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穿书后,魔宗圣子成了正道栋梁 > 第13章 剖丹田

第13章 剖丹田


温止抬眸,目光扫向白听泉。

白听泉演技了得,逼真得额角都冒出了冷汗,他勉强地用左手捂住小腹,一双眼可怜巴巴地看向温止,努力压低了嗓音:“师尊,弟子真的好痛……”

温止眉头紧锁,神色间略有担忧,但似乎也有些想不通白听泉的丹田为何会忽然剧痛。

若是没有发动魔修的灵力的话,这宣谒之庭之中的禁制不该会对白听泉产生影响的……

白听泉见温止相信了他,心里的小尾巴只快要翘上天了,心想温止嘛也不过如此。

但下一瞬,温止看见白听泉琥珀色瞳孔之中闪耀的狡黠的光时,才料得自己是上了白听泉的当。

温止还是纵容白听泉的。

只轻勾唇角,眼帘低垂。

他压低嗓音,声音沉厚好听:“坐好,为师为你渡些灵力过去。”

丹田痛是渡灵力能缓解的么?

温止明显是拆穿他了……白高兴一场。

见此计不成,白听泉小脑袋瓜又转了起来想着别的办法,迟迟不肯坐下,温止却耐心有加,又重复一遍。

白听泉只好先坐下,就在坐好的那一瞬间,旁边有一只手藏在方桌下方,伸了过来。

白听泉一怔。

温止的手干燥温暖,修长有力,他的掌心宽大,轻而易举地就包住了白听泉的手。

白听泉有些惊讶,小声地喊:“师尊……”

温止不管他。

他的灵力如他的人一样,温凉自持,淡然自若地滋润充斥着他的筋脉。

这些灵力恰好缓解了因宣谒之庭的阵法而对他所修习的魔宗技法所克制他而产生的眩晕。

白听泉偷偷抬眼,看了一眼温止的脸色。

温止的脸色倒是还如刚才那样,看来毒还没有进一步发作,可是,他现在必须要带温止离开这里,最好是能立刻回听雪峰上去解毒。

白听泉眉头皱得越来越紧,以至于他忽略了葛长清那个时刻都在憋着坏水的老家伙。

高台之上忽然传来严厉的一道喊声:“白听泉!”

白听泉没设防,被吓了一跳,他像只受惊的兔子一样“嗖”地抽回自己的手,情绪瞬间切换,眸光寒下来几分,望向葛长清。

一旁的温止优雅地收回自己的手,波澜不惊地瞥一眼葛长清。

葛长清这一震声,令场上那些悠闲地交头接耳的人们肃容坐正身体,都听着葛长清的话。

宣谒之庭供奉的虽是天道,也是天道监视人间和修真界的眼睛,但负责传达天谕的一共三个老家伙,另外两个向来低调行事,不愿意抛头露面,因此,一般都是他们三人商讨之后,葛长清来降下天谕,或是组织召开集会发布裁决。

久而久之,众修也就下意识地以葛长清为领头人。

葛长清很满意大家都这个反应,他清了清嗓,开口道:“白听泉,刚才我已差人连喊你数声,为何要装作没有听见?”

哪里连喊数声,只喊了这一声而已。

老东西,准是又没安什么好心。

他谦逊地轻笑一声:“刚才弟子正入迷地复盘我与李问清的切磋,心无旁骛,还请前辈莫要见怪。”

葛长清的脸色渐渐变得难看。

刚才那盘切磋有什么好复盘的,稍微有眼睛的都知道是白听泉以大优势赢了李问清,李问清也不知怎么了竟连一灵力被压制了的魔修都打不过。李问清,真是愚蠢又自负,不中用,直接叫他今天的计划毁了。

葛长清的的气捋不顺,可后半句白听泉说得又实在谦虚,摆低了姿态,他无处发火,只能铁青着脸,咽下这一口气。

他一双眼中光芒迸射,看向白听泉,道:“白听泉,既然今日是我正道召开的华法会,你来参会,是以的什么身份?”

温止默然坐在一旁,眼睫低垂,看似不在意,实则留意着周遭人所有的情绪变化。

白听泉答道:“弟子是以琅剑宗的弟子,正道之人的身份参会。”

葛长清眼中精光一闪。

他似乎就是在等着这句话:“那白听泉,你又如何向我证明你是我正道之人呢?”

白听泉的心一提。

这老东西只要一说话就准没好事,在这等着他呢。

白听泉假装没听懂葛长清的话,坦然将那乳白色的拜谒令拿了出来:“前辈请看,这是由宣谒之庭下发的临时拜谒令,弟子前来参会,证明是受到了宣谒之庭的承认的。”

葛长清不依不饶:“那我又该如何判断,你不是居心叵测,你一魔宗之人,我又该如何相信你会弃暗投明呢?”

