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重生从手术室开始 > 第五十五章,偶遇大学室友

第五十五章,偶遇大学室友


“怎么办!叶离是我妈醒了,要是发现我们....”

苏依依放低声音,听出紧张,最后越来越小。

“干脆承认好了,兰芯不是同意我们俩在一起吗?”

话是这么说。

可叶离明显站着说话不腰疼,可苏依依是女孩子脸皮薄。

“不行,绝对不能当面承认,你那么聪明,肯定有办法....”

“你快想办法....”

眼前苏依依摇着拨浪鼓的脑袋,胸前那两只大白兔也跟着蹦哒。

叶离尴尬的别头去,他也很想尽快想办法,免得再次擦枪走火。

“那我先出去,支开兰姨。然后你再悄悄回自己房间。”

“好...”

苏依依的房间在叶离对面,只要让兰姨去客厅,那样大家都安全了。

苏兰芯又敲了敲苏依依的房门,没反应。

正准备抓着门把推门而入。

这个时候,叶离揉着眼睛迷迷糊糊走出房间。

“兰姨,你起的好早.....”

苏兰芯觉得不早了,自从受伤以后休息的早。

老躺着浑身不舒服。

她扭头看了眼叶离,有些抱歉的说:“小叶,把你吵醒了。兰姨本想让依依这丫头起床给你做早饭,听说昨天你做了一台大手术....”

叶离仔细一想也对,昨天是最忙的一天,的确很疲惫,可现在发现自己精神抖擞。

大概是昨晚被系统电的消除疲劳。

“兰姨没关系,让依依多睡会,昨天医院工作量大,她也一定累坏,这会不到点是起不来的。”

叶离眼珠子溜转了下,接着说:“不如这样吧!兰姨,你就别叫依依了,我去先给你换药,万一留下疤就不好了....”

苏兰芯轻微摇了摇头,是觉得叶离太惯着苏依依,便提醒一句。

“你们年轻人都一个样,你这样会把依依惯坏了。”

在叶离房间的苏依依透过门缝听到两人交谈,她俏皮地吐了吐小香舌。

接下来,他很好奇叶离是如何回答。

“没关系的兰姨,女朋友不就是拿来疼得吗?来,我扶您到客厅坐。”

叶离面对苏兰芯现在摇身一变,为了化为讨好丈母娘的“笑舔犬”。

不过,这招很受用。

见苏兰芯没拒绝,让叶离搀扶着。

他心里也算踏实了些。

一开始还以为苏兰芯对自己的态度,只是好那么几天。

现在看来是叶离自己多想了。

可以感觉得出苏兰芯没有像第一次,两人一见面那么势利。

说话带着刺儿,贬低叶离。

可现在处处关心。

扶着苏兰芯的时候,叶离不忘用左手在身后对苏依依做了手势。

苏依依穿着那件白色丝质睡衣,垫着脚尖,走出叶离的房间。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她轻轻关上门,后背紧贴在门后,酥胸上下起伏。

一想到昨晚两个人,苏依依脸上露出闲恬的微笑。

小声嘀咕了一句:“这下算扯平了。”

接着,苏依依躺在床上睡个回笼觉。

她跟叶离都是八点上班,现在才六点多。

而且医院就在隔壁,走路五分钟就到。

比起以前从家里节省了不少时间。

....

很快到了上班时间点,苏依依已经醒来。

她感觉睡的特别香。

不久后,两人整装后跟苏兰芯打声招呼,便出门。

经过昨晚一夜的大雨灌溉,地面上湿漉漉。

当两人刚出大门,一辆黑色大奔行驶而来。

叶离下意识挡在苏依依面前。

下一秒,他认出这辆大奔车牌号。

黑色大奔在两人面前停下。

下来的男子面容俨然,腰板笔直,向叶离走来。

魁梧身材,险些将身上束身衣撑破。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铁熊。

“叶医生,你们请上车.....”

语气和态度和昨晚有些不一样,非常恭敬。

但叶离满是疑问:“上车!去哪?”

“是这样,昨晚走的匆忙,队长忘记告诉你,所以让我一大早替他转达,所以....”

“好,车上说....”

叶离听出话中有话,按照铁熊的意思,上了黑色大奔。

车上三人。

“叶医生,队长想转达的话是,你在那名死者身上取下的背阔肌,其实是你之前抢救的那位气胸患者的丈夫。”

“所以....我们私下跟他家人沟通以后,这件事他们不再追究。”

“真的不追究吗?”

问话的事苏依依,他还担心叶离因为这事坐牢什么的。

“是的,这点你们放心,还有这个叶医生请你收好....”

铁熊说着,递给叶离一个牛皮纸袋。

见对方回答,苏依依放心不少,也漠不关心对方递来什么东西。

“这个是!”叶离好奇。

铁熊笑的比哭还难看,“叶医生你看了自然就会明白。”

他懂得察言观色,既然昨晚的事不想让苏依依知道,他也没说那么直白。

就算铁熊不说,叶离心里明白,他没想到那个泼辣女嘴上说得寸进尺,私下还是帮助自己。

不过,这么快查到,很有效率。

相信对方已经把自己的底,也查得一清二楚,裤衩都不剩了吧。

“替我转达你队长,这个人情我一定还....”

