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COS太宰治的我穿进了柯南剧组 > 第八十七章迹部景吾与津岛修治

第八十七章迹部景吾与津岛修治


  今日天气晴,万里无云。

  碧蓝色的天空一望无际。

  津岛修治躺在马路中央,试图等待有缘人赐予自己死亡。

  当然,他甚至为不知名的可怜司机写好了免责申明。

  清清楚楚写了是自己自杀身亡,甚至会赔偿司机的精神损失和财产损失,以及一笔感谢费。

  他安详的双手交叠放在小腹,闭着眼睛,躺在车来车往的通道中。

  旁边人行道上的行人偶尔对他投来一瞥,大多自顾自的低头走着。

  一辆又一辆车从他身边飞速驶过,带来的风吹起少年的头发,却没有一辆真正的从他身上碾过。

  津岛修治:你们就不能直来直往的直接往我身上开过去吗?

  空了这么大个位置为什么不开啊!!!

  一辆车从他身边开过,又倒退了回来。

  津岛修治:莫非准备倒退着从我身上碾过去?好残忍~

  快来吧,好心的司机先生~

  结果车只是停在了他的旁边,车门打开。

  有人下了车。

  “躺在马路上还真是不华丽的行为啊……”来者语气低沉。

  津岛修治:这种感觉……是你没错了,迹部景吾!

  可恶,为什么会遇上你啊!

  “桦地,将他搬上车。”迹部景吾皱着眉看着躺在地上却犹如躺在棺材中安详的少年,转头对着身旁的男生道。

  “是。”高大憨厚的老实人应了。

  闭目等死的津岛修治:放过我,别动我,让我继续等我的命中情车啊——!

  奈何他还是被桦地扛上了车。

  津岛修治:……呵。

  谢谢,我晕过去了。

  为了避免被送去医院或者对方通知津岛家的人来接他。

  津岛修治:我该醒了。

  神色安详的少年睁开了绷带外的左眼,眼神忧郁,表情悲伤。

  “你醒了?说说怎么回事吧,跟在你身边的人呢?他……”怎么没在你身边看好你。

  迹部景吾表情不佳的问。

  看到对方躺在车来车往的路中央时,安静的像个死人的姿态,这令迹部景吾很难笑出来。

  “原来我还活着……”少年看着车顶,坐了起来。

  “其实……是我自己偷偷甩掉了跟着我的人……”少年语气犹豫,眼神飘向车窗外,神情憧憬。

  津岛修治:我可怜的……离我而去的……梦中情车……

  “你知不知道你的……”情况有多危险?

  迹部景吾:你想找死吗?

  “……”少年低垂着眼眸,沉默了。

  “抱歉……”他对迹部景吾道歉。

  “给迹部前辈添麻烦了……还有……给保护我的人们添麻烦了……”他神色平静,眼中的悲伤浓郁的却仿佛下一刻就会滴落似的。

  “……像我这样的人……”

  “……就应该待在家里……抓住一切得来不易的活着的时间……”

  “对吧,迹部前辈。”少年说着,突然抿着唇笑了,弯着眼眸问迹部景吾。

  津岛修治:呕……谁要抓住活着的时间啊!!!放我下去!!

  “不想笑就别笑了。”迹部景吾皱眉道。

  津岛这家伙,难道以为我在责怪他吗?

  原来他心里是这样想的吗?

  在成绩方面稳坐年级第一的位置,弓道比赛获得了全国冠军荣誉,将家里的产业打理的蒸蒸日上。

  明明是一个各方面都比普通人优秀太多的存在,却没有同样优秀的身体……

  ……

  所以……

  事情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呢?

  津岛修治坐在车上,从车窗看到了外面的建筑。

  多拉尔曼查网球俱乐部。

  津岛修治:?

  我那么恶心你,你还带我来网球俱乐部???

  你是什么好心人吗?

  可我对网球没兴趣啊!

  “下车。”金发蓝眼的少年动作张扬,伸手点着眼尾的泪痣。

  津岛修治:……我不敢说话。

  黑发的少年愣愣的下了车。

  仿佛不可置信的模样。

  “迹部前辈……带我来这里……是……”津岛修治语气犹豫的问,喘了两口气。

  “这里是迹部名下的俱乐部,想要玩的话,尽管来这里就好了。”金发蓝眼的少年自信傲然道。

  津岛修治:你这样……真的好像……猴子山大王/划掉

  说着这里是朕的江山……

  的昏君啊。

  然而他还是做出一副大为震撼,大受感动的表情。

  “迹部前辈就不怕……我……”晕在俱乐部,给俱乐部带来不好的传闻吗?

  少年脸上的神情,欣喜与悲伤交杂。

  “本大爷家的俱乐部,可是拥有二十四小时待命的,顶尖医疗团队啊。”迹部景吾骄傲道。

  “比起你晕倒在其他不为人知的地方,还是这里更合适吧。”金发的少年语气深沉张扬。

  津岛修治:……谢谢,我以后绝对不会来的。

  “……”少年沉默着。

  “迹部景吾前辈……”他突然闭上了眼睛。

  “十分感谢!”他压抑着咳嗽声,大声感谢道。

  津岛修治:为了表达感谢,干脆死在你们家俱乐部吧!哎嘿~

  毫不知情的迹部景吾:看来津岛这家伙对本大爷的安排很满意啊。

  不愧是本大爷。

  说起来……

  “你的网球水平如何?”迹部景吾问。

  津岛这家伙,有接触过网球吗?

  “抱歉……”少年食指挠了挠左脸。

  “……没接触过呢……”他羞涩道。

  “啪”

  “啊嗯,就让本大爷来教你吧。”金发的少年伸出手打了个响指,另一只手点着眼尾的泪痣,语气张扬道。

  津岛修治:要瞎了。

  “谢谢迹部前辈。”少年欣喜道。

  津岛修治:我一定会吊死在你俱乐部的门口的,你等着!

  “首先,你需要一把合适的球拍。”迹部景吾这么说着,一个响指响起。

  就有人推来好几车的球拍。

  “试试看吧,哪个更顺手。”迹部景吾道。

  “嗯。”黑发的少年点头。

  伸手拿起一把球拍,在空中挥了挥,又换上另一把。

  津岛修治:都轻飘飘的呢。

  他随意的拿了一把。

  “就决定是它了吗?”迹部景吾接过他手中的球拍,掂量着道。

  “的确这个重量很适合你啊。”毕竟全国弓道大赛的冠军,其他球拍对他来说估计太轻了吧。

  可是……

  “网球可不是弓道那种站着不动的运动啊,网球是会让你不断奔跑,挥洒汗水的运动。”

  “你决定好了吗?”迹部景吾表情严肃的问。

  “是的,请教我吧,我也想感受下,迹部前辈曾经比赛的感受。”少年坚定的点点头。

  津岛修治:等下就倒在你面前,哎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