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穿书后,魔宗圣子成了正道栋梁 > 第4章 迷咒长廊

第4章 迷咒长廊


白听泉掸了掸衣袖上的浮灰,迎着初升的阳光,粲然一笑:“还有什么问题吗?”

这种核验身份的问题,是万不可答错的,他也没想隐瞒。即使他知道,只要一说出来,他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负责报道的弟子一句话也不敢说,一双眼直勾勾地盯着白听泉的笑容,结结巴巴地道:“没……没了。”

白听泉轻松潇洒地拿回自己的腰牌,又走回去,看向目瞪口呆的魏薰,轻声道:“怎么了?”

魏薰晃了晃自己的头,觉得自己身体有些轻飘飘的:“你……你是,魔宗圣子,白……白……”

白听泉俯身,一张昳丽的脸忽然凑近,他笑得依然灿烂:“怎么啦,吓着你了?”

魏薰盯着白听泉看了许久,眼神躲躲闪闪的:“没……没有。”

“那你怎么不敢看我?”

魏薰压低声音,往白听泉身边凑了凑:“李问清过来了,你要小心他……”

魏薰话都没来得及说完,就被李问清一把扯到了一边去,魏薰摔到地上,手掌擦破了皮,他拧眉低头吹着气,不敢声张。

白听泉拍了拍刚才李问清拉开魏薰的时候,碰到的衣服,像是嫌弃上面沾染的污渍。

李问清嚣张跋扈,眼中却闪着极其兴奋狂野的光,他用剑指着白听泉:“你就是白听泉,那个魔宗余孽?”

白听泉用修长白皙的手指拨开长剑,歪头道:“不是。”

李问清冷哼:“板上钉钉之事,你竟还敢狡辩!”

白听泉抱臂道:“我是白听泉,但我不是魔宗余孽,我是魔宗圣子。”

李问清嗤笑道:“魔宗坏事做绝,最后还得像只狗一样向我们正道摇尾乞怜,魔宗圣子又怎样,还不是要求我们施舍保护?就你,你也配当沧浪君的弟子?”

白听泉懒得与他争吵,嫌他烦,转身就要离开,懒散地道:“你们正道光明磊落,妖族入侵的时候光明正大地缩在荔山后面当缩头乌龟,享受着魔宗用血浇出来的和平,那你最配,你当沧浪君的弟子好了,我不跟你抢,快到时间了,我要准备考核了。”

李问清这个时候难道不是最应该去和主角受挑衅吗,怎么偏盯着他,他可没兴趣和这种小屁孩玩抢夺游戏。

白听泉背后空门大开,李问清冷笑一声,重剑之上骤然凝结灵力,呼啸着向白听泉奔驰而去,眼见着一击毙命。

“笑话,一般岸上濒死的鱼都会疯狂挣动身体来表示自己还没死,你就像那死到临头还逞强嘴硬的弱小杂鱼。”

人群之中寂静得有些压抑,所有人都是幸灾乐祸的,而白听泉,他眸光乍然凌厉,在场所有人都没看清他的动作,他却以一种肉眼无法捕捉到的步法、速度,躲开了那一道剑气,转过身,露出个浅淡的笑容:“考核开始了,若考核之后,你还愿比试,听泉随时奉陪。”

而那一道剑气,擦着白听泉的脸颊,像是猛然撞到了一座水凝结而成的屏障上,层层叠叠的波纹由中间荡散开来。

剑气,消失不见。

众弟子还没弄明白白听泉是怎么化解了那一道磅礴剑气的。

已经有管理层弟子来阻止他们之间的对决。

白听泉轻笑,看向只想杀他而后快的李问清,眼中闪烁着幽紫暗光:“你已经失去杀掉我的最好机会了,走吧?”

-

无崖峰上,两人衣袂飘飞,并肩而立。

远远看见阳峦峰上的闹剧之后,稍年长的那一位轻轻摇头,叹息:“可惜了,心性难担大用。”

温止侧头,低声道:“掌门师兄想收他为徒?”

明庚君轻笑:“的确有这个想法,我见他体内正罡录凝练出的灵力纯澈,是这一辈中的佼佼者,只是……可惜了。”

温止默不作声,一双眼盯牢了白听泉。

明庚君顺着他的视线看去,打趣道:“那位就是你从魔宗带回来的弟子?”

温止颔首:“是,也会是我唯一的弟子。”

明庚君无可奈何地笑笑。

他知道自己这个师弟不喜欢收徒,从前自己也劝过许多次,没什么效果,但他实在没有想到,温止竟然不声不响的,从危竺山捡了个魔修徒弟回来。

还是个碰不得摸不得的小祖宗……

这这这,这简直相当于把他们正道所宣扬的除魔卫道的口号狠狠揉搓扔到地上,再追上来踩几脚。

-

弟子们排队进行灵力测验。

李问清像一只求偶的公孔雀那样,开屏似的做出一个华丽动作,随后将自己的手按在灵力测验石上。

灵力测验石迸发出一种璀璨盛大的光芒。

众人惊呼。

负责测试的弟子面无表情地宣读:“金系单灵根,引灵四段。”

这是非常了不得的成绩。

金、火、土灵根具有强烈的攻击性,比较适合修习剑道,而这其中,单灵根又最为稀有,而且引灵三段便已经了不得,李问清小小年纪就到达了引灵四段的成绩,这种资质,着实令人艳羡。

李问清昂首挺胸,高傲地从众弟子的注视之中走了回来。

“下一位,白听泉。”

白听泉慢悠悠地走上去,那位弟子特意叮嘱他:“小心台阶。”

白听泉轻笑:“多谢。”

弟子的脸色微红。

白听泉将手放在测验石上,等了许久,测验石一点反应都没有,那位弟子疑惑拧眉:“是不是你没有抓牢,你再多等一会……”

许是测验石担心白听泉太过难堪,许久之后,终于颤颤巍巍地冒出几缕微弱的紫色光芒来。

紫色?

