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穿书后,魔宗圣子成了正道栋梁 > 第7章 中毒

第7章 中毒


白听泉回到自己的小院之内,今日一早,岁岚都不情不愿地拖着他要的那三样东西给他规规矩矩地摆在了屋内,临走之前,还别别扭扭地喊了他一声“师兄”。

但是,因为岁岚服软而导致他拥有了一天的好心情在他捡到这片竹叶之后消失殆尽。

听雪峰上,随手摘花飞叶,并能够轻而易举破了李问清剑路的人,只有温止。

是温止在阻止自己和李问清发生冲突。

-

翌日,白听泉按时前往阳峦峰,准备开始自己长达一年的课业修习。

当他刚刚迈入课室时,忽然看见旁边凭空冒出来了一颗小脑袋。

是魏薰,他看见白听泉之后,重重松了一口气,半晌才露出个笑容:“你来啦?”

白听泉挑眉:“怎么,怕我想不开退学?”

魏薰的想法被白听泉戳破,他耳朵红了一下,欲盖弥彰地道:“当然不是,我只是来提醒你,我们的第一节课是剑道课!”

白听泉不感兴趣地“哦”了一句。

他真的不喜欢练剑……

等到魏薰领着白听泉走到座位边上的时候,那些早已坐好而远远盯着白听泉的同窗们不约而同地露出了鄙夷的表情。

有的人甚至窃窃私语起来,不善的眼神频频投向白听泉。

白听泉不以为意,只不过是找好座位,随手施了个清净诀将本就十分干净的桌椅清理一遍,然后施施然坐下,装模作样地翻开一本剑道典籍,即使他一看见这些剑道典籍就犯困打瞌睡。

所幸这段时间不是太久,明庚君慢悠悠笑眯眯地走了进来。

所有的弟子原地震惊。

给他们教授剑道的先生竟然是掌门明庚君!!去年可不是这样的。

整个课室立刻变得热烈而安静。

热烈是因为他们内心的沸腾和喜悦,安静则是因为他们不敢在明庚君面前造次。

一个个坐得都像是乖巧又安静的小鹌鹑。

桑吾笑着同弟子们打招呼,他的行事风格干净利落,仅寒暄几句之后就开始步入正题,给弟子们进行讲解。

剑道课整个上午一共分为三小节,第一节是理论的讲解,而后两小节则是弟子们的剑式学习和纠正。

这整个上午对白听泉来讲都是煎熬。

第一小节理论课之后,桑吾就笑眯眯地离开了,而接替他来给弟子们做剑式讲演的是一位年轻的长老,白听泉便彻底放下了心。

能放心地划水了!!!

耶!!

举剑、挥剑的动作能随便做做就完事了!

毕竟,如果他在桑吾的课上划水,那就相当于在现代的课堂上,堂堂校长亲自来给他上课的时候,他走神开小差那样会令他产生罪恶感。

整整一个上午,在他长达一年的课程修习之中,最重要的一堂课就被他划水划了过去。

下午的课业安排得很满,白听泉只是随意吃了一点东西就去上课。

下午的课是阵法课,所幸这些东西原主在魔宗里学过,并且已经能够应用得非常熟练了,白听泉这才放心。

直到日暮西沉,白听泉才不紧不慢地回到了听雪峰。

听雪峰要比阳峦峰冷上许多,正当他披上雪白的绒毛大氅迈上登山阶梯之时,却正巧看见上午为他们这些弟子上剑道课的那位年轻长老从听雪峰上下来。

白听泉礼貌地向那位长老鞠躬问好。

长老的脸色不是太好,但仍旧对他做出了回应。

白听泉缓缓迈上石阶。

他的面容长得显小,温暖的毛绒领子围在他的脸颊两侧,锦衣的鲜艳色彩藏在洁白的绒毛之下,像是生生来就在锦绣丛中,娇生惯养的小公子。

白听泉登上山顶之后,发现温止温了茶在等他。

白听泉微怔,行礼。

温止向他颔首:“坐吧。”

白听泉依言坐下。

温止问道:“今日都上了什么课?”

白听泉总算反应过来,原来刚才碰到的那位授课长老,是来找温止告状的……恐怕是自己的全程划水心不在焉惹怒他了。

这不,温止就等着他,等着给他训话。

白听泉勾唇:“师尊,弟子上午上了剑道课,下午是阵法课。”

在琅剑宗,剑道课是最重要的存在,而弟子们进入琅剑宗勤学苦修,也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像沧浪君那样一剑斩山澜,不负努力。

白听泉眼睛微微发亮,像他这样吊儿郎当当的,最好是把他贬到外门去做一个杂役弟子。

白听泉已经在畅想美好未来了,嘴角没忍住,偷偷翘了起来。

温止轻轻颔首:“学得如何?”

白听泉实话实说:“师尊,恕弟子驽钝,剑道课弟子学起来有些困难,恐怕……”

就这样,就这样,然后温止把那位年轻长老训斥自己的话搬出来,再顺理成章地将自己逐出师门!