葛长清的心思几乎是写在了脸上。

他要白听泉证明自己,可如何证明呢?把心剖开证明自己心里没有不良心思?

白听泉脸色微凝:“还请前辈明示。”

在场之人神色各异。

他们虽不怎么喜欢白听泉,但也都能看清楚,葛长清这是摆明了在刁难白听泉。

没有人知晓为何葛长清对白听泉能有这般大的敌意。

葛长清故意停顿片刻,随后才慢悠悠道:“白听泉,叫你来正道的确是我的建议不错,但正道也不想养一个敌人出来,我说这话,你可能听懂?”

白听泉颔首。

一旁的温止却放下了茶盏,脊背挺直,眉头微蹙。

“那既然如此,我也没什么别的要求,只要你白听泉在我正道之人面前自毁丹田,废除魔修之身,自然可证明你的清白。”

众人哗然。

桑吾都微微拧了眉头。

不管修习何道,丹田都是储存灵力所必须的,若是丹田废除,那白听泉将与凡人无异,永远不能再修炼。

白听泉这一刻只觉得无语极了。

他万万没想到,原著里自己对别人做的事,现在要落到自己的头上。还真是风水轮流转。

他不愿惹是生非,因此行事的基准才是低调小心,不要招人记恨,可他没想到,自己不去惹事,事倒是找他自己的头上来了。

白听泉只觉得可笑,他勾了唇角:“前辈,这是何意?”

葛长清冷哼一声:“你乃魔宗之人,你既然来我正道,总要拿些诚意出来,若你日后修魔,对我正道造成威胁,这又该让我如何收场?”

“不错,正是如此,我正道绝不能留下这么大的一个隐患!”葛长清话音刚落,席间就有人附和他。

白听泉侧眸看去,是向与淮。

意料之中。

向与淮只恨不得把杀他个彻底,毁了丹田,他估计还嫌不解恨。

白听泉敛眸,在飞速想着对策。

一是他绝不能就在这里把丹田给毁了,二是一定要带温止出去。

向与淮的附和声引出了许多仇视魔宗,也将这种仇恨转移到白听泉身上的人。一时间,要白听泉当场自毁丹田的人竟占了多数。

白听泉心生一计,那些人都虎视眈眈,那么自己不如说点东西,来证明自己的重要性。

他记得,在修真界的极北之地,还有一条无人发掘的灵脉。原著里这条灵脉一开始在原作者的描述中就是一个神秘的存在,一直都没有人能发现,直到最后才被主角受发现。若是现在就被人发掘,也不至于让整个修真界在之后的那场浩劫中毫无还手之力。

这条灵脉,是他此时谈判的筹码。

白听泉刚刚斟酌好语句,忽听身旁温止不温不火的声音传来:“听泉是我座下亲传,葛前辈莫非是要让我听雪峰传承断绝?”

一刹那间,如风雪过境,礼堂之中鸦雀无声。

他们情急之下,咄咄逼人,竟忘了,还有沧浪君在这。

这些声讨白听泉的人,纷纷噤声,眼神躲闪,各怀鬼胎。

一听到温止的声音,白听泉心中才有了底,浅浅松一口气。

葛长清捋了捋胡须,皮笑肉不笑道:“沧浪君莫急,我早有听闻,魔修与我正道等各位修习的不是一个体系,即使丹田坏了,也可以从头再开始在我正道修习。”

温止漠然道:“丹田只有一个,若丹田损毁,即使从头修习,又如何贮存灵力?”

桑吾此刻适时插话进来,温声道:“长清,听泉是我琅剑宗的弟子,自毁丹田着实有些重了,若是他早已一心向善,长清你这不是寒了听泉的心?”

温止没有想到桑吾此刻会站出来帮白听泉说话,他远远地向桑吾看去一眼,轻轻颔首。

葛长清重重“哼”了一声:“魔宗之人怎么可能会一心向善,明庚君,难道连你也被那魔宗余孽蛊惑了?”

桑吾含笑不语。

温止却在此刻站了起来。

宛如一座通透雪山,傲立在众人面前。

他身形修长,神色锋利,样貌俊朗精致,里面却带着寒意,一抬眼,一掀眸,凛冽寒风仿佛直直从听雪峰上刮了下来,他肃容之时,让人感到了几分萧瑟。

“既然如此,我温止便做白听泉的监护之人,”温止谁也没看,仅在开口之时,目光与白听泉有短暂的一瞬接触,“首先今日听泉并无任何不妥之处,无从处罚。其次,若日后,他做出越矩以及有害正道声誉之事。”

葛长清瞪圆了眼,要打断温止的话:“温止,你要想清楚!”

温止目光只落在半空,他坚定道:“白听泉乃本座亲传,他若行事偏激,我自会处决他,同时,我也会自毁丹田,褪尽修为,永堕凡尘,以惩我识人不清。”

白听泉微微睁大眼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