弟子抓耳挠腮,他从未见过这种情况。

变异灵根比单灵根要稀有上数倍,况且目前发现的变异灵根也只有冰和雷,雷灵根的紫色……也不是这样的。

李问清环胸,不屑道:“哼,废物。”

弟子们的眼神也由期待变为惋惜与不屑。

他们一致觉得,沧浪君看走眼了。

弟子只好宣读:“未知灵根……引灵初段。”

众弟子哄堂大笑。

引灵初段,那不就是凡人嘛!

沧浪君这一次,可真的看走眼了。这一瞬间,众弟子们的热情被引燃了,他们都期待在沧浪君面前表现一下,从而能将这个废物魔宗余孽赶走,取而代之,成为沧浪君的弟子。

他们再不济,也能比这个没有灵根,没有灵力的废物余孽强吧?

这废物余孽都能被沧浪君收入座下,他们……岂不是更有可能?

又持续了一会,灵根测验阶段结束,到达最终阶段的考核。

琅剑宗为这些弟子们设计的考核非常简单。

弟子们走入一条长廊,只要到达长廊的对面,并推开那扇紧闭的门走出来,就算考核通过。

规则非常简单,听起来也非常容易通过,一瞬间,众弟子们的士气达到了顶峰,他们摩拳擦掌,只恨不得瞬间到达长廊的另一端,从而证明自己的实力。

众弟子一窝蜂地涌入长廊,由于长廊内部被分割出了多条空间,所以弟子们彼此都不会遇到,也不会互相干扰。

白听泉不像是其他弟子那样急吼吼的,他慢悠悠地走入长廊,忽觉眼前一黑,所有的灯光熄灭,唯有前方那扇门的两点烛火跳跃,引着他向前走。

白听泉迈出一步。

耳畔忽然涌来一群嘈杂混乱的声音。

他面无表情地侧头,发现他突兀地出现在一个战场之上。

鲜血,罡风,厮杀,漫天的灰尘火焰汹涌,两军对垒,狼烟四起,战士的哀嚎悲鸣之声响彻四野。

白听泉站在战场中央,他的表情平淡而冷漠。

战争的本质大多是侵略,而侵略者又十分喜欢给这些侵略的行径冠以各种好听的噱头。他痛恨战争,但对战争的发生也实在无能为力。

战士的死亡令人悲痛,侵略者的罪行令人痛恨。

白听泉只眉头微跳,随后恢复正常,在厮杀之中穿梭,转眼间,周遭的一切都消失,白听泉仅是抬了一下眼皮,不动声色地继续向前走。

这条路像是没有尽头,白听泉的额头微微渗出了些汗,他有些累了,刚想休息一下,却在下一秒,他进入了另外一个幻境。

天灾人祸,国破家亡,流民逃窜,饿莩在野。瘟疫、饥荒、洪涝,每一个都在摧毁着这个摇摇欲坠的国家。

白听泉眼神都没闪一下,快速穿梭。

他知道,这两个幻境的份量已经相当重了。

但凡有些志向,想施展自己满身实力的,都会无法分辨真假,从而沉溺在幻境之中。

白听泉轻叹一声,继续向前,他的头脑很清醒。他大抵摸清了这个考核的意图。

人有七情六欲再正常不过,但既然是拜入仙门,就要摒弃这些情和欲。

若是在这些幻境之中沉沦,任自己的喜、怒、忧、思、悲、恐、惊七情发酵,在这条长廊之中耽误的时间越多,那表现便越差了。

刚刚的古战场是悲,国破是忧,白听泉想通了之后,便毫无留恋地继续向前走。

修道,修的便是超脱万物,心无旁骛。

况且,他……志不在此。

幻境一重接一重,白听泉走得有些麻木和呆滞。

他的双腿像灌了铅一样沉重,每迈出一步,都要耗光他的力气。

他粗喘着气,根本不知道走了多久,越往前走,阻力越大,空气似乎都变得黏腻滞涩,而且他每踏出的一步,都会让他有这是最后一步的错觉。

但他在抬起头时,却忽然发现,前方出现了两个互相依偎的人影。

他们站在前方,是在等着他。

白听泉脑袋忽然一疼。

这是七情之中的最后一个,“思”。

那两个人毫无疑问是他的父母。

男人高大英俊,女人温柔漂亮。

他们温柔喊着他的名字。

白听泉瞬间变得冷漠,看也不看一眼,径直穿过那对男女,手压在了门的把手之上。

他是个孤儿,父母双亡,所幸父母给他留下了一大笔遗产,能让他无忧无虑地长大。

他小的时候,经常猜测自己的父母究竟是什么样的,会不会就像少儿频道的主持人那样,父亲英俊幽默,母亲温柔迷人。

而他眼前的这对男女,就是长着那对主持人的脸……

他会信才怪。

幻境会查探人心底最深处的渴望,但白听泉小时候的确非常希望这对主持人能当自己的父母……

但因为太不切实际,白听泉的脑袋也很清醒。

这幻境的确很厉害,只不过,它碰到了白听泉。

白听泉面容冷漠,调整着呼吸,坚定地推开了那一扇门。

久违的阳光投射进来,白听泉眯缝着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新鲜空气。

无崖峰上,明庚君轻笑一声。

温止侧目看他。

“好啊沧浪君,真是不错,他是第一个从迷咒长廊里走出来的孩子,我可不会相信他只是个没灵根没灵力的蠢材。

“我对他将来的表现,真的非常期待。”

旁边传来一道淡然的声音:“我也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