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蛰雷 > 第六十八章 名单

第六十八章 名单


  称不上一拍即合,却也达成合作,两人从病房门前移步,寻了一处偏僻之地。

  因在医院望月稚子并未穿外衣,此处人迹罕至实为阴冷,但魏定波丝毫没有怜香惜玉之意,直接开口问道:“现在可以说了吗?”

  “76号特工总部计划在各地建立特务机构,其中便包含武汉区。”望月稚子所说的消息与魏定波的推理相同,但这却不是秘密,就如同伪政府的成立一样人人皆知。

  特工总部并入伪政府力量得到增强,触手自然是开始向外扩张,不足为奇。

  特工总部武汉区的成立,与望月稚子让他帮忙一事有何联系?

  魏定波沉住气没有开口,静等望月稚子继续说。

  “军统得知总部计划,先一步在武汉做出应对,有意让76号武汉区在成立时吸纳他们安排好的人。”

  听望月稚子说到这,魏定波心中大概有所了解,军统是知道76号特工总部要成立武汉区,且特工总部的成员构成就是军统和中统的叛逃人员,其次是当地的地痞流氓小混混。

  军统先一步在武汉安排好人员,76号成立之初定会大规模的招兵买马,到时这些人就可以顺理成章打入到76号之内。这是军统的老套路,针对组织的渗透计划与之相差不大,魏定波可以说是十分熟悉。

  “这确实是军统的行事风格。”魏定波开口道。

  “可惜军统这一次怕是要铩羽而归。”

  “那就恭喜贵部恭喜稚子小姐,听起来好像没我什么事?”

  “自然有。”

  “那我恭喜的有点早了。”

  “不早,迟早的事情。”

  略微碰撞一触即停各自很有分寸。

  “需要我做什么?”魏定波再问。

  “汉口宪兵队以及汉口特务部情报课前几日联手抓获一名军统成员,此军统成员手中握有一份名单,这份名单则是军统提前安排好的人员,只要能掌握此名单,军统计划便起不到任何作用。”

  听闻此言魏定波心头一紧面色如常,安排人员潜伏打入76号,必然会有一份名单以确保后续联络以及证明其身份。

  这份名单上的成员,可能是街面上的小混混、码头上的力工、叛逃到武汉来的中统军统成员。不管用何种身份,目的都是为了在76号武汉区成立之初加入其中,起到潜伏敌营打听情报的作用。

  可若是这份名单被日军洞悉,此前安排便全打了水漂。

  人虽然是汉口宪兵队和汉口特务部情报课抓获,但事关76号特工总部武汉区的成立,所以望月稚子才会远道而来。

  “人不是已经被抓住了吗?”魏定波问道。

  “可他不开口。”

  “在宪兵队内还有能不开口的?”

  “如你所见。”

  此人对日军和伪政府有大用,名单未获得前杀不得,不然很难活到现在。

  敬佩之情魏定波此时难表,只能面露笑意说道:“倒是一条汉子。”

  “要请魏先生帮忙做的,便是套取此人手中名单。”

  “套取?”

  “是的。”

  “怎么套取?”

  “抓你入狱与此人关在一起,获取他的信任让他放心将名单交于你。”望月稚子的话让魏定波眉头直皱。

  “首先他凭什么信任我?其次他为什么要将名单交给我?”魏定波接连两问。

  “先回答你第一个问题,此人在33年负责过国民军事委员会对高中以上学生军训之事,所以他认识你也知道你军统身份。”

  “可我已经从军统叛逃了。”

  “但他并不知情,他来武汉的时间比你早得多。”

  “你能确定他不知道?”

  “你能确定他知道?”

  “好,回答第二个问题,为什么要将名单交给我?”

  “魏先生是军统出身,理应明白名单的重要性以及单线联系在情报工作中的特殊性,这份名单现在只有他一人掌握并无第二个人知晓,若是这份名单不上交给军统本部,哪怕他安排的那些人潜入76号,又如何与军统取得联系呢?所以他很着急将名单送出去,而不是被自己带进棺材里,不然日后那些加入76号的成员,就成了真的汉奸!”

  望月稚子说的清晰明了。

  名单机密只有一人掌握,还未送去军统本部便被日军抓获,那些负责打入76号之成员成了无根浮萍,这样的潜伏生涯充满煎熬。其次是哪怕成功潜伏,想要与军统建立联系也困难重重,所以掌握名单之人一定会想尽办法将名单送出去。

  “你怎么判断他还未将名单送与军统?”魏定波问道。

  “他的求生欲!宪兵队刑法魏先生自有耳闻,只求一死皆为常态,可他意志坚强宁死不屈,必然是有未完成的任务支撑着他。”望月稚子的分析非常到位,没有强大的心理支撑很难经受酷刑考验。

  “哪怕以上你说的都对,但归根到底是要他将名单告诉我,可我同样是被日军抓捕的抗日人员,他哪怕告诉我名单依然是送不出去,且还要承担告诉我的风险,毕竟我有可能承受不住酷刑从而将名单告诉日本人。”

  魏定波提出的这些问题,是客观存在的,他认为望月稚子的计划行不通。大家都身陷囹圄难以脱身,名单说出来无用,何必多此一举平添风险呢?

  “这些你不用管,自然会有其他安排。”

  “你说过没危险的?”魏定波很敏感的问道。

  “放心不会让你离开宪兵队的牢房,你认为还有危险吗?”

  “希望你言而有信。”

  “若不是义父建议,加之你军统出身,其次是在轰炸中受伤未愈方便扮演被审讯人员,我实在不愿与你合作。”对于魏定波表现出不信任她,使得望月稚子同样没好脾气。



  “从你说的这些话里来看,还有比我更加合适的人选吗?”魏定波觉得自己这是撞在枪眼上。

  望月宗介的建议暂且不提,单单是军统出身且参加军训就已经是合适人选,最重要的是有伤在身。

  宪兵队审讯必然用刑,安排人假扮若是身上无伤必然惹人怀疑,可你真的对假扮之人下手用刑对方心中恐怕也会不愿,魏定波倒好自带一身伤痕,麻烦事都省了。

  “你不要以为非你不可。”

  “事实确实是非我不可。”

  “我好言好语与你相商不过是看在你救义父的情义上,难不成你想汉口宪兵队队长或者汉口特务部情报课课长来通知你这件事情?”

  魏定波心里嘀咕,你望月稚子不告诉他们,他们怎么会注意到我?

  不过此时只能说道:“那就不必了。”

  看到他服软望月稚子语气也缓和下来道:“既然你同意,我会和宪兵队队长以及情报课课长汇报此事,你做好准备。”

  “好。”这是不可多得的一段时间,必须要利用起来,魏定波要通知石熠辉此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