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冠军的黑科技系统 > 第3章 暧昧的距离

第3章 暧昧的距离


  眼下,林槐毫无防备地走向了三角草丛。

  但在Huni的视野之中,慎正在一步一步进入他的攻击范围。

  “ghost似乎是不知道Huni在三角草丛里面的,刚刚Huni沿着墙边走过来,好像没有被WE的视野看到。”

  “这下ghost恐怕遭重了呀!”

  慎已经走进了凯南的攻击范围,距离三角草丛只有不到两百码的距离。

  此时,林槐的注意力完全不在三角草丛,而是将镜头上移观察着上路兵线的情况。

  双方近战小兵都只剩下半条血,林槐一刻也不能停才能及时完成补刀。

  “三个兵,能补到几个算几个吧。”

  林槐按下空格,视野镜头回到慎的身上。

  再往前一步,林槐就要踏进三角草丛了。

  忽然,一个小小的飞镖从草丛里面飞了出来,紧接着又是一枚大号的飞镖以更快的速度飞向了慎。

  “不好!”

  看到草丛里面突然冒出来一个凯南,林槐下意识使用Q技能将魂刃召唤到自己身边,为自己套上一层护盾,同时扭头往后撤退。

  护盾很薄,只能勉强抵挡住凯南的一次普通攻击,但凯南后续的手里剑和普通攻击慎只能用肉体来承受了。

  凯南一套简单的AQA,轻轻松松消耗掉慎一百点生命值。

  看着自己已经黑了一半的血条,林槐的心已经凉了半截。

  这对线还没开始,就基本已经宣告结束了。

  “蜘蛛还在上半区,小心一点。”

  Faker标记了一下WE的六鸟,开口向Huni提醒了一句。

  “OK。”

  Huni应了一声,担心有埋伏没有深追,扭头走回上路。

  林槐通过残余的攻击视野看见凯南扭头离开,直接也立刻转身,再一次走进三角草丛。

  “老林,你先稳住,我待会儿过来。”

  看到凯南撤退,Condi便调头走向六鸟营地。

  刚才Faker的判断十分准确,Condi的蜘蛛确实往慎和凯南的方向靠了靠。要是Huni再多追两秒钟,就能够看见蜘蛛从草丛里面露头。

  “OK,我猥琐发育。”

  林槐回到线上,全速奔向三个残血的近战小兵,但最后只能眼睁睁看着它们被自家小兵杀死。

  不过,虽然林槐漏了三个刀,但该吃的经验都吃到了。

  林槐没能补到近战小兵,凯南又气势汹汹地压了上来,林槐只能往后撤退,和凯南拉开距离。

  那三个远程小兵,林槐也只能远远地望着。

  没办法,本来近战打远程就很难受,再加上林槐上线只有半血,必须要猥琐保住血量才能在不被凯南消耗的同时吃到经验。

  凯南越过红色方的远程小兵,向着慎后撤的方向丢出一发手里剑。

  Huni有意的将Q技能的施法方向瞄准了慎的身后,他猜测林槐会扭头试图躲避自己的技能。

  大家都是世界顶级上单,思路和反应几乎没有多少差距。

  等慎扭头躲手里面的时候,自己就可以用普通攻击摸他一下。这样,哪怕慎有被动的护盾,自己也能达到消耗的效果。

  如果Huni面对的上一局的ghost的话,他的想法很可能会成为现实。但很不幸,这一局的ghost和上一局的ghost并不是同一个人。

  注意到凯南的手里突然飞出一柄飞镖,林槐头也不回地往防御塔里面撤退。

  等手里剑飞出一半的距离,林槐才发现,这枚手里剑并没有瞄准自己,而是瞄准了自己后面的身位。

  “好险,还好我跑得快。”

  林槐长舒了一口气,仿佛刚刚是从敌方五个人的包围圈中极限逃生一般。

  “怎么会?”

  此刻,在距离林槐最远的电竞椅上,Huni微微被林槐的大胆的直线走位惊讶到了。

  但惊讶的情绪并没有影响Huni的操作。在尝试着往前走两步发现无法攻击到慎之后,Huni果断后撤。

  Huni两眼全神贯注地盯着慎,随时准备回头卡距离消耗他。

  因为林槐的反应速度比Huni要慢上一拍,所以当等Huni转身走出一段距离之后林槐才调头跟了上去。

  凯南的攻击距离为550码,而因为林槐的反应速度不快,双方原本只有600码的暧昧距离便被拉大到了750码左右,彻底断了Huni转身消耗的念头。

  “这么稳。”

  见到消耗无望,Huni老老实实回到自家远程小兵附近,和慎隔兵相望。

  蓝色方的兵线前推,最后被第二波兵线拦在了防御塔外面。

  第一波兵,Huni六只全收,而林槐到现在一个小兵都没有补到。

  不过,好在Huni没有激进压制,不然林槐连经验都吃不到。

  扛过了最艰难的一波之后,林槐现在就要好受许多了。现在兵线在防御塔面前,就算Huni想把慎压出经验区也没有机会了。

  “蜘蛛去下了。”

  打野的间隙,Blank标记了一下蜘蛛最后出现的六鸟草丛。

  但Blank不会想到的是,Condi进入打完六鸟之后没有前往下半野区,而是从后面绕道走向了石甲虫的方向。

  “诶,Condi的打野路线……WE对上路有想法啊。”

  米勒点点头,认真分析道:“SKT在上路是没有眼的。Condi刷完石头人到达三级,蜘蛛的结茧配合慎的嘲讽,你别说,还真有机会。”

  “但是WE要小心啊,ghost的血量不怎么健康,Blank可能会来上路gank。”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在小兵的帮助下,林槐的慎终于是苟到了2级。

  Condi刷完石甲虫,升到3级,卡在防御塔的下面的墙体旁边,静静地等待机会。

  Huni不停地压线,升到3级之后将一大波兵线送入林槐的防御塔当中。

  而Huni自己,也跟在兵线后面进入了防御塔的攻击范围之内。

  “酒桶可能在的,老林你上的时候小心一点。”

  “酒桶?在哪里?”

  林槐转动眼珠,看了一眼右下角的小地图,九个圆圆的头像,唯独没有酒桶。

  林槐又按下Tab键打开计分板一看,酒桶的等级还停留在2级,补刀数也只有6。

  在刷完六鸟之后,酒桶便没有在WE的视野当中出现过。

  “应该在后边草丛里面。”

  林槐点点头:“好的,知道了。”

  虽然没有看到酒桶,但林槐选择相信Condi。

  毕竟人家是真正的职业选手,判断肯定比自己这个地下层选手要准确得多。

  “那我上了啊。”

  “嗯。”

  Condi从墙体后面走了出来。

  与此同时,林槐朝着防御塔攻击范围边缘的凯南E了上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