还不等白听泉话说完,温止面色不显,丝毫怒意都没有,他轻轻拂了拂衣摆,站起身,淡然地看向白听泉:“莫怕,为师教你。”

白听泉:“……”

???

-

因听雪峰的峰顶尖锐陡峭,因此听雪峰上并没有设置专门比试的场地。

温止找了一块空旷的地方,以灵力设下结界,专门用作两人比试之用。

温止拿出两柄竹剑,隔空抛给白听泉,白听泉手忙脚乱地总算接住了,等他刚站稳,温止淡漠的声音就从对面传来:“听泉,用你的剑,攻击我。”

白听泉在犹豫:“师尊……”

温止却很笃定:“你只需击中我,若你赢了,我便去阳峦峰为你请假,尤其剑道课,你可不必再上。”

这一瞬间,白听泉两眼放光。

他抓紧了竹剑,行礼道:“师尊,请指教。”

原主学过剑,白听泉很快就掌握了要领,只可惜,原主学来只是为了防身,并没有更一步的精进。

这点剑道功夫显然并不够用,温止动作极快,白听泉根本追不上温止的动作,就连温止的衣角他都抓不到。

几个回合过去,白听泉勉强地以剑撑地,艰难地喘息。

温止白衣胜雪,施施然落在白听泉的对面。

“听泉,不要只用剑,尝试用心去感知。”

白听泉细腻小巧的鼻尖上冒出晶莹的汗珠,他喘匀了气,才道一声:“多谢师尊指点。”

为了赢过温止,白听泉尝试以心去感知手中的竹剑,只是这种感觉十分玄妙,像是他在浓雾之中行走,正在努力地用双手拨开雾气那样。

倏然。

浓雾之中闪过一片银蓝光华。

白听泉乍然睁开双眼,心动,剑动。

他用尽全身力气,灵力似乎也在这一刻感应到他的调遣,流动到竹剑之中,竹剑的剑身之上立刻裹上幽紫光华,“砰”的一声,两剑相撞,温止毫不掩饰眼中的赞许,沉声道:“听泉,再来。”

只经他一句点拨就能将灵力附着在剑身之上的孩子,从而径直迈入引灵一段,温止嘴唇微翘——的确也没有按部就班上剑道课的意义。

这种天赋与领悟力,也许比当年时的他自己还要强上一些。

只可惜,白听泉已经精疲力竭了,他挥剑的手变得无力而沉重,他粗喘着气,最后用尽全身力气击向温止的那一剑,却被在中途拦截。

而他敏锐地感知到,自己的颈边,已经横上了一柄竹剑。

但偏在此刻,白听泉的身体本能认为白听泉处在了危险状态,他的眼瞳迸发出蛊惑人心的暗紫光芒。

一道细小的紫色灵流,携带着魔宗独有的奇毒,流向了温止体内。

白听泉微微睁大眼睛,瞳中紫色散去,他想收回那道灵流,却还没来得及动作,便见温止收了剑,一如往常地对他说:“听泉,做得不错。”

他好像什么也没察觉到。

白听泉欲言又止:“师尊……”

温止只淡淡看他一眼,语气中有赞赏:“听泉,莫要将外面那些流言蜚语放在心上,那些弟子往往难以明辨是非,对你的那些攻击话语,人云亦云而已。”

白听泉根本没听,心里七上八下的,那种毒虽不致命,但却会温水煮青蛙一般,起初不易让人察觉,但一旦发作起来,那绝对是无法令人忍受的痛。

他喃喃道:“多谢师尊。”

不过也没关系,他再找机会给温止解了那毒便是。

只见温止撤去了结界,收好竹剑,声音清淡好听:“听泉,你的课业修行不必再去阳峦峰,许多东西你在魔宗已经接触过,不必再在此浪费精力。”

白听泉没有再过问什么,却听温止继续道:“所有的一切为师会帮你疏通,不必担心,至于你的课业教习……”

白听泉被温止这一停顿卡得心一抖。

温止接触到他的目光:“也无需担心,为师会亲自教授。”

白听泉:“……”

“是……多谢师尊。”

察觉到白听泉隐藏在话语中的低落和沮丧,温止眼中的光芒柔和下来,却在白听泉抬头之前,悄悄隐去。

“听泉,再过半个月是宣谒之庭三年一度的华法会,你可有意愿参加?”

白听泉微怔。

华法会,他有印象,在原著里,是自己这个炮灰身份臭名远扬的第一个关键节点。

他第一个反应就是拒绝。

可华法会由宣谒之庭举办,象征着无上的殊荣,许多小宗门的弟子都挤破了头想要参加,况且按照琅剑宗的惯例,五大长老的弟子定然要择优参加。

若是自己此刻推辞了,名声发烂发臭恐怕要来得更早一些。

白听泉只得颔首:“机会难得,弟子愿意。”

温止颔首,便让白听泉先回了。

等到白听泉的身影看不见了,他才伸出左手。

一条暗紫色的长线在他的皮肉下面缓慢地长了出来。

他认得。

这是魔宗的毒。

良久,温止无奈地摇了摇头。

纵容似的轻笑一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