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穿书后,魔宗圣子成了正道栋梁 > 第20章 斩运

第20章 斩运


白听泉有伤在身,温止这些天也忙碌,因此剑道课便没有再继续,但岁岚遵从温止的命令,给他送来了许多阵法典籍。

相比修习剑道来讲,阵法符术才是他真正感兴趣的,因此一连五六日,白听泉都老老实实地在房间中边休养边学习阵法。

白白和鸿羽都很乖,有太阳的时候一狗一鸟就趴在阳光下面晒太阳,没了太阳的时候,白白就依偎在白听泉的身边,而鸿羽则趴在白白的肚子上睡觉。

恰有一日,白听泉做完符咒练习,想去院子里走走,可他还未出门,就撞见了温止。

温止抬手正要叩门,门页忽地被白听泉拉开,师徒二人目光对视,电光火石之间,白听泉先移开目光,仿佛有些不自在似的,喊道:“师尊。”

温止垂眸看他:“身体可好些了?”

白听泉目光躲闪:“都已经好了。”

温止专注地望着白听泉,他发现白听泉有些不敢与他对视,他稍显疑惑,但还是平静地问:“后背的伤口也痊愈了?”

“都好了。”

温止假装迈步,但身体根本没有转过去,他微挑眉锋:“听泉,院子里乱跑的那只灵宠是怎么回事?”

白听泉心中剧烈一颤,第一个反应就是白白出来乱跑了,他瞬间抬头,想把白白逮回去,但一抬眼,正巧看见温止微弯双眼,眼含零星笑意,淡淡地看着他。

白听泉:“……”

而院子里,哪有什么乱跑的白白。

白听泉瞬间明白,温止在耍他。

可此刻,他的视线与温止的视线交叉相融,短暂之间竟难舍难分。

白听泉艰难地将自己的视线撕扯出来,脑子超负荷运转,结结巴巴地想出来些缘由:“师尊……我,我还以为是我养的那只鸟跑出来了,哈……哈。”

温止嘴角又勾出一个小小的弧度,他偶然触碰到白听泉琥珀色瞳孔之中隐藏的一缕慌乱,唇角微抬。

他轻声道:“无妨,我无意干涉,只是当心莫要让它们跑丢,听泉,为师记得,你还没有趁手的武器。”

白听泉偷偷扁了扁嘴:“是,师尊。”

温止也没再说什么,只转身示意白听泉跟上:“跟我来。”

荔山之巅,积雪冰封,在连听雪峰都不曾到达的高处,有一剑阁。

剑阁是从开天辟地时刻就留存在荔山之上的一处灵宝聚集之处,此处灵力丰富浓郁,许多灵器由此催生,早年时间由琅剑宗的老祖开发得到,便也就由琅剑宗收留管理。

到达剑阁之前,有一座极长的阶梯,不可依靠任何外力,只能由人拾级而上。

温止站在前方,眸中隐含担忧:“听泉,你伤可真的痊愈了?”

到此,白听泉才明白为温止的意思。

是要带他来剑阁寻找本命灵器。

这剑阁原著里有描写过,阁前的九百级台阶就是一个考验,若是连这九百级台阶都走不上,就连进入剑阁的资格也失去了。

白听泉自然不服输,他颔首:“师尊不必担心,这九百级台阶,弟子一定能走上去。”

温止藏下眼中的担忧,更多表现出来的,是一抹浅浅的赞许。

起初的一百级还算轻松,白听泉没费什么力气,但越往上,阻力越大,而卧病在床的身体也在走至第三百级的时候显得有些吃力了。

温止一直都陪在白听泉的身边,他轻声询问:“听泉,可要休息一下?”

白听泉仰头,望了望已经延伸进了云中的绵长阶梯,咬牙道:“师尊,我还能坚持。”

白听泉已经不记得自己那日走了多久,他即使是引灵二段的水平,但真正的体能也就比寻常的凡人好一些有限,这九百级阶梯,对他来讲,真的有些吃力。

白听泉也不知道自己哪里钻出来了一股劲,大抵是不愿在温止面前丢脸,也想在温止面前证明下自己,他咬着牙一级一级地向上爬。

九百级,也不过如此。

喉咙中渐渐起了些血腥味,他眼前变得有些花,一阵黑一阵白,双腿只知道机械地向前迈步,直到最后,头晕眼花地迈上了第九百级台阶。

温止始终紧紧跟在他的身后,薄唇紧抿。

似乎是担心白听泉一个不慎会从台阶上滚落。

终于,拨云见日,白听泉缓过神来,隔着厚重的云层向下看去。

云深雪重,九百级台阶他竟真的走了上来,而在他身前的,就是传说中的剑阁。

剑阁是他意料之外的普通,刀、剑、戟等混乱地横陈在地,有的甚至倒插进土地,更像是上古时代遗留下来的满含煞气的古战场。

所谓剑阁连一间能够遮风避日的屋子都没有,但似乎这样才能够让灵气充分地与各灵器法宝接触,催生出器灵或是诞生新的灵宝。

温止侧目看他:“听泉,放松,向前走,若是有缘,属于你的灵器自会指引你去找它。”

