段时间休息,没想到有人找他,该不会是关谷吧!

  没错了,就是关谷,他一个人坐在走廊的椅子上面,双手抱着脑袋,似乎很痛苦,陈绍聪走到他身边,摇了摇他的肩膀,轻声说,“关谷君,你还好吧!”



  关谷抬起头刚好和陈绍聪对视,也许内心苦恼的他现在正需要找个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吧,他紧紧地抱着陈绍聪的大腿,“私を助ける(帮帮我),邵聪!”

  陈绍聪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看到关谷这模样,感觉对他来说,应该是蛮严重的吧,陈绍聪拍了一下关谷的后背,缓解他的情绪,希望他冷静下来说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经过几分钟的时间,关谷把他的遭遇完完全全地说给陈绍聪听了,对于他的事情陈绍聪表示爱莫能助,毕竟陈绍聪也才是刚出大学的实习社会人士,这么狗血的事情,他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处理,他让关谷去问一下子乔,子乔对于这件事情应该有很好的解决办法。

  关谷冷静之后想了一下,子乔在这方面确实有经验,应该去问一下砖家的看法,他站起来和陈绍聪告别之后就打算回公寓询问一下子乔的看法。

  陈绍聪看着关谷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他这次经历应该会很刺激,以陈绍聪对子乔的了解,办法很多,但是有用的就没几个。

  陈绍聪继续回办公室准备午休了,希望今天下午的事情没有那么多吧,不然又要累趴在办公桌上了。

  很遗憾,陈绍聪的希望破灭了,今天下午发生了车祸,而且不是普通的车祸,一辆跑车高速行驶撞上了一辆大巴。

  王护士紧急通知他们以及在班护士,“大家注意!马上会送来大批伤员,大巴车祸,二十三位乘客。”

  陈绍聪他们全部接到任务,他们整理好,统一站在钟主任面前,钟主任看着这些年轻的小伙子紧张的表情,有些感叹,“急救员现场已分诊,送来的病患都已贴好标签,你们有些是刚从大学毕业出来实习的,也有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的,我很喜欢你们一脸茫然的表情,这一刻开始,这里就是战场了,谁知道创伤颜色标签。”

  陈绍聪听到钟主任的问题,下意识的回答,“绿色代表伤势较轻,黄色代表需要观察,红色代表立即救治。”旁边的葛格最后补充说,“黑色直接送入太平间。”

  钟主任听到这些小伙子的回答没有说话,转过身来,对着门口,严阵以待,王护士那边也处理好急诊室里面的事情走到钟主任身边。

  暴风雨来临的最后一刻宁静,所有人都在深呼吸着,救护车的声音从远方慢慢传来,这一刻,陈绍聪总算明白急诊科的含义了,你必须要打起精神面对突发的事情。

  陈绍聪看到救护车的到来,以及各种病人,各种惨状,人是脆弱的,不论是肉体还是精神,面对天灾还是人祸,脆弱的我们不堪一击。

  第一个病人鲜血从他的脑袋流出来,痛苦的表情在他脸上更是无比清楚,虽然及时止血,但是身上贴着红色标签,证明他现在的情况很糟糕,“红色标签,优先处理。”王护士立刻从急救员接过病患。

  急救员的负责人推着急救推车,往里面喊,说明情况,“一辆跑车超速行驶,撞到大巴上,侧翻了!26岁,女性,脖子,胸部,左臂二级三级烧伤。”钟主任看了一眼病人,喊道,“葛格,上!”葛格跨两步上去看着这位女士脖子部位已经是严重烧伤,血肉模糊,一直在急呼吸,这种伤痛发生在任何人上面都是极其痛苦的。葛格看着病人,对着旁边的护士说,“创伤六室!”

  随着葛格去处理,下一个病人马上推进急诊室,“他从车里被甩出九米多远,胸部多处挫伤,当场急性呼吸困难,瞳孔反应迟缓。”急救员对着钟主任反应病情。

  钟主任看着病人,“心肺复苏做了多久?”

  “十二分钟!”急救员马上回复。

  “除颤了吗?”钟主任脸色不太好。

  “三次。”

  “得紧急开胸,王护士,这个我来。”钟主任扭头对王护士说,便推着急救推车往急诊室的方向过去。这时候周医生从外科那边过来,好像是刘主任让他过来帮忙的。

  “异物已处理好,血也止住了,不然碰都不能碰。”周医生接过急救推车,看到这个病人脖子卡着不明物体,类似金属模型一般的东西。

  “还好卡住她的颈动脉了!”周医生看了一下病人的情况,已经不幸之中的万幸了。

  “是什么?”周梓桐有点摸不着头脑,不怪他,有些时候,经验,资历确实非常重要的。

  “就像关闭了的三峡大坝一样让她不会流血而死!”周医生的比喻比较通俗易懂,他急忙带上听诊器,低头查看具体问题,打开脖子的伤口,看到这个金属模型直插里面,周围的颜色已经变黑。

  急救员在旁边汇报数值,“脉搏血氧值下降到87了,氧饱和度降到83了。”

  周医生抬起头看到周梓桐黑着脸皱着眉头盯着病人,“别管颈部了,周梓桐,把她当做一般患者,首先要做什么?”

  周梓桐一开始有点紧张,但是马上平静下来了,“气道,呼吸,血液循环。”

  “很好!拿工具包。”周医生看到周梓桐的反应和回答内心是满意的,但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

  陈绍聪还是站着,等待着任务,在这短短的一两分钟,病人从门外面被急救员搀扶进来的,推进来的,有的是轻微擦伤,有的手臂骨折,有的躺在推车早已没有意识。

  陈绍聪握紧拳头,内心里想着:果然,我的选择没有错,我就是应该当医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