“我一定替你转达....”

简单的寒暄几句,叶离带着苏依依从车上下来。

叶离在想自己既然救了秦天硕,是以站在医生角度,查张其雄的事,终究是一码归一码。

总不能把救秦天硕挂在嘴边,这样显得他不够大度。

两人正向医院方向走去。

从下车以后,苏依依鼓着腮帮子,有些不高兴。

“叶离,这到底什么东西,需要你欠那个秦小姐人情呀!”

当女人问起自己男人要欠另一个女人人情时,明显会激起他们的嫉妒心。

就像古代皇帝后宫佳丽三千,一人得宠引起宫斗,都是嫉妒心使然,若是不争斗,合家欢乐,不好不香吗?

可叶离心里咯噔了下,他刚才还在想着,强则敛翼,弱则保命,别强出头。

可现在仿佛嗅到空气飘来酸醋的味道。

酸溜溜的。

让他激起求生欲望,总不能如实告诉对方,让秦筱寒帮忙查了坏人吧!

“是这样的,我是托他们帮忙查查孤儿院的事。”

“原来这样啊!”

叶离又再一次逃过一劫,见苏依依不再追根问底,这才露出笑容。

还是有些对不住人家。

一开始就说谎,那以后就要想办法去圆前面的谎。

总有一天,这个谎被苏依依察觉到。

到那时,叶离也做好坦白交代的时候。

结局如何。

叶离也做好心理准备。

至少现在让对方过的无忧无虑的生活。

两人刚到医院大门。

叶离突然停下脚步,转身往身后附近看了看,他总感觉有人在监视自己。

让他心里莫名燃起杀意。

这是叶离重生以来,有这样的思绪,非常强烈。

“怎么了!”

“总感觉有人在暗处觊觎你的美貌,嫉妒我的帅气。”

“是吗?那你可小心啰....”

“睡都睡了,有啥可小心!”

“你流氓...”

.....

就在叶离和苏依依二人欢乐拌嘴,进入医院大门。

距离刚才马路对面十几米外,停了一辆白色桑拿那。

车上有个男子正是昨晚被叶离吓尿的强子。

他满头大汗,缩头缩尾的低着头,手里还拿着望远镜。

“这警觉性真是医生吗?”

强子心里一阵害怕,然后在车上碎碎念。

生怕刚才被对方看见。

他也很无奈,被安排这种监视的苦差事。

当叶离和苏依依两人进入医院急诊科前厅,就发现今天的病人有点多,攘攘熙熙,气景热闹非凡。

正往急症科室方向走去的叶离,没注意到身侧有一名男子向他靠近走。

当对方看叶离从面前经过,有些惊讶。

下一秒,脸上带着纯朴的笑容。

“叶离!你是叶离吧?”

嗯!

叶离一怔,停下脚步,用疑惑的目光打量着这位长相朴素的男子,年纪相仿。

一身职业装束。

似乎有种在哪见过。

但想不起是谁。

“请问!你是?”

“叶离你不记得我了!我是赵新晨.....我们在大学是室友啊!”

赵新晨!

叶离心里复诵这个名字,几乎要挖出十多年前的记忆。

他记得在大学时期,的确有个叫赵新晨,为人大方,对人谦和。

却很有才华。

寝室六个人,只有赵新晨常常照顾自己。

一旦被针对的时候,他都会出来解围。

那个时候,其他人都用鄙夷不屑的目光看待叶离。

就因为叶离是半工半读,家里没钱。

他们不知道叶离是孤儿,根本没有父母。

大学生的思想,有些心智不成熟,喜欢攀比。

所以,很看不起叶离,不屑于跟他为伍。

不过眼前赵新晨不一样,当对方说起自己名字时,叶离一下就记起。

苏依依见两人是大学室友,她先去急诊科室报到。

把空间就给他们。

“我想起来....你不是大学毕业以后,不顾家人反对,坚持要去了海市吗?”

“别提了,以为自己大学毕业后,能在海市一展宏图,可结果才发现人外有人....”

的确有些大学生毕业,怀着一腔热血,认为自己能闯出名堂。

可结果被现实的残酷打败。

有的因此换了专业,有的到现在还一蹶不振。

每天混日子等死。

叶离意会点下头,然后问:“那你现在!”

赵新晨露出尴尬的神色,回答:“我这次回来,主要是我爸心脏不太好,所以今天带他来医院检查下。对了我在电视上看到你了,我差点没认出你来.....大学时候你也没这么高大啊!”

的确让他很意外,如今眼前的叶离给人感觉判若两人。

通过交谈对方性格外向了。

听到这话,叶离本想说受到爱情的滋润,生活质量提高,精气神变好,凡人是不会懂得。

可想想在这样的场合里,叶离要保持自己的人设。

“别提了,我这是第三次发育...”

接着,叶离话锋一转,“对了,你爸心脏没什么问题吧!”

赵新晨摇摇头:“刚做完心脏彩超检查,目前还不知道具体结果,平时他在家有胸闷气短....”

叶离想了想赵新晨在大学是修药理专科。

“行,那你跟我去急诊科室坐一坐,详细情况再跟我说说,至于报告单我让护士给你送来。”

“会不会耽误你工作!”

“不会....”

“那谢谢了...”

“别客气...”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