白听泉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轻轻颔首。

如温止所说,他全身心放松,企图去感受着雪和风之中那一抹微不足道的灵力指引。

温止一直都静悄悄地跟在白听泉身后。

一直走过一半,白听泉也并未捕捉到灵力指引,白听泉脚步放慢,似有踌躇。

温止的声音严厉几分:“听泉,继续向前走。”

白听泉仅有的几分踌躇消失,他抿抿唇,继续走去。

忽地,伴随着寒冷刺骨的风,一道剧烈波动着的灵流迎面而来。

白听泉眉头微皱,随着指引向前走去。

那股灵流的波动越来越强烈,白听泉走至灵力波动中心,却看见了一把通体血红的剑。

温止眉头微蹙:“听泉,把剑□□。”

白听泉伸出手去,那把剑似乎也正在等待白听泉,白听泉拔出长剑的那一刹那,血红光芒直冲天际,那色泽,像是鲜血染了云。

白听泉心凉了半截。

一般来讲,在小说里,本命灵宝是这么个模式的,通常不是什么好东西,或者持剑的人,没什么好下场。

要么是主人被剑反噬,走火入魔,要么就是主人用这把剑坏事做绝。

温止仰头看向天际的一抹殷红,淡淡道:“斩运剑……听泉,既然它选择了你,祸福相倚,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收好他吧。”

血红的剑身和白听泉鲜艳的红衣似乎要融为一体,但无可置疑的是,红色和这漫天的飞雪以及苍白银色的天和剑阁,都格格不入。

白听泉这次没动,他轻声问道:“师尊,斩运剑……是什么剑,又为何要说,祸福相倚?”

温止目光看向他的时候有着几分温和,他转头看向藏在云层之中的长阶,声音听起来有些遥远:“斩运能斩断一切,包括它自己,有形的无形的,听泉,若是你将此剑刺向我,你我之间的联系和感情也会被尽数斩断。”

白听泉拧眉:“师尊,弟子绝对无意于此。”

温止淡笑:“不必紧张,只是举例而已,在修真界,若斩运降世,是极为不祥之兆。”

白听泉:“……”这还了得。

他作势就要把斩运再插回去。

温止轻笑着制止了他:“听泉,莫要胡闹,况且斩运已经降世,岂是你再把它插回去就能解决得了的。”

说完,他收敛了笑,眸光有些陌生和悲伤,但这缕情绪转瞬即逝:“祸福相倚,若斩运降世斩断这已经烂透的修真界,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呢……”

白听泉有些没有听懂温止的话,但他记得,在回听雪峰的路上,他们师徒二人之间保持着一种令人不安的沉默。

-

白听泉没有想到,斩运降世之事已经传回了琅剑宗,不过幸好无人知晓究竟是谁引得斩运降世。不然光凭这些弟子的口水就能把他给淹死。

温止再三叮嘱白听泉将斩运收好,莫要暴露在他人面前。

白听泉也正有此意,只是在与温止分别之后,白听泉心中有些不安,鸿羽那只只会叽叽喳喳的鸟和只会卖萌撒娇的白白都不能缓解这缕不安。他只得下山去找魏薰。

只不过,所有的弟子都在讨论今日斩运降世之事。

白听泉就算想将自己的耳朵堵住,那些声音也还是不可避免地传入了他的脑海里。

那些弟子们有许多猜测,但没有一个人说得接近真相,白听泉也就没有管了。

从听雪峰去阳峦峰有一处近路,也是他最近才发现的,他拐入这条偏僻小径,因他脚步轻而缓,无人注意到他,也就因此,忽地,有些话,即使白听泉不愿意听,却也传入了他的双耳。

“你听说斩运降世的事情了吗?”

“那是自然,这斩运,是沧浪君降下的准没错。”

白听泉眉头一扭,隐去身形,隐匿在他两人身后。

“话不能乱说,你有证据吗?”

“怎能没有,我可是亲眼看见沧浪君带着那魔宗余孽上的剑阁的阶梯!”

“竟……竟是如此……”

“也不知道沧浪君被那魔宗余孽灌了什么迷魂汤,竟如此不辨是非,他难道不觉羞愧吗,他对得起整个修真界,他对得起我们吗……亏他还是……”

这名弟子话还没说完,忽然觉得喉头一紧,下一刻,他竟然像是失去了控制一般自己的双手掐住了自己的脖颈!

旁边弟子吓得一惊,他企图去掰开那名弟子的手,却无济于事,他怕得声音发颤:“谁,是谁在这里装神弄鬼!”

白听泉冷然现身,他的突然出现吓了那两名弟子一跳。

白听泉微微抬手,撤去了精神控制。

被控的那名弟子认出了白听泉,脸色涨红,双眼凸出,瞪大双眼似要发出质问——

但下一瞬,白听泉的眼瞳之中倏然亮起诡异的紫光。

倏然,两名原本还同一战线的弟子呆滞一瞬,僵硬地对望一眼之后,顿时反目成仇,彼此厮打在了一起,见了血。

白听泉唇角微勾,冷冷道:“沧浪君凭什么要对得起你们,就凭你们背后滥嚼舌根的